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 三攻三退

小说: 绝代兵王 作者: 绝代兵王 更新时间:2015-03-04 19:17:03 字数:3492 阅读进度:661/2068

窦将果然有办法,这么快就破了坏小子的镰刀阵!

不过坏小子们并不着急,而是纷纷手抓着钢管脚架往后撤,似乎是欢迎齐兵往下跳的样子!这些钢管脚架都是可拆卸的,底下装有滑轮,一推就走。

齐兵们反而不敢往下跳了!单云飞右手一摆,颇有威严的阻挡了身后齐兵的冲势,大眼珠子往下一看,墙边躺着不少已经血肉模糊的齐兵,心头一跳,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怀疑,这底下肯定有陷阱!

然后他就跳了下去,却不是往里面跳,而是往外跳!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是正确的,就在他跳下去的同时,从墙根下面突然翻起了一面大牌子,就像是一块块大型广告牌,不过都是胡乱顶起的木板,够结实,但是不光滑!

可是坏小子们并不需要这东西有多光滑!红头狮子称这些大木板为苍蝇拍,就是专门用来拍人的,要那么光滑干什么!

这东西就是用弹簧来拉伸,一块木板后面绑着五根两百斤拉力的弹簧,上面的脚架就是它的插销。脚架移开,插销拔出,苍蝇拍就会迅速弹起来!

“嘭!嘭!嘭!”一块块的大木板弹起来,把站在墙头上的那些齐兵就像虫子一般给拍飞了出去,五十厘米的木板厚度加上重力加速度,足以连重甲兵都拍飞,何况是这些朴刀手!

看着头顶上血雨纷飞,惨叫连连的场面,单云飞庆幸自己见机得早,否则下场就跟这帮人一样了!

同时他对坏小子心中的恨意和不屑更是加重了几分,实在想不通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部队,用的全都是不入流的手段,什么高压线,什么酒瓶子,现在居然还用上了苍蝇拍子!

等老子攻进去,非要一个个的把这些泥腿子攥在手心捏死!就凭这样的手段,怎么有资格做齐天的敌人,怎么有脸跟齐天一战!

其实一共才不到十块木板,每个也只有十米长,而且还不能左右移动,因为齐天给坏小子的准备时间很短,实在没有时间去设计轨道,所以并不是全面覆盖围墙。

可是这玩意太震撼了,效果上比抛石车逊色不了多少,甚至还有超越!因为拍上来之后所带起来的大风都可以把人给扇下去,可见气势之足!

“哆哆!”无数的绳索从墙外飞上来,前段的钢爪像是死死扣住了木板,每一张大苍蝇拍上都挂着足有十几根绳索!

这些本来朴刀手在没有云梯的情况下用来翻墙的设备,此刻却用来破坏坏小子的大苍蝇拍!

大苍蝇拍主要靠弹簧来完成倒地和立起的动作,现在被绳索绑住,也就不能再复位了,这样就失去了攻击的作用,很快就被爬上来的朴刀手砍的木屑乱飞,成为一堆烂木头!

“冲!”单云飞大喝一声,带着一脸的狞笑就往下面跳,可是他却看到了玄兵脸上的笑意,本能又让他禁不住迟疑了一下,而这一迟疑,再一次救了他的命!

墙头上有七八百齐兵,都是一个跳跟着往下跳,攻城就是靠一股气势,中间不能断,一断士气就没了!

而这一次的攻城已经是一波三折,士气一锉再锉,现在爬上墙头的也不过是几百齐兵,比起前两波的人数少了很多!

不过毕竟是打仗,总有热血青年会冲锋在前,听到单云飞的命令,想也不想的就要往下跳!

可是迎接他们的,却是五百名坏小子的攻击,而他们手中的武器,却是比连弩更可怕的武器,排弩!

连弩只不过是把单支弓箭的发射时间缩短到连发状态而已,可是排弩却是一次性可以发射六支箭,五百名坏小子的排弩,射出了三千支箭,完全将三面墙覆盖!

随着“噗通”声响,几十名齐兵在半空中就已经被箭矢射穿,掉落地上的时候已然气绝!而另有数百齐兵因为躲闪不及,或死或伤,掉落墙外,墙头上再次恢复了平静!

林中大帐,窦将舒舒服服的躺在软榻上,窦孩儿低着头跪在一旁轻轻的为他捶着大腿。

看着窦孩儿诚惶诚恐的神色,和他因为紧张而微微有些发红的脸蛋,窦将微微一笑,左手一抬,放在了窦孩儿的右手上。轻抚着他的手背柔声说:“孩儿,等回去之后,你的三个月守孝期就满了,就不用去醒梦塔过夜了,哥哥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床,以后就跟哥哥睡吧!”

窦孩儿右手一抖,脸蛋更是通红,强忍着内心的恶心没有挪开手,陪着笑脸对窦将说:“全凭少爷做主!只是孩儿睡觉没个定形,恐怕会吵到少爷…”

窦将看着他嫩的出水的俊脸,心中更是激荡,左手微一用力,刚想把窦孩儿拉倒身边,帐外就传来一声大叫:“将军!”紫鹰团首领刘尽忠闯了进来,站在软榻前气呼呼的说:“将军大事不好,咱们的人又败下来了!”

