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0 章 是一更喏

小说: 江湖全都是高手 作者: 一只大雁 更新时间:2020-05-23 06:21:57 字数:10566 阅读进度:108/124

第 110 章

231.

裴无乱和孙义忠要接手此事, 张小元自然乐得如此。

武林盟和丐帮均实力雄厚,他们几人难以做到的事,丐帮和武林盟轻易便可做到, 他们追查天溟阁当然也会更容易一些。

几句谈完正事,孙义忠继续低头拨弄他的火堆, 折腾他的叫花鸡, 裴无乱却站起了身,冲张小元眨了眨眼, 示意他跟上来。

他朝着破庙外走,张小元犹豫片刻, 起身跟上,而陆昭明见他要跟裴无乱出去,也警惕跟着站起了身, 跟在他身后。五块五毛小说网 5k5m.С0M

花琉雀好奇看向他们, 问:“裴盟主这是要去做什么?”

孙义忠对自己的这位好友一向极为了解, 他知道裴无乱一定有事要找张小元, 可又不希望别人听见, 而他又是一个不会对他人的秘密好奇的人, 便顺口答道:“人有三急。”

花琉雀:“那小元师兄和大师兄……”

曹紫炼接着孙义忠的话往下说:“他们可以一起急。”五块五毛小说网 5k5m.С0M

他的目光完全停在那篝火上了, 心中也只有那还未吃到的叫花鸡,其他一切事情都不在他考虑的范围内, 他懒得思考, 而花琉雀听得出孙义忠是在随口应付,他也只好将好奇收回来,同众人一起等候孙义忠的叫花鸡。

裴无乱带着两人走到破庙之外, 他对陆昭明也跟着一块出来一事并不惊奇,待走到外头无人之处了, 他这才回过头看向二人,道:“天溟阁一事,我会想办法处理,可我还是希望小元能随我们一同过去。”

张小元跟着点头,他不觉得如此有何不妥,而且他也确实想要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五块五毛小说网 5k5m.С0M

陆昭明却问:“为什么?”

裴无乱看着他微微笑一笑,答:“因为他的眼睛,能看穿人心。”

陆昭明:“你怎么知道……”

“你们师父相信我。”裴无乱又看向张小元,“你毕竟是卫芸的孩子,有如此能力,我并不惊奇。”

张小元不明白裴无乱为什么突然提到他的母亲,在京城时也是如此,文肃远和戚连说他的母亲掐指能算天下事,可他却一点也不知情……难道他的身世也并不简单?娘亲其实有事情在瞒着他?

裴无乱看他神色,好似明白了些什么,不由询问:“你娘……没告诉你?”

张小元只能摇头。

“你若是回家,可以去问问她。”裴无乱轻咳一声,道,“只不过她与你或许有些不同,你与李兄是一路人,而她只是天命如此。”

张小元心情复杂。

他听不懂。

萧墨白也好,裴无乱也罢,为什么都觉得他和李寒川有什么关系。

他和大师兄的父亲素未谋面,在此之前,他甚至只是将李寒川当做是江湖传说中的人物,他们之间能有什么联系?

裴无乱叫他们出来,本就是为了谈一谈这件事,他转过头,见陆昭明还是眉头紧锁,便又说:“陆贤侄,你若是担心,也可以跟我们一块来。”

陆昭明未曾回答,裴无乱神色意味深长,压低声音在陆昭明身边,忽而冒出一句:“陆贤侄,你师叔也同我说了。”

王鹤年告诉他张小元能看出他人的身份与心思,好像并未告诉他张小元还能读唇,他说这句话时虽压低了声音,可却并未避开张小元,张小元看得清清楚楚,心中好奇再起,他果然还是很想知道,那一天大师兄到底和师叔说了什么。

裴无乱借口与陆昭明有事要谈,拉着陆昭明走开了一些,这才同陆昭明说:“你啊,太年轻了。”

陆昭明沉声默言,只是微微蹙眉,看上去好像并不想言语。

而裴无乱摆着一副过来人的嘴脸,看上去好似还略有一些激动,道:“你莫慌,来,我教你。”

陆昭明:“……”

裴无乱道:“这种事当然要学习,不然你看路衍风。”

路衍风仍一人坐在破庙的门槛上靠着门打盹,深夜破庙老树,他看上去还颇有些凄凉,陆昭明看着路衍风如此凄惨可怜,内心好像已有了一些动摇。

裴无乱又x s63

第 110 章

231.

