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五色神光

小说: 截教小徒 作者: 睡成神仙 更新时间:2015-01-12 06:27:47 字数:3052 阅读进度:71/318

却说那远古祖龙九子,狻猊被李基收了当做坐骑,饕餮睚眦被李基用一元重水镇压,赑屃螭吻蒲牢霸下上紫微宫做了守将侍卫,椒图被派去看守清流门户,九龙子中仅剩的狴犴却是被孔宣收去当了坐骑,也是威风八面,颇有排场。

侧望着左右的两座小山峰般的摆设,李基心中颇为喜欢,正自沉吟,便听一旁的孔宣说道,“李道友,我观你那定海珠修成的化身颇为神妙,比那第二元神似乎别有玄机,却是何故?”

李基听罢微微一笑,“此法却是当年道祖传下的斩尸证道之法,与道友修行之法却是不同。”说着微一运神,顶上冲起五道清气,结成一亩大小的清光庆云,庆云之上又涌出三条白浪,化作三朵青莲缓缓旋转,当下亿万毫光挥洒照耀,清光垂下,仿佛流泉碎玉,宛如檐前滴水,络绎不绝。

在那亿万毫光中,突然出现二十四颗拳丸大小的珠子,五彩光芒闪耀,其中不断有怪诞奇景,光华一闪,又化作二十四个面目各异的修士,身上五彩毫光连成一片,照耀远近,恍惚之间,那二十四人聚成一人,面目与李基无二,只是华衮龙袍,清雅中带几分威严。

“这二十四颗定海珠乃是我机缘之下得到,而后被我用来寄托善念,演化出诸天世界,斩杀了化身,我又精修许多年,道行精进,方才达到人与诸天相合的地步,是以这化身便是我,我便是这化身,这化身又唤定海道人。”

孔宣若有所悟,低头沉思,领悟其中玄妙,李基笑吟吟的看着他,也不相扰,那孔宣天纵之才,本身不论是法力修为,还是道行功法,俱都是上乘,只是苦于不知其中玄妙,此时得李基指点,一念之间,已经明了,背后神光闪动,红色光芒瞬间暴涨,将其他四色全部压了下去,而后红光如水波一般荡漾起伏,消失不见,化作一个身穿红色华服的男子,面目与孔宣无二,一样的丰神俊朗,面如冠玉。

却是孔宣瞬间领悟其中玄奥,以背后五色神光为依托,寄托执念,其中的先天赤火之精已被修成化身。

孔宣乃是凤凰之子,而飞禽之的凤凰,性子孤傲,非梧桐不栖,非醴泉不饮,又能浴火重生,重生之后力量更为强大,那孔宣为凤凰之子,是以也与那赤火之精颇为亲和,率先斩出这具化身。

那赤火分身朝孔宣跟李基打了个稽,笑着说道,“两位道友有礼。”两人也还了礼,孔宣将身躯一抖,那化身遁入背后,依旧不见。

李基笑呵呵的道。“道友果然天资群,想来另外几具化身不多时日也能斩出,到时五行俱全,天下之大,到处都可去得了。”

孔宣也是满脸笑容,“可笑我平日心比天高,妄自尊大,实在是井底之蛙,今日多亏道友,使我得窥大道之门,他日有所成就,皆是道友今日教诲之功。”言说之间,便躬身下拜,慌得李基忙弯身搀起。

“道友休得如此说,你我一见投缘,正是相见恨晚,些许小事,何来如此多礼,何况天意如刀,要证混元,其路漫漫修远,你我正好相互扶持。”

两人依旧谈说,只食些仙果香茗,那孔宣尚有伤在身,不过多时,两人便各自闭关,孔宣也在殿后寻了间静室,吸纳天地灵气,日月星辰之力休养生息,李基依旧闭关淬炼肉身,整日打熬,跟混沌钟磨合。

两人一闭关,又是几十年,孔宣伤势早已痊愈,每日里也是祭炼背后剩余的四色神光,6续斩出几大化身,此时孔宣功行完毕,五大化身在顶上烟云中浮沉隐现,各着白青黑红黄五色华服,面目都与孔宣一样,都放出本命玄光,五种光华连成一片,次第相激,不断的暴涨。

孔宣背后的五色神光本就是混沌中孕育的一点先天五行灵根,不知怎的就长在孔宣身上,孔宣绝世资材,也花费了数万年心力,千辛万苦才脱去本体,将其炼成,此时得了李基传授大道之法,本身实力也够,道行精深,依法术凝练,不过数十年的时间,便将其斩出,自此五行相生,生生不息,远转如意,若遇强敌,五大化身不下五行大阵,便如那五方旗一般,当真是固若金汤,牢不可破。

