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还我一个公道

小说: 娇鸾令 作者: 春梦关情 更新时间:2019-02-16 10:48:17 字数:4416 阅读进度:215/388

第二百一十七章:还我一个公道

要是照张氏这样的说法,她应当十分感谢陈正廷才对,毕竟这十几年来有陈正廷对周氏的诸多照顾和保护,她在陈家那样的深宅大院中,怎么活得下去呢?

诚如魏鸾先前所想的那般,吴氏当年在京城时,尚是个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人,如今到了湖州,在内宅中,难道却制服不了一个周氏了吗?

况且吴氏接连给陈正廷生了三个儿子,便是陈正廷或有不喜欢的,却也不能否认了吴氏是有功的,至少在陈家子嗣香火这一宗上头,谁也压不过吴氏这一头。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既然这么多年,周氏能安然无恙的度过,且大多的时候,又都是她在在走动,这湖州城中,也少有人不知周氏这个人,连带着周家都得了不少的好处,从白手起家的小本买卖,到如今也能同湖州官场说上话,这里头绝少不了陈正廷的相助。

如此说来,张氏又为什么要害陈昱卿?就只是为了陈昱舟吗?

黎晏沉默了好半天,眉头紧锁,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一层,而眼下周余就在堂中,若叫他二人当堂对峙……

他如此想,便也就已经开了口:“所以你原本对陈正廷感恩戴德,感念他从始至终高看周姨娘的这一眼,到头来就这么回报陈家的?陈昱卿是陈家的嫡长子,你听了周余的,为了给陈昱舟争这份儿家产,连素日里陈正廷的那点好处也都抛到九霄云外去,要我说,陈正廷也是瞎了眼,把你留在陈家服侍!”

不要说周余了,其实连张氏自己都吃了一惊的。

这话说的——

合着也不是叫她来指认谁的,原就是已经吃准了这是周余吩咐她去干的事儿,这就是叫她来跟周余对峙的。

可是问题就在于,这件事和周余……

张氏犹疑着,看看黎晏,再看看周余。

从前她在周家服侍的时候,每每见到周余,他都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对待底下的奴才们,也从不知宽宥二字是如何写,他们这些人,在周余的眼里压根儿就算不得人,不过是他花了银子买回府上的物件罢了。

所以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初周余把姑娘卖给陈正廷时,她会那样生气,而多年过去,她心中对周余的恨意依然分毫不减。

周余自个儿就是这么着把他们买回了周家,然后又不拿他们这些人当人看的,后来姑娘长大成人了,且生了一张俊俏的脸,模样周正,身段儿更是周正,周家又已然算得上家境殷实,姑娘虽然是家中最小的一个孩子,可是那时候要说配个良人,也不是不能够的。

早年间里,多少好人家的孩子上门去提亲,什么好样的没有呢?但那时候都叫周余给回绝了。

彼时张氏也天真的厉害,竟以为周余是为着姑娘还小,将来且有选择的余地,不至于也委实没这个必要,这么早就定下了人家来,倘或周家将来更加的乘风破浪,青云直上,那岂不是把姑娘低嫁的狠了,委屈了姑娘那样齐整的一个人吗?

然则到头来,周余收了陈家老爷的银子,竟拿姑娘当个物件似的,就这么着折了白花花的银子,卖到了陈家去。

现如今这算不算现世报呢?

张氏趁着周余还在发呆出神的工夫,冲着黎晏连着磕了好几个头,又个顶个的响,果然等到她再抬起头来时,额头红了一大片,饶是黎晏离得远,也隐约的瞧见了张氏额头处的红肿。

他下意识地拧眉,到底是从不苛待奴才的人,一时见了张氏这样,也有些于心不忍,于是黎晏点了点桌案,指尖轻叩红木堂案发出的闷响,一声声全砸在张氏和周余的心口上:“有什么话就径直的回了,我才问了这么两句,你照这么个磕法,早晚得血溅公堂,给不知情的听了去,倒以为我如何的动了刑,逼得你们这样子一样,成什么体统!”

