第15章 好现实的少女

小说: 绝品村医向往 作者: 卫子航苏醒 更新时间:2021-11-21 字数:2236 阅读进度:14/1141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现在的卫子航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潘红霞被他脱了个遍摸了遍,也就差最后那点事了。

没有一丝赘肉的嫩肤少女就像一株春天里盛开的小白花,虽然很漂亮,却总少了些许韵味。

水凌这少妇虽然也很瘦,腰腹同样没有赘肉,刚刚显露出的长腿更是白得跟葱白似的,但是比起少女来,仍然多了几分丰满,几分肉感,更别提足以让小伙子热血上头的少妇韵味了。

此时的水凌,就像一朵怒放的牡丹,让人目炫神迷。

当水凌冰凉如玉一般的身体贴过来的时候,卫子航猛然惊醒过来,赶紧抄起衣服裹在她身上,一脸认真地道:“水凌姐你真漂亮,要说我没想法是假的,但是,绝不该这样,你先回去,带孩子该看病看病,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卫子航的话让水凌刚刚鼓起破罐子破摔的勇气一下子散了,低着头一边哭一边穿好衣服,捂着脸就向外跑,连钱都没拿。

卫子航追出去把钱塞给她,目送她离开之后,脑子回荡的全是水凌向自己走来的影子,又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骂了一声没用,到了嘴边的从居然都不吃。

第二天,天还没亮卫子航就起来了,一头扎进了北边的老林子里头,穿山林过草甸,四处挖着药材,寻找着可以用星光浇灌,拥有高附加值的药材。

人参这种东西,哪怕是幼苗也可遇不可求,倒是回程的时候,看着一片刚刚开花还未结果的五味子,心中微微一动。

五味子内含辛、苦、甘、酸、咸五种味道,是一种男女通用,保健性极强的药材,而且,这东西补肾效果相当不错。

只不过这种药材种植的较多,野生的价格高一些,但是高不了太多,如果自己能把这一片催生成品质极佳的药材,不知道会不会有更大的价值。

卫子航说做就做,用瓶子在不远处的小溪中取了水,一点星光滴到了水瓶里,瓶盖上扎几个小眼,把这一片五味子浇了个大概。

至于能不能成,就看老天爷的脸色了,有枣没枣的,先打几杆子呗。

卫子航浇完了水,匆匆地赶往镇上,新鲜的药材便宜一些,但是水气足比较压称。

卖完之后,又去卡里取了些钱凑了一万,又给潘红霞打电话,但是电话没人接,他也只能做罢。

回了村,把钱给水凌送去,她见卫子航真的给自己送来一万块,还满脸惊讶。

“你就不怕这钱打了水漂?”

卫子航偷眼瞄着她曼妙的身段没吭声,心下却暗道,哪里打了水漂,昨天晚上可是看了好几眼呢。

水凌没有拒绝他的钱,返身见女儿已经睡下了,扭头向卫子航半真半假地道:“我昨天的话还做数,你真的不收利息?”

“我又不是潘大雷,我不干那种缺德事,真要是那啥,也绝不是因为你借钱。”卫子航沉声道。

小伙子火力很旺,一闭眼睛就想男女之间那点破事,但是,他能坚守住自己的原则,要是像潘大雷那样,是个女人闭着眼睛就往上爬见洞就想钻,那不是人,是牲口。

水凌轻叹了口气,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卫子航又看了一眼睡着的孩子,低声问道:“真的不用我看看?”

“不用了,明天我带她去省医院看看,听说那里有大夫治甲状腺瘤特别好。”水凌道。

卫子航有些不舍地告辞离去,回家吃了晚饭,躺在炕上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洁白的少妇向自己走来的样子。

火烧得难受,又给潘红霞连打了好几个电话,最后她接了电话,一阵闹哄哄的像是在喝酒,不等卫子航说话,就喊了一句你特么不让我管钱就别管我。

看着嘟嘟做响的电话,卫子航的心里别提多憋屈了,自己的女人天天跑出去跟别的男人喝酒吃饭,甚至连夜里干了什么都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当个太没用了些。

卫子航哪里知道,根本就不用等到夜里,烧烤店的卫生间被占用了挺长时间,然后是潘红霞跟小胖子从里头走了出来,潘红霞一边走一边向小胖子的脸上吐着口水,叫着让你也尝尝自己的。

小胖子笑嬉嬉地说,我都吃过你的,你吃吃我的又怎么样,回到桌前,又是引起了一阵哄笑,另一个叫三子的小年轻急不可奈地站了起来拉拽,潘红霞在踢打当中,半推半就地跟他钻进了卫生间。

卫子航再一次起大早钻林子,挖了几袋子药材之后,拖着往回走,准备去那片浇过的五味子丛看看情况。

远远,就看到那一片五味子一片翠绿,就连成串的绿色未熟的果实,都透着浓浓的丰收感,个个都有姆指肚那么大,这种上佳的品质,足以掩盖它普通药材的事实了。

当卫子航到了灌木丛旁边的时候,扑楞楞飞起不少野鸡和各种以果食草籽为食的鸟类,甚至还有好几只野鸡懵头撞脑地,一头撞到了他的身上,被他毫不客气地逮住扭了脖子。

这时,一道灰白色的影子一闪,将一只肥硕的野兔扑翻在地,对方叼着野兔,垂卵状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卫子航,缓缓地往灌木丛中退。

卫子航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头大身壮,一双立起来的耳朵上,还有两撮长长的凶毛,居然是北方老林子里也不多见的猞猁。

这种中等体形的猫科动物极其凶悍,甚至能正面硬干野狼,再加上会爬树又灵活,几乎没什么天敌。

这东西皮毛特别值钱,所以人就成了它们最大的天敌,几乎被打得灭绝了。

卫子航并不打算跟这东西刚正面,这种猛兽不是饿极了,不会轻易对人这种大型动物下口,除了林中一根筋的虎犊子大野猪,还是那种独行大公猪,根本就没任何理智可。

猞猁发出唔唔的低吼声后退,卫子航也缓缓地退着,准备和平分手。

这时,灌木丛传来奶声奶气的哼叫声,一个看起来刚刚睁眼,萌里萌气的小猞猁崽子连滚带爬地冲了出来,冲着卫子航呲牙,大有初生牛犊不畏虎的意思。

大猞猁急了,扔了到嘴的兔子,回身叼起崽子就要跑。

这时,刷啦啦一阵啸响,五味子丛剧烈地晃动着,一个漆黑粗壮的身影冲撞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