裴无乱和孙义忠要接手此事, 张小元自然乐得如此。

武林盟和丐帮均实力雄厚,他们几人难以做到的事,丐帮和武林盟轻易便可做到, 他们追查天溟阁当然也会更容易一些。

几句谈完正事,孙义忠继续低头拨弄他的火堆, 折腾他的叫花鸡, 裴无乱却站起了身,冲张小元眨了眨眼, 示意他跟上来。

他朝着破庙外走,张小元犹豫片刻, 起身跟上,而陆昭明见他要跟裴无乱出去,也警惕跟着站起了身, 跟在他身后。五块五毛小说网 5k5m.С0M

花琉雀好奇看向他们, 问:“裴盟主这是要去做什么?”

孙义忠对自己的这位好友一向极为了解, 他知道裴无乱一定有事要找张小元, 可又不希望别人听见, 而他又是一个不会对他人的秘密好奇的人, 便顺口答道:“人有三急。”

花琉雀:“那小元师兄和大师兄……”

曹紫炼接着孙义忠的话往下说:“他们可以一起急。”五块五毛小说网 5k5m.С0M

他的目光完全停在那篝火上了, 心中也只有那还未吃到的叫花鸡,其他一切事情都不在他考虑的范围内, 他懒得思考, 而花琉雀听得出孙义忠是在随口应付,他也只好将好奇收回来,同众人一起等候孙义忠的叫花鸡。

裴无乱带着两人走到破庙之外, 他对陆昭明也跟着一块出来一事并不惊奇,待走到外头无人之处了, 他这才回过头看向二人,道:“天溟阁一事,我会想办法处理,可我还是希望小元能随我们一同过去。”

张小元跟着点头,他不觉得如此有何不妥,而且他也确实想要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五块五毛小说网 5k5m.С0M

陆昭明却问:“为什么?”

裴无乱看着他微微笑一笑,答:“因为他的眼睛,能看穿人心。”

陆昭明:“你怎么知道……”

“你们师父相信我。”裴无乱又看向张小元,“你毕竟是卫芸的孩子,有如此能力,我并不惊奇。”

张小元不明白裴无乱为什么突然提到他的母亲,在京城时也是如此,文肃远和戚连说他的母亲掐指能算天下事,可他却一点也不知情……难道他的身世也并不简单?娘亲其实有事情在瞒着他?

裴无乱看他神色,好似明白了些什么,不由询问:“你娘……没告诉你?”

张小元只能摇头。

“你若是回家,可以去问问她。”裴无乱轻咳一声,道,“只不过她与你或许有些不同,你与李兄是一路人,而她只是天命如此。”

张小元心情复杂。

他听不懂。

萧墨白也好,裴无乱也罢,为什么都觉得他和李寒川有什么关系。

他和大师兄的父亲素未谋面,在此之前,他甚至只是将李寒川当做是江湖传说中的人物,他们之间能有什么联系?

裴无乱叫他们出来,本就是为了谈一谈这件事,他转过头,见陆昭明还是眉头紧锁,便又说:“陆贤侄,你若是担心,也可以跟我们一块来。”

陆昭明未曾回答,裴无乱神色意味深长,压低声音在陆昭明身边,忽而冒出一句:“陆贤侄,你师叔也同我说了。”

王鹤年告诉他张小元能看出他人的身份与心思,好像并未告诉他张小元还能读唇,他说这句话时虽压低了声音,可却并未避开张小元,张小元看得清清楚楚,心中好奇再起,他果然还是很想知道,那一天大师兄到底和师叔说了什么。

裴无乱借口与陆昭明有事要谈,拉着陆昭明走开了一些,这才同陆昭明说:“你啊,太年轻了。”

