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小说: 精灵史歌 作者: 空谷余音 更新时间:2019-05-22 16:43:36 字数:2097 阅读进度:135/271

娜塔莎三人杀死的只是一小部分人,这也是凌傲寒的命令,他们中杀人最多的应该就是娜塔莎和莎拉了,她们两人大概杀了各有三十多人。在杀完这些人之后将自己的面貌暴露给其他所有人,完事后三人朝着其他所有人鞠躬比了个请的姿势请他们继续前进,自己则瞬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见此情景其他人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纷纷站在原地踌躇不前等待着为首五人的命令。为首的五人此刻也被他们震惊到了,没想到仅仅是凌傲寒家的仆人都有着这般的实力,一时间他们的计划被完全打乱,仅仅是听说个凌傲寒的实力,但几个人都没有真正见识过,唯一一个见识过的已经死无全尸了,就连堕天使都没办法给出一个具体的说法。

五位队长一时间不知道究竟该如何是好,突然间的黑暗令所有人不知所措,远处蓝色的火焰将凌傲寒家周围包括海面全部包围起来,这代表着什么他们所有人都很清楚。堕天使提到过这火焰,但他只能说出这火焰是凌傲寒独有的而且拥有异常强大的力量,一旦被灼烧就连尸体都不会留下。

坐在自家卧室品尝着红酒的凌傲寒自然是早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但是他绝对不会放跑任何一个人,今晚凌傲寒要将整个黑暗世界重新洗牌。

灵魂之火将他们的退路完全封锁,无奈几位队长只能让他们的部下继续前进。随着渐渐靠近凌傲寒家的房子,他们感觉到了愈发强烈的寒意。而且凌傲寒也不打算随随便便浪费掉这么好的机会,刚好他也想研究一下这个世界的魔法究竟是什么原理,恰好林霜芷也对这个世界的魔法很好奇,而且魔神中不乏擅长拷问的存在。

“所以,你打算要哪一位呢?还是都要呢?”

坐在房间落地窗前的凌傲寒端起桌上的高脚杯品了一口红酒,他身后坐在床上翘着腿的林霜芷透过窗帘间的缝隙望向窗外的敌人,目光最终留在了那位擅长光系魔法的人身上。

“就那个吧,刚好我觉得是他把情报泄露出去的,有必要好好问个清楚。”

“听到没有,把那个家伙或者带回来,至少留下一口气。”

林霜芷制作的传声法阵中传回了司马奕衍的声音

“是,王。”

此时此刻,那位擅长光系魔法的人还毫无自知接下来自己究竟将要面对什么样的折磨。他周身的地面拔地而起四条由神之血淬炼成的不可被挣脱的锁链瞬间将他的双手双脚束缚,将他的身体捆绑在原地动弹不得。司马奕衍化身恩奇都,一身翠绿色的丝织长袍上描绘着森罗万象,那棕色的长发也已然变成了黑色随着令人战栗的晚风飘扬。

“不好意思要请你陪我走一趟了,魔王似乎对你很感兴趣。”

八道锁链束缚住了想要出手的其他四人,锁链脱离地面将他像蚕蛹那般死死束缚住,留出唯一一条让司马奕衍好拉着他离开。

“交给你了,人王。”

“安心吧,神子。”

知道司马奕衍已经成功将他捕获,阮珪蒨从凌傲寒的房子中走了出来。两人互相点头示意,司马奕衍带着那个精通光系魔法的人走进了凌傲寒特意准备的地下室中。

“这是……哪儿?”

男人微微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两个怪物,一位是之前已经出现过的阿加雷斯,另一位是一直长着狗头的狮鹫兽格莱杨拉波尔。

两位魔神看到他都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阿加雷斯率先开口道

“能不能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诉我们呢?放心,只要你说出来我们不会杀了你的。”

一旁的格莱杨拉波尔对阿加雷斯的态度感到有些无聊,不耐烦的对他道

“别说这么多没用的了,我刚好有一个不错的灵感需要你的配合,我想想该从哪里先下手呢?对了,就从你的胳臂开始吧。”

话音刚落,格莱杨拉波尔用魔力凝聚出了一把造型如油画笔般的刀。近乎疯狂的笑容从他那张脸上浮现,男人拼命的摇头想要避开但是终究是徒劳无功,他被司马奕衍的锁链紧紧束缚在墙上动弹不得,就连摇头都显得十分勉强。

刀子渐渐贴近男人的皮肤,一点点将他的胳臂切开,鲜血顺着格莱杨拉波尔手中的小刀滴落,不绝于耳的惨叫回荡在这黑暗的地下室中。

“不要!不要!好痛啊!我说,你们问什么我都说!求求你住手吧!”

格莱杨拉波尔的刀有着能将被伤害者的疼痛无限倍放大的能力,不管是多么能忍耐,就算是没有痛觉的人都会因为这难以忍耐的疼痛而变得脆弱无比。

只可惜他根本没打算停手,小刀依旧切割着他的手臂,一点点的将他的手臂渐渐切开,格莱杨拉波尔是个嗜血疯狂的艺术家,他的作品充斥着浓重的鲜血和死亡。一旁的阿加雷斯稍加操纵铁链将他的头死死固定住,让他的目光没办法从自己被切割的胳臂上移开半分,疼痛让他无法闭上双眼,几乎快要裂开的眼眶中那双充满绝望的眼睛透露出密布的血丝,看着自己的胳臂被一点点割开,骨头被以一种切口完美毫无瑕疵的路径切开,这样的感觉除了当事人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体会。

“这也怪不得我们呢,这可是王的命令,必须要让你尝到点苦头,谁让你这么能耐能够煽动所有人背叛呢?”

一旁的阿加雷斯还是以一种看热闹的口吻说着似乎与他毫无干系的事情,三个头同时发出三种不同意义的笑声,他接着一脸轻蔑的看着他道

“安心吧,你的待遇算是其中仅次于那些被三位仆人杀死的人们了,如果你有幸能看见其他人的下场,我想你一定会感激王的仁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