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2 章 是一更嘤

小说: 江湖全都是高手 作者: 一只大雁 更新时间:2020-05-24 08:25:32 字数:10848 阅读进度:110/124

第 112 章

233.

张小元再回到破庙内时, 内心木然,简直一句话也不想说。

裴无乱就在他身边,倒还不忘耐心与他解释, 道:“你应当还不知你娘亲是什么人吧?”

张小元内心波澜不惊。

毕竟刚刚才经历了惊涛骇浪,此刻哪怕说他娘亲是九天玄女下凡尘,他也不会有任何吃惊了。

“她与你不大一样。”裴无乱左右一看,压低声音,道,“她能掐会算, 这本是你外祖父那一脉留下的本事。”

张小元木然点头, 心中全是自己情窦初开喜欢了个同门,是个师兄, 没几日还被爹娘知道了。

以他对那些商贾世家公子哥的了解,好男风不在少数, 可从没有人敢让家里知道。

若是家里知道了,只怕就要被打断腿了。

而他的爹爹……比起那些富商巨贾, 为人还要更正直一些。

虽说爹爹从未打过他,可张小元觉得,自己的腿, 可能是保不住了。

他面色凝重, 心情低落走回去,坐在将要熄灭的篝火边上,便听曹紫炼问他:“小元师兄, 你去哪儿了?”

张小元形容严肃,几乎也没过脑子, 随口胡诌了个借口:“练剑。”

陆昭明抬眼瞥了他一眼。

曹紫炼却仿佛得到了莫名的鼓舞,不住点头, 道:“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

五块五毛小说网 5k5m.С0M

他扯着啃干粮的阿善尔飞奔出门,孙义忠在后头感慨:“年轻真好啊。”

裴无乱在他身边坐下,问:“你不是说,天亮之前,能将人抓到吗?”

孙义忠答:“应当快到了,我去看一看。”

他也站起身朝外走去,裴无乱左右看了看,干脆拎着剑跟着孙义忠一同出去了。

张小元呆呆坐了一会儿,抬头正见花琉雀坐在火堆边上烤干粮,他迟疑片刻,还是凑到了花琉雀身边去,清了清嗓子,小声询问:“花琉雀,我有件事想问你。”

花琉雀点了点头,问:“怎么了?”

张小元将声音压得更低,问:“断腿疼吗?”

花琉雀:“……”

五块五毛小说网 5k5m.С0M

他这问题一出,花琉雀几乎立即便打了个哆嗦,如同想起了什么可怕的往事一般,半晌才勉强道:“我这个人……比较怕疼。”

张小元心中跟着一抖:“……我也怕疼。”

他觉得自己已经明白了花琉雀的意思,断腿一定是一件极疼的事。

花琉雀又说:“若只是疼断的那一下,倒也还好,可断腿这种事情,一疼便是几个月。”

张小元:“……”

“伤筋动骨一百天啊。”花琉雀重重叹气,“那可不止是疼,行动也不方便,你想想看,上个茅厕你都蹲不下去的。”

五块五毛小说网 5k5m.С0M

张小元:“……”

这也太可怕了!

他本来就怕疼,断腿这种事,他一点也不想经历一次。

花琉雀看见陆昭明瞟过来的眼神,神色立即一变,凛然大声道:“当然,我不是说大师兄打错了,大师兄打得好啊,太好了!”

张小元:“……”

花琉雀将手中烘烤的干粮翻了一个面,好似有说不出的紧张,主动坐得离陆昭明更远了一些。

他们带下山的干粮不过是事先做好的面饼,嚼起来生硬,可在火上烤过之后却酥脆喷香,张小元虽是忧心忡忡,可不到一会儿便饿了。

他对面便是在烤饼的花琉雀,他抑不住盯着花琉雀手中的饼看,一面去摸自己的行囊,想着将自己的干粮也拿出来烤一烤,冷不丁面前有人递过来一小块已烤好的面饼,他想也不想,顺嘴接过——

对面的花琉雀睁大双眼,抬首左右一看,猛然顿首,表示自己懂了。

他二话不说拎起剑跟着溜出破庙,张小元这才隐约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劲。

他叼着那块饼左右一看,破庙内只剩下他与大师兄两个人了,而方才他顺嘴接过的那块饼……是大师兄特意烤好的。

x s63

第 112 章

233.