魏鸾也觉得意外呢——这个女人进得门来,她的目光就在没有从张氏身上挪开过了。

张氏那张脸上,写满了精明二字,重生为人,这两世加起来,魏鸾虽也有些识人不明的时候,但仍旧能看得出,张氏大概是个精明惯了的女人,平素又要强些,好拿捏身边人,无论怎么看,她都不是个十分怯懦的人。

但是魏鸾一定没有看错的。

方才黎晏话里话外的提起了周余,说买凶杀人实则是周余在背地里指使她干的那会儿,张氏愣住了,而且眼底也有了些许的迟疑,再后来,便是这样子没头没脑的冲着黎晏磕头叩拜了。

这个女人想做什么?

而那头魏鸾尚没能够想明白张氏究竟意欲何为时,张氏已经直起了身来,面上是诚惶诚恐的恭谨:“实在是不敢欺瞒殿下您,但是这个事情,同我们周家老爷,真是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殿下您要明察,可千万不要听信了小人之言,就冤枉了我们老爷。”

周余惊诧之余,竟惊呼出声来。

这不是开脱,更不是在齐王殿下的面前洗脱他的嫌疑。

张氏越是这样说,齐王就只会更加的怀疑他而已!

原本齐王能说出这样的话,就一定是对他生出了疑心的,而且从他进了府衙大堂到这会儿,拢共也没问上他几句话,周余本来就觉得,说不准先前是他想的太多也太好了,齐王还是打算拿他来做这个替罪羊的,只不过是他以为,这位殿下是不同的,是秉公办事的一个人。

但是在这个世道上,哪里有那么多的公正?他若有魏家兄妹那样的出身和机遇,今日便也就不会跪在此处了。

周余倒吸了口凉气:“殿下千万莫要叫人迷惑住,此事和草民的确无关——殿下您不是已经叫人把账本送到银曹大人那里去了吗?那七百两银子的亏空,究竟是出在了哪里,想来不日便能够有结果的,您千万不要听她在这里诬陷草民呐。”

“诬陷?”黎晏听来一时觉得新奇不已,更觉得周余目下是有些做贼心虚的模样,是以他嗤了一嗓子,“我听着,张氏这不是在为你说情开脱吗?怎么到了你嘴里,就成了诬陷呢?你觉着张氏说的不对,那就是承认了,此案的确与你有关了?”

这是个陷阱。

他开口替自己辩解也不是,不替自己辩解就更不是。

周余心下一沉:“殿下您明察,张氏说这样的话,分明就是要把脏水往草民的身上泼,是要叫殿下您以为,此案背后指使她的人,的的确确就是草民——”他拖长了尾音,叩拜下去,颇有些声嘶力竭的模样,“草民冤枉!”

黎晏高高的挑眉:“行吧,那就按你所说的,张氏此举意在诬陷你,是要给你身上泼脏水,但是周余,你把张氏提进了周家,叫她做了周姨娘的乳娘,可以说,这么些年来,是你周余,养活了她一家的老小。到后来她随着周姨娘进陈家的门,周姨娘在陈正廷跟前得脸,她自然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也能在陈正廷的面前说得上话。放眼这湖州城中,能叫陈正廷看在眼里的,能在陈正廷跟前说得上话的,又有几个?她能有今天这样的机遇,全赖你当年选了她给周姨娘做乳娘,如果她今日诬陷了你,那就是恩将仇报。我不懂,她怎么就成了个恩将仇报的小人呢?”

话到此处,黎晏顿住了声儿,只是偏过头来去看杜启崖,反手摩挲着下巴,思忖良久,到底是扬声叫了一嗓子杜知府。

那边杜启崖也看的兴致勃勃的,突然听见黎晏叫他,啊了一声才回过神来:“殿下?”

“杜知府是湖州的知府,湖州城中事,你比我要清楚的多,不如你与我说一说,这张氏为什么要恩将仇报,时至今日,反倒来诬陷周余?又或者——”他学足了周余先前的模样,一样的把尾音拖长了,唯独不同的,是他在话音即将落地时,又一转音调,续上了后话来,“如果张氏是个真小人,在周家服侍这么多年,周余凭何不把她赶出府去呢?”

