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8.第408章 宋军复仇上

小说: 极品帝王 作者: 兵魂 更新时间:2016-05-09 02:14:43 字数:3017 阅读进度:401/1843

曹坤上前两步,神情奇怪望着蒙阔,疑惑的问道:“将军,你莫不是要孤注一掷,可要三思啊,当前宋军遭遇梁军袭击,确实损失惨重,却非灭顶之灾,待末将筹集回粮食,宋军只需死死围堵睢阳城,毕竟,梁国西线有数十万燕军闯入,想来柳文龙该更着急”言毕,曹坤招来远处打扫战场的几名副将,说清楚蒙阔想法,希望几位副将好好劝说蒙阔,当前,切不可冒险。然而,不等几位副将开口,蒙阔已经率先开腔,道:“此事,大家无需多言,本将军心中有数,这次,梁国夜袭宋军大营,宋军若不实施反击,对方会把宋军当作病猫,接下来,骚扰可能会连续不断”当前,被梁军袭击后,宋军处于弱势,实力不比从前,若不作出反击,睢阳城的梁军,势必接二连三夜袭。再者,蒙阔不喜欢被动,特别战争中,处于被动地位,会让他觉得难以施展拳脚。诸位副将闻言,顿时不知该说什么,大家追随蒙阔非一日两日了,了解蒙阔的品行,他决定的事情,八匹马也拉不回来,何况,袭击睢阳城这么至关重要的事情呢。想来没有十足把握,蒙阔不会轻易出击。曹坤还想劝,却被蒙阔拒绝了,催促道:“别犹豫了,赶快待上四万连弩营,前往麟游郡解决粮食问题,当前,宋军耽搁不起。”“是”曹坤万般无奈,唯有拱手领命了。“连弩营左营兄弟跟我走”曹坤离开,向着不远处的收拾战场的连弩兵吆喝着。蒙阔留意到露出苦笑,向着旁边副将道:“李凯泽,马上带人亲自侦察从睢阳城穿城而过的顿河,马俊然,迅速打扫战场,我清楚宋军昨夜损失,白羽非,率领陷阵营与连弩营迅速布防,密切监视睢阳城内梁军,昨夜的事情绝对不允许再发生了。”“是,将军放心”三名副将拱手齐声道。蒙阔摆摆手,示意三人迅速行动起来。此时,睢阳城内,却热闹万分,有种节日的快乐清晨,柳文龙获悉战事结果,亲自率领群臣出东门迎接冯异大军进城,此刻,他已经大概了解昨夜梁军袭击宋军的战果,数万宋军战死,摧毁了宋军粮草大营与机械装备,沉重打击了宋军士气,数月来,围绕在梁军头上的阴云终于被撕掉大片,道道阳光照射进来。柳文龙看到得胜而来的冯异,踏步上前,抓着冯异手臂走在君臣中央,兴奋不已的道:“冯将军,幸苦了,将军真乃朕之福星啊”重创宋军,有效缓解了睢阳城危机,尽管没有全歼宋军,睢阳城还面临宋军威胁,然而,梁军依旧反守为攻,化被动为主动了。重重打击宋军后,冯异心情好转许多,朗声道:“保家卫国乃末将分内之事,昨夜尚未全部歼灭宋军,末将有愧”其实,昨夜对宋军打击,已经超过了冯异预料,但面对柳文龙的赞许,他不敢居功自傲,更不敢盛气凌人。“冯将军不必谦虚,重创宋军,谁也抹杀不了将军的功绩,待将军休息几日,再梁国虎狼之师出城,定能全部歼灭宋军,彻底解除睢阳城危机。”太尉张步在旁边献媚的朝着冯异道。他也带兵抵抗过宋军,处于守势,还让梁军损兵折将,冯异带兵主动袭击,却大获全胜,两人能力泾渭分明。柳文龙当前心思放在战事上,没有提起此事,他却时刻不敢忘记。“没错,冯异,你休息几日,再出城,定然要全歼宋军,解除睢阳城危机,那时,朕就有把握派出军队前往西线与燕军抗衡了。”柳文龙信心满满,一副雄心勃勃的样子,似乎这一战,已经扭转了梁国大局。冯异闻言,缓缓吐口气,怕什么来什么,今日,侥幸重创了宋军,回来之前,他就担心柳文龙要求他迅速击败宋军,果不其然,事情当真发生了。需知,宋军三大强军,自己昨夜仅仅破坏了机械军团的机械装备,趁势击杀许多陷阵营士卒,然而,宋军根基还在,还有连弩营和机械军团的战士,没有十全把握,他不敢豪言说战胜宋军。然而,当前无论太尉,还是皇上都要求他休息几日,继续与宋军作战,太轻率,太轻视宋军了。