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1章 被迫收徒

小说: 绝顶败家子 作者: 八宝粥 更新时间:2016-12-23 10:37:49 字数:2428 阅读进度:863/957

伴随着记忆的停止,我把经书放在桌面,并未得出师父当初失踪的答案。

只是,在这段残缺的记忆当中,老者最后的那段话,其中的两个重点,令我记忆幽深。

其一神识夺舍续命,这应该是个法门,偏偏在元神内并不存在,仅有搜魂、碎魂、凝忆、传音、抹智...等等。

其二,不让对方合道成功,我寻思着这应当是很久以前的古事,难道那名青年在当时也是堪比罗天的存在?

思索良久,三重困惑形成了团团疑云,师父的无故失踪、神识夺舍续命、合道,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

最后,还是慈诚方丈把我唤醒,把原本属于我的经书交到我手里,说:“既然这是师叔祖留给你的,我们也不方便取走,只是希望小师叔抄录的余下经文,莫要外传才是,毕竟此乃重宝。”

“那是自然,方丈你就放心吧。”我装模作样的点点头,拿起经书塞进怀里,心说这些和尚不入红尘,哪能晓得外界格局的变动?这炼体经我必须要拿出来让大家修炼。

慈诚方丈开怀一笑,表现得十分热情,硬是让我留下住几天。

耐不住热情,加上在李家待了很久,我干脆直接答应下来,在这寺院中暂居几日。

...

翌日清晨。

吃过了寺院的斋食,刘明见事情已经办好,便带着我在嵩山游荡,处处观赏景色。

德善和尚也穿着便服跟在后边,陪着一副笑脸,好像生怕我报复他似的,拼了命的在我面前表现,但凡是游客多要排队的地方,他立马挪用身份,不打算排队。

但我还是按照规矩走,跟一众旅客排队。

德善和尚排得很不耐烦,偏偏又不敢催我,居然从兜里掏出包香烟,递给我一根,“小师叔,来,抽烟抽烟。”

我眉头一挑,没接他的烟,反问道:“现在和尚还能抽烟了?”

“哎哟,世道所迫,世道所迫啊,在这里人多,德善不抽,小师叔您抽就行。”德善和尚尴尬的笑着。

刘明白了他一眼,轻骂一声,“假和尚一个,还装什么高僧,还好你穿了便服,不然寺院的名声都被你败坏了。”

“把你的烟收起来,从你的种种表现来看,你根本就不合符一个真正的佛家弟子,不过这是你们寺院的事,与我无关,过几日我就下山。”我扭过头,继续排队。

德善被我说得更尴尬了,全程不再吭声,默默和我一起排队。

当天游览完数个景点,回到寺院时,已是傍晚。

慈诚方丈准备了一桌斋饭,把我和刘明请到一桌,热情款待。

德善和尚假装正经,嘴里还有一股烟味,不敢在慈诚方丈面前说话。

吃到一半,慈诚方丈忽然放下筷子,深深的看了眼德善和尚,问道:“德善师弟啊,你是不是破戒了。”

“没..没有啊。”德善和尚满脸心虚。

慈诚方丈轻叹一声,“你心性不正,师兄我一直在帮你,以我的修为又岂能看不穿?如今小师叔在这里,你还干这种事,我实在...”

我眯了眯眼没插嘴,暗道这慈诚方丈果然也是个修炼者。

德善和尚顿时吓得屁滚尿流,连筷子都拿不稳,当众跪在慈诚方丈脚下,求饶道:“师兄是德善破戒了,德善认错,还请师兄责罚。”

“这都第几次了,我暗中罚过你几次了?你长过记性吗?小师叔来的时候,你连证据都没有,就污蔑小师叔偷盗,还贬低师叔祖的名讳,所谓死者为大,你这样的做法正确吗?”慈诚方丈略显怒容。

德善和尚不敢回话。

周围的几个师兄弟,齐声帮忙劝说慈诚方丈,看起来很有感情。

结果慈诚方丈还是不肯,开口便说:“德善,你这次就随着小师叔下山吧,你这副心性若是跟着小师叔,指不定会有所改正,师兄帮不了你了,也许小师叔可以。”

“别,千万别,我可受不起。”我愣了一下,急忙擦了把嘴,心想方丈你自己管不了,好端端把这人丢给我干嘛?

“小师叔您绝对受得起,怎么会受不起呢?您可是师叔呀,德善是你的师侄,您作为长辈,把小辈放在红尘中锻炼心性,有何难处?况且小师叔您能代表隐门亲自来,我看您的修为恐怕相当不简单吧?只怕十个我都比不上师叔您啊。”慈诚方丈忽然笑了,笑得跟老狐狸似的。

我听得嘴角直抽搐,这德善和尚都六十岁了,方丈还好意思说我是长辈?这方丈绝对是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还不等我拒绝,方丈猛地严肃起来,呵斥道:“德善,快给你师叔磕头,师兄这小寺小庙已经容不下你,以后你就跟着师叔,要生生性性做人,改一改你那胡来的性格。”

德善和尚立刻调转方向,想都不想就给我磕头。

我哪里受得起啊?赶紧把他扶起来,死盯着方丈,问道:“这算不算是先斩后奏?方丈啊方丈,您老该不是派德善来监视我,怕炼体经外传了吧?您这样做的话,那就太不信任我了。”

“咳咳咳~不是,绝对不是,我是看师叔您神庭饱满,中气十足,眉宇间颇有帝王之相,老衲前些日子夜观天象,发现紫微帝星归位,又另外占了一卦,得出紫气东来,定有贵人登门的结论,定是师叔您无疑了。”方丈说道。

这话连我自己都不信,方丈肯定是在扯淡,在拍我马屁呢。

紧接着,方丈干咳一声,掩饰住尴尬,又说:“师叔,您多虑了,多虑了,德善我确实改造不了,您就带他下山,去见识见识世面吧,也好让我安心。” -绝顶败家子

安心?是偷懒吧?

这方丈太狡猾了,居然把德善和尚这个包袱扔给我。

我眉头一皱,开口便是拒绝,“不...”

结果还没说完,方丈立刻打断,瞪着德善和尚说:“快,快给你师叔继续磕头,我想自作主张,让你转投师叔门下,拜他为师,从现在开始,德善你要叫师父!”

“德善,下山之后,师兄就不能再管你了,师兄一切都是在为你着想啊,可别辜负了师兄的一片苦心,师叔他那么厉害,我这次可就真的放心了,哈哈哈哈。”

“谨遵师兄的话,徒儿德善,见过师父。”德善和尚听闻,一个劲的磕头,还喊我师父。

我被弄得脸都绿了,哪有强迫人收徒弟的?还是个比我大几十岁的徒弟?这要是带出去,到底谁是谁徒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