陆昭明沉声默言,只是微微蹙眉,看上去好像并不想言语。

而裴无乱摆着一副过来人的嘴脸,看上去好似还略有一些激动,道:“你莫慌,来,我教你。”

陆昭明:“……”

裴无乱道:“这种事当然要学习,不然你看路衍风。”

路衍风仍一人坐在破庙的门槛上靠着门打盹,深夜破庙老树,他看上去还颇有些凄凉,陆昭明看着路衍风如此凄惨可怜,内心好像已有了一些动摇。

裴无乱又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5k5m(五块五毛)

裴无乱叫他们出来,本就是为了谈一谈这件事,他转过头,见陆昭明还是眉头紧锁,便又说:“陆贤侄,你若是担心,也可以跟我们一块来。”

陆昭明未曾回答,裴无乱神色意味深长,压低声音在陆昭明身边,忽而冒出一句:“陆贤侄,你师叔也同我说了。”

王鹤年告诉他张小元能看出他人的身份与心思,好像并未告诉他张小元还能读唇,他说这句话时虽压低了声音,可却并未避开张小元,张小元看得清清楚楚,心中好奇再起,他果然还是很想知道,那一天大师兄到底和师叔说了什么。

裴无乱借口与陆昭明有事要谈,拉着陆昭明走开了一些,这才同陆昭明说:“你啊,太年轻了。”

陆昭明沉声默言,只是微微蹙眉,看上去好像并不想言语。

而裴无乱摆着一副过来人的嘴脸,看上去好似还略有一些激动,道:“你莫慌,来,我教你。”

陆昭明:“……”

裴无乱道:“这种事当然要学习,不然你看路衍风。”

路衍风仍一人坐在破庙的门槛上靠着门打盹,深夜破庙老树,他看上去还颇有些凄凉,陆昭明看着路衍风如此凄惨可怜,内心好像已有了一些动摇。

裴无乱又压低声音,道:“你不信我,也该信问天……相信魔教教主的眼光吧。”

陆昭明:“……”

张小元清清楚楚全都看见了。

他觉得自己或许已经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大师兄当初与师叔说的那些话,应该和他有关系,而裴无乱纯粹是在忙中添乱,张小元窘迫不已,不想再看,匆匆扭头重新进了那破庙,却好像还憋不住胡思乱想。

若他猜测不假……裴无乱究竟会教给陆昭明什么?

他脑中不由浮现出莫问天与裴无乱日常相处的情况,简直不想对裴无乱抱有任何希望。

过了片刻,裴无乱与陆昭明二人一同回来了,陆昭明倒还是原来那副模样,他在篝火堆旁坐下,神色平淡,而这一回,张小元不敢多问方才裴无乱与他说了什么,事情到如此地步,有裴无乱接手,他暂时不必再担忧六指与二师兄的事,一静下来,他难免便要开始多想。

如今他与大师兄,又算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二人都清楚知道对方的想法和态度,却好像僵持在了原地。张小元想不明白这件事,陆昭明也始终不曾打算更进一步,他或许是想循序渐进地慢慢接近,或许又只是不知所措,而在这种事情上,张小元觉得自己也并不比大师兄高明。

至少他是在不知所措的。

他根本不知道该要如何去处理这件事,于是陆昭明不说,他也不说,原先有二师兄之事撑着,他还可以不去想这件事,而如今裴无乱接手了这件事……那他只能面对。

孙义忠的叫花鸡弄好了,香气四溢,张小元却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胃口,他尝了几口,便说自己累了,找了个借口躲到一旁去歇息,他闭上眼,却并未睡着,片刻,陆昭明也跟着过来了,张小元听见声响,睁开眼看了看他,他一言不发,只是靠在张小元身边,距他甚至还有三四尺的距离,张小元便已开始觉得心跳如鼓。

他想,若自己并不喜欢大师兄,那哪怕知道大师兄喜欢自己,也不该会有如此慌乱的感觉。

他几乎已经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可就算如此,他却仍是不知该要如何面对。

他与大师兄的事并不简单,虽说这江湖看起来一片混乱,好像人人都是断袖,张小元本不在意,可如今事情到了他的头上,他果然还是免不了要多想。大师兄好像已与师叔说过这件事了,师叔没有反对,可师父惯以君子自称,守着纲常礼法,甚至算得上有些刻板,他真的能接受这种事?

