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官路 187

小说: 基层科员权色官路:校长风流 作者: 某九 更新时间:2016-01-25 10:27:10 字数:3327 阅读进度:348/383

权色官路187

张东宝回到熟悉的班级,熟悉的课堂,内心百感交集,深知学习机会得之不易,也愧疚以前不够努力,让母亲伤心。因此尽管听不懂,注意力却异常集中,不但听,还写,老师讲的、黑板上写的,几乎一字不漏的抄写在笔记本上。

林建军从局里到学校工作,时间毕竟还短,凭着年轻,有一股冲劲,加上踏实肯干的作风,取得了一些成绩。因为从没在一线教学,他就没有总结出自我的教育教学理念,在教学理念观点上来说,林建军受熊乃亮影响很大,几乎是照搬熊乃亮的教育理念和管理观点。

熊乃亮是很反对开除学生的,他认为只要管理得当,就可以改变学生的学习习惯和态度。左立斌、张东宝都属于严重违纪的学生,林建军还是愿意为他们提供继续读书的机会。

周二晚上,林建军接到张强电话,说东西找到了,问林建军如何处理。林建军当即开车返回平津去张强家里。张强也在建材小区买的楼,已经装修完毕住进去了。

见面后,张强笑着说你们这些领导干部,看着人模人样的,背地里却肮脏龌龊。夢島小說網首发,“”

“我好像没得罪你吧!”林建军说,他的目光落到了茶几上放着的黑壳笔记本上,笔记本外边还带着扣环,可以用袖珍的锁头锁起来,但现在锁头已经被弄下去了。

“你先看看吧,里边内容花花着呢。”张强笑着说。

林建军拿起笔记本翻看,开头就是流水账一般的日记,今天天气怎么样、都做了些什么事情,心情如何。

“这没什么呀。”林建军说。

“你继续往后看呀,再翻几页就到了,我靠,比****还黄。”张强笑嘻嘻的说。夢島小說網首发,“”

林建军又向后翻了几页,终于明白秦守仁为什么如此着紧这个日记本,而且基本能确定这就是秦守仁要找回的东西,从内容上看,难怪秦守仁即使多花钱也要把它寻回来了。

在日记后边,秦守仁开始非常详细的记述他和女人的事情。他与对方去开房,做了多长时间,都用了哪些姿势,包括自己欢愉时候的心理感受等等,描述得非常详细。向后继续翻阅,几天以后又出现了新的女主角,看身份还是沙河县政府的工作人员。

林建军越看越惊,秦守仁沉稳干练,实在看不出居然是这种人,做就做了,居然还把肢体动作、语言详细的记录下来,这东西若是落在有心人手中,将会对秦守仁产生极大影响。

秦守仁,还真是禽兽人啊!联想到秦守仁名字的同音字,林建军忍不住笑了。日记再往后,又出现了新的内容,比如某月某日,谁送了礼,求秦守仁办什么事情一类。

周海山乃是秦守仁一手推荐上去的,林建军则是周海山的心腹干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林建军与秦守仁算是一个阵营。再向后翻,便没有内容了,林建军合上日记本,很认真的问:“你从哪找回来的?”夢島小說網首发,“”

“这个你就别管了,这是你要我找的东西吧?”

“应该是了。”

“为了请王敏帮忙,我带他老婆去省城的医院看病,花了四万块,你得给我报了。”张强说,把医院的单据交给林建军。

“这东西……没有备份了吧?”林建军谨慎的问。

“这我哪知道,能找回来已经费老劲了,你要是不放心,我帮你问问。”张强说,“这个秦守仁官儿不小吧?如果不是看你面子,我就留下这东西,保证他以后乖乖听话。”

林建军听了张强的话,心里一紧,自己这个表弟心挺野,现在又跟着樊玉英做事,林建军真怕他惹出事来,忍不住劝告说:“张强,你做事还是谨慎点,别做过火的事情,交朋友也要注意。”

“行了,我自己心里有数,你不用管我。”张强不耐烦的说。

林建军坐在车里,心想秦守仁还真是奇葩,居然还有记录这些勾当的习惯,这东西如果落到竞争对手手里,秦守仁的仕途就到头了,而且还会有牢狱之灾。

林建军开车经过一家五金店时,特意下车买了一把很小的锁头,将日记本锁了起来。然后才给周海山打电话,说东西找到了。周海山大喜,让林建军立即到他家里。

两人见面,林建军把日记本交给周海山的同时,也把钥匙给了周海山,说以前的锁头被人撬了,我换了一把新的。

周海山看着林建军,林建军一脸坦然。从看到日记的内容以后,林建军就知道这事不落好,锁头被换了,秦守仁肯定会怀疑经手的人看过日记的内容,如果这日记的主人是周海山,林建军拼着四万块不要了,也不会把日记本还回去,惹周海山怀疑。秦守仁就不同了,反正已经调去沙河了,影响不到自己。

