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大事不好

小说: 绝顶败家子 作者: 八宝粥 更新时间:2016-09-11 16:49:51 字数:2434 阅读进度:423/957

这个院子,没有牌匾,亦没有正名,却屹立在李家之内。

我望着紧闭的院门,内心莫名的感慨,双膝弯曲跪在地面,重重的磕下头。

额头与地面碰触的瞬间,我心中默念爷爷二字。

可突然的,院门内响起一道沧桑之音,蓦然回荡在外的刹那,使我顿时浑身一震。

“是谁...在外叩首?”

周围的随从纷纷瞪大眼珠,神色不可置信。

“这是...李老爷子的声音!”

“李老爷子已经很久没出过院门,为何会在内问话?”

“定是李麒世子,莫非李老爷子看中了李麒世子,希望他担当太子一位?”

“闭嘴。”李麒一听,给随从们使了个严厉的眼色,随从们立刻闭嘴不敢放肆。

紧跟着,李麒一边行三拜九叩之礼,一边回应:“小辈李麒,与铁江南部司令官李少白等,路经家主之地,特来叩首请安。”

我毫不迟疑,接话开口,“小辈李少白,在此给李老爷子请安。”

院门内忽然沉默了,但李老爷子没有出声,谁也不敢站起来,全部跪在地上。

我同样如此,可我心里并未感到不平衡,因为我跪的,是自己的爷爷,理所当然。

足足过了半分钟,院门内才再次传来李老爷子的声音。

“铁江...南部李司令,你是因何事到我李家,要见何许人也?”

“小辈受李青昊阁下的邀请,特来李家会面,究竟是何事,请恕小辈少白不知。”我心里忽然一乐,李青昊不让我通告邵问天,现在李老爷子亲自问,我总不能不说吧?

又跪了几分钟,李老爷子在院子里传话说:“知道了,你们离去吧。”

说完,整个院子再次恢复宁静,李麒一马当先的站了起来,板着脸满是世子之威,喝道:“李少白,速速随我前去,不得怠慢。”

我立刻跟着李麒的脚步,离开李老爷子的无名院子。

实际上,我和李麒都心知肚明,两人一直在装,因为被李麒称为首长,宣称在布置大局的人,便是这多年闭门不出,韬光养晦的...李老爷子!

而在我上次离开燕京之前,那名杵着拐杖出言指点我的老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就是我的亲爷爷,李天行!

不禁回头多看了几眼后方的院子,我默默将这个秘密隐藏在内心,此刻不是暴露身份的最佳时机,否则李老爷子绝不会让我走。

深深的吸了口气,我转过头,继续跟着李麒往李家内部走去。

经过了宗祠,经过了鸟语花香的花园,经过了气势磅礴,金碧辉煌的李家大殿,最终我被李麒带到一座宫阙前。

我抬起头,仔细端详着这座宫阙,其名为乾正宫,周围的装饰充满了帝王之气,如同帝王将相居住之地,跟李老爷子简单的院子相比,简直是奢华到了极致。

李麒顿住脚步,挥手间将随从留在门外,直接领着我迈过宫门,一边走,一边解释,“此处为乾正宫,乃是我大伯父李青昊的居所,处于李家风水上佳之地,处处尽显气运之象,你莫要在此放肆,不要口出狂言。”

李麒这话,看似在威胁,其实是在奉劝我注意点,这里是李青昊的地盘,哪怕是他也不敢乱来,毕竟目前掌权的并非李老爷子,而是李青昊。

“在下明白,多谢李麒世子指点。”我装模作样的拱手一拜。

没想到李麒还暗暗嘚瑟起来,眼睛隐隐绽放光芒,好像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我忍不住白了李麒一眼,“李麒世子,还请继续带路吧,这乾正宫太大,在下怕是会迷路。”

“你随我来。”李麒哼唧一声,大摇大摆的往乾正宫内部走去,但凡有人守卫的地方,一见到李麒来临,立即让路,并且弯腰低头,充斥着一股浓浓的封建气息。

直到走入一处僻静的庭院前,我远远看见一名中年男人,坐在凉亭石椅上,悠闲自在的喝着热茶,周围更有四名气宇不凡的老者守护在其左右。

此人身穿金丝长袍,拇指带着一枚象征着权力的玉扳指,举手投足间,如同黄?再世,面相贵气逼人,仿佛帝王将相。

这一刻,哪怕我从未见过此人,也瞬间将其认出,他便是李家掌权人,李青昊!

似乎察觉到我的目光,李青昊放下茶杯,侧目朝我望来,微微勾起嘴角,眼神犹如一道利芒,如若能将我彻底看穿一般,令我的心脏猛然紧张起来。

李麒把我领到李青昊所在的凉亭外,先是朝他拱了拱手,然后才恭恭敬敬的说:“禀报大伯父,人已带到。”

李青昊神态自若的沏起茶来,淡淡的笑道:“麒儿,还有你们四人,都退下吧,我有话要单独跟李司令谈。”

“是。”四名老者齐声点头,没有任何迟疑,马上掉头离开庭院。

至于李麒,他深呼吸几下,多看了看我,也跟着离开,似乎颇为担心李青昊会对我做些什么。

很快的,整个庭院就剩下我跟李青昊,周遭一片僻静,唯独时不时会响起鸟儿的叫声。

我就这样干站着,也不清楚该说什么好,根本搞不懂李青昊在打什么算盘,为何要亲自召见我。

干站了几分钟,李青昊这才沏好茶,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细细闻着热茶的香味,赞叹道:“如此好茶,李司令看见了,难道不想喝一杯吗?”

“不敢。”我说。

李青昊侧过脸,突然目光冷冽的盯着我,“不敢?连我李家你都敢算计,你又有什么不敢的?”

“在下是逼不得已,不得已而为之。”我应了一句。

“逼不得已?铁江的面子和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还得逼我李家出手?”李青昊眼神越发的冰冷,我在他的审视之下,仿似置身于极寒天地中,一股寒意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

“阁下想错了,是局面所致,在下是为铁江着想,在替铁江展现价值。”我强行镇定起来,内心很清楚,只要李青昊一不高兴,仅仅是一句话,便能让我彻底死在这里,李家掌权人的身份绝对不是开玩笑的,绝对是屹立在权力金字塔巅峰的那几个人。

李青昊眯了眯双眼,骤然挥手,将茶杯扫落石桌,摔碎在地面。

当茶杯碎裂的声音响起,我就知道大事不好。

沉默几秒过后,李青昊冷声道:“我看不是想展现价值,是想利用李家壮大铁江,然后再脱离李家,我说得没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