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铁血真汉子

小说: 绝顶败家子 作者: 八宝粥 更新时间:2016-09-11 16:49:26 字数:2310 阅读进度:306/957

为了实现我这个铁血真汉子的计划,我依旧在训练中寻找反击的机会。

至于宁杏的破绽,她是故意露给我看的,也就是说,她不会改变破绽,会给足我反击的机会。

而且,宁杏所指的反击,不是要伤了她,而是利用三把飞刀,全部击中她所在的位置一次,就算成功,她就像是个不动的活靶子一样。

不同的是,飞刀越来越多,反击也会越来越难。

这无疑是一种挑战。

一次、两次、三次,我全部失败,被限制得无法出手。

然而,我并未就此气馁,不断的在黑屋内游走,手脚愈发迅捷,明显能体会到,自己体能在不停的提升。

不过,我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我每次反击,无法同时甩出三把飞刀,每次不是射偏,就是脱手,很难三把统统击中。

最主要的,是出手的时间空隙,极为短暂,一整天下来,我才反击了两三次,却都以失败告终。

训练完毕,宁杏说:“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了么?”

“知道,精准度不够,其他勉强过关。”我咬着牙,拔出插在肩膀的飞刀,赶紧利用宁杏留下的医药箱,替自己消毒包扎。

宁杏板着脸,说道:“知道就好,这一轮的要求不高,你只要同时三把击中我所在的位置就行,但是最后一轮的训练,是我在外面,你在里面,想要击中我,比前面所有的训练都要难。”

我当时就傻眼了,还以为是自己在外面,宁杏在里面呢,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如此一来,岂不是难如登天?

我下意识的看了眼四周,墙壁厚着呢,除了一口窗户以外,几乎是密封的,我要怎么才能击中宁杏?这不是扯淡吗?

“是不是觉得很难?”宁杏忽然怪怪的笑了。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我顿时不爽,问道:“宁杏,你是故意的吧?这么难,我怎么击中你啊?难道我要在窗户蹲着你吗?”

“难,就对了,最后一轮训练,不仅是训练你的精准度,更是训练你的臂力、耳力、意识,还有,我就是故意的!”宁杏笑着,傲娇的昂起头,抬手遮住窗户,立刻离开。

我气得咬牙切齿,还想让宁杏试一试,我铁血真汉子的滋味,让她尝尝我的厉害,想不到这所谓的最后一轮训练,居然这么难。

可我既然已经进来这里,那就没有了选择,只能按照宁杏说的办。

于是,我时刻警惕着宁杏的偷袭,趁她不在,连忙捡起地上或者拔出墙壁的飞刀,独自一人在漆黑中,凭感觉练习着精准度。

同时,我腰间插着三把飞刀,准备在宁杏掀开黑布的刹那,来个出其不意的反击。

待到深夜降临,宁杏忽然掀开黑布,准备偷袭我的时候,我利用练习了好一阵子的手感,抓起腰间的三把飞刀,趁她没反应过来,瞬间击出。

三把飞刀,意外的没有射偏,全部朝着宁杏所在的位置,飞奔而去。

黑布掀开,三把飞刀迎面刺去,宁杏神色动容,不得不伸出双手,接住其中两把,然后又用嘴咬住第三把。

松手吐出飞刀的那一刻,宁杏眼内露出震惊,说道:“李少白,你时机掌握得很好,这一次算你成功,还剩下两次,想要提前出来,你的速度要加快了。”

说完,宁杏不给我说话的余地,再次展开高强度的训练。

飞刀越来越多,速度越来越快,我的速度也随着这些飞刀,迅速成长。

直至最后,我利用各种机会,拼着死亡的危机,终于圆满通过了,进入到最后的训练!

只见宁杏双手放于腰后,站在窗外,说道:“从现在开始,利用屋内的所有飞刀,对我进行攻击,我会在黑屋外的所有范围内游走,你若能击中我十次,算你过关!”

“李少白,最好闭上你的眼睛,利用耳朵,利用意识,利用感官,来判断我的位置。”

“因为有时候,双眼看见的,未必是真实的。”

紧接着,宁杏的身影刹那消失,我在黑屋内都蒙圈了,大骂:“宁杏,你坑我呢。”

我没有丝毫办法,只能捡起飞刀,攥在手中,按照宁杏的指示,细细用耳朵听着屋外的动静。

然而,我毛线都听不到,更别提如何出手了。

我想了想,反正宁杏说了,她会在屋外游走,那必定会经过窗户。

我一不做二不休,马上脱下衣服,只穿着条大裤衩子,正对着窗户站着,心想这他娘的才是铁血真汉子。

果不其然,宁杏瞬间经过窗户,突然顿住身形,看我穿成这样,当时就愣住了。

然后,宁杏俏脸一阵绯红,娇嗔道:“李少白,你干什么呢!你神经病啊!”

我理都不理,趁着宁杏恍惚开口,立刻将手中的三把飞刀甩出。

等宁杏反应过来,她这才知道吃了大亏,赶紧接住飞刀,羞愤的骂道:“李少白,你个无耻的混蛋,臭不要脸的死流氓!”

“这可是你教我的,对待敌人,切忌失神,你看你,明知故犯,这下我三把飞刀击中你,算是三次吧?”我嘿嘿一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机智了,简直占尽了便宜。

“你~好你个无耻的李少白,你给我记着,继续!”宁杏气得不行,又无可奈何,整个人咬牙切齿的,随即又消失在窗外。

而接下来,宁杏再也不从窗户经过,似乎不想看到我的模样,不想让我得逞。

我也清楚的明白,这招只能用一次,下面就没什么用了。

不过,我还有第二招,索性我赶紧穿回衣服,悠哉悠哉的靠在窗户,什么都不干。

过了好久,宁杏貌似在外看见我靠着窗户,自己在外面转悠了大半天,我愣是没有动作,气得脸红脖子粗的走过来,骂道:“李少白!你又在干什么?这是训练,你偷什么懒?”

“我在想你啊,看不见你,我这心里就犯浑。”我暗暗一笑,用双手抓出藏在后背的四把飞刀,瞬息甩出。

这一刻,宁杏终于明白自己中计了,眼神几乎能杀人,却由于距离太近,已经来不及躲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