张小元再回到破庙内时, 内心木然,简直一句话也不想说。

裴无乱就在他身边,倒还不忘耐心与他解释, 道:“你应当还不知你娘亲是什么人吧?”

张小元内心波澜不惊。

毕竟刚刚才经历了惊涛骇浪,此刻哪怕说他娘亲是九天玄女下凡尘,他也不会有任何吃惊了。

“她与你不大一样。”裴无乱左右一看,压低声音,道,“她能掐会算, 这本是你外祖父那一脉留下的本事。”

张小元木然点头, 心中全是自己情窦初开喜欢了个同门,是个师兄, 没几日还被爹娘知道了。

以他对那些商贾世家公子哥的了解,好男风不在少数, 可从没有人敢让家里知道。

若是家里知道了,只怕就要被打断腿了。

而他的爹爹……比起那些富商巨贾, 为人还要更正直一些。

虽说爹爹从未打过他,可张小元觉得,自己的腿, 可能是保不住了。

他面色凝重, 心情低落走回去,坐在将要熄灭的篝火边上,便听曹紫炼问他:“小元师兄, 你去哪儿了?”

张小元形容严肃,几乎也没过脑子, 随口胡诌了个借口:“练剑。”

陆昭明抬眼瞥了他一眼。

曹紫炼却仿佛得到了莫名的鼓舞,不住点头, 道:“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去!”

五块五毛小说网 5k5m.С0M

他扯着啃干粮的阿善尔飞奔出门,孙义忠在后头感慨:“年轻真好啊。”

裴无乱在他身边坐下,问:“你不是说,天亮之前,能将人抓到吗?”

孙义忠答:“应当快到了,我去看一看。”

他也站起身朝外走去,裴无乱左右看了看,干脆拎着剑跟着孙义忠一同出去了。

张小元呆呆坐了一会儿,抬头正见花琉雀坐在火堆边上烤干粮,他迟疑片刻,还是凑到了花琉雀身边去,清了清嗓子,小声询问:“花琉雀,我有件事想问你。”

花琉雀点了点头,问:“怎么了?”

张小元将声音压得更低,问:“断腿疼吗?”

花琉雀:“……”

五块五毛小说网 5k5m.С0M

他这问题一出,花琉雀几乎立即便打了个哆嗦,如同想起了什么可怕的往事一般,半晌才勉强道:“我这个人……比较怕疼。”

张小元心中跟着一抖:“……我也怕疼。”

他觉得自己已经明白了花琉雀的意思,断腿一定是一件极疼的事。

花琉雀又说:“若只是疼断的那一下,倒也还好,可断腿这种事情,一疼便是几个月。”

张小元:“……”

“伤筋动骨一百天啊。”花琉雀重重叹气,“那可不止是疼,行动也不方便,你想想看,上个茅厕你都蹲不下去的。”

五块五毛小说网 5k5m.С0M

张小元:“……”

这也太可怕了!

他本来就怕疼,断腿这种事,他一点也不想经历一次。

花琉雀看见陆昭明瞟过来的眼神,神色立即一变,凛然大声道:“当然,我不是说大师兄打错了,大师兄打得好啊,太好了!”

张小元:“……”

花琉雀将手中烘烤的干粮翻了一个面,好似有说不出的紧张,主动坐得离陆昭明更远了一些。

他们带下山的干粮不过是事先做好的面饼,嚼起来生硬,可在火上烤过之后却酥脆喷香,张小元虽是忧心忡忡,可不到一会儿便饿了。

他对面便是在烤饼的花琉雀,他抑不住盯着花琉雀手中的饼看,一面去摸自己的行囊,想着将自己的干粮也拿出来烤一烤,冷不丁面前有人递过来一小块已烤好的面饼,他想也不想,顺嘴接过——

对面的花琉雀睁大双眼,抬首左右一看,猛然顿首,表示自己懂了。

他二话不说拎起剑跟着溜出破庙,张小元这才隐约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劲。

他叼着那块饼左右一看,破庙内只剩下他与大师兄两个人了,而方才他顺嘴接过的那块饼……是大师兄特意烤好的。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5k5m(五块五毛)

m.С0M

张小元:“……”

这也太可怕了!

