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可笑可叹可悲矣

小说: 将门崛起之凰女倾天下 作者: 思燳 更新时间:2019-10-08 14:45:54 字数:2301 阅读进度:212/230

君楚战将自身威压撤去,前面五个带路的灰衣和尚渐渐从迷茫之中苏醒过来。

他们回过头看到君楚战,整个人三魂七魄都快被吓出来了,眼中惊惧万分。

刚刚那股子威压,这辈子都无法忘却,简直就是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深陷其中,仿佛要窒息一般,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跟随着某大佬的指令而动。

而更为可怕的是,君楚战确实是只泄露了一丝威压而已!

圣佛殿的城堡门口,已是有三个灰衣和尚跟一百来个白袍人迎了出来。

其中以前面三个灰衣和尚为首,而三个灰衣和尚之中,又以中间上了年纪的老和尚为尊。

然而宋瑾瑜一眼扫过去,中间那最强的老和尚也不过玄人境三重天……有点尴尬。

“蠢兽,给你个展现自己的机会,去把那个老和尚给拿下!”宋狗蛋决定将这个重要的任务交给大白。

大白在地上摩擦了两下大爪子,明显是蠢蠢欲动。

然而它突然停顿了下来,开口用小奶音道,“两坛梅花酿。”

???

宋狗蛋内心深深受挫,她的大白变了,变得开始唯利是图,人面兽心。

呸呸呸,是兽面人心!

多好的一个机会,可以让它展现自己;若是从前,铁定是早就一个劲扑上去了。

可如今,居然还学会了跟她谈筹码……

其实就拿下一个玄人境三重天的老和尚而已,宋瑾瑜自己跟君楚战也就随手一击的事。

可能因为熊瘪三不在?空气之中莫名透露着一丝怪异的安静。

这种时候,她自然也就联想到了大白这货……

“两坛梅花酿不可能,顶多两坛桃花酿!”宋狗蛋开始妥协。

某头兽的小奶音不依不饶,“一坛梅花酿!”

“成交!”

宋瑾瑜的‘成交’刚说出口,一头大白兽就冲到了圣佛殿城堡正门口,从一百多个白袍人身上踏过去。

极其精准地从一百多人里,咬出那个玄人境三重天的灰衣老和尚!

而后大脑勺一甩,将老和尚往君楚战面前的五个灰衣和尚处砸去……

是‘砸’,大白其实挺洁癖一灵兽,能张嘴咬住这个老和尚,已是看在一坛梅花酿的份上了。

而宋狗蛋,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失策了———

就算没有梅花酿,按照大白这货的死德性,铁定也是要上前得瑟一波的。

这账,必须得讨回来!

大白走到宋瑾瑜身边的时候,还特意在君楚战身边绕了个大圈。

在它眼里,这是挑衅,是它对君楚战最大程度的挑衅!

而在宋瑾瑜跟凤皇看来,这是它怂———

绕了好大一个圈才走到宋瑾瑜面前,“小宋宋,给我梅花酿。”

生怕宋瑾瑜说话不算话,硬生生将‘宋狗蛋’改叫成了小宋宋……

宋瑾瑜依旧保持着她明媚温婉(明媚有,温婉憋出来的)的笑容,缓缓从红梅星辰戒中取出一个青花瓷的小杯子递给大白。

大白瞬间就懵了,口气也变了“宋狗蛋!说好的一坛呢?!”

宋瑾瑜两手一摊,“对啊,是一坛梅花酿不错,但我又没说一次全给你。”

“每天一杯,一个月三十杯刚好是一整坛,没得商量。”

看着大白郁闷到不行的样子,宋狗蛋笑的愈发张扬……

被大白咬过来的老和尚还未见识过君楚战的手段,从他五个瑟瑟发抖的同门身边站起来。

用手指着君楚战道,“圣佛会惩罚你们的,像你们这般的人,都该下地狱!”

大白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这灰衣老和尚,而君楚战只开口道了一句,“呱噪!”

这灰衣老和尚便再难言语,嘴巴像是被封住了一般,上蹿下跳就是说不出话来。

“你只需点头摇头。”君楚战的眸子望向灰衣老和尚。

灰衣老和尚霎时间就被镇住了,这是怎样的一双眸子?眼中仿佛有星河浩瀚……

不由自主地,老和尚冲着君楚战点头。

“镇子上圣佛殿的人来齐了吗?”

这话是宋瑾瑜问的,老和尚摇头。

宋瑾瑜想到了那个驻守在村落里,被凤皇拎了一路的过气白袍人,道,“其余的人,可是在乡间村落里?”

老和尚点头。

得,宋瑾瑜算是明白了,这镇子上圣佛殿的白袍人走的还挺分散,各个小村庄都有。

至于是一心帮助村民,还是祸害百姓,将村子搅的乌烟瘴气?这就说不清了。

然而,现在虽不能将其连根拔除,却是可以断其根本,让那些白袍使者在乡间都老实些。

君楚战开口道,“圣佛殿中人,要么死,要么自废修为。”

与这句话一同出去的,还有君楚战身上的那股子威压。

就是这股子威压,让人喘不过气来,是心灵上的震颤感,生与死,二选一!而且不容置疑。

众人有感,他们与这白衣男子之间的差距,宛若萤火与皓月。

甚至,这种差距还要再大些。

萤火之光,又岂敢与皓月争辉?!

君楚战身前的六个灰衣和尚,是承受威压最大的一批,也是自废修为最快的。

圣佛殿灰白色城堡前,一百多个白袍人在君楚战的威压之中苦苦挣扎。

六个灰衣和尚的自废修为,彻底击溃了他们的心防!

对于死活相信圣佛的一众白袍人而言,这是信仰的崩塌,他们麻木到不知所言。

而部分为了改善生活加入圣佛殿的白袍人,这个时候都后悔死了!

自个儿的脑袋当初是被哪个门缝给夹了,非跑过来当什么圣佛殿的俗家弟子?

当然,后悔已经迟了。

在君楚战满身威压的逼迫之下,废掉修为的生,抑或是死亡?

灰衣和尚们自废修为之后,这些白袍人亦纷纷对自己小腹处一掌下去……修为尽绝,此生无再复之可能!

纵使当中有人信仰崩塌,内心麻木,为了所谓的‘圣佛’变得生死无畏,手上人命无数。

但真正到了这决定生死的一刻,‘怕死’这种心理让他们选择了活着。

这不是什么胸怀大志的苟且偷生,仅仅是怕死而已,可笑,可叹,可悲矣!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