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羞愤的方若兰

小说: 绝顶败家子 作者: 八宝粥 更新时间:2016-09-11 16:51:16 字数:2456 阅读进度:664/957

晚上七点,我准时守在义安大厦门口,把车停在路边蹲点。

李麒和乔义如约而至的共同出门,上了辆黑色宾利车。

我立刻开车跟在后头,等距离义安大厦有了一段距离后,来到一处较为僻静的路段,我瞬间超车横插在前面拦着。

“你干什么?不要命了是吧?”宾利司机降下车窗大骂。

我理都不理,拧起事先准备好的棒球棍,下去就把宾利车的驾驶室窗户砸了。

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宾利司机大惊,我强行伸手从里面开门,然后拿捏好力度,一棍就把宾利司机打昏了。

这时,李麒顺势下车,看到我的第一眼时,先是呆滞了一下,随即瞬间出手,逮住我就是一顿暴揍。

“说,你是什么人?”

“连我的车都敢拦?不要命了?”

“是谁派你来的?”

李麒这家伙,假戏真做起来不是一般的狠,砂锅大的拳头拼了命的揍我。

“你你你,你是什么人?这是什么实力?”我故意装成骇然受惊的模样,实际上压根就没反抗。

“你还没资格知道我是谁,不过你的胆子倒是挺大,连我的车都敢拦?快说,是谁派你来的。”李麒揪住我的衣领,抬手就是一拳击打在我小腹,疼得我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我我我...”我瞪着眼睛,拼了命的装,为的就是防止有人监视,就算没有,也要做够全套的戏份。

“我什么我?快说。”李麒又是一拳。

这时,乔义下车了,外表看似沉稳,其实眼神散发出强烈的震惊,徐徐开口说道:“李先生,此人连你我的车子都敢拦截,手法不像是一般歹徒,看来是有人在背后算计啊。”

“还不交代清楚?”李麒大骂一声。

我结结巴巴的说:“是是是,方大小姐,方若兰,她派我来暗杀李少白在东陵的人。”

“该死,没想到是方若兰,除了这些以外,还有没有别的?你如果敢说一句假话,我现在就弄死你。”李麒质问道。

我才懒得管那么多,李麒本就是先天高手,实力差距摆在这里,眼前的情景即使有人看到,也绝对不会以为我是被他的实力所震慑住,并不会认为我和他是一伙儿的。

于是,我一股脑的把所有知道的东西,统统讲了出来,最后还弱弱的添了一句,“求求前辈,放过我,我只是奉命行事,却没想到乔总身边会有这样一名高手。”

“哼,一条走狗而已,我还不屑动手呢,回去告诉你的主人,让她好自为之,否则我下次见到她,就把她的屁股给打烂,最好给我消停点,如果义安公司的高层有任何损失,我都会亲自找上门去。”李麒装模作样的把我松开,一脚踹在我的屁股上。

我哎哟一声,不受控制的摔了一脚,爬起来的时候惊慌失措,慌慌张张上车就跑。

搞定完这场戏,我整个人鼻青脸肿的,迅速开车回圣塔纳酒店,直接去找方若兰。

一路上,我还故意往人多的地方走,被不少下级见到,他们都感到极为诧异。

“京爷这是怎么了?”

“京爷受伤了?”

“这不可能,东陵现在除了咱们,还有更厉害的人吗?”

我暗暗一笑,连忙坐电梯上楼。

到了顶层,电梯门一开,我和赵无极撞了个正着,雷厉也在旁边,似乎准备下楼。

赵无极看到我满脸是伤,到处淤青,顿时愣了一下。

“贾兄弟,你这是怎么回事儿?”雷厉好奇的问了一句,眼中暗藏幸灾乐祸之色,好像恨不得我受伤似的。

我装成很焦急的模样,喊道:“不好了,不好了!任务失败了,出现了一个很厉害的人,我在他手里竟然毫无反抗之力。”

“什么人?是谁?”赵无极反应过来,连忙开口询问。

就在这时,方若兰居所的大门被拉开,方若兰很不耐烦走出来,骂道:“吵吵闹闹的干什么玩意儿?”

我内心一喜,果断捂着脸上前,说道:“大小姐,出问题了,任务失败了,出现了一个很厉害的人。”

“任务失败?怎么可能会失败?你说的人是谁?”方若兰发现我脸上的伤势,神情顿时一变。

我说:“那个义安公司的老总乔义,称他为李麒,实力极其厉害,我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完虐了,要不是他让我回来带话给你,我可能就死在他手下了,他还逼我把所有的事情说了,大小姐,这是我的错,是我的疏忽,请大小姐责罚。”

“什么?李麒?是这个臭流氓王八蛋?他来了东陵我怎么会不知道?怎么没人告诉我?”方若兰瞬间变得咬牙切齿,如同深仇大恨。

赵无极神色动容,惊慌上前,不由自主的倒吸口凉气,“大小姐...这可能是我的疏忽,由于近期要找李少白,所以很多事情都放在一边了。”

“该死,废物,你们这群废物,全是饭桶!”方若兰忍不住破口大骂,连带着把我也给骂了进去。

骂完,方若兰胸口剧烈起伏,仿佛怨气极深,那不大不小的柔软,煞是好看,毫无违和感。

紧接着,方若兰怒气冲冲的指了指我,“说,李麒这王八蛋让你带什么话?快点!”

“是,那个李麒他说,让大小姐最好消停点,别把他惹毛了,否则他亲自上门,还说要...”我说到一半故意不说。

方若兰眼眸一瞪,气得火冒三丈,“还说要什么?”

“呃...他还说要打烂大小姐的屁股,说什么上次没打够,他最喜欢你的屁股了,又白又嫩,手感顺滑,他恨不得再打一次,让大小姐你最好别给他机会,还表示那个李少白就算脱离了李家,也始终是他的兄弟,李少白的人就是他的人,大小姐你不能动。”我添油加醋多说了几句,脑子里全是当初李麒抽打方若兰屁股的情景。

方若兰一听,整个人又气又恨又羞,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耳根,仿佛听见了她这辈子最耻辱的事情。

“这该死的李麒,无耻,下流!”

“我方若兰这辈子除了李少白,最恨的就是李麒!”

“你们这些废物,都干什么吃的?找人找不到,给你们计策又办不妥,我真是...”

“啊啊啊,气死我了,李麒你这个混蛋。”方若兰暴跳如雷,当着我们的面大骂,跟个泼妇骂街似的。

我故意咳嗽几声,试探的问道:“大小姐,这李麒实力不凡,恐怕赵老也不是他的对手,那接下来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