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2章 警察与醉汉

小说: 绝代兵王 作者: 绝代兵王 更新时间:2017-10-21 18:51:15 字数:3510 阅读进度:1512/2068

既然要玩,那就玩大一点,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干脆就把黄岛折腾个天翻地覆!

这不只是叶小玄一个人的想法,其实也得到了全体人员的拥护,个个扯着嗓子嚎叫着老大圣明!

也委实是在京都憋屈了一晚上了!被人像是疯狗一样追着,走到哪被打倒哪,这种狼狈的场面,谁遇上不生气?更何况还是在京都,被一帮洋毛子给欺负!

现在君天威已经失势,然后这些洋毛子跟他之间不管有过什么样的交易,都会被挖掘出来!

所以这帮家伙现在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在中央国的特权走到了头,此刻不痛打一顿都对不起坏小子们的名头了!

当然了,虽然他们是惊弓之鸟,却不是落水狗,人家毕竟还没有正式收到拘捕和驱逐,还是受到法律的保护。e小┡说ww┡w1xiaoshuo这帮坏小子要收拾他们,还是需要秘密的进行!

一共有二十个人,被分成了四个组。叶小玄带着关凌、小鱼儿、小影子和郝六指为一组,剩下的人再划分成三组,各自负责一个区域,主要的任务就是惹是生非!

不过具体的操作就是制造混乱,只要不被警察抓到,怎么出气怎么来!

别看平时坏小子对待别人都是客客气气的,不是跟京都太子帮那样整天就知道欺善怕恶,但是这完全不代表坏小子们心肠好,不会做坏事。这得看对付谁,面对一帮洋毛子,根本不用讲什么仁义道德!

五个人还分成了两队,郝六指带着小警察去搜集情报,然后用十二罗汉下午带来的无线电对讲机对各组进行通报,把整个黄岛的涉外单位分成东西南北四个区域,分配给了四组,最后集中的地方不是酒店,而是黄岛的迎宾广场。

估计今晚是黄岛百姓最火冒三丈却又是担惊受怕的一个晚上了!睡的最香的时候街上响起了警笛,然后到天亮就没有停过了!

黄岛虽然是京都东郊的第一大县,人口上百万人,不过在县城内的人数也就十几万,警力有限,这一晚上被折腾的,东西南北到处跑,从分局到派出所,能外勤的警察就三四百人,被折腾的基本上没站住脚。

今晚不知道有多少黄岛警察咬牙切齿的咒骂着那帮狡猾的混蛋,千万不要被他们抓到,否则就算是冒着动用私行的危险,也要把这帮混蛋暴打一顿!

不过也有明白人,现了这件事里面的门道。好像倒霉的全都是一些老外,而就算是黄岛的警方,都不知道一天之内,竟然来了这么多老外,几个宾馆里面没有一个中央国的人,全都是金碧眼的洋毛子!

“我再问你一遍,到底这这瓶酒是干什么用的?”一名年轻的警察左手抓着一个醉汉的衣领,右手抓着一瓶“京炮”,里面已经快空了,剩下不到一两。

醉汉满身酒气,就算是被警察抓着,也摇摇晃晃的站不稳,嘴里不停的吐着气,翻着迷醉的眼睛说:“洗、洗脚的!”

年轻警察怒了,推搡着那醉汉说:“你给老实着点!你再乱说一气不配合询问我就以妨碍公务的罪名拘捕你!”

“吓、吓唬谁啊!我特么没招你惹你,你特、特么跑过来抓、抓我,谁妨碍谁?”醉汉气呼呼的看着年轻警察,眼睛落在他的右手上,咽了一下口水,伸出手说:“还有一口,给我喝、喝了!”

年轻警察到底还是年轻气盛,被这醉汉给彻底激怒了,右手扬起了手中的酒瓶,对着醉汉的脑袋就要抡过去!

“小蓝,你干嘛?放下!”一名中年警察站在不远处对着他厉声大喝,眼神愤怒的看着这个就要做错事的小子。

小蓝悻悻的把酒瓶放下,对中年警察说:“栾副局,这小子有问题啊!看到我叫他马上就跑,要不是我跑的快,就真被他遛了!手里的这瓶酒跟多家失火现场遗留的酒瓶一样,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家伙绝对有问题!”

一看有人来撑腰了,那醉汉也站直了身体,指着小蓝说:“你有病啊!我特么喝京炮都喝了这么多年了,怎么就有问题了?我就喝酒了,一没开车二没放火你抓着我干嘛?”

小蓝瞪着眼睛看着他说:“你跑什么?你心理没鬼你会跑?”

“嘿!笑话啊!大晚上的喝着酒,突然冲出个人喊你追你,你不跑?”

“你不跑我会追你吗?”

“你不追我会跑吗?”

“你跑我当然追了!”

“你追我能不跑吗?”

栾副局黑着脸,冲着这两个人大喊:“行了!小蓝你干什么!放开他!你是警察,不是土匪,要将证据,没有证据就抓人,你警校学的就是这个?”