刘尽忠说完话,并没有听到预料中的追问,而是静的可怕的空洞,抬头一看,窦将左手还拉着窦孩儿的手,双眼正不带一丝感情的看着他!

刘尽忠没来由的一阵心寒,感觉这道眼神就像是在极地冰镇过一样,射在人身上简直是从里到外的冷!冷的连牙根都打颤!

坏了,忘了这个老大是最喜欢摆架子要面子的了!光想着抢攻,反而触了他的大忌!

不过上个月自己的妹妹刚被他叫去了房间,看来是跟这个齐大佬身边的红人挂上了钩,不看僧面看佛面,总不会太撕破脸皮的处罚他这个大舅哥吧?

窦将没说话,他身边的窦孩儿抬起头冷冷对他说:“你慌里慌张的跑什么?有没有规矩?!”

我有你姥姥个腿儿!刘尽忠在心里怒骂一声,对这个窦孩儿鄙夷至极!一个大男人,生的比女孩子还漂亮,比女孩子还勾男人,真是世风日下,纲常沦丧啊!

不过他可不敢说出来,因为窦将交代过,大部分时间,窦孩儿所说的,就是他要说的,都可以替他做主!

“禀告将军,单云飞又吃了败仗,被玄兵打下来了,这一次玄兵用的是排弩,青虎团死伤甚巨,现在已经不足三千五百人!我觉得这是因为三军配合不当所致,造成了续力不足!将军,不如让我借着将军的神威,暂领三军,冲进院墙里杀他们个落花流水!”

窦将脸色不变,只是端起了茶水,轻轻的抿了一口。窦孩儿赶紧提起茶壶为他蓄水,只是双手却微微有些颤抖。

窦将淡淡一笑,看着窦孩儿说:“怎么了,你怕?”

窦孩儿赶紧放下茶壶对他说:“起初是有一点,想不到玄兵竟然如此悍勇!可是一听到少爷的声音就不怕了,因为少爷武功盖世,谋略无双,区区这点玄兵,根本没放在眼里!”

刘尽忠差点吐出来!这男不男女不女的东西还真会说啊!我都觉得自己够无耻的了,马屁拍的够响,没想到跟这小屁孩一比,人家都能做自己的师父了!真特么是后生可畏啊!

窦将听了,也是哈哈大笑,从软榻上坐起来,摇摇头说:“这些玄兵,还真的小觑不得,仗打到现在,已经完全出乎了我的预料!原本的霹雳雷霆,变成了现在的屁滚尿流,一万伤门兵,开战半个小时,竟然死伤将近三千人,整整损失了三分之一,你说为什么?”

窦将说到后面,声音已是越来越高,眼神甚是凌厉,怒视着刘尽忠,表情阴冷的就像是脸上下了一层霜!

刘尽忠吓的心中一颤,慌忙低下了头,不敢再看窦将的眼睛,心中却惊颤不已!他不是一直在帐中吗?那他怎么对前线的伤亡数字这么清楚?难道有人回来报告给他了?不能啊,三旗的首领都在前面的啊!

刘尽忠低着头说:“将军,我觉得有些人光出工,不出力,所以才造成了我们的兄弟白白牺牲!”

窦将冷冷一笑,已经完全坐了起来,盘膝在茶几后面,眯着眼睛看着刘尽忠说:“刘首领,那你说是谁出工不出力?”

刘尽忠想了想,一咬牙说:“白象团首领吴作光指挥不当,被区区五颗石头吓退,后来架设云梯的时候,又贪生怕死,上面一有动静,他就先行撤走,导致青虎团大批兄弟都是从墙上跌下来摔伤的!”

窦将咧嘴一笑,看着刘尽忠说:“那刘首领的意思是如何处置?”

刘尽忠冷哼一声说:“将军战前曾经说过,违抗军令者,杀!临阵逃脱者,杀!扰乱军心者,杀!吴作光身为白象团首领却贪生怕死,指挥不力,已经是处罚了军法,应该军法处置,以儆效尤!”

窦将冷冷一笑,端着茶杯说:“杀了他,白象团谁带?”

“我啊!”刘尽忠拍着胸膛说,“属下愿意担负起白象团的指挥重担,为将军分忧解难!如果将军信任属下,我还可以重整黑狮团…”

刘尽忠没有说下去,因为他已经看到了窦将眼中那冰冷的目光,浇在他的心上,就像是一壶冰冷的水,淋在烧红的炭上,瞬间冷却,只剩下一股黑烟!

“刘首领,”窦将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淡淡的说:“好像是上个月十八号,你在盛隆酒店开过房是吧?房号似乎是917?好像那一晚上吴首领的老婆也是住在917吧?”

刘尽忠的脸色已经全白了,他自认为这件事做的秘密至极,却没想到早就被别人看到了!

窦将端着茶杯对他招呼:“来,喝茶!”刘尽忠犹豫了一下,可一想到自己的妹妹,也就踏实了一些,脸色苍白的走过来,双手接过窦孩儿递过来的茶杯,强笑着对窦将说:“将军恐怕是听到了谣言…”(绝代兵王../5/5018/)-- ( 绝代兵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