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坦白从宽

小说: 绝代兵王 作者: 绝代兵王 更新时间:2015-03-04 19:04:46 字数:3467 阅读进度:230/2068

明天就要测量宅地扒房子了,下午的时间众人帮忙,把家具都搬到了果林里。

果林里有几顶帐篷,兄弟们谁晚上不愿回家了,就住在里面。现在有两顶被叶大伯老两口和叶小玄用了。

灶台都搬到果园了,晚饭就是在这里吃。大军娘和佳然两人炒菜,忙活了两三个小时,做了满满两大桌子晚餐!

鱼儿最是喜欢这种热热闹闹的场面,兴奋的跟一帮兄弟拼起了酒,幸亏叶小玄给她换的是香槟酒,饶是如此,也喝的小脸红扑扑的,坐都有些坐不稳了!

酒足饭饱,一帮小弟回家的回家,留下的留下,都跑去打牌看电视了。

叶小玄要把佳然和鱼儿送去学校,本想骑摩托车去,鱼儿拉着他的手说:“不给骑车!咱们边散步边回去!”

佳然也同意走一走,叶小玄也就不骑车了,带着二女出了果园。佳然说:“不急着回去,咱们先逛一逛吧。好久没去土崖了,咱们去做做?”

叶小玄一听,正好也想去看看小绿回来没有,也就带着二女走到了村西土崖。

此刻天都已经黑透了,土崖上漆黑一片,可是三人都可以看到周围的景色。

两女现在也有了红瞳,跟叶小玄欢好过之后,她们也有了夜视的能力,虽然不如叶小玄的清晰,不过比起普通人,那可是离开多了!

两女也就是在才开始拥有这能力的时候新奇了一阵子,现在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叶小玄站在崖顶连吹了几声哨子,想呼唤小绿出来却依然没有反应!

这不禁让叶小玄有些担心了,小绿虽然贪玩,但是不会这么反应迟钝,中午就算距离比较远回不来,那晚上总应该在湖边等着,可是现在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难不成遇到危险了?

鱼儿跟小绿的感情最深,见叶小玄召唤了半天,依然没有小绿的身影,也有些着急了,对着大仙湖用力的喊着:“小绿!”

叶小玄对她摇摇头说:“没有用的,它跟我有感应,我吹哨它都没听见的话,那就是不在这里了!”

鱼儿撅着小嘴说:“那我就在这里等着!它从来没有这么不听话过,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才变这样的!”

佳然拉着她坐下来,对叶小玄说:“小绿长大了,秋天是乌龟发情的季节,他可能是去找女朋友了!”

叶小玄坐在她们两人中间,一手抱着一个,点点头说:“你还别说,真有这个可能!”

鱼儿红着脸白了他一眼说:“可能什么啊!哪里有这么大的母龟啊!”

佳然掩着小嘴咯咯笑着说:“大仙湖没有,他可以去东海啊!”

叶小玄胳膊一用力,搂着二女躺在了草地上,舒舒服服的将二女都抱在怀里说:“说不定他能找到好几个女朋友呢,现在玩的不亦乐乎,所以才把我们给忘了,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他!”

鱼儿用小手掐着他的胸膛笑骂:“你以为小绿像你一样花心啊!它才不会呢!”

叶小玄扭头在她嘴角吻了一口说:“它不会我会!我们也不亦乐乎吧,不管那家伙了!”

鱼儿攥起小粉拳就捶了他一下,对佳然说:“三姐,你不是要教训他的吗?怎么叫到这里来了又不说话了?”

叶小玄一愣,扭头看着佳然说:“宝贝,我又哪里惹你生气了?”

佳然红着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鱼儿看着心急,对她说:“你不好意思说,我来!坏东西,我问你,你把二姐咋了?”

叶小玄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顿时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原本还想瞒着两丫头一段时间,看这样子,事情已经败露了?

叶小玄讪讪的看着鱼儿说:“没…没咋啊?她可是你们二姐,我…我哪里敢咋啊?”

小鱼儿哼了一声,坐起来看着他说:“那我问你,前些天晚上你在哪里?二姐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叶小玄心虚的干笑着说:“告…告你们啥啊,又没发生什么事!”

小鱼儿气呼呼的大叫一声:“到现在你还不坦白从宽?!”

叶小玄吓的一哆嗦,看着鱼儿一副杏眼圆睁的模样,再看看旁边佳然也是一副秀眉紧蹙的样子,知道是糊弄不过去了,绝望的低下头,叹息了一声说:“好,我招!我有罪,全都怪我,不管彩衣的事!”

叶小玄原原本本的把前些天晚上在市人民医院发生的事情对二女招了供,一脸追悔莫及的对二女说:“我该死!我不该对彩衣动了绮念做了错事犯了错误,两位老婆请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

鱼儿和佳然面面相觑,然后看着叶小玄,一字一句的问他:“你是说,你跟二姐也…也睡了?”