看来小蓝对这个上司还是蛮惧怕的,马上松了手,悻悻的瞪了醉汉一眼,低声说:“你最好给我老实点!我记住你这张脸了,别让我蓝义现你作奸犯科,否则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吃不了老子向来连包都不打,就特么扔!还兜着走?哼!我知道那老头为嘛叫你小兰了,你特么就跟娘们似的不讲理!”醉汉使劲睁着两眼,一脸不屑的看了年轻警察一眼,目光中充满了挑衅!

蓝义果然是不受激的脾气,嘴里大骂一声:“混蛋,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一撸袖子就再次抓住那醉汉的领子,拳头刚要砸过去,却听栾副局大骂:“蓝义,你信不信我今晚就让你滚去门卫室看大门去?警校上了几年学都是些什么玩意!”

看到栾副局真生气了,蓝义也不敢火了,送开了醉汉,扭过头就往栾副局走去。那醉汉倒也识相,没有继续冷嘲热讽,只是捡起了被蓝义丢在地上的酒瓶子,一仰脖子,喝光了里面的残酒,摇摇晃晃的走了!

“栾副局你听我说,那个人真的是可疑!你知道我的鼻子一向很灵的,我闻到了他身上的烟火味道,他肯定是从作案地点出来的!”蓝义站在栾副局面前小声的解释着。

栾副局眯着眼,看着他说:“蓝义,给我背一背你们中央警校的校训!”

蓝义几乎不假思索,脱口回答:“立报国之志,铸忠诚之魂,育正义之气,聚公道之义!老师,我”

“从我放下教鞭那一刻起,我就不是你老师了!蓝义,你想做一个好警察,还是想做一个合格的警察?”栾副局正色看着蓝义,背着双手,等待着他的回答。

蓝义自己先愣住了,有些迷茫的摇摇头说:“这不是一回事吗?”

栾副局淡淡一笑,摇了摇头,不再说话,转身就要走,蓝义急了,一把拉住栾副局的胳膊说:“栾副局,我知道刚才我态度不好,但是我敢保证,那家伙绝对是装醉!他跟纵火案有关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我相信!看看你的脚下!”栾副局转身过来,脸上表情无惊无喜。

蓝义低下头,看了一眼,也没现什么,刚想问个清楚,却又马上眼睛一亮,瞪大了眼睛,兴奋的盯在地上,整个人也蹲了下去,用手轻轻摸着地上的淡淡白色粉末。

老师就是老师啊!从下午就开始布局,到了现在果然是收到成效了!

被焚烧的地方无一例外的都涉外,真以为黄岛警方是吃干饭的吗?栾副局从两个小时前就派人在剩下的几家外资酒店撒上了白灰,也不是很多,薄薄一层,并且通知所有人天亮之前不允许出客房门,果然是逮到了这条大鱼!

“就知道那混蛋有问题!我去追他!”蓝义兴奋的叫了一声,转身就像跑,刚跑出去两步,却又停下了脚步,神情中带着一副疑惑不解的模样,看着身后的师父说:“副局,人是你故意放跑的!为什么?是我忘了校训,还是您?”

栾副局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说:“所以我问你想做一名好警察,还是一名合格的警察?”

“老师,有什么区别吗?”这一回的功夫,蓝义对他的称呼变了好几回,每一次都有不同的含义。

栾副局淡淡一笑,看着面前这个曾经的得意弟子,轻摇着头说:“区别当然有,像我,就肯定不是合格的警察,至于是不是好警察,那得看百姓们怎么评价了,至少我栾山平算是问心无愧了!”

“师父,我不是怎么很懂但是我不只是要做个合格的警察,还要当一名好警察!”蓝义看着这个自己最敬佩的老师,挠了挠自己的头。

你那是不是怎么很懂?你根本就不懂!栾山平瞪了他一眼,叹息着说:“小蓝,我跟你说过,当好警察靠的不是眼睛和你的鼻子,最主要的,还是用你的心!今晚黄岛生的这些事情,是偶然吗?不是,是京都的延续!这一战谁对谁错,那是神仙打架,不关你我的事情,但是有一点你要明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看看今晚所有案的地方,看看那些人,你就能明白很多了!我要告诉你的是,有些事情,你对的起自己的衣服,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其实法不外乎人情,真正刨根究底的对得起咱们衣服,对得起咱们的国徽和领花,就让他走吧,那只是个醉汉,不是吗?”

蓝义没有说话,只是仔细琢磨着栾山平的这句话,过了好半响才抬起头来,对着栾山平点点头说:“老师,我有点明白了!”

黑色的巷子里,唐羽拍了宋兵一把,有些后怕的说:“兵哥,你再晚一会脱身,哥几个就冲出去了!知道吗,刚才民哥砖头都拿起来了,那小子再敢叽歪,一砖就拍上去了!”(绝代兵王..7676875)-- ( 绝代兵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