他本来就怕疼,断腿这种事,他一点也不想经历一次。

花琉雀看见陆昭明瞟过来的眼神,神色立即一变,凛然大声道:“当然,我不是说大师兄打错了,大师兄打得好啊,太好了!”

张小元:“……”

花琉雀将手中烘烤的干粮翻了一个面,好似有说不出的紧张,主动坐得离陆昭明更远了一些。

他们带下山的干粮不过是事先做好的面饼,嚼起来生硬,可在火上烤过之后却酥脆喷香,张小元虽是忧心忡忡,可不到一会儿便饿了。

他对面便是在烤饼的花琉雀,他抑不住盯着花琉雀手中的饼看,一面去摸自己的行囊,想着将自己的干粮也拿出来烤一烤,冷不丁面前有人递过来一小块已烤好的面饼,他想也不想,顺嘴接过——

对面的花琉雀睁大双眼,抬首左右一看,猛然顿首,表示自己懂了。

他二话不说拎起剑跟着溜出破庙,张小元这才隐约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劲。

他叼着那块饼左右一看,破庙内只剩下他与大师兄两个人了,而方才他顺嘴接过的那块饼……是大师兄特意烤好的。

张小元一手捂脸,已不想说话了。

罢了,反正连他爹娘都已经知道了,也不差这么几个人。

陆昭明问他:“你问花琉雀断腿做什么?”

张小元随口胡诌:“我……关心一下同门。”

陆昭明:“……”

陆昭明不再说话,他又从包中翻出自己的干粮在火上烘烤,这干粮烤了之后,闻起来香,啃起来却仍是干巴巴的,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他无意瞥见昨夜众人吃剩的叫花鸡的鸡骨头,一时之间满心懊恼,只恨自己昨晚上没有多吃一些。

陆昭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停在那鸡骨头上,他好像已明白了,便道:“这应当也是他们捉来的野鸡。”

张小元不明白陆昭明的意思。

陆昭明已站起了身朝外走去,张小元叼着烤饼,在后头好奇跟上,二人一同出了破庙,不见孙义忠与裴无乱,曹紫炼在院中拿着剑乱舞一气,路衍风倒是好声好气与他们解释,道:“丐帮已将人捉住了,裴盟主和孙帮主去接他们一同过来,以免路上多生事端。”

陆昭明道:“我们出去一下。”

路衍风下意识问:“出去……做什么?”

花琉雀扯了扯他的衣袖,让他安静一些,莫要多问。

他只好闭上嘴,当做自己什么都不曾说过,而花琉雀对张小元眨了眨眼,道:“玩得开心呀~”

张小元:“……”

破庙边上不远便是一处山林,陆昭明带着张小元直入其中,张小元追着陆昭明走进那林中,不由追问:“大师兄,你要做什么?”

陆昭明反问他:“你不是饿了吗?”

张小元:“我……是点饿。”

陆昭明:“我帮你找些吃的。”

张小元知道陆昭明一向是个说到便要做到的性子,大师兄说要找其他吃的,那他显然是一定要找到的,他跟在陆昭明身后,也只好四处看看,他认识的野菜不多,也许能找到那么一两株,拿回去架口锅炖些汤。

他一面走,一面与陆昭明说:“大师兄,其实吃饼也挺好的。”

砰!

张小元吓了一跳,下意识便抓住了身边陆昭明的胳膊惊慌四望,寻找巨响声的声源。

而后他便看见了。

陆昭明脚边不远处,在那个断裂干枯的木桩旁,正躺着一只活生生把自己撞晕的野兔。

张小元:“……”

陆昭明也有些吃惊。

他蹙眉揪着兔耳朵捡起野兔,好半晌才回过头看向张小元,犹豫着问:“一只……够吃了吗?”

