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3 闲

小说: 嘉平关纪事 作者: 浩烨乐 更新时间:2019-04-27 13:07:55 字数:2244 阅读进度:501/523

第二天一大早,沈昊林、沈茶、薛瑞天三人送宋珏、白萌和华尧离开嘉平关城,本来两位郡王爷和沈酒也想来送行的,但他们还要负责晨操,已经在头天晚上相互道了别。

看着一行人远去的背影,薛瑞天松了口气,跟着沈昊林、沈茶转身进了城。

“可算是走了,他们在这儿的小半个月,我是一天都没睡安稳,今天晚上应该可以睡个好觉了。”

“现在就放心还为时尚早,怎么也要等他们真正到了京城才能松口气。”沈昊林拍拍薛瑞天的肩膀,“今天没什么事,去醉仙楼吃个早饭再回去。”

“不用那么小心翼翼的,他身边有白萌,还有十三带着的人,只有眼神不好或者存心想要找死的人才会往上凑。”薛瑞天伸了一个懒腰,“我今天要请假,一定要好好睡一觉,无论发生什么,哪怕是天塌下来了,都不要叫醒我,请让我睡到自然醒。”

“……好!”

宋珏和白萌离开嘉平关城的第十天,沈茶收到了来自西京的密信,信是宋珏自己写的,告诉她,他们已经平安到达,请他们放心。还说太后娘娘非常想念他们,一定要如期进京,以慰太后娘娘的思念之情。

与此同时,影十三也送了消息回来,他们护送宋珏回了皇宫之后,就直接住进来镇国公府。这一举动在西京城引发了不小的震动,西京城里的高门大户都在打听国公爷是不是要调回西京。后来听说只是要进京小住一段时间,他们又纷纷递上拜帖,希望国共爷在京的时候能见他们一面。

影十三在信里面写道,他收到了这些拜帖之后就直接进了宫,面见了皇帝陛下,征求了圣上的意见,把所有的拜帖都退回去了,并告诉他们,国公爷在京期间,谢绝一切拜会。

“十三现在处理事情,越来越老成了,小四教的不错,以后有这样的机会,还可以让他练练。”沈茶打了个哈欠,把纸条递给沈昊林,朝着坐在对面的薛瑞天笑笑,“幸好小天哥不回去,要不然侯府的门槛也要被踏破了。他们有一个算一个,嘴上嫌弃我们,可每一次都跟蜜蜂见着蜜一样冲过来。”

薛瑞天揉着自己的肩膀,摁到痛的地方,忍不住皱着眉头。

“我就是害怕这个,所以才要跟小菁留下来的。一来是防着辽、金会有什么动作,二来是西京中的那些人啊,看到他们,我就觉得头疼。嘶,伯父下手忒狠了,估计明天早上起来,我这肩膀要青了。”

“自不量力!”金苗苗坐在一边给薛瑞天准备药膏,“秦伯父和晏伯一直都说不跟你们玩,你们非要挑战他们,还说什么不要手下留情。结果呢?”她翻了个白眼,“行了,别揉了,就你这个揉法,明天就不是青了,肯定动都动不了。”

“可是疼啊,钻心的疼!”

“那也是你们自找的,活该!”金苗苗没好气的说道,“脱衣服,上药!”

薛瑞天叹了口气,乖乖的按照金苗苗说的去做,看到她把一团黑乎乎、特别难闻的玩意儿敷在自己受伤的肩膀上,嫌弃的撇撇嘴。

“你这是弄的什么啊?怎么这么难闻?”

“知道不好闻,下次就长点记性,别受伤!”金苗苗给他敷好了药,还朝着他翻了个白眼,“我就说你们是不是吃饱了撑的,白天在军营里摸爬滚打还不够,晚上不想着好好歇歇,还要拽着两位老人家比武。你还好点,是肩膀上挨了一下,我哥那个倒霉催的,一个没留神就崴了脚,现在想动弹一下都不行。”

“这不就是因为闲的无聊嘛,总不能每个晚上都唠嗑吧?”薛瑞天穿好了衣服,看看靠在沈昊林肩膀上已经快尧睡着的沈茶,压低声音说道,“你这次是不是要跟小昊林、小茶回京?”

“嗯!”金苗苗收拾好自己的药箱,“今年是非常关键的一年,我必须要寸步不离的守在她身边。过了今年,咱们这颗心就真的能放下了。”

“太不容易了!”薛瑞天摇摇头,“我跟宋珏说过了,只要是你需要的,你就尽管跟他开口。内库里放着好多名贵的药材,搁着也是浪费,还不如用在该用的地方上。”

“好,有需要我会说的。”

沈昊林听着他俩说话,微微低头看看半睡半醒的沈茶,帮她调整了一下位置,让她靠的更舒服一些。

“眼下还有一件要紧的事,要趁着我们还没走赶紧办了。”沈昊林朝着薛瑞天招招手,“这天气慢慢热了,估计就不会有大规模的降雨了,可沙尘就要来了。”

“说的是,今天我和小茶还在说这个事。”薛瑞天点点头,“城墙是去年修缮、加固的,今年稍微修补一下就没有问题了。主要费神的还是那些民居,每年到这个时候,总有人找各种借口不配合咱们。若是依着我,他们要还是反对,就让他们在里长的见证下和我们签订契约,声明是自己放弃修缮的权利。一旦发生任何问题,所有的后果都有他们自己负责,与咱们无关。”

“早就该这样做了!”金苗苗很赞同薛瑞天的这个提议,“每年都好言好语的劝说,可他们就是不听我们的话,好像我们这么做是在害他们似的。今年劝一次,若还是执迷不悟,就让他们自己负责吧。等到沙尘来了,别人家的房子都好好的,就他们的房子倒了,我看他们还有什么话说。”

“先别着急下结论,若是他们今年不再胡搅蛮缠,我们也不用这么蛮不讲理。但他们还和往年一样,阻拦我们的话……”沈昊林挑挑眉,冷笑了一声,“就照你们说的去做!”

沈茶并没有睡着,只是闭着眼睛养神,听到他们的话,微微睁开眼睛,叹了口气。刚想要劝他们不要太过于暴躁了,就听到卧房的门被敲了几下,她微微一皱眉。

“小四?”她清了清嗓子,“进来吧!”

“是!”影四推门走进来,先朝着屋中的众人行礼,然后把手里的小竹筒递给沈茶,“刚刚收到的消息,完颜喜在耶律南的亲兵护送下,离开临潢府,往咱们这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