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官路 128

小说: 基层科员权色官路:校长风流 作者: 某九 更新时间:2016-01-25 10:13:52 字数:3210 阅读进度:299/383

权色官路128

学生作弊以前,都会抬眼偷看监考教师,监考教师没注意他,这才敢抄袭。..现在这俩监考教师受到警告以后,一刻不敢松懈,学生每次抬头,都会发现监考教师的目光异常严厉的盯着自己,想搞点小动作的学生心里害怕,便不敢抄袭了。

整个数学考试,一中十四考场是最严的,也是考纪最好的。

对于考场里的异常,王政毫无体会,他的全部心神都投入到了数学试卷上,一道题、两道题……整套试卷,对王政来说几乎没有难点,势如破竹一般做完整套试题以后,王政看了一下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他先自习检查了一遍填空题,然后检查大题,整体上没有错误,只把答题步骤重新进行完善,然后检查选择题,听到考试结束的铃声,有考生想趁最后的交卷的混乱的机会抄一点,结果遭到监考教师的严厉警告,说如果谁继续答题,或者抄袭他人试卷,将取消本科考试成绩。

一个老师监视学生,另一个老师快速收卡、试卷、草纸,直到把学生试卷收齐,两个老师这才松了一口气。离开考场,两个老师交流,说上午没要求这么严啊,怎么下午要求这么严?

“这还用问么,这个考场里肯定有成绩特别优秀的学生,害怕打扰呗。”年纪大一点的老师说。

“幸好,下一场就换别人了。这一场考完,肯定好多学生都要骂咱们俩!”年轻的老师说。

“别的考场学生都抄到了,就咱们这场特别严,会不会有学生告咱们呀?”年轻老师问。

“严格监考,本就是咱们的份内工作,告到哪也是咱们有理,别的考场学生抄到了,那是监考教师没有好好履行责任,还得表扬咱俩呢。”年老的教师说。

“哎,我真是再也不想监十四场了。”年轻老师说。

王政出了考场,回到集合地点,林建军就问考试的情况,王政兴奋的说这套试题的感觉太好了,不愧是高考试题,从易到难,难度逐渐递进,让人做得特别舒服,做完了我还检查了一遍,满分不一定,但肯定不会低于一百四十分。

看王政状态很好,林建军和崔福祥也很兴奋。

当高考全部结束以后,林建军与各考点带队教师一起,把学生全部安全带回学校,这时候才终于完全放心。高三的学生当天下午便离校了,离开了他们生活了三年的校园,尽管在校时,同学们对学校的管理和老师的管理有诸多怨气,但是当即将离校时,大部分的学生还是非常不舍,这种不舍既包含对一段生活的告别的不舍,也包含离开苦心培育自己的老师的不舍,更多的是对共同生活了三年的同窗的不舍。

有些感情丰富的女学生,甚至流下了晶莹的纯真的泪水。

王政把存放在林建军休息间的物品整理好,来到外间林建军的办公室,王政诚恳的说:“建军哥,谢谢你。”

“谢我什么?”林建军笑着问。

“我觉得,我之前走了弯路,幸亏遇到你,是你的及时引导和激励,让我才重新鼓起勇气,如果不是你的开导和鼓励,我想我可能已经辍学了。”王政语气诚恳,“我觉得你是我生命里的贵人。”

林建军哈哈大笑:“你还相信命运哪?王政,你能取得好的成绩,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你的勤奋与刻苦,别人不清楚,我可是完全看在眼里的,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这句话最适合你。”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感谢建军哥的帮助。”

“如果真要说帮助,那就是我给了你一个清晰的目标,追求目标的过程就是证明自己、寻找自己的过程。”

“建军哥,我先走了,再晚就没车了。”王政说,“等你下次回家,我请你去我家吃饭。”

“好。”林建军说,看到王政大包小包好几个,拿着有些费劲,林建军让他把东西放下,高考结束,自己近几天要回村里,到时帮他捎回去。

“那我先走了。”王政说,出门时,王政朝林建军挥挥手。

到了学校门口,王政看到吕薇站在门外不远处,王政看到她的时候,她也看到了王政,脸上露出欢欣的笑容,一直朝王政招手:“王政,王政。”她束着马尾,很清纯靓丽。

“吕薇,你在这干嘛呢?”