还有他的父母阿姊,每多想一分他便觉得多头疼一些,心中的退缩之心便又增上一分。他不由转过身看向陆昭明,陆昭明正在闭目休息,大师兄好像从来不为这些事情忧虑,他正觉得有些羡慕,忽而便见陆昭明头上缓缓冒出了一行字。

陆昭明:「早点休息。」

张小元:“……”

原来大师兄还未睡着,而且大师兄这是真的将他的能力当成了只有他能看到的单向对话啊?

张小元无言躺下,闭上双眼。

x s63 裴无乱叫他们出来,本就是为了谈一谈这件事,他转过头,见陆昭明还是眉头紧锁,便又说:“陆贤侄,你若是担心,也可以跟我们一块来。”

陆昭明未曾回答,裴无乱神色意味深长,压低声音在陆昭明身边,忽而冒出一句:“陆贤侄,你师叔也同我说了。”

王鹤年告诉他张小元能看出他人的身份与心思,好像并未告诉他张小元还能读唇,他说这句话时虽压低了声音,可却并未避开张小元,张小元看得清清楚楚,心中好奇再起,他果然还是很想知道,那一天大师兄到底和师叔说了什么。

裴无乱借口与陆昭明有事要谈,拉着陆昭明走开了一些,这才同陆昭明说:“你啊,太年轻了。”

陆昭明沉声默言,只是微微蹙眉,看上去好像并不想言语。

而裴无乱摆着一副过来人的嘴脸,看上去好似还略有一些激动,道:“你莫慌,来,我教你。”

陆昭明:“……”

裴无乱道:“这种事当然要学习,不然你看路衍风。”

路衍风仍一人坐在破庙的门槛上靠着门打盹,深夜破庙老树,他看上去还颇有些凄凉,陆昭明看着路衍风如此凄惨可怜,内心好像已有了一些动摇。

裴无乱又压低声音,道:“你不信我,也该信问天……相信魔教教主的眼光吧。”

陆昭明:“……”

张小元清清楚楚全都看见了。

他觉得自己或许已经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大师兄当初与师叔说的那些话,应该和他有关系,而裴无乱纯粹是在忙中添乱,张小元窘迫不已,不想再看,匆匆扭头重新进了那破庙,却好像还憋不住胡思乱想。

若他猜测不假……裴无乱究竟会教给陆昭明什么?

他脑中不由浮现出莫问天与裴无乱日常相处的情况,简直不想对裴无乱抱有任何希望。

过了片刻,裴无乱与陆昭明二人一同回来了,陆昭明倒还是原来那副模样,他在篝火堆旁坐下,神色平淡,而这一回,张小元不敢多问方才裴无乱与他说了什么,事情到如此地步,有裴无乱接手,他暂时不必再担忧六指与二师兄的事,一静下来,他难免便要开始多想。

如今他与大师兄,又算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二人都清楚知道对方的想法和态度,却好像僵持在了原地。张小元想不明白这件事,陆昭明也始终不曾打算更进一步,他或许是想循序渐进地慢慢接近,或许又只是不知所措,而在这种事情上,张小元觉得自己也并不比大师兄高明。

至少他是在不知所措的。

他根本不知道该要如何去处理这件事,于是陆昭明不说,他也不说,原先有二师兄之事撑着,他还可以不去想这件事,而如今裴无乱接手了这件事……那他只能面对。

孙义忠的叫花鸡弄好了,香气四溢,张小元却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胃口,他尝了几口,便说自己累了,找了个借口躲到一旁去歇息,他闭上眼,却并未睡着,片刻,陆昭明也跟着过来了,张小元听见声响,睁开眼看了看他,他一言不发,只是靠在张小元身边,距他甚至还有三四尺的距离,张小元便已开始觉得心跳如鼓。

他想,若自己并不喜欢大师兄,那哪怕知道大师兄喜欢自己,也不该会有如此慌乱的感觉。

他几乎已经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可就算如此,他却仍是不知该要如何面对。

他与大师兄的事并不简单,虽说这江湖看起来一片混乱,好像人人都是断袖,张小元本不在意,可如今事情到了他的头上,他果然还是免不了要多想。大师兄好像已与师叔说过这件事了,师叔没有反对,可师父惯以君子自称,守着纲常礼法,甚至算得上有些刻板,他真的能接受这种事?

