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夜子漓

小说: 将门崛起之凰女倾天下 作者: 思燳 更新时间:2019-10-09 13:25:51 字数:2328 阅读进度:213/393

周边灰衣和尚与白袍俗家弟子尽皆自废修为,纷纷无力地捂住丹田,瘫坐在地。

但也有极个别的白袍人,圣佛殿脑残死忠粉那种,宁死都不愿意相信几位灰衣活佛打不过君楚战!

宋瑾瑜突然觉得,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悲的。

一心为圣佛殿而卖命,整个人的思想三观都被腐蚀。

不懂何为对,何为错,只一心信奉圣佛殿所营造出来的那个世界……

这样的人,他们内心甚至不觉得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是错的,宋瑾瑜不知该对他们如何下手?

恍惚之间,君楚战传音给宋瑾瑜:“这样的人,给他们一个痛快便好;活着,也是用扭曲的信仰去强迫别人,到底是祸害。”

紧了紧手上的红玉团扇,宋瑾瑜知晓君楚战说的不错,这些人,从信仰到人格已经全部扭曲了。

若是放任他们带着修为活着,也是不停地fǎn shè huì,在自以为正确的观念影响下残害普通人。

一道灵力从红玉团扇上打出去,霎时间不肯废掉修为的那些白袍人再也没了生息。

知晓让他们带着修为活着,是对普通人的不公平,但真正动手去杀这些与自己无冤无仇的圣佛殿白袍人之时,宋瑾瑜内心依旧恸了一下。

她从前不信前世今生,但自己记得前世所有,在另一个世界,仿佛就像一场梦。

面对这几个白袍人的尸体,她所能做的,也只有愿他们来生擦亮双眼。

莫要再信人不淑,至少有自己明确理智的判断,而不是被人带偏,走上不归路……

沉吟不定之时,身边男子拥住了她,君楚战身上熟悉的气息乍入鼻尖,让宋瑾瑜贪恋这片刻安稳。

“瑾瑜,你做的没错。我不在的时候,记得坚强些,莫要优柔寡断,护好自己。”

说这些话的时候,君楚战的声音有一丝颤栗,怀里是他最心尖的女子啊!

若不是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再无法护着她,又怎会让她独自一人面临抉择,手刃这些白袍人?

后面,大白最是看不得这对狗男女腻歪个不停,悄悄对凤皇道:“嗷呜~你看前面俩,像不像撒狗粮的狗男女?”

“那你是狗?”凤皇向来沉默,但面对大白的时候,简直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嗷呜———”大白都要被气死了,啥玩意儿,本兽兽是那啥子白泽,好像还是啥白泽皇族血脉来着?

你个小屁孩,居然问本兽兽是不是狗?!是可忍熟不可忍!

因为宋狗蛋的警训在前,不能欺负凤皇,情急之下,大白直接对着凤皇“汪!汪!汪!”

听到这三声狗叫,宋瑾瑜本还有些挣扎的内心,莫名忍不住想笑?

不得不说,大白简直就是破坏氛围的一把好手!

恰在此时,远方天际传来了一声肆意地笑:“君大少当真不愧是第一世家公子,走到哪里都是佳人在怀!”

未见其人,已闻其声。

只听声音,宋瑾瑜已然觉得这人既邪魅,又肆虐张扬。

紧接着,又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哥哥你说什么呢,楚战哥哥是我的,怎么会在这中三天佳人在怀?”

听闻此言,宋瑾瑜在君楚战的怀里陷入了沉默,异常诡异的沉默……

不过瞬息之后,一男一女便是来到了面前。

男女尽是一身绯红衣裳,其材质一眼看得出的高贵,两人的容貌有三分相似,勉强看的出来是兄妹。

只是,男子的容颜更加精致妖艳,一身气度更是世间难有的放浪不羁;而女子在容貌跟气度上就显得有些短板了。

虽与她哥哥有几分相似,却是未得其精髓,只勉强算得上是一般的美人儿。

揽着宋狗蛋的君楚战开口了:“夜子漓,你跑中三天来做什么?”

对面一身绯红衣衫,放浪不羁的夜子漓回道:“怎么?这中三天就你君家之人来得,我夜家就来不得?”

看着眼前男子,宋瑾瑜莫名想起了一句话:‘放浪于形骸之外,心中自是洞明万千。’

这夜子漓,想来也是上三天的一位奇男子!

君楚战感受到了自家小娘子看对面那个死人妖的眼神,不由心中有几分醋意,也忍不住瞥了死人妖两眼。

而夜子漓,莫名其妙地感受到了对面君楚战的一股杀气。

咱好歹同是上三天九大世家之一,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见了面还得虚伪地称兄道弟……

结果你君楚战,居然对老子动了杀气?!

夜子漓何时被这般对待过,立马周身气势与君楚战杠上,谁怕谁!

而此时,大家都忽略了一个人,正是夜子漓身边带着的妹妹夜子柒。

也不怪大家都没注意到她,实在是她哥夜子漓太过耀眼,完全掩盖住了她的光芒。

夜子柒眉目含情地望着君楚战,“楚战哥哥,不知你何时到夜家娶我?

还有你怀里的这个女人是?”柔情不过两瞬,夜子柒看向宋狗蛋的眸子里满是蔑视。

“中三天资质卑微的女子,又有何资格站在楚战哥哥的身侧?”

听闻此言,宋瑾瑜的嘴上是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背地里狠掐了一把君楚战的腰!

君楚战表面上不为所动,暗地里却是求胜欲满满地给宋狗蛋传音道,“我没有!清白的!她缠着我!”

宋瑾瑜可不信他的鬼话,传音嘶吼道:“人家姑娘无缘无故的缠着你干嘛,人有毛病啊?!”

君楚战憋了好半天不知道说什么,最后憋出来个:“她可能还真有毛病……”

夜子漓本来跟君楚战争锋相对的好好的,结果他对面俩人好像开传音吵上了?

将他一个人孤零零地撂在对面,吃狗粮?

本来情况还算稳定,但那个夜子柒却是看不下去了,气愤到不能自已!

枉她倾慕楚战哥哥多年,一块衣角都不曾触碰到。然而今日,楚战哥哥却是怀抱着一个卑微低劣的中三天女子。

(狗思燳:你这样说我家瑾瑜会被打的!)

嫉妒使她失去理智,执起手中长剑,直奔宋瑾瑜的胸口而去!

这一击,注入了夜子柒的毕生灵力,她的目的是让宋瑾瑜陨落。

这般,楚战哥哥就能独宠她一人了。

宋瑾瑜看着直奔她命门而来的长剑,脑中唯一的想法是:这女的傻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