张小元咽下一口唾沫,还未来得及回答,远远忽见一片花影扑腾,一只正拍翅飞过的野鸡咯咯叫着直冲而来,狠狠撞在树干上,啪叽掉落在二人脚下。

陆昭明:“……”

张小元:“……”

……

张小元跟着陆昭明往回走。

他看着陆昭明一手野兔一手x s63 m.С0M

张小元:“……”

这也太可怕了!

他本来就怕疼,断腿这种事,他一点也不想经历一次。

花琉雀看见陆昭明瞟过来的眼神,神色立即一变,凛然大声道:“当然,我不是说大师兄打错了,大师兄打得好啊,太好了!”

张小元:“……”

花琉雀将手中烘烤的干粮翻了一个面,好似有说不出的紧张,主动坐得离陆昭明更远了一些。

他们带下山的干粮不过是事先做好的面饼,嚼起来生硬,可在火上烤过之后却酥脆喷香,张小元虽是忧心忡忡,可不到一会儿便饿了。

他对面便是在烤饼的花琉雀,他抑不住盯着花琉雀手中的饼看,一面去摸自己的行囊,想着将自己的干粮也拿出来烤一烤,冷不丁面前有人递过来一小块已烤好的面饼,他想也不想,顺嘴接过——

对面的花琉雀睁大双眼,抬首左右一看,猛然顿首,表示自己懂了。

他二话不说拎起剑跟着溜出破庙,张小元这才隐约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劲。

他叼着那块饼左右一看,破庙内只剩下他与大师兄两个人了,而方才他顺嘴接过的那块饼……是大师兄特意烤好的。

张小元一手捂脸,已不想说话了。

罢了,反正连他爹娘都已经知道了,也不差这么几个人。

陆昭明问他:“你问花琉雀断腿做什么?”

张小元随口胡诌:“我……关心一下同门。”

陆昭明:“……”

陆昭明不再说话,他又从包中翻出自己的干粮在火上烘烤,这干粮烤了之后,闻起来香,啃起来却仍是干巴巴的,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他无意瞥见昨夜众人吃剩的叫花鸡的鸡骨头,一时之间满心懊恼,只恨自己昨晚上没有多吃一些。

陆昭明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停在那鸡骨头上,他好像已明白了,便道:“这应当也是他们捉来的野鸡。”

张小元不明白陆昭明的意思。

陆昭明已站起了身朝外走去,张小元叼着烤饼,在后头好奇跟上,二人一同出了破庙,不见孙义忠与裴无乱,曹紫炼在院中拿着剑乱舞一气,路衍风倒是好声好气与他们解释,道:“丐帮已将人捉住了,裴盟主和孙帮主去接他们一同过来,以免路上多生事端。”

陆昭明道:“我们出去一下。”

路衍风下意识问:“出去……做什么?”

花琉雀扯了扯他的衣袖,让他安静一些,莫要多问。

他只好闭上嘴,当做自己什么都不曾说过,而花琉雀对张小元眨了眨眼,道:“玩得开心呀~”

张小元:“……”

破庙边上不远便是一处山林,陆昭明带着张小元直入其中,张小元追着陆昭明走进那林中,不由追问:“大师兄,你要做什么?”

陆昭明反问他:“你不是饿了吗?”

张小元:“我……是点饿。”

陆昭明:“我帮你找些吃的。”

张小元知道陆昭明一向是个说到便要做到的性子,大师兄说要找其他吃的,那他显然是一定要找到的,他跟在陆昭明身后,也只好四处看看,他认识的野菜不多,也许能找到那么一两株,拿回去架口锅炖些汤。

他一面走,一面与陆昭明说:“大师兄,其实吃饼也挺好的。”

砰!

张小元吓了一跳,下意识便抓住了身边陆昭明的胳膊惊慌四望,寻找巨响声的声源。

而后他便看见了。

陆昭明脚边不远处,在那个断裂干枯的木桩旁,正躺着一只活生生把自己撞晕的野兔。

张小元:“……”

陆昭明也有些吃惊。

他蹙眉揪着兔耳朵捡起野兔,好半晌才回过头看向张小元,犹豫着问:“一只……够吃了吗?”

