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想认我?窗户都没有21

小说: 惊世田园:弃女芳华绝代 作者: 花娘子 更新时间:2015-11-08 14:06:32 字数:2316 阅读进度:181/300

收玉米一事告一段落,紫衣一家忙着给玉米脱粒。因此自从那天后紫衣就没有怎么出门。

每天一早起来,紫衣陪着志远一起跑步,从一开始的一圈到现在的两圈,小小的志远不亦乐乎,紫衣倒是没什么,她早就超出了这个范围。

每日两姐弟出门跑步,总有不少的人指指点点,大部分都说这老潘家的两孙吃多力气没处使。

姐弟两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去冲凉,在开饭前冲完凉,吃完早饭,一家人就围着玉米堆一人拿着一个搓板搓玉米。

脱粒出来的玉米粒就扫起来晒到门口的场地上。

因为掰回来的玉米本来就已经干了,所以只需要晒一天半就可以收起来储存。

紫衣一家加上轩辕老头几个,一共用了四天的时间把全部的玉米棒都弄完。

玉米棒一弄完,紫衣就欢呼起来,因为终于可以解脱了,这几天她可是吃了不少苦,一双小手都起了水泡。不过她没有说出来,而是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拿着一根绣花针在昏暗的油灯下挑着水泡。第二天一早,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工作。

******

这天一早,紫衣睡得很晚才起来,如果不是打雷下雨,她也不会起来。

穿戴整齐打开门出来,看着豆大颗的雨水打落在地上和屋顶的瓦片上,屋檐的雨水跟瀑布般飞流直下。

刘氏端着一大盆稀饭出来,正好看见紫衣,便对紫衣叫道。

“紫衣,吃早饭了。”

刘氏刚刚说完,天空“哄”的一声响,吓着紫衣脖子都缩了一下,接着紫衣就用奶奶足够听得到的声音回了一声。

“知道了,奶奶。”

紫衣挨着屋檐走向厨房,开到厨房,紫衣用盐巴漱口,自从来到这里,紫衣用的就是盐巴漱口,漱完口,紫衣就打了一盆水,洗了一把脸。

刘氏把早饭端到厅堂,便去敲门叫人。

紫衣洗完开到厅堂的时候,大家都在等紫衣了,紫衣一坐下,爷爷就开口说。

“吃饭。”

接着一个个拿起筷子吃饭。

这场雨下了很久,一直到了下午才停,紫衣在院子站着抬头看着雨过天晴的天空,露出笑脸。

“雨终于停了。”

准备出门的潘桦从紫衣面前走过,紫衣立刻出声叫道。

“爹爹,你要出门,去干嘛?”

潘桦光着脚,回头看向紫衣,笑着说道。

“这雨下得大,田里肯定积满了水,这稻谷也差不多可以收割了,爹爹去把田里的水放掉。”

“哦,那爹爹小心点。”紫衣听了,便嘱咐道。

爹爹走后,紫衣便打算回屋去,谁知转身的那一瞬间,她看见天边挂着一座彩虹。

紫衣仰望着天空,欢喜的模样。

钟离歌一进门,就看见紫衣看着天空,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只见天边那座彩虹,不由的笑起来,还以为这个丫头除了钱和美男,就没有什么她会关注的,没有想到她还会关注彩虹。

钟离歌不知不觉来到她的身边,笑着说道。

“很漂亮吗?”

紫衣点点头,没有回头看钟离歌,接着幽幽道。

“雨后彩虹,说明吉祥。”

说完才回头看向钟离歌。

“你怎么在这里?”

钟离歌无语了,搞了半天,这丫头以为是在跟鬼说话,后知后觉的本事还真是让他不敢恭维。

“紫衣,明天去镇上吗?”钟离歌突然问道。

“明天啊,你不说我都忘记几天没有上集市了,明天你来接我。”紫衣可爱的对钟离歌笑着说道。

“对了,有舒玉轩的消息吗?”紫衣来到一旁的凳子坐下。

钟离歌同样跟了过来,伸脚挑一根小板凳过来,挨着紫衣的旁边坐下。

“没有,这里到东朝城也得要半个多月,这才几天,估计还在路上。怎么了,问这个干嘛?”钟离歌看紫衣的情绪有些不同,感觉有些不一样。心里有些不舒服。

紫衣嗅到一股酸臭味,夸张的捏着鼻子皱着脸说道。

“哎呀,什么味道哇?”

钟离歌没有转过来,用鼻子嗅了嗅,然后就说:“哪里有什么问道,你是不是鼻子失灵了?”

紫衣把脑袋凑近钟离歌,突然大呼道:“哎呀,你身上好大一股酸味,你是不是今天喝醋了?”

说完,紫衣笑了起来。

钟离歌看着她的样子,脑子一下子转了回来,明白紫衣这话中的意思,伸手捏了紫衣的鼻子。

“紫衣,你又调皮咯!”

“呵呵.谁叫你的样子酸了。”紫衣摸摸自己的鼻子打趣道。

看着紫衣开开心心的样子,钟离歌不知不觉心情好了很多,然后改摸着紫衣的头。

“紫衣以后会离我而去吗?”

钟离歌这句话看起来是随便说说,不经意间的,可是听在紫衣的耳朵里,她总觉得钟离歌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想着,紫衣用自己的小手握着钟离歌厚厚的大手。

“你放心,就算天下人负你,我紫衣都不会。我会一直在你的身边。”

当紫衣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肯定是中邪了,怎么会不由自主的说出这种话。

钟离歌听了她这句话,笑了起来,反手握着紫衣的手。

“我信你。”

紫衣看着钟离歌真诚的眼睛,突然底下脑袋,不敢与他对视。

就在两人尴尬的时候,他们的背后发出咳嗽声。

“咳咳.”

两个人同时把手一首收,就像是两个做错事的孩子被人抓住。

紫衣回头一看是自家的娘亲,只见自家娘亲瞪了她一眼,然后就走了。

紫衣吐了吐舌头,脸红起来。

她这个样子让钟离歌着迷,觉得紫衣很可爱,手又痒起来,想去捏捏她的小鼻子。

察觉到这点,钟离歌都不由觉得自己像是中毒了,他中了一个叫紫衣的毒。每次看见她,他就很想去捏捏她的鼻子,摸摸她的头。

同时想到以后,钟离歌又有点担忧,如果自己失败,那么她该怎么办?

紫衣回过头看到钟离歌有些失落的感觉,关心的问道。

“怎么了?”

钟离歌摇摇头:“没什么?我先回去了,明天我来叫你。”

“好。”紫衣点点头,看着他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