宋军新败,看似处境艰难,然以他对蒙阔了解,对方肯定不会放弃,他敢断定,此时宋军大营内,不但没有轻敌大意,相反,肯定严密部署,再想第二次袭击宋军,难度很大,极有可能偷鸡不成蚀把米。是故,冯异轻轻咳嗽两声,神色严肃的道:“皇上,末将以为,即使重创了宋军,依旧不能轻敌大意,蒙阔不是等闲之辈,末将相信梁军稍有不慎,就会被他扭转战局是故,末将觉得当前情况下,还需要以守为攻。”柳文龙没有言语,垂着头,思绪陷入沉思中,他不太了解军事,梁国大多军务通常情况下,全部交给鞠文泰,冯异,马武三名将领,及太尉张步搭理,每每遇到战事,也是群臣商议,选择好的方法。此刻,冯异建议暂停对宋军袭击,想来肯定有自身道理,想了想,柳文龙道:“冯异,睢阳城军务暂时由你全权负责,即燃你说暂时以守为攻,就以守为攻,朕相信你的能力,走,随朕进宫,群臣准备为你接风。”尽管冯异不认同柳文龙小胜即得意的举动,此时,却也没有言语,跟着柳文龙及君臣进入了皇宫。或许,为了洗刷大战之后,泥土中潜藏的戾气,连续数日内,整个梁国大片区域雷声隆隆,伴随着闪电,天空中飘着大雨。几日前尘土飞扬的地面变得泥泞一片,不论睢阳城内的梁军,还是睢阳城外的宋军,又或者前往西线的燕军,不约而同停止了战争。雨夜中,各自又同时严密防备起来,特别宋梁两军为防备彼此,即使雨夜双方不但没有停止巡逻,反而加派了人手,防止对方偷袭。连续三天内,大雨没有停止的迹象,反而越下越大,潮湿的天气,让人变得非常不爽。此时,宋军大营内,曹坤,李凯泽,马俊然,白羽非四位副将围在蒙阔身边,蒙阔拖着腮帮,盯着面前摆放的地形图,目光久久没有离开,仿佛陷入深思似的。静默,帅帐中静默的怪异,许久,曹坤忍不住向着蒙阔道:“将军,你召集末将等人前来,可否计划着袭击睢阳城。”宋军新败时,曹坤前往麟游郡抢粮前,蒙阔曾经告诉他,准备反攻睢阳城,已经好几日时间过去了,宋军没有丝毫动静,不久前,蒙阔拍侍卫把大家召集进帅帐,他还以为反攻睢阳城战斗要打响了,岂料,进入帅帐足足有半个时辰了,蒙阔却丝毫不言语。蒙阔抬起头,看了眼曹坤,语气平静的道:“再等等”再等等等什么,曹坤等几名副将神色奇怪的看向蒙阔,满满的全是不解,等,将军在等什么,难道等待援军,可好像没有任何有关援军的消息。大家全猜不透蒙阔心思,又不了解事情详情,唯有按耐心思,陪在蒙阔身边。又过了半个时辰,帅帐外,走进来一名穿着蓑衣的将领走进来,朝着曹坤等人点点头,恭敬的来到蒙阔身边,道:“将军,事情准备妥当”蒙阔闻言,目光终于从地图上离开,抬起头,嘴角露出笑意,朝着曹坤四人道:“马上通知三军,大军撤离睢阳城外,前往十里外高地”“撤离将军,为何撤离”闻言,几名副将非常意外,白羽非情不自禁的问道。连日大雨,道路非常泥泞,现在外面还下着大雨,选择在这样的时间撤离,白羽非猜不透蒙阔葫芦里究竟装着什么药。目前情况下,非常不利于行军,冒然撤离没有任何意义,相反,还有可能遭遇梁军沿路阻击。然而,蒙阔依旧语气坚定得道:“撤,这是军令”“将军,究竟为何撤离,没有缘由撤离,会引起士兵不满的。”曹坤执拗的道,宋军中伤者不少,大雨天撤离对他们伤害极大,何况数日连阴雨,让宋军士气变得低沉起来,此时,无缘无故撤离,等于从前的宋军白白惨死,宋军本月来寸土未进。“我自有的计划,大家心中数日激战的怒火,该宣泄出来了”蒙阔语气坚定,手指重重指向地图上面,穿过睢阳城的河流。顿时,曹坤,白羽非等副将目光被吸引上去,曹坤率先反映过来,思绪有点激动的道:“将军,你莫不是”蒙阔点点头,森然的道:“先前一战,宋军死伤极重,损失更多,今雨天宋军在残破的帐篷内苟且偷生,梁军却待在暖和的军帐中逍遥快活,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宋军不好惹,是时候复仇了”本书来自品&书#网:bookht3131759index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