孔宣斩却分身,只觉道行精进,遍观三界,人间幽冥,万事莫不了然于胸,通明澄澈,观人看物,便如明镜,细微之处都可分辨。孔宣只觉心中舒泰,仿似万物都在手中,天地玄机,大道运转,心下都自明了。

孔宣一声长啸,出了静室,此时正是黄昏时分,夕阳晚照,映得漫天云霞火红一片,幻化出万种离奇,千般玄奥,孔宣但眼看时,殿后花圃中有两人正自浇水锄草,正是白瑶跟赤雪。

两人听见啸声,抬眼看见孔宣自静室内走出,忙上前作揖,口称师叔,孔宣爽朗一笑,扶起二人,三人说说笑笑,白瑶跟赤雪趁机便向孔宣讨教许多修炼中的疑难,孔宣一一答复,各自欢喜。

赤雪忽然开口问道,“师叔,师父都闭关好长时间了,做什么要这么久?”一旁的白瑶也是满脸好奇,妙目流转,望着孔宣。

孔宣笑着说道,“你师父却是在修炼第二元神,将肉身依附在混沌钟上,若然成功,此化身当真是诸法不侵,不死不灭,到时圣人之下,当真是所向披靡,便是那号称一方教祖的冥河,太古天庭的妖师鲲鹏,都不是其敌手。只是那混沌钟乃是先天至宝,所蕴含的混沌之力何等强大,稍有不慎,便是肉身崩碎,连元神都有损伤,是以李道友花费数十年苦功将肉身僵坐,凝聚星力灵气,日夜淬炼,等到肉身足够强横,可以承受混沌钟那庞大的力量,便可将肉身附上混沌钟,修成第二元神。”

白瑶赤雪两人微微点头,明白其中奥妙,这时候静室内李基的修炼却是到了紧要关头。

在遇到孔宣之前,李基就花费了数十年时间,开始准备修炼混沌钟,直到收服九龙子,诸事完毕,又已经数十年,前前后后有百年时间。李基抽取清流群岛上绝大多数的灵脉,九天之上照射下来的星辰精华,整个静室内都是奔腾澎湃的星光,氤氲成浓雾的灵气,都被李基的印诀牵引,注入到端坐在蒲团上的肉身里。

此时那肉身通体光华照耀,宛如巨大的人形水晶,莹亮绚丽,对面的李基喃喃自语,“想来已经足够承受混沌钟那庞大的法力,也亏得当日东皇太一将钟内禁法全部自行破去,不然似那鲲鹏一般,不知又要耗费多少时日才能将河图洛书中帝俊的禁止解开,用来寄托执念。”

李基心念微动,挂在木杖顶端的只有三寸大小的混沌钟叮咚作响,缓缓飘起在空中,钟身混沌之气四下乱溢,又有无数的星辰光华夹杂其中,十二元辰,二十四气,显现明灭,时隐时现。

李基法诀引动,那混沌钟急旋转起来,飘在蒲团肉身的上方,越转越快,缓缓下落,将肉身全部覆盖起来,连带肉身也一起旋转起来,到得最后,已经分不清那中到底是停顿静止还是旋转,极静又极动,完全化作一团混沌,显化**的样子。

在那人形混沌钟,许多星光透出,点点闪耀,便如萤火一般,密密麻麻,李基一声大喝,流波山上从九天之上奔泻而下的粗亮星柱,本有两成还散落在群岛各处,此时全被牵引到静室之内,清流群岛内的灵气也汹涌席卷,在空中形成一条又一条的灵气光带,也一头扎进静室中,泥土山石,草木碎屑都是漫空飞舞,凌乱无比,到得最后,连光线都被吸纳,方圆几千里的群岛上一片漆黑,从外边看去,就像偌大的地方刹那间消失不见了一般,只剩余一个漆黑的空间。

岛上众人都不知生了什么事,许多怪兽出恐惧的吼叫,凶禽长鸣,夹杂在岛屿中间的海水惊涛骇浪冲天而起,直击长空,空中乌云翻滚,雷电狂涌,狂风呼啸大作,无数的雷电仿如一条条的金蛇奔走蜿蜒,天海仿佛要连在一起,一股极为恐怖的压力从其中透出,让人感觉沉闷无比,呼吸都不顺畅。

巨大的变化连正在闭关的玄灵都惊动,从静室中跑了出来,黑暗中玄灵两眼神光暴涨,宛如两颗明珠熠熠生辉,将场中情形看了个明白清楚。

瞥见正自站立,往李基所在的静室凝望的孔宣跟白瑶赤雪三人,玄灵疾走几步,上前见礼,出声问道,“师叔,生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