张小元咽下一口唾沫,还未来得及回答,远远忽见一片花影扑腾,一只正拍翅飞过的野鸡咯咯叫着直冲而来,狠狠撞在树干上,啪叽掉落在二人脚下。

陆昭明:“……”

张小元:“……”

……

张小元跟着陆昭明往回走。

他看着陆昭明一手野兔一手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5k5m(五块五毛)

帮你找些吃的。”

张小元知道陆昭明一向是个说到便要做到的性子,大师兄说要找其他吃的,那他显然是一定要找到的,他跟在陆昭明身后,也只好四处看看,他认识的野菜不多,也许能找到那么一两株,拿回去架口锅炖些汤。

他一面走,一面与陆昭明说:“大师兄,其实吃饼也挺好的。”

砰!

张小元吓了一跳,下意识便抓住了身边陆昭明的胳膊惊慌四望,寻找巨响声的声源。

而后他便看见了。

陆昭明脚边不远处,在那个断裂干枯的木桩旁,正躺着一只活生生把自己撞晕的野兔。

张小元:“……”

陆昭明也有些吃惊。

他蹙眉揪着兔耳朵捡起野兔,好半晌才回过头看向张小元,犹豫着问:“一只……够吃了吗?”

张小元咽下一口唾沫,还未来得及回答,远远忽见一片花影扑腾,一只正拍翅飞过的野鸡咯咯叫着直冲而来,狠狠撞在树干上,啪叽掉落在二人脚下。

陆昭明:“……”

张小元:“……”

……

张小元跟着陆昭明往回走。

他看着陆昭明一手野兔一手野鸡,心中一时还有些恍然。

怎么回事,原来福缘极佳还可以这么用吗?

这也太过分了吧?

张小元莫名有些说不出的羡慕。

这么好的运气,他也想要拥有。

他们说是出去逛一逛,结果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回来了,陆昭明手中还拎着一只野兔与一只野鸡,花琉雀呆怔怔看着他,许久方问:“你们是抓吃的去了?”

张小元点头。

花琉雀:“……这么快?”

张小元缓缓点头。

他不想对外人说出他们抓野兔的奇特方式,陆昭明左右一看,裴无乱与孙义忠将武林盟的几名守卫连同丐帮弟子都已一块带走了,在场数人除了路衍风外,就是他们几个同门了,而这些人中……显然只有花琉雀一人会点厨艺。

陆昭明抬手将野鸡野兔交给花琉雀,道:“辛苦了……”

花琉雀顺手接过,心中还有些许茫然,他拎着野鸡野兔走到破庙后头去处理,路衍风捂着伤口跟上,头上猛地蹿起一行字。

路衍风:「他好贤惠。」

张小元:“……”

嗯,情人眼里出西施。

不要总是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加好感行不行!

……

裴无乱与孙义忠回来时,破庙里架着篝火,众人正围在篝火边上快乐烤肉。

张小元想算上丐帮弟子与武林盟守卫,一只野兔一只野鸡显然根本不够这么多人分,他又跟着陆昭明想去山上捉些回来,结果刚进山林,便遇见附近居住的猎户拖着刚猎到的野猪往回走,张小元干脆出钱将那野猪买了下来,请猎户大哥帮忙拖回破庙,这下所有人的早饭午饭都有了着落。

孙义忠见花琉雀一个人显然有些难以处理那头野猪,干脆撸了袖子上去帮忙,而裴无乱看着眼前所景怔然片刻,喃喃道:“我们就走开了一会儿。”

花琉雀正在教曹紫炼如何将肉烤得外酥里嫩,路衍风蹲在一边拿他的绝世好剑劈柴,张小元已经吃饱了,他好奇看着裴无乱身后乱糟糟一群人,问:“六指和郦尔丝呢?”