“等你呀,我都等了半个多小时,你怎么才出来,你的行李呢?如果一次拿不完,可以先放到我家。”

“没事,放在学校了,校长与我一个村的,说回家时帮我带回去。”

“啊,我差点忘了,你和林校长是亲戚。”吕薇轻笑着说,王政觉得她真的很漂亮,想起她以前给自己写的情书,心里忍不住砰砰乱跳。

“你考得怎么样?”王政问。

“不怎么样,好多题都没做出来,大学肯定是没指望,我打算去中专学习护理。”

“啊,那也挺好的。”王政觉得自己有点紧张,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呢,肯定考得很好吧?”吕薇笑着问,她的笑容给人很明亮的感觉。

“还好吧。”王政抬起手腕看表,吕薇是个很聪慧的女孩子,她的聪慧体现不在学习方面,而是为人处世,能够看清王政这个潜力股。在当时,女孩主动追男孩的可不多。

“我陪你去汽车站。”吕薇说。

“好。”

两人并肩向车站方向走去,吕薇问王政假期有什么计划,王政说不知道,没什么计划,想在家帮父母干点活。

吕薇说她暑假要去松江市的姨姨家,请她姨帮忙找份活干,既可以赚钱,还能锻炼能力。

“我觉得你好厉害。”王政赞叹说,吕薇比同龄的学生,在思想上要成熟。

“我有什么厉害,你才真的厉害呢,学习那么好,我觉得你一定能考上清华大学,哇,真是了不起!”吕薇笑着说,“王政,等你以后到了大学,我去看你,到时候你带我逛逛清华大学。”

“还不知道能不能考得上呢。”王政说,其实他觉得自己发挥很好,应该能被清华大学录取。

“肯定没问题的呀。”吕薇说。

俩人突然都不说话了,到了车站王政上车时,吕薇交给他一封信,还有一个铁盒子,让他到家以后再打开。汽车开出好远,王政回头,看到吕薇还在看着汽车并挥手。

王政走了以后,林建军让李得福发通知,晚上在教工餐厅请高三全体教师吃饭,校委会全体成员作陪。晚餐时林建军兴致很好,带着几个副校长挨桌敬酒。第一桌时,周跃辉只抿了一小口,被高三老师发现了,说他不实在,周跃辉说我喝酒难受。

“周校长,难得今天高兴,放开量喝,你要是喝不了,我替你喝怎么样?”林建军开玩笑的说,周跃辉没法,只得喝了一大口。

到第二桌时,林建军说谁也不许耍赖,都倒到跟我一样多。

林建军把杯子放在桌上,负责倒酒的李得福挨个给高三老师们倒酒。

“两口喝干,谁喝不了,今年奖金就不发了。”林建军说,老师们都笑。

最后一桌是女老师,林建军极力劝酒,让她们喝了一杯啤酒。

林建军说都说妇女能顶半边天,咱们五中的女老师能顶多半边,工作中不比男老师逊色,回到家还要照顾老人和孩子,洗衣服做饭,五中的女老师们为学校贡献了更多的力量,你们才是五中最坚强的后盾。

女老师们被他说的很高兴,哈哈笑着,挺爽快的喝了啤酒。

“林校长,我们今年也可以去旅游了吧?”田凤玲问。

“可以。”林建军说。

“我想去北京,看看祖国的心脏,看看**广场和颐和园。”田凤玲憧憬的说。

“去年他们去的秦皇岛和北戴河,说那边挺好玩的。”王岚说。

“我想去青岛,青岛的崂山据说挺好。”周倩说。

“崔主任,你这两天征询一下老师们的意见,看老师们最想去哪里。”林建军说。

“是。”

“林校长,王政说他考得不错,他报的清华大学吧,如果他考上了,三班的老师应该都是特等奖吧?”周倩问。

“如果王政真考上清华了,三班老师全部特等奖!”林建军痛快的说。

“林校长,奖金是不是也要翻倍呀?”王岚问。

“奖金可以适当增加,翻倍的话,学校经费压力不小,校委会研究了再说。”奖励等次可以答应,涉及到钱,林建军便小心多了。

一年的辛苦、努力,高三老师们压力很大,现在高考结束,学生离校了,压力都放下了,心情轻松,加上校级干部和校委会成员们使劲劝酒,大部分老师都喝多了。宴请结束以后,晃晃荡荡的去了,也有凑在一起商量晚上打通宵麻将的。

高三学生离校,接下来的重点工作就是高一和高二的期末统考。宴请高三教师的次日一早,林建军到操场活动,围着操场慢跑。林禹峥快步几步,追上林建军,与林建军交流。

林建军要求高一级部要开展好最后阶段的复习工作,力争期末考出好成绩。亅亅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