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节 阵斩元凶

小说: 架空三国志 作者: 阙氏祠堂 更新时间:2020-02-14 10:20:32 字数:2492 阅读进度:281/283

阙山峰在归绥城休整了两天,临走前对素利,弥加道“素利,弥加,现下虽然还

有个别的小势力不肯臣服,但是轲比能也算一统草原,我已和轲比能说好,你二人统

领东部,能劝降步度根最好,如他不肯想也不要太过逼迫!”弥加道“我明白征北将

军的意思,只要步度根看到三年后的草原,他会臣服的!”阙山峰笑道“弥加不愧是

弥加,懂得洞悉人心,阙机使明玉蒙尘又岂能不败!”

翌日,阙山峰尽起大军向令居启程,令居是南匈奴的都城,阙山峰招来典韦道“

老典你去云中城接来去卑和醴落,我们去和栾提呼厨泉聊聊他哥哥的事!”典韦道“

典韦领命。”贾诩道“主公当初斩杀于夫罗,呼厨泉岂会善罢甘休!”阙山峰道“不

由所废,岂有所立!于夫罗在世时经常欺压呼厨泉,我斩杀于夫罗时,刘豹还小按规

矩不能接位单于,所以有呼厨泉执政,随着刘豹年岁日益壮大,南匈奴要刘豹接位单

于的呼声不绝,呼厨泉能还收么?我今天替他扫平的觊觎他单于之位的侄子,他不得

感谢我?再说我阙家军五万士兵对南匈奴五万士兵,如不能胜,逸风就回家抱孩子。

”贾诩道“主公有信心就好,是贾诩多虑了!”

阙山峰道“文和,我希望你们多虑,一人总会有计穷之时。我喜欢从正面面对问

题,你们却会从侧面面对问题,如果正面行不同,逸风也要采纳你们从侧面看出的问

题!这就叫一人计短,多人计长。”贾诩笑道“食君之禄,自然要忠君之事!”阙山

峰道“让文和担任刑部侍郎真是屈才,可是别人担任我又信不过,文和且稍作忍耐,

待逸风找到合适人选后,必招文和为随军军师!”贾诩笑道“只要主公信得过贾诩,

贾诩在哪都会为主公出力的,”阙山峰笑道“我怎会信不过文和!”阙常闯道“老爸

,那去卑很重要吗?干嘛让典韦叔叔去接他?”

阙山峰道“那去卑可厉害了,我就说一事,他是光武帝之子沛献王刘辅六世孙度

辽将军刘进伯的后代,刘进伯当初被匈奴俘虏后在匈奴娶妻生子,去卑就是刘进伯的

曾孙,他这个皇叔身份比那卖草鞋的可信得多,再说他还是呼厨泉的叔叔辈,有他在

事半功倍。”阙常闯点点头道“原来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七日后,去卑和醴落率部赶到,见阙山峰道“征北将军果然信人!”阙山峰笑道“

为大汉长治久安,逸风又怎的不来!”去卑道“阙将军,现我匈奴以分两派,一派是

以刘豹刘渊为首的欲脱汉独立,一派是以呼厨泉大王和我等为首的依刘派,现在刘豹

授首,脱刘派实力大减,征北将军可使匈奴不再有战乱否?”阙山峰道“人总是不满

足的动物,当年冠军侯去病将军打的北匈奴跑到黑海,南匈奴才有栖身之地,现在又

要挑起战端,实在是不知死!”继续道“霍骠骑能打的北匈奴满地找牙,我阙骠骑也

能打的你南匈奴找不到北!”去卑道“阙将军,南匈奴大部分人还是认为大汉是宗主

国,只有极少部分人不认可!”

阙山峰道“去卑,你是刘氏皇族之后,算起来和我这个先皇御弟也有渊源。我答

应你不会肆意屠杀匈奴百姓,但是要是触碰到逸风底线,逸风不会手软的,你先遣醴

落回匈奴告知呼厨泉不要自误。”去卑向醴落道“醴落,你先回令居告知大王!”醴

落离去,三日后阙山峰大军在令居城外扎下营盘,一声炮声响起,令居城中一票人马

在一黑脸小将带领下摆开阵型,去卑道“醴落休矣!”阙山峰嘿嘿冷笑道“醴落怎么

说也算是我的使者,看来是我阙某太天真了。”

匈奴小将道“我乃刘渊大王手下大将秃瑰来,对面汉军哪一个马前受死!”阙山

峰道“看来呼厨泉被推翻了!”阙常闯道“大帅,安国愿斩对面匈奴之将!”阙山峰

还没反应过来,张飞大急道“安国侄儿狡诈。”对阙山峰道“大哥,我也愿出马斩此

将!”阙山峰道“你们争什么?我已经有让人选了。”阙山峰笑道“徐晃何在?”徐

晃楞了一下道“末将在。”阙山峰道“此次鲜卑之战只有公明未立战功,公明可出马

斩此将。”徐晃大喜道“多谢主公!”驱马出阵,道“秃瑰来,吾乃骠骑将军坐下徐

晃,今来取你首级回报。”秃瑰来大怒道“你等孤魂野鬼也敢侵我匈奴,死来!”

秃瑰来哪里是徐晃对手,不出五招,徐晃开山大斧横扫,秃瑰来首级疾飞上天,

徐晃回到阵前道“回禀主公,徐晃已斩杀对面之降!”阙山峰笑道“公明果然英勇,

”转身对令居城喝道“刘渊出来答话。”这时刘渊出马道“阙山峰,必杀我胞兄,生

父,你我月缺难圆!”阙山峰马鞭一指道“刘渊还有脸说出这等粗鄙之语,有道是天

,地,君,亲,师,你篡夺你叔父单于之位,脱汉自立还有脸到阵前狺狺狂吠!帐下

谁人与我斩杀此贼。”阙常闯早就等这阙山峰这句话,阙山峰话音未落,阙常闯一拱

手道“我去。”拍马出阵。张飞,典韦道“臭小子反应倒是快!”二人互视一眼,典

韦咧嘴道“黑炭,我两猜拳,谁出下一阵可好?”张飞怒道“老典,你比我白多少?

”典韦笑道“比你白一点也是比你白!”

阙常闯出阵道“刘渊,你料敌不明是为不智,篡夺叔父大位是为不忠,使匈奴百

姓陷入战火是为不仁,屈杀自己袍泽是为不义。你这不智,不忠,不仁,不义之贼,

今日小爷斩你项上人头!”驱马冲向刘渊,刘渊哪敢对敌,拨马就跑!阙常闯的千里

冰封速度极快,刘渊坐下马也不白给,二人距离一点点拉近,眼看刘渊就要跑回城,

阙常闯大急,手中大戟一标枪一般投出,正中刘渊后心,刘渊中戟落马阙常闯拔出七

星剑向前杀去,匈奴兵一时无主四散溃逃,阙常闯来到刘渊尸体旁拔出大戟,一看刘

渊之马极其雄壮心道“便宜小爷了。”拉着马回到阙山峰面前道“安国斩杀刘渊夺得

刘渊坐骑献与大帅!”阙山峰道“公明,你斩杀秃瑰来有功,这匹坐骑本帅赐给你了

。”徐晃大喜道“多谢主公,多谢公子。”。

阙山峰兵临令居,准备打场大战,没想到阙常闯出阵就斩杀了元凶,令阙山峰有些泄

气,匈奴无主会怎样?阙山峰会直接回寒州么?欲知后事,请看下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