裴无乱已蹲到了火堆旁,等候孙义忠和花琉雀手中的美味烤肉,一面道:“带回来了,六指无碍,至于郦尔丝……吃完饭再审她。”

外头的人已将郦尔丝与其他天溟阁中人拖了进来。

六指受了些伤,却并无大碍,进来时不忘对张小元笑了笑,他似乎已知道了张小元试图救他这件事,心中多少有些感激,而他身后则跟着狼狈不堪的郦尔丝,她被破布堵了嘴,还瞪着双眼,用看着负心汉一般的目光瞪着裴无乱。

裴无乱眼中却只有烤肉。

张小元叹口气,看向郦尔丝的头顶,问话之前,他至少该弄清郦尔丝在想些什么。

死死瞪着裴无乱的郦尔丝头上,恰好升起一行大字。

郦尔丝:「死!断!袖!」

张小元:“……”

x s63 帮你找些吃的。”

张小元知道陆昭明一向是个说到便要做到的性子,大师兄说要找其他吃的,那他显然是一定要找到的,他跟在陆昭明身后,也只好四处看看,他认识的野菜不多,也许能找到那么一两株,拿回去架口锅炖些汤。

他一面走,一面与陆昭明说:“大师兄,其实吃饼也挺好的。”

砰!

张小元吓了一跳,下意识便抓住了身边陆昭明的胳膊惊慌四望,寻找巨响声的声源。

而后他便看见了。

陆昭明脚边不远处,在那个断裂干枯的木桩旁,正躺着一只活生生把自己撞晕的野兔。

张小元:“……”

陆昭明也有些吃惊。

他蹙眉揪着兔耳朵捡起野兔,好半晌才回过头看向张小元,犹豫着问:“一只……够吃了吗?”

张小元咽下一口唾沫,还未来得及回答,远远忽见一片花影扑腾,一只正拍翅飞过的野鸡咯咯叫着直冲而来,狠狠撞在树干上,啪叽掉落在二人脚下。

陆昭明:“……”

张小元:“……”

……

张小元跟着陆昭明往回走。

他看着陆昭明一手野兔一手野鸡,心中一时还有些恍然。

怎么回事,原来福缘极佳还可以这么用吗?

这也太过分了吧?

张小元莫名有些说不出的羡慕。

这么好的运气,他也想要拥有。

他们说是出去逛一逛,结果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便回来了,陆昭明手中还拎着一只野兔与一只野鸡,花琉雀呆怔怔看着他,许久方问:“你们是抓吃的去了?”

张小元点头。

花琉雀:“……这么快?”

张小元缓缓点头。

他不想对外人说出他们抓野兔的奇特方式,陆昭明左右一看,裴无乱与孙义忠将武林盟的几名守卫连同丐帮弟子都已一块带走了,在场数人除了路衍风外,就是他们几个同门了,而这些人中……显然只有花琉雀一人会点厨艺。

陆昭明抬手将野鸡野兔交给花琉雀,道:“辛苦了……”

花琉雀顺手接过,心中还有些许茫然,他拎着野鸡野兔走到破庙后头去处理,路衍风捂着伤口跟上,头上猛地蹿起一行字。

路衍风:「他好贤惠。」

张小元:“……”

嗯,情人眼里出西施。

不要总是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加好感行不行!

……

裴无乱与孙义忠回来时,破庙里架着篝火,众人正围在篝火边上快乐烤肉。

张小元想算上丐帮弟子与武林盟守卫,一只野兔一只野鸡显然根本不够这么多人分,他又跟着陆昭明想去山上捉些回来,结果刚进山林,便遇见附近居住的猎户拖着刚猎到的野猪往回走,张小元干脆出钱将那野猪买了下来,请猎户大哥帮忙拖回破庙,这下所有人的早饭午饭都有了着落。

孙义忠见花琉雀一个人显然有些难以处理那头野猪,干脆撸了袖子上去帮忙,而裴无乱看着眼前所景怔然片刻,喃喃道:“我们就走开了一会儿。”

花琉雀正在教曹紫炼如何将肉烤得外酥里嫩,路衍风蹲在一边拿他的绝世好剑劈柴,张小元已经吃饱了,他好奇看着裴无乱身后乱糟糟一群人,问:“六指和郦尔丝呢?”