生意场的人,眼睛都明,不然做不成生意,也赚不了银子。

周余今日虽然几次表现出愚笨不堪来,但也不全然是个傻的,便是到了黎晏的面前,也有聪明的那一面表现出来,是以黎晏才不认为,这个张氏要从来都是居心叵测的一个人,周余会容她在周家服侍这么多年,还叫她跟着周氏到陈家去,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而周余面色一沉,显然明白黎晏问这一大车话的用意是什么,他面前是悬崖,他本想及时勒紧缰绳,好叫自己不一头扎进去,可偏偏天不遂人愿,他身后有一只手,在推着他往前走,他只能眼看着自己跳进了那悬崖,又一点点的,坠落崖底,谁也救不了他。

周余很清楚,他对张氏从来就算不上好,而张氏对他,更多的也只有恨,如果没有眼下陈家的案子,这一辈子,他和张氏也就再没有交集了,自然也就对这些无所谓。

可是出了事,张氏借此机会栽赃他,要给他身上泼脏水,他心知肚明,只是没法子说与黎晏听,更不知道要从何说起。

故而周余想了好半天,才终于磕了个头:“殿下,张氏也未必就是恩将仇报,也未必就是从一开始就有意给草民身上泼脏水的。只是她干了这样的事,背后指示她的那个人,她不敢供出来,或是不想供出来,恰逢今日殿下提了她来与草民当堂对峙,话里话外又透露出疑心此案乃草民所为的意思,她这才顺着您的话往下接,便也就只当是草民做的了,说到底,是想给她自己脱罪,更是给那个幕后黑手脱罪的。”

但是他说了这样多,魏鸾的心中却反倒更加的不喜欢这个人。

张氏的背后如果真的另有其人,最可能的,一定是周氏。

那毕竟是周余的亲生女儿,十几年来又不知给他带去了多少好处,现在出事了,为了保自己,周余就在这公堂上,把矛头直接转到了周氏的身上去。

魏鸾心中感到悲凉,而那股子悲凉的感觉,又一点点的蔓延至于她全身,简直要把她整个人牢牢地捆缚起来,叫她动弹不得。

这样的感觉,不就是之前黎晏说的,爹对她……爹现在对她做的,不也是一样的事情吗?

魏鸾眯起眼睛来,不由的多打量了周余几眼。

大约她周身气息稍有变化和不对时,黎晏就瞧出来了,而她为什么郁结不快,黎晏也总是能够猜出个八九成来。

他乌黑的眼珠子骨碌碌的打了几个转:“所以你是在告诉我,躲在幕后指使张氏买凶杀人的那个人,是你的亲生女儿,是陈正廷的姨娘周氏,此案从头到尾都和你无关,衙门要查人,要抓人,只管冲着你女儿去,只要别把矛头对准了你,就一切与你无关了?”

其实周余真的就是这么个意思,可是当这些话从黎晏的口中说出来,就好像变了味儿了。

他成了冷漠无情又残忍的一个人,而且这样的做法,反而更像是在极力的掩饰自己的罪行……

周余这会子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字字句句都要斟酌,实在不敢随便应。

那个小女儿,其实未见得和他多亲近,反倒跟张氏这个乳娘更亲密些,而张氏又一向护着她,他这会儿要是还敢在黎晏跟前攀咬她……

周余下意识的偏了偏脑袋,几乎是拿眼角的余光去斜着扫过张氏,果不其然,张氏面色不善的在盯着他,那架势,大有他敢应一声是,她就要冲上来和他拼命地样子。

“不……”这个字,周余脱口而出,“草民只是说,草民是冤枉的,但究竟是什么人在背地里指使了张氏买凶杀人,草民不知,也不敢胡乱揣测。至于草民的那个小女儿……她从小就是个老实孩子,草民更不会相信,她会指使张氏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所以草民才一直求殿下,一定要明察,还草民,也还小女一个公道——”“”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