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小说: 精灵史歌 作者: 空谷余音 更新时间:2019-05-22 16:43:25 字数:2551 阅读进度:27/271

她按照神父所给出的路线,如同鬼魅般在森林中穿梭,在月光照不到的阴影中闪烁潜行。

娜塔莎的速度也异常的快,人类的眼睛完全无法捕捉到她的身影。她轻盈的跃起,落到布满树枝枯叶的地上却不带有丝毫的声音,在如此高速移动下,也没有带起任何一丝风声。

没多久,娜塔莎就看到了那条漏网之鱼。他身穿夜行衣,蹑手蹑脚的小心潜行。

娜塔莎在远处跃起到半空,手已经抽出了左腿后的匕首。锁定目标后,匕首离手,直袭向那人的后脑。

可匕首没有经过训练,自然不可能不带出任何声音。那人听到身后有声音,第一件事就是用出全身力气向前翻滚。

匕首落空,那人立刻稳住身体朝匕首袭来的方向望去,却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身影。

那人的反应也是迅速,立刻翻身躲到了最近的一棵树后,集中注意力听着周围的声音。

静,死一般的寂静。他只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以及渐渐加快的心跳声。他想探出头去,看看袭击他的人有没有露面。下定了决心后,他才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去。

什么都没有。那里只有草木,没有半点人影。他松了一口气,准备转过头立刻带着他绘制的地图逃跑。可他没有看到,那把袭击他的匕首,已经消失了。

寒芒一闪,他不由得一激灵。娜塔莎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在他刚缩回头时就将匕首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你是哪个组织的?”

那人没有说话,右手正悄悄朝着腰后移动。

噌——

匕首划过他的脖子,他的头滑落到地上,鲜血泉涌。

娜塔莎从腰后取出一小包粉末撒在了尸体上。尸体如同迅速汽化的冰块般渐渐消逝,散发出黄色难闻的气体。没多久,那尸体彻底消失,地上的血迹也无处寻觅。

“下次要让莎拉换种药,这恶心的味道让我反胃。”

处理完漏网之鱼,娜塔莎立刻返回了教会。

推开门,神父已经为她倒上了一杯新的冒着热气的红茶。

“任务完成的很漂亮。”

“谢谢您的夸奖。不过……”

“你想知道为什么我能察觉到你无法察觉到的目标对吧。”

“恩。”

“在你看来,我似乎没有战斗能力呢。”

神父是个面善的老者,平时并没有展示出过任何战斗手段,也没有亲自执行过各种任务。

“恕我直言,您并不像是我们这样的人。”

“哈哈哈。”

神父笑了几声,忽然直视着娜塔莎的双眼。此时的他俨然不是那位和蔼可亲的老者,更像是一头长梦刚醒的猛兽。

“年轻人,别忘了,这肃清教会可是我一手建立的。虽然我不可能有三王四将那样的实力,不过在人类中,我的实力还算是不错的。”

娜塔莎很清楚,神父这句话是在自谦。娜塔莎的实力早已位列顶尖暗杀者,单论侦查能力绝不应该比正常人差,可神父却能轻易察觉到她所无法察觉到的范围,而且刚刚那个范围的感知人类已经不可能做到。

其实如果正面战斗,娜塔莎也无法战胜神父。神父的实力在教会中仅次于那七位队长,就算是七位队长手下的精英中的任何两位挑战神父,神父应对起来也游刃有余。

在教会中,神父也有自己的分队。那支分队一般情况下不会出动,仅仅在人手不够或者紧急事件时神父才会调动他们。那些人是由神父一手训练的,虽然并不在任何一个领域专精,但每个领域都有涉及并且都在50%以上。

“您过谦了,可为什么您…”

神父伸出手,打断了娜塔莎的话

“我不参战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我还要守着这座教堂。这其中的理由你没有资格,也没有理由知道,别问的好。”

娜塔莎点了点头,不再去追问。

这其中的理由,就七位队长化身继承者的媒介。那七个媒介的力量来源,就位于这座教堂中央那间议会厅中的圆桌下方一个巨大的法阵中。一旦这里失守,那七个媒介便全部失效。

继承者变身所需要的媒介其实本不是由外界力量来提供,而是由本人力量提供。但为了使本人的力量不在这种地方上浪费,神父便想出了这种办法。

继承者所继承的英灵本身的实力越强,消耗自身的力量就越快。像凌傲寒那样的神级英灵,如果不是他那原本就超越常人的身体,恐怕在继承的那一刻就已经力竭身亡了。就算是如今的凌傲寒,在没有外界力量的帮助下,也只能维持加百列状态不足五分钟。

“对了,娜塔莎。”

“在,神父。”

“你有没有兴趣也成为继承者?”

这句话无疑对娜塔莎是个冲击。她也很想成为一位继承者,借助继承的力量来更好的帮助凌傲寒。

“我…可能吗?”

“正常来说,可能性很低。但是我还有另一种办法。”

神父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娜塔莎已经明白了两件事。一,神父非常精通关于继承者的一切;二,神父似乎找到了一种能让任何人都成为继承者或者类似继承者的方式。

娜塔莎犹豫再三,还是点了点头。

“我愿意一试。”

“非常好。不过在此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神父的脸再次变得无比严肃

“娜塔莎,你为什么想要这份力量。”

娜塔莎没有丝毫的犹豫,直视着神父的双眼道

“为了能更好的帮助当家。”

神父听了,点了点头

“莎拉和威尔也应该是这个答案吧。”

娜塔莎闻言,顿时愣住了。

“什么意思?”

“没什么太多意思。这份力量不能交给外人,我只是用一个问题来测试一下你的忠诚,现在看来我是多虑了。”

话音刚落,教会的门就被人推开了,熟悉的声音带有些许不满的传到两人的耳朵里

“这个问题我可从来没想要问过,我坚信他们对我都是绝对的忠诚。”

凌傲寒缓缓走过来坐到了娜塔莎身边。

“当家。”

“王。”

凌傲寒点点头,看向神父。

“不必要的测试,有可能会令原本忠诚的人不忠。察觉到一丝不忠时,只需要立刻将这个不安定因素抹去。这个道理我应该给你说过。”

神父立刻欠身,对凌傲寒和娜塔莎道歉

“万分抱歉,王,娜塔莎,我不该多此一举。”

“抬起头来,这次我不怪你。毕竟这种方式,绝对不能落到外人手上。”

神父抬起头,看向凌傲寒。

“为什么您来了?”

“因为我猜到你今晚会对娜塔莎的忠诚测验一下,为了不让我可爱的家人受到质疑,我就掐着点来了。我还有些事就先离开了,接下来就交给你了神父”

“是,请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