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潘宝儿1

小说: 惊世田园:弃女芳华绝代 作者: 花娘子 更新时间:2015-11-08 14:06:33 字数:2327 阅读进度:232/300

深夜南宫府。

整个南宫府,到处都是打杀声,管家阿福一路奔跑来到书房。

“老爷,快走。”

“照我事先的吩咐去做。”

“那,老爷你.”

南宫霸天一个眼神直接让阿福闭嘴,临走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他,然后决然的离去。

管家阿福来到小少爷的院子,在小少爷的床底下找到他,带着他悄悄的离开了南宫府。

出了南宫府,南宫宝玉回头看着身后,目光呆滞。

“管家,我们这是去哪里?”

“小少爷,老爷吩咐了,让奴才把你送到你姐姐那里去。”

南宫宝玉以为这个姐姐是府里其它夫人的女儿,便没有在说话。

“啪啪。”

“谁啊。”

准备睡觉的掌柜听到声音,打开门。

“你.”

“我找紫衣小姐。”

阿福抱着已经睡着的南宫宝玉不等他说话便进去了,直接朝楼上走。

关好门的掌柜追上。

“喂,小姐睡了.”

阿福抱着南宫宝玉来到二楼通往三楼的梯口。

“麻烦两位通报一下紫衣小姐。”

“抱歉,小姐已经睡下,不允许打扰。”

阿福着急了,左思右想着。

“求两位了,在下有急事找紫衣小姐。”

“不行,有事等明天再说。”

阿福急了,突然他把孩子往掌柜的怀中一塞。

“麻烦了。”

说完,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食色香。

次日,紫衣醒来,打开门下楼的时候就看见掌柜和一个倔强的孩子拉扯着。

她走下去一看,这不是南宫宝玉吗?她看着掌柜。

“他怎么会在这里?”

掌柜看到她,就感觉菩萨来了,他把南宫宝玉往前一推。

“昨晚南宫府的管家把他送到这里来就走了。本以为今早回来接回去,谁知一大早就听说南宫府昨晚被灭,无一活口,除了站在这里的南宫宝玉。”

听到这里,紫衣愣住,想起几日前跟南宫霸天的那次谈话。没想到会是真的,还来得这般快,看着面前的南宫宝玉,紫衣心不忍。

“好了,给我准备饭菜上来,他交给我。”

“是。”

“你放开我,我要回去找我爹,找我娘。”

南宫宝玉使劲的挣扎着,想从她的手中逃脱。

“你要回去,好啊,我当你回去,但是在你回去之前用脑子想想,你现在回去就等于回去送死,如果不回去的话,你还有机会报仇,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自己想想吧!即便你现在回去也改变不了什么。”

紫衣说完,就松开他的手,独自上楼去了。

南宫宝玉看着她的背影,听了她的话,脑子里满是她的话。

对,现在他回去也不能改变什么,也不能让爹娘回来。她说得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想通了的南宫宝玉决定不回去了,他要跟着这个欺负过他的大姐姐。

******

三楼紫衣的房间里。

“饿了吧,吃饭吧!”

紫衣给他盛了一碗饭,送到他的面前,然后给自己也盛了一碗。

当她拿起筷子夹菜的时候,看他还坐着不动,放下碗说道。

“怎么了,不想吃饭,打算饿死去陪你那死去的爹娘。要是你想这样,那还不如回去送死的好,饿死多难受。既然你不吃,那我吃了。”

南宫宝玉隐忍着,看着她不停的夹菜,大口大口的吃,不由的吞了吞口水。

良久,紫衣吃饱,放下碗筷,突然发现这个南宫宝玉居然还傻坐着,东都没有动一下饭菜。

“喂,我说南宫宝玉你够了哈,要死就给我滚回南宫府去死,要不是你爹前几日就把你托付给我,我才懒得管你。别不识抬举。”

紫衣生气的站起来,直接开始收拾碗筷,管他吃不吃。

南宫宝玉鼻子酸酸的,看着她收拾起来,顿时运量很久的眼泪终于留了下来。就在她要收走他的碗时,他立即拿起筷子,端起碗,埋头扒饭。

紫衣挺下手,放下碗筷,看着他流眼泪的样子,自己的鼻子也酸溜溜的。见他只知道一个劲的扒饭,端起一盘剩下的肉丝,往他碗里倒。

“吃点菜,和着饭吃,别噎着。”

“谢谢。”南宫宝玉顿了一下,抬起头看着她,对她说了一句道谢话。

“这是应该的,谁叫你跟我流血同样的血,唉..”

南宫宝玉愣住了,疑惑看着她,问道。

“同样的血?”

紫衣看着他,笑了笑:“好了,以后你会知道的,快吃吧!”

到了晌午,潘志远和潘思远回来了,因为明天就是端午节,学院提前放假,下午不用去书院。

当他们回来的时候,看到姐姐身边的南宫宝玉,走过去,不有善的说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

心思敏捷的思远在回来的路上听说了一些事情,见自家哥哥这样,拉了拉他的衣服。

“哥哥,别说了。”

紫衣看向志远,眉头一皱,说道。

“以后他就跟我们一起生活,你们要好好相处,听见没。”

两兄弟都愣住了,志远激动的反对道。

“不行,我们才不要他跟我们一起,姐姐,为什么要他跟我们一起,他又不是没有家。”

“够了,潘志远,不管你今天说什么,他以后都是跟我们一起。”

紫衣生气的说完,拉着南宫宝玉便回房间去。

在他们走后,思远拉了拉哥哥的衣服说道。

“哥哥,南宫府昨晚被血洗,无一个活口,如今只剩下南宫宝玉一个人,他没有了家。”

潘志远听了之后,气消了,人愣住了,他看着弟弟问道。

“你怎么知道?”

思远白了自家哥哥一眼,说道。

“回来的路上,我听路人。”

“那我怎么没有听到。”

“哥哥,你一路上就只知道看姐姐给你的书籍,两耳不闻事,自然就不知道了。”

志远听了弟弟这话,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背着书袋回房间去了。

思远跟着哥哥,见哥哥刚才很不赞同的样子,而现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很好奇,便询问道。

“哥哥,你是同意他跟我们一起生活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