还有他的父母阿姊,每多想一分他便觉得多头疼一些,心中的退缩之心便又增上一分。他不由转过身看向陆昭明,陆昭明正在闭目休息,大师兄好像从来不为这些事情忧虑,他正觉得有些羡慕,忽而便见陆昭明头上缓缓冒出了一行字。

陆昭明:「早点休息。」

张小元:“……”

原来大师兄还未睡着,而且大师兄这是真的将他的能力当成了只有他能看到的单向对话啊?

张小元无言躺下,闭上双眼。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5k5m(五块五毛)

小元听见声响,睁开眼看了看他,他一言不发,只是靠在张小元身边,距他甚至还有三四尺的距离,张小元便已开始觉得心跳如鼓。

他想,若自己并不喜欢大师兄,那哪怕知道大师兄喜欢自己,也不该会有如此慌乱的感觉。

他几乎已经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可就算如此,他却仍是不知该要如何面对。

他与大师兄的事并不简单,虽说这江湖看起来一片混乱,好像人人都是断袖,张小元本不在意,可如今事情到了他的头上,他果然还是免不了要多想。大师兄好像已与师叔说过这件事了,师叔没有反对,可师父惯以君子自称,守着纲常礼法,甚至算得上有些刻板,他真的能接受这种事?

还有他的父母阿姊,每多想一分他便觉得多头疼一些,心中的退缩之心便又增上一分。他不由转过身看向陆昭明,陆昭明正在闭目休息,大师兄好像从来不为这些事情忧虑,他正觉得有些羡慕,忽而便见陆昭明头上缓缓冒出了一行字。

陆昭明:「早点休息。」

张小元:“……”

原来大师兄还未睡着,而且大师兄这是真的将他的能力当成了只有他能看到的单向对话啊?

张小元无言躺下,闭上双眼。

说是心烦意乱,可这些时日实在太过忙碌,要不了多久,他还是睡着了。

天已入冬,他虽离火堆不远,到了后半夜,却仍是觉得冷,他睡得迷迷糊糊的,一时尚未从梦中醒来,只是将身子越缩越紧,蜷成一团,只过了一会儿,周遭好像暖了一些了,他将衣服裹得更紧,昏昏沉沉几乎要再入梦中时,忽而觉得有些不对。

他刚刚裹紧的,好像不是他的衣服。

张小元险些一下惊醒,他睁开眼,这才发现是陆昭明将衣服披在了他身上,他还将衣服当做被子裹紧了。张小元难免略有些觉得窘迫,扭头见陆昭明仍是靠在一旁一动不动,他忍不住压低小声询问:“大师兄,你……”

陆昭明没有开口,头上却缓缓地冒出了一行字来。

陆昭明:「不要吵醒其他人。」

张小元:“……”

张小元左右一看,守夜的人像是守在了门外,破庙内的众人应当都已经睡着了,怎么说大家都是习武出身,他的声音若是再大一些,恐怕就要将其他人惊醒了。

张小元只好将声音压得更低了一些,挪到陆昭明身边,近乎耳语一般轻声询问:“大师兄,你不冷吗?”