叶小玄听着口气有点不对,看着她问:“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鱼儿摇摇头说:“下午三姐接到二姐的电话,提起你的时候有点结结巴巴的,我们就奇怪,问她怎么了,她说可能药物中毒的后遗症,我和三姐就奇怪,二姐那天是跟你在一起的,怎么还药物中毒了呢?”

佳然在一旁咬着嘴唇说:“我们想问问你是怎么照顾二姐的,没想到你居然自己招了,把二姐也给睡了…”

叶小玄恨不得把自己的嘴抽烂!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好端端坦白这个干什么?要是刚才多沉住哪怕一分钟的气,也能从这俩丫头的嘴里探出点什么来了,这下倒好,全露馅了!

鱼儿气的银牙紧咬,狠揪着叶小玄的耳朵说:“你这个大流氓!有我们姐妹俩还不够吗?为什么连二姐都不放过?你是不是想连大姐也一块收了?”

叶小玄心里想,如果有那可能,当然也可以同意的!不过这话当然是没有说出来,否则今晚肯定会横尸土崖!

吃一堑就要长一智,现在就算是把耳朵让她们揪下来,也不能说错一个字了,所以就抿紧了嘴巴,一个字都不说了!

佳然叹息了一声,对鱼儿说:“你打他也没有用!这个家伙从十岁的时候就已经偷看我洗澡了,二姐那么漂亮,他怎么会放过?我看还真的会被你说中,连大姐都不一定能逃得出他的魔掌!”

鱼儿气急败坏,起身低着头乱找,佳然看的好奇,抬头问她:“你找什么?”

鱼儿顿足大骂:“找把刀,把他阉了!”

叶小玄浑身一哆嗦,差点昏厥!心说小宝贝,你也太狠了吧?真把我阉了,对你简直没有一点的好处,大家都没得用了…

佳然摇头叹道:“算了吧!你不是也早就有这个准备了吗?你也说姐妹同心,以后永远不分开,就算都和这坏小组在一起,也不会吃醋,怎么现在真到了这个情况了,反而忍受不了呢?”

鱼儿怔了一下,还是有些气愤难平的说:“三姐,你的心怎么就这么大呢?这坏蛋如果不惩治,以后还能管得了吗?没事就往家带女人,谁受得了?”

佳然看了看叶小玄,低下头说:“他真要那么做,那我们也只好离开了。既然我们已经不是他的最爱,也不会死皮赖脸的留在他身边做黄脸婆!”

叶小玄心中一震,从小到大,既然没骂过他没打过他,甚至都很少用很重的语气跟他说话,可是并不代表她没脾气!

事实上佳然一旦发了脾气,那后果可是相当恐怖的!叶小玄还记得十岁的时候他偷了老爹五块钱去买零食,最后却诬赖是大哥拿的,被佳然整整冷落了他将近半年!

很决断,无论怎么逗她,都不说一句!吓得叶小玄再也没有冤枉过别人,自己做事自己担当,对错都不推卸责任!

此刻听到佳然说出这么一句,叶小玄也不敢再沉默了,一把将佳然的手捂在胸口说:“不要!我不会让你们离开我的!”

鱼儿气的眼圈都红了,骂他:“你这么沾花惹草的,我们能留下才怪!”

叶小玄把她也抱在怀里说:“以后不会了!彩衣…不是没外人嘛,以后你们姐妹见面岂不是更融洽了?”

小鱼儿一摊手,看着佳然说:“得!三姐我说什么来着?他果然连大姐都不会放过!”

叶小玄抓狂的说:“我没说你大姐啊,我说的是彩衣啊!老婆们我错了还不行吗?其实我…嘘!有动静!小绿回来了!”

小鱼儿冷哼一声说:“少来这套!你以为把话题转了,我们就会忘了这档子事吗?”

佳然看着鱼儿的身后说:“没有,是小绿真的回来了!”

鱼儿一转身,看到土崖旁的坡道上,亮起了一对小绿灯,一个大圆盘探头探脑的爬了上来,不是小绿还会是谁?

叶小玄没好气的指着它大骂:“你过来!”

小绿本想在两个小美女面前撒撒娇,可一看到叶小玄板着脸要发火的模样,只好慢慢悠悠的爬过来,停在叶小玄的脚下,还没等他开口教训,脑袋和四肢就已经缩到龟壳里面去了。

叶小玄没好气的往龟壳上一拍,然后一屁股坐在它的背上说:“给老子从实招来,你这段日子都去哪了?”

鱼儿不乐意了,撅着小嘴对叶小玄说:“不许你欺负小绿!它比你可爱多了!”

佳然也蹲到了小绿的身边,有些奇怪的看着它说:“它可能生病了,我怎么看它好像有点无精打采的呢?”

叶小玄从龟壳上下来,蹲在小绿的身边,沉声对二女说:“它不是生病,而是受伤了!”(绝代兵王../5/5018/)-- ( 绝代兵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