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小说: 精灵史歌 作者: 空谷余音 更新时间:2019-05-22 16:43:36 字数:2362 阅读进度:140/271

“既然还活着我就带走了。”

不知何时林霜芷已经出现在了两人身旁,看着被凌傲炎困在里面的那些敌人,林霜芷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鄙夷的嘲笑。淡蓝色的法阵从那还未了解清楚情况的四人身下浮现,那是林霜芷的传送魔法,设置的终端分布在房子地下的随即几个房间中,每个房间中有着不同的东西在等待着他们,林霜芷十分期待待会地下室里的状况。

这座房子的地下其实不止一层,而是有三层,第一层是凌傲寒建造的审讯室,第二层是被凌傲寒称作是“游乐场”的地方,第三层则是仿照着古罗马的斗兽场建造成的设施,不论是想要进入这里还是想要从这里出去都要经过林霜芷的传送法阵,除了连接着地面的传送法阵之外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出路。

与之同时,后方的那几艘船也已经靠岸,听到声音那些人感觉自己得救了,拼命的想要反抗从林霜芷的法阵中离开,可是下一秒令他们绝望的事实以一种相当具有冲击性的方式展现在了他们面前。林霜芷看看他们这么想从传送法阵中出来,索性就暂时停止了传送法阵转而换成瞬发的悬浮魔法将他们从裂谷中拉出来悬浮在半空好让他们能看到远处的船。

“既然你们看到这几艘破船这么兴奋,那这样一定能让你们老实一下。魔神之相·怒浪千叠,”

林霜芷的右手指向不远处的海面,庞大的魔力瞬间从她体内爆发,虽然肉眼没办法看到,但身体还是能感觉到那足以将空间都扭曲的力量。船周围的海面隆起一层又一层的海浪将船包围在中央动弹不得,一层接一层的浪涛堆叠着上一层就这样停在半空中等待着林霜芷下达命令。

“看好了。”

林霜芷右手手指轻轻向下挥动,那无数层海浪瞬间朝着正中央的船无情的拍下,巨大的力量层层叠叠施加到船上,船瞬间接替破碎沉入海中,后续而来的力量令那些破碎的船板或者其他船上破碎的物品都没办法上浮,只得一点一点没入深海中,不断而来的力量于深海中存在的压力将沉入海底的东西全部压成粉末化作深海海底的泥沙,所有海浪平息之后,四艘船就连一块木板甚至一面旗帜都没有浮上来。

“现在你们知道了吗?根本不可能有人帮得了你们,因为你们惹怒的是整个黑暗世界的王。”

看到眼前一幕,四个人的双眼纷纷失去了高光,他们知道自己早已经不存在名为希望的东西了。说到底希望这东西也只是一味毒药罢了,在人最绝望的时候这种东西能让人重拾活下去的动力,但有的时候这只不过是这种毒药带给深陷绝望中的人们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幻觉罢了。

“我们会死吗?”

不知道是那四人中的哪个说出了这句话,林霜芷和身旁的凌傲炎以及姬襄釐听了都不由自主的放声大笑起来。其中一人用那张失去神色的脸看着放声大笑的三人,此刻的他以及毫无顾忌了,毕竟自己已经这样了,还能有什么更坏的吗

“你们笑什么?”

林霜芷率先停止了那毫无顾忌的大笑,一脸鄙夷的看着还悬在半空中的四人道

“死?不,你们不会的。”

听到这里,那四人的眼中微微恢复了些许精神,可接下来林霜芷的话却再次让他们陷入了彻底的绝望

“对于王,还有我们而言,死,即是慈悲!”

话完,被林霜芷暂停的传送法阵再次重新发动,四个人都被传送到了早已等待他们的地方。

“这是哪儿?”

回音响起,告诉他这里的空间并不大,仅从回音上也不难判断出这里大概只有一个储藏室大小,空气中除了有些发霉的味道,他还能隐约闻到另一种令他感到不安的气味。他的话落了空,根本没有人回应他,想来也是,谁会在这种地方跟自己作伴。

“塔林普?”

微弱到近乎听不见的声音从他对面传来,那声音太过虚弱以至于如果不是在这样狭小的地方根本就没办法听到。听见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塔林普赶忙应了一声

“是我,是我!你是哪位?”

“科德。”

科德是最开始被抓走的那位光系魔法师,也就是被放到地下室拷问的那一位。听到科德还活着,塔林普倒是感到十分意外,不过仔细回想林霜芷说过的话,他没死好像才是正常,只不过不知道他究竟经历了什么非人的折磨。

“你还好吗?”

无奈的笑声传来,科德尝试着清了清嗓子道

“如果你能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你一定不会问这句话的。”

这周围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光源能照亮这里,再加上这里是地下一层,根部不可能有任何的光来照亮这里。

“没关系,他马上就能看到了。”

诡异的第三个声音从似乎是门外的地方传来,听到这声音科德似乎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此时塔林普才发现自己被铁链绑在了墙上动弹不得。门被人从外推开,走进来人手中端着烛台,接着烛台上蜡烛的光,塔林普看到了格莱杨拉波尔的脸,恐惧感瞬间将他整个人吞噬,只不过更恐怖的不是这里,而是他对面的科德。科德的四肢被切断用钉子钉在墙上,他的身体也被钉子和铁链束缚在墙上动弹不得,鲜血顺着墙面不断滴下,这就是令他感到不安的气味的来源。他的身体也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割开出许多道伤口组成一副诡异的画,再将视角后拉,科德身后的墙面与他破碎的四肢同样也组成了一副令人感到不适和诡异的画面。

“伤口又被痂堵上了,这可不行,必须要再修整一番才行。”

说完,格莱杨拉波尔拿出之前那把小刀再次顺着科德快要被凝血堵住的伤口割开,顺便将那血凝血割下来。科德已经快没有力气叫喊了,就连痛苦也已经无力表达了,流失了太多鲜血的他已经感觉脑袋昏沉,身体上的知觉也渐渐的减弱了。看到他这副模样,格莱杨拉波尔似乎早已预料到似的从门外将另一位老熟人交了进来。布埃尔跟着格莱杨拉波尔走了近来,看到科德那副模样鄙夷的哼了一声,抬手一挥治好了他身上的伤并且将鲜血重新注入他体内。

“你还是手下留情了啊。”

格莱杨拉波尔笑了笑道

“没办法,谁让他招的太快了。不过接下来这个可是有得玩了,又要多麻烦你了。”

“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