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50亿 (为2500赞加更)

小说: 绝顶败家子 作者: 八宝粥 更新时间:2016-09-11 16:48:27 字数:2266 阅读进度:123/957

整个上午,a股市场呈现极度低迷的状态,大盘引领个股,直线下跌,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打击,难以挺住。

早盘休市,大盘价位-2.03%,就连我的尚天股份,也都变成了绿色。

宁振华从开盘到休盘,就一直笑而不语,好似找回了属于他的天才自信,无形中以牙还牙,狠狠扇了我一巴掌。

就连四周的宁府骨干,也都满意的点头,齐声议论。

“振华的预测,果然没错,今天势必要跌,下午肯定还有一场厮杀。”

“前两天的涨势,只不过是暂时的,后面肯定要重新回落,甚至是大跌,从今天早上的行情,就可以简单的看出来了。”

“今天是振华赢了,虽然一胜两负,但是比起某些胡乱瞎猜,撞了点运气的人来说,虽败犹荣。”

一时之间,宁府山下的骨干,全部站到了宁振华的阵营,他那副自信的笑容,愈加浓郁,貌似在他的眼里,我就是个走了狗屎运的江湖神棍,始终要败在他天才的手里,而且是一败再败。

唯独宁岳峰,皱起眉头,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思虑着什么,见在场的人,一一替宁振华撑着撑腰打气,宁岳峰双眉更紧,说道:“振华,还有午盘,结果尚未出来,就算你是天才,也不能骄傲,这可是人生大忌,要懂得谦虚,你可能记住?”

宁振华一听,顿时肃然起敬,当着所有人的面,拱手道:“是,叔公府主,晚辈记住了。”

说完,宁振华抬起头,暗暗得意的朝我看来,眯了眯眼睛,压根没把宁岳峰的话放在心里,全当成耳边风了。

我理都不理,心想这个宁振华,的确是个人才,起码他预测到了,股市必定会重新回落下跌。

可是,宁振华实在是太骄傲了,又耍赖皮,又不服气的,死不承认自己的失败,看来我身为“姐夫”,必须得治一治他的毛病了,否则的话,还真不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索性,我从沙发起身迈出一步,笑道:“嗯,没错,做人可不能太骄傲了,否则马失前蹄,打击可是会很大的。”

随着我话语的传出,宁振华的父亲,很是不爽,喝道:“顾凉生,这是我的儿子,是我宁府的天骄,容不得你一个外人,在这里指指点点,不管怎么样,我儿子始终是天才,至于你呢?我看就是有点运气而已。”

这句话,声音极大,回荡在整个宁府正厅,全部的人都听见了。

宁岳峰脸色一变,猛地一拍台面,露出了一股强烈的威严,“放肆!宁成功!我说了多少遍,难不成你们都把我的话当成了耳边风吗?记住,凉生不是外人,是我们宁府的人!”

宁振华的父亲,宁成功,立刻被威慑住了,神色一片骇然,更有不可置信,仿佛不敢相信,宁岳峰会如此的偏袒我。

更别提宁振华,以及周围的宁府骨干,一个个全都是目瞪口呆,喉咙仿佛被石头卡住,硬是说不出一句话。

但是,很快的,在这些人的眼睛里,慢慢透露出了一种不爽,一种嫌弃,一种鄙夷。

纵然没人说话,可在这种目光内,就像是不爽宁岳峰偏袒我,嫌弃我是来历不明的外人,鄙夷我是个坑蒙拐骗,骗吃骗喝的江湖骗子。

我扫视一眼,最终望向宁岳峰,心里同样震惊,没想到他会如此的偏袒我,就因为宁杏是他最疼爱的乖孙女,因为宁府凤牌,因为承诺!

“没事的,还没收盘,现在说输赢,太早了。”我朝宁岳峰略微点头,暗道他真是一个一言九鼎的正人君子,值得敬佩,宁杏重视承诺的性格,估计也是他教出来的吧,不愧是爷孙俩,这做事的风格,还真是有些相似。

....

午间休盘,宁岳峰又来到了我的房间,很是抱歉的说:“凉生,你别在意,我刚才教训了他们一顿了,没事的,他们只是没适应,等你们磨合好了,你就会发现,振华的确有些骄傲,但他这个人对亲人对朋友都是很好,很讲义气的。”

“宁老放心,其实我就是想治一治宁振华的这个坏毛病。”我毫不在意,笑了笑,伸手缓缓倒茶。

宁岳峰手忽然一顿,“凉生,你的意思是,你有把握?”

“呵呵,莫非宁老也认为,今日的股市必定会跌,认为我是瞎猜的么?”我意味深长的看着宁岳峰,放下茶壶,把斟满香茶的杯子,慢慢推到了宁岳峰面前。

杯中茶,散发着一股清新的茶香,滚烫发热的烟雾,弥漫在我和宁岳峰的视线之间。

沉默片刻,宁岳峰爽朗一笑,伸手拿起茶杯,“看来,还是我眼拙了,也是,杏儿能把凤牌交给你,就足以证明你的能力。”

说着,宁岳峰喝下了这杯茶,将茶杯放回台面,“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虽然你戴着面具,但是你敢一个人,从容不迫的拿着凤牌来我宁府,换做其他人是断然不敢的,所以,从那一刻开始,我便知晓,你是个有把握有胆量的人才,而不是无知的人,现在我宁府最需要的,正是你这样的人才。”

说到这里,宁岳峰顿了顿,咽下一口唾沫,我正要开口,他立马扬起手,打断了我,说:“我知道,你是因为宋家,才来我宁府的,我能做的只有保全你,但做不了太多,宋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不过我可以帮你一把,可以合作,30亿资金只是开始,如果收益不错,后面我会陆续增加资金,双方收益,五五分,如何?”

听完宁岳峰的话,我想了想,回应道:“我需要一个名正言顺,可以外出的身份。”

“宁府嫡系孙婿,宁府的御用投资家,顾凉生,如何?正好合你目前的身份,至于是谁的孙婿,这个我就不会告诉外人了,严密把好口风,怎么样?”宁岳峰问道。

我若有所思,抬手看了下腕表的时间,慢慢站了起来,嘴角翘起一抹笑容,“此事不急,现在为之过早,我和宁振华的赌局,不是还有最后一个下午么?如果我预测无错,30亿的话...还不够,我要...5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