陆昭明摇头。

张小元不由想起那日陆昭明淋了雨,光靠内功便能将衣服烘干,武功高的人或许是真的不觉得冷的,可他又不免多想,或许大师兄是为了不让自己担心才这么说的,初冬的天气,大师兄只穿了一件单衣,怎么可能不觉得冷。

陆昭明见他神色犹豫,显然是误会他害怕被人发现,便微微蹙眉,终于开了口,小声与他说:“你放心,他们都睡着了。”

张小元看了看陆昭明的衣服,若将大师兄的外袍摊开来的话,裹着两个人倒也绰绰有余,他便又挪了挪身子,凑到陆昭明身边,将衣服朝上一扬,恰好能将两人一块盖住。

陆昭明一怔,正要开口,张小元却已打断了他。

“睡吧。”张小元钻在衣服下,极小声说,“再说话他们就要听见了。”

<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5-09 22:05:35~2020-05-12 18:25: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西瓜啊西瓜、Hamuhamu.、茶叶的tea、腐木、妃花:D、半亩方糖、骆闻舟的小宝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季斐然 105瓶;某年某月某日的今天 30瓶;何清眠 20瓶;秦艽 19瓶;柠檬茶 11瓶;绒语、茶叶的tea、挚爱美人、杠杠、垰垰大魔王、江美人是我心头好、泡泡眼子、一颗颗、逐溪、妈我在这、夏天真~热~啊~~、绥绥白狐、日月昭昭、水果大橙 10瓶;玉居 7瓶;易雬路 6瓶;无中生姐妹、Aurora、骑兔子的萝卜 5瓶;南城、我没得钱、隐居的鹤 4瓶;太太今天更新x s63 小元听见声响,睁开眼看了看他,他一言不发,只是靠在张小元身边,距他甚至还有三四尺的距离,张小元便已开始觉得心跳如鼓。

他想,若自己并不喜欢大师兄,那哪怕知道大师兄喜欢自己,也不该会有如此慌乱的感觉。

他几乎已经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可就算如此,他却仍是不知该要如何面对。

他与大师兄的事并不简单,虽说这江湖看起来一片混乱,好像人人都是断袖,张小元本不在意,可如今事情到了他的头上,他果然还是免不了要多想。大师兄好像已与师叔说过这件事了,师叔没有反对,可师父惯以君子自称,守着纲常礼法,甚至算得上有些刻板,他真的能接受这种事?

还有他的父母阿姊,每多想一分他便觉得多头疼一些,心中的退缩之心便又增上一分。他不由转过身看向陆昭明,陆昭明正在闭目休息,大师兄好像从来不为这些事情忧虑,他正觉得有些羡慕,忽而便见陆昭明头上缓缓冒出了一行字。

陆昭明:「早点休息。」

张小元:“……”

原来大师兄还未睡着,而且大师兄这是真的将他的能力当成了只有他能看到的单向对话啊?

张小元无言躺下,闭上双眼。

说是心烦意乱,可这些时日实在太过忙碌,要不了多久,他还是睡着了。

天已入冬,他虽离火堆不远,到了后半夜,却仍是觉得冷,他睡得迷迷糊糊的,一时尚未从梦中醒来,只是将身子越缩越紧,蜷成一团,只过了一会儿,周遭好像暖了一些了,他将衣服裹得更紧,昏昏沉沉几乎要再入梦中时,忽而觉得有些不对。

他刚刚裹紧的,好像不是他的衣服。

张小元险些一下惊醒,他睁开眼,这才发现是陆昭明将衣服披在了他身上,他还将衣服当做被子裹紧了。张小元难免略有些觉得窘迫,扭头见陆昭明仍是靠在一旁一动不动,他忍不住压低小声询问:“大师兄,你……”

陆昭明没有开口,头上却缓缓地冒出了一行字来。

陆昭明:「不要吵醒其他人。」

张小元:“……”

张小元左右一看,守夜的人像是守在了门外,破庙内的众人应当都已经睡着了,怎么说大家都是习武出身,他的声音若是再大一些,恐怕就要将其他人惊醒了。

张小元只好将声音压得更低了一些,挪到陆昭明身边,近乎耳语一般轻声询问:“大师兄,你不冷吗?”

