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3章 跳崖

小说: 绝代兵王 作者: 绝代兵王 更新时间:2017-10-20 22:26:07 字数:3518 阅读进度:1313/2068

莫如初瞪大了眼睛,实在想象不出在这样的情况下,叶小玄还能用什么办法脱困!

她倒不是没有那五万块钱,而是根本不想跟叶小玄赌,哼了一声说:“我才不跟你”

没等她说完,叶小玄已经纵身一跃,跳下了山崖!嘴里还大声喊着:“晚了!不赌不行,记得你欠我五万块,我肯定会要账的!哎呦!大爷的!”

龙山并不高,而从龙峰到舞儿所在的山谷也不高,顶多二百多米。eww┡w1xiaoshuo

山谷里面大部分都是松软的泥土,否则也就不会成为花海了,以两百多米的高度,坠落在泥土上,利用灵气弹的缓冲,摔死的可能性不大,顶多就是摔的断胳膊断腿了!

再分析从峰顶冲下去,按原路返回龙山寺,断胳膊断腿的可能性不大,断脑袋倒是很有可能!毕竟叶小玄是坏小子的老大,诸葛兄弟没有在龙宫迷阵把他弄死,就不会再让他活着下到龙山,所以莫如初只是个拖延时间的,后面肯定有很厉害的杀招在等着他!

诸葛兄弟一个善于谋策,一个善于动手,他们既然能够连齐云恒都能打败,当然也有限制叶小玄的办法,从他们设计出来的气舱和药针就能够看得出来了!

两者一对比,叶小玄随机计算出活命最大的选择就是跳崖,何况真的摔断了胳膊和腿脚,还有舞儿会照顾他,到时候和心爱的人甜甜蜜蜜的享受田园日落,要多美就有多美!

千算万算,却单单算漏了人跳崖时候的抛物线问题,牵扯着重力和风俗,再加上体重和受力面,这些客观条件的约束,使得他并不是想象中的以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落向山谷,而是离开峰顶一米之外以后,就直上直下的坠落下去了!

好死不死的在下面看着悬崖很平,在上面看着悬崖很陡,等跳下来的时候才现,其实崖面并不像刀削似的那么平整,有很多地方都有山石突出来,而叶小玄现在就摔落在距离峰顶有大概七八十米远的大石头上面!

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辆时两百迈的货车给装上了,叶小玄现在才知道就算有灵龙护体保护,要是跳崖也是一件非常愚蠢的行为!关键是他还没有来得及用灵气弹保护缓冲,就已经着6了,摔了个淬不及防,差点没背过气去!

崖顶上挤满了脑袋,一个个瞪大眼珠子吃惊的看着躺在大石头上的叶小玄,很多人心中都充满了钦佩。真是刚烈的汉子啊,宁可死,也不愿做俘虏!跳崖而死,算是最痛苦的死法了吧?要是摔不死,那该多痛啊!

“下去,把他抓上来,他死不了!”甚至叶小玄能力的莫如初赶紧对众人吩咐,如果这几十米就能把一个修灵高手给摔死,那就太稀奇了!

可是说的容易,做起来却难!别看叶小玄从崖顶到现在所处的地方只不过用了几秒钟,但是要想毫无损的下去,那就要几十分钟甚至上小时了,因为先要准备足够长的绳子,还得找到固定的地方,这才敢往下顺人!

就在众人忙忙活活,栓好了绳子,四个黑衣人人慢慢的将身体探了下去,刚想顺着绳子来一个漂亮的高空降,却听旁边有人惊叫一声!

四人顺着他们的眼神往下看,却见叶小玄竟然伸着懒腰从大石头上坐了起来,然后又小心翼翼的站起来,在大石头上蹦了几下,晃晃脖子扭扭腰,拽拽屁股蹬蹬腿,嘴里骂骂咧咧的,从大石头旁边紧贴悬崖的地方往下走。

挂在悬崖上的四个黑衣人非常的尴尬,也不知道是该上去呢,还是该下去!

准备下去的叶小玄却现了挂在旁边的四根绳子,然后顺着绳子往上一看,顿时乐了,赶紧跑到了这四根绳子旁边,这根拉一拉,那根扯一扯!

“哎!放手!特么叫你放手听见没?”四名黑衣人慌了,绳子在剧烈的晃动,他们的身体不停的撞击悬崖,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可能!他们可没有灵龙护体,摔下去绝对会死!

可是没有莫如初的命令,他们也不敢爬上来,否则非得被莫剑魔给一剑穿了心不可!

眼见上面这四个家伙把绳子抓的似乎很牢固,叶小玄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丝邪笑,叼着一截草根,双手上突然冒起了熊熊烈焰,然后点燃了一根根的绳子!

火焰顺着绳子就往上爬,上面的四个人吓得脸都白了,嘴里大骂着:“姥姥的,快拉我们上去!”

这个时候也别管莫剑魔说什么了,就算拼着胸口被刺一剑,也别摔下去粉身碎骨的强!