裴无乱已蹲到了火堆旁,等候孙义忠和花琉雀手中的美味烤肉,一面道:“带回来了,六指无碍,至于郦尔丝……吃完饭再审她。”

外头的人已将郦尔丝与其他天溟阁中人拖了进来。

六指受了些伤,却并无大碍,进来时不忘对张小元笑了笑,他似乎已知道了张小元试图救他这件事,心中多少有些感激,而他身后则跟着狼狈不堪的郦尔丝,她被破布堵了嘴,还瞪着双眼,用看着负心汉一般的目光瞪着裴无乱。

裴无乱眼中却只有烤肉。

张小元叹口气,看向郦尔丝的头顶,问话之前,他至少该弄清郦尔丝在想些什么。

死死瞪着裴无乱的郦尔丝头上,恰好升起一行大字。

郦尔丝:「死!断!袖!」

张小元:“……”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5k5m(五块五毛)

孙义忠见花琉雀一个人显然有些难以处理那头野猪,干脆撸了袖子上去帮忙,而裴无乱看着眼前所景怔然片刻,喃喃道:“我们就走开了一会儿。”

花琉雀正在教曹紫炼如何将肉烤得外酥里嫩,路衍风蹲在一边拿他的绝世好剑劈柴,张小元已经吃饱了,他好奇看着裴无乱身后乱糟糟一群人,问:“六指和郦尔丝呢?”

裴无乱已蹲到了火堆旁,等候孙义忠和花琉雀手中的美味烤肉,一面道:“带回来了,六指无碍,至于郦尔丝……吃完饭再审她。”

外头的人已将郦尔丝与其他天溟阁中人拖了进来。

六指受了些伤,却并无大碍,进来时不忘对张小元笑了笑,他似乎已知道了张小元试图救他这件事,心中多少有些感激,而他身后则跟着狼狈不堪的郦尔丝,她被破布堵了嘴,还瞪着双眼,用看着负心汉一般的目光瞪着裴无乱。

裴无乱眼中却只有烤肉。

张小元叹口气,看向郦尔丝的头顶,问话之前,他至少该弄清郦尔丝在想些什么。

死死瞪着裴无乱的郦尔丝头上,恰好升起一行大字。

郦尔丝:「死!断!袖!」

张小元:“……”

<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现实千万远离野味x

感谢在2020-05-13 02:21:22~2020-05-13 15:40: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妃花:D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机灵鬼、鱼子酱 18瓶;cycrdsanji 10瓶;夏天真~热~啊~~ 5瓶;我是谁我在哪别看我 4瓶;商羊欲雨 3瓶;34901581、长宁北巷 2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x s63

孙义忠见花琉雀一个人显然有些难以处理那头野猪,干脆撸了袖子上去帮忙,而裴无乱看着眼前所景怔然片刻,喃喃道:“我们就走开了一会儿。”

花琉雀正在教曹紫炼如何将肉烤得外酥里嫩,路衍风蹲在一边拿他的绝世好剑劈柴,张小元已经吃饱了,他好奇看着裴无乱身后乱糟糟一群人,问:“六指和郦尔丝呢?”

裴无乱已蹲到了火堆旁,等候孙义忠和花琉雀手中的美味烤肉,一面道:“带回来了,六指无碍,至于郦尔丝……吃完饭再审她。”

外头的人已将郦尔丝与其他天溟阁中人拖了进来。

六指受了些伤,却并无大碍,进来时不忘对张小元笑了笑,他似乎已知道了张小元试图救他这件事,心中多少有些感激,而他身后则跟着狼狈不堪的郦尔丝,她被破布堵了嘴,还瞪着双眼,用看着负心汉一般的目光瞪着裴无乱。

裴无乱眼中却只有烤肉。

张小元叹口气,看向郦尔丝的头顶,问话之前,他至少该弄清郦尔丝在想些什么。

死死瞪着裴无乱的郦尔丝头上,恰好升起一行大字。

郦尔丝:「死!断!袖!」

张小元:“……”

<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现实千万远离野味x

感谢在2020-05-13 02:21:22~2020-05-13 15:40: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妃花:D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机灵鬼、鱼子酱 18瓶;cycrdsanji 10瓶;夏天真~热~啊~~ 5瓶;我是谁我在哪别看我 4瓶;商羊欲雨 3瓶;34901581、长宁北巷 2瓶;⊙▽⊙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5k5m(五块五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