陆昭明摇头。

张小元不由想起那日陆昭明淋了雨,光靠内功便能将衣服烘干,武功高的人或许是真的不觉得冷的,可他又不免多想,或许大师兄是为了不让自己担心才这么说的,初冬的天气,大师兄只穿了一件单衣,怎么可能不觉得冷。

陆昭明见他神色犹豫,显然是误会他害怕被人发现,便微微蹙眉,终于开了口,小声与他说:“你放心,他们都睡着了。”

张小元看了看陆昭明的衣服,若将大师兄的外袍摊开来的话,裹着两个人倒也绰绰有余,他便又挪了挪身子,凑到陆昭明身边,将衣服朝上一扬,恰好能将两人一块盖住。

陆昭明一怔,正要开口,张小元却已打断了他。

“睡吧。”张小元钻在衣服下,极小声说,“再说话他们就要听见了。”

<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5-09 22:05:35~2020-05-12 18:25: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西瓜啊西瓜、Hamuhamu.、茶叶的tea、腐木、妃花:D、半亩方糖、骆闻舟的小宝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季斐然 105瓶;某年某月某日的今天 30瓶;何清眠 20瓶;秦艽 19瓶;柠檬茶 11瓶;绒语、茶叶的tea、挚爱美人、杠杠、垰垰大魔王、江美人是我心头好、泡泡眼子、一颗颗、逐溪、妈我在这、夏天真~热~啊~~、绥绥白狐、日月昭昭、水果大橙 10瓶;玉居 7瓶;易雬路 6瓶;无中生姐妹、Aurora、骑兔子的萝卜 5瓶;南城、我没得钱、隐居的鹤 4瓶;太太今天更新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5k5m(五块五毛)

着两个人倒也绰绰有余,他便又挪了挪身子,凑到陆昭明身边,将衣服朝上一扬,恰好能将两人一块盖住。

陆昭明一怔,正要开口,张小元却已打断了他。

“睡吧。”张小元钻在衣服下,极小声说,“再说话他们就要听见了。”

<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5-09 22:05:35~2020-05-12 18:25: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西瓜啊西瓜、Hamuhamu.、茶叶的tea、腐木、妃花:D、半亩方糖、骆闻舟的小宝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季斐然 105瓶;某年某月某日的今天 30瓶;何清眠 20瓶;秦艽 19瓶;柠檬茶 11瓶;绒语、茶叶的tea、挚爱美人、杠杠、垰垰大魔王、江美人是我心头好、泡泡眼子、一颗颗、逐溪、妈我在这、夏天真~热~啊~~、绥绥白狐、日月昭昭、水果大橙 10瓶;玉居 7瓶;易雬路 6瓶;无中生姐妹、Aurora、骑兔子的萝卜 5瓶;南城、我没得钱、隐居的鹤 4瓶;太太今天更新了多少? 3瓶;ww归、23486569、升晟、巫山客、34901581 2瓶;时光易碎、暗暗生动、不知今夕何夕、30244117、湛无不盛、温水煮呱太、韩春、人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x s63 着两个人倒也绰绰有余,他便又挪了挪身子,凑到陆昭明身边,将衣服朝上一扬,恰好能将两人一块盖住。

陆昭明一怔,正要开口,张小元却已打断了他。

“睡吧。”张小元钻在衣服下,极小声说,“再说话他们就要听见了。”

<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5-09 22:05:35~2020-05-12 18:25: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西瓜啊西瓜、Hamuhamu.、茶叶的tea、腐木、妃花:D、半亩方糖、骆闻舟的小宝贝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季斐然 105瓶;某年某月某日的今天 30瓶;何清眠 20瓶;秦艽 19瓶;柠檬茶 11瓶;绒语、茶叶的tea、挚爱美人、杠杠、垰垰大魔王、江美人是我心头好、泡泡眼子、一颗颗、逐溪、妈我在这、夏天真~热~啊~~、绥绥白狐、日月昭昭、水果大橙 10瓶;玉居 7瓶;易雬路 6瓶;无中生姐妹、Aurora、骑兔子的萝卜 5瓶;南城、我没得钱、隐居的鹤 4瓶;太太今天更新了多少? 3瓶;ww归、23486569、升晟、巫山客、34901581 2瓶;时光易碎、暗暗生动、不知今夕何夕、30244117、湛无不盛、温水煮呱太、韩春、人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5k5m(五块五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