还好莫如初还不是真的那么无情,拿着自己弟兄的性命当草芥,就算是真的有这个想法,她也不会守着这么多的弟兄表现出来,所以也就下令拉那四个人上来。

眼看没有乐子耍了,叶小玄十分无趣的拍了拍手,准备往下走,刚走两步,感觉头上有风声,抬头一看,竟然是无数块石头从天而降!

崖顶上,刚爬上来的那四个黑衣人拿着拳头大小的石块用力的往下扔,心中那个恨啊!

不过叶小玄比泥鳅还滑溜,别看走路一瘸一拐的,没想到跑的还挺快,很快就钻到大石头下面去了!

越往下突出来的石头就越多,叶小玄攀爬术过人,自然不会被这样的地方所困住!

小木屋旁边,舞儿看着西边的天空,久久没有低头。战狂疼爱的叹息了一声,对她说:“他们已经走了很长时间了,不要再看了!你要是真舍不得,为什么不跟他走?”

齐凤舞的眼圈一红,却笑着对战狂说:“可是我更舍不得爸爸和狂叔!你们俩个好不容易和好如初,我要是离开啊,肯定会再打起来!你们都是我最亲的亲人,我不想看到你们闹别扭,更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你们!”

“丫头,你不怪我”战狂愧疚的看着齐凤舞,欲言又止。

齐凤舞笑着打断他说:“不怪!你们上一代的恩怨,终归有自己的解决方法,这么多年了,每个人都受够了煎熬,吃够了苦头,你们会自己处理好的!我只知道,咱们是一家人,应该相亲相爱的生活在一起!就算以后我不陪着你们了,你们也能和睦相处!”

“你可以嫁人,但是不要嫁给那个混蛋!这种贪生怕死的痞子,配不上我齐云恒的女儿!”齐云恒站在木屋门口,瞪着眼睛忿忿的说着。

齐凤舞扭过头,一脸无奈的看着齐云恒说:“爸爸,你为什么总是那么讨厌他呢?其实他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差劲好不好?齐天走到今天,跟他是无关的,不要把责任推到他的身上!”

“无关?我齐天在山湖二十多个亿的资产,一夜之间全线崩盘,被坏小子所接受,你跟我说与他无关?”齐云恒的肚皮简直就快气炸了,想起齐天在山湖的失利,他就有种想把叶小玄一根根手指轮流把他掐死的冲动!

齐凤舞叹息了一声,幽幽的说:“爸爸,你觉得齐天在山湖的失利真的是坏小子造成的吗?二舅背叛了您,为了那些宝物害死了小玄哥哥的爹妈,换成任何人,难道不报复?这整件事的背后势力有多大,谁在推动着事态的展,爸爸真的看不出来吗?”

齐云恒一滞,也一时说不出话来。他是齐天的开创者,头脑不是常人所能比拟的!坏小子的崛起虽然有一定的偶然和幸运,可归根结底是必然的!

齐天在这二三十年里走了很多弯路,甚至和创立的初衷有了相反的坚持,就像是一个原本乖乖听话的太子,很能为皇上分忧,可是虽然身体的强壮,思想的成熟,这个太子已经不满足做一个乖宝宝了,他想挣脱皇上的束缚,不想再听从皇上的命令,甚至想自己做皇上!

于是在皇上的眼里,这个太子已经病了,而且病的还不轻!所以皇上就把希望寄托在其他子女的身上,要从中选出一个来,废掉原来的太子,另立储君!

所以就算坏小子不出现,还会出来其他的组织,一样会成为齐天的心腹大患。

齐云恒很明白这其中的关系,但是在他的心中,他并不是太子,他才是真正的皇上!现在的中央国,是他当年一手打下来的!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两大院的人却知道,这种事情,瞒不过他们!

而且他还清楚,就算他真正安安稳稳的做太子,将来也继承不了皇位,因为这皇上是一个不老神仙,越活越年轻,越活越痛快!

谁愿意当一辈子太子啊!简直永无出头之日!所以他才有了反意,却不了皇上老奸巨猾,已经看出了他的想法,早二十多年就派了人潜伏在他身边,一招动,大举夺权!

只是令皇上也想不到的是,这个卧底也不是老实人,他也想摆脱皇上的钳制,还勾结了外匪,比他这个太子还要混账!

这样看来,叶小玄和他的坏小子既是幸运的,也是倒霉的,因为他们在重复着齐天的老路。

不过一想起叶小玄那张懒洋洋的脸,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恨声说:“我就是不同意你和他好!一个贪生怕死的小混混,有什么出息!”

“他不是怕死,只是计划还没想周全。他不会让我受到危险的!他会回来救我的!”齐凤舞微笑着说着。

“你还向着他?他现在都下山了你还替他说话!他能回来救你?他回来我叫他爹!一个出息的混子,就你会上他当!”齐云恒气的脸色铁青。

却听屋后一人干咳了两声,慢悠悠的说:“儿子,去给爹倒杯茶,累死爹了!”(绝代兵王..7676875)-- ( 绝代兵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