东西找回来了,周海山还是挺欣慰,夸赞了几句建军很有办事能力一类的话,林建军把医院的单据交给周海山,说明了找回东西的不容易。夢島小說網首发,“”

把单据留给周海山以后,林建军便离开了周海山家。等林建军走后,周海山看着桌上的日记本,心想我倒要看看这里边有什么东西,老秦那么紧张的要找回来。他伸手抓向日记本,可又犹豫了,直觉告诉他,日记本里肯定有见不得人的东西。自己能出任副县长,秦守仁是出了大力的,自己偷窥他的秘密,有点不厚道哇。

最终,好奇心还是赢得了胜利。周海山打开了日记本,翻看起来。越往后看,越觉得心惊,而且好笑。真想不明白,秦守仁写这些东西干嘛,难道留作变老了以后的***吗?这个日记本记录了很多秘密,秦守仁居然还敢放在车里带着,真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周海山给秦守仁打电话,通报了情况,秦守仁听说日记本找回来了,长舒了一口气,说明天就到平津,见面再谈。周海山说行,为了找这个日记本,花了四万块钱。

秦守仁说我知道了。

离开周海山家,林建军并没回家,而是开车去了马春花那里。林建军的突然到来,让马春花意外又惊喜,两人享受欢愉的时候,林建军脑子里突然想,如果我也把自己和马春花交欢的过程,用文字记录下来,以后没事时候,偷偷翻看会怎样?

“你想什么呢?”马春花感觉林建军动作慢下来,娇声问。

“想换个姿势干你。”林建军说着,把马春花从床上拉起来,让她骑在自己身上,享受女上位带来的快活。马春花的**,随着她起伏的剧烈动作甩动着,然后被林建军捉在手里,白白的**在他的手中变换着形状,林建军捏住了她的**,轻轻揉搓,这是马春花很敏感的部位,顿时不住声的呻吟起来。

隔了两天,林建军终于接到周海山电话,拿到四万块钱。对于日记本的事,周海山再没提起,林建军也将它埋藏在了心底的最深处。

期末考试终于到来,期末考试是教师教学、学生学习成果的重要检测,老师和学生都很重视。

就在期末考试期间,林建军召集三个年级组长和政教处和德育处领导干部们开了一个会,林建军在会上讲了自己对学生违纪情况的几点认识和处理意见。林建军说不能动不动就开除学生,学校本就是育人的机构,作为教师我们有责任和义务教育好学生,学生违纪被开除,那只能说是你班主任的失败,是年级组长的失败,是你没有教育好学生。夢島小說網首发,“”

林建军的话,让年级组长们很不服气,却谁也没有辩驳。

“谁没有犯错误的时候,你们这辈子就一次错误没犯过吗?”林建军质问,“人最容易原谅自己的错误,却只会盯住别人的错误,我们作为教师在处理、对待学生错误时,要多一点谅解之心,要站在学生的立场上看待问题。比如王政,这是我们公认的好学生、优秀学生,可他被一中开除了,来到五中才开始努力。如果我没有给王政继续读书的机会,他就辍学了,那样五中就少了一个高考状元,农村多一个种田的小伙子。”

“同样的道理,张东宝犯错了,我们可以给他一次机会,再给他一次机会……”

“张东宝那样的学生,给他再多机会,估计也白费。”周延军小声嘟囔。夢島小說網首发,“”

“面对学生错误,我们既要原谅、理解,也要管理,免得他再犯类似的错误。”林建军说,“今天找大家来,想商量一下违纪学生跟踪教育、重点督促的问题。从假期补习开始,政教处、德育处和各年级对违纪学生、学习成绩差的学生进行重点管理,每日督促,检查他们的作业、笔记,通过这些检查,来督促他们学习。”

诸人听了,都大皱眉头。各年级学习困难生都不少,加上违纪学生,数量较多,每日一督,这个工作量着实不小。

“回去以后,政教处、德育处和年级组制定各自的督促计划,政教处和德育处的重点任务是督促违纪学生遵守纪律,努力学习;年级组的重点任务就是督促学困生的转化,要让每个学生都积极认真的学习,他不学习,我们就督促他……”

“如果督促了也不学习呢?”向伟问。

“那就找家长进行教育,实在转化不了,我们也不要耽误学生的前途,劝退就是。”林建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