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官路031

小说: 基层科员权色官路:校长风流 作者: 某九 更新时间:2016-01-25 09:44:35 字数:6370 阅读进度:203/383

张红雨工作的单位性质决定了他的话具有足够份量,齐天笑着说:“张处长这是在批评我了,我对五中不够关注呀,这样,回去以后我就给财政局的同志联系,请他们尽快把资金落实到位。”

齐天是管组织的副书记,他既然表态,事情基本就落实了,这让林建军心里很高兴。

自己让邹明宇往财政局跑了好几次,自己也往财政局打过几次电话,对方根本不理会。张红雨和齐天打个招呼,事情就办成了,这让林建军感叹自己的能量太小。

林建军的心底,追求仕途进步的想法,在这一刻有了朦胧的发芽。

之所以说朦胧,是因为林建军没有明确的目标,努力工作,干出成绩,然后怎么样呢?无外乎调回教育局,当个副局长,运气好的话,熬上几年甚至十几年,当个教育局长,这几乎就是终点了。

可是教育局长能量就大吗?赵国峰甚至周海山,对财政局的人能有多大影响力呢?

在校园里转了一圈,张红雨和朱童总算找到一些记忆中的痕迹,学校里成荫的绿树,就是他们上学时候亲手栽下的,当年的小树苗,如今已经长成了茁壮挺拔的大树,他们也由普通的高中生,走上当前的岗位。

“各位领导受累了,已经晌午了,咱们是不是先去吃饭?”林建军问。

“对,咱们柳林镇委镇政府略备薄酒,请各位领导赏光。”徐大河说。

齐天和樊爱党并不想留下吃饭,可是张红雨和朱童都要留下,齐天和樊爱党、周海山等人也就留下了。一群人上了车,车队浩浩荡荡出发了。林建军、黄在刚乘坐周海山的车子,周跃辉、朱童乘坐张红雨的车子,徐大河、周喜来也挤上轿车,加上平津电视台、报社和宣传部的人,车子坐满了,宋大雨和钱云龙只能徒步,这就是位置上的差距。

“林校长,五中的仪式很隆重呀,连省委组织部的领导都请来了。”龚跃飞笑着说。

“适逢其会而已。”林建军谦逊的笑着说,“五中毕业的校友们明天回学校聚会,张处长是主要发起人,没想到他今天赶过来了。”

张红雨在松江市的调研活动结束以后,跟带队的副部长马建民请假,说想回高中母校参加活动,马建民很器重张红雨,对他挺好,批准了他的请求。张红雨就赶到了五中,恰好赶上周跃辉捐赠仪式和表彰会。

热烈、震撼、激情的捐赠仪式结束了,这次捐赠活动,注定要在平淡、安宁的五中校园,牵引出无数话题,也让五中的学生们激动不已,很多人把周跃辉当成偶像,下决心要好好学习,将来成为像他一样的对社会有用的人。

学生们既羡慕获得了捐赠的同学,也有些成绩中上游的学生暗下决心,要好好学习,下次再有捐赠,已经要有自己一份。

中午,学生宿舍的讨论非常热烈,话题都与周校长捐资助学有关。老师们回到家,谈论的也都是周跃辉捐赠的义举。在大多数老师眼里,周校长真的很无私。

林建军等校领导陪着上级领导去就餐了,林建军作为校长、周跃辉作为今天活动的主角,有幸与级别最高的领导们同席,菜品非常丰盛,酒是茅台。不得不说,乡镇干部真敢造害,林建军一桌喝了两箱。司机一桌菜品相同,只是没有酒。记者、秘书、摄像师等人一桌,喝的也是过百元的平津特曲,这一顿饭,就要数千元。

铺张浪费,只为讨领导一笑。

席间的气氛很热烈,大家频频向周跃辉敬酒,周跃辉很高兴,他很享受。来者不拒,特豪迈。同桌的都是县里领导,周跃辉也无法拒绝,于是一杯又一杯,很快就喝多了,出去吐完回来接着喝。

比起周跃辉,林建军就低调得多,绝不主动出击,只有当领导目光看向自己时,才赶紧举杯。

一场酒喝了三个多小时,把领导们送上车,林建军请张红雨住下,张红雨拒绝了,说他和朱童回松江,找几个校友聚一聚,明天在过来。

往学校走的路上,走没多远,周跃辉直接扑在地上了,任凭林建军、黄在刚等人怎么叫,就是不醒。林建军把他架起来,周跃辉双脚拖着地,根本毫无意识了。

拖拖拉拉总算回到学校门口,值班的尚广军连忙接下周跃辉,林建军甩着胳膊,笑着说别看老周长得瘦,还挺沉。林建军交待尚广军把周跃辉送回家,黄在刚几个也没少喝,跟着林建军回到办公室,林建军给诸人倒上水。

几个人都很兴奋,谈起周跃辉捐赠的情况,黄在刚和钱云龙纷纷感叹,说佩服周跃辉的大爱无私。

黄在刚、钱云龙和宋大雨也喝多了,陪林建军坐了一会,林建军看三个迷迷瞪瞪的样儿,就让他们回家去睡觉。三人走后,办公室里顿时清净很多,林建军抽出熊乃亮的著作,翻看了几页,觉得看不进去,心静不下来,索性到校园里巡视。

学生都在上课,偌大的校园里,只有学生朗读的声音,操场上没人,和上午的热烈形成强烈的对比。

林建军心想捐赠活动真是一举数得!

周跃辉如果被抓,他自己固然名声扫地,五中和林建军也不见得光彩。现在这样的结果,无疑是很圆满的,周跃辉获得了无私、奉献的好名声,五中也得到了上级领导的赞扬,在领导面前留下好的印象。

很好,坏事变好事呀,看来矛盾双方是能够相互转化的,只看你如何去看待、去操作罢了。

不过这件事也给林建军敲了警钟,就如周海山所说,不能什么事情都用“我到五中时间很短”为借口,上级领导才不会听你解释,在他们面前,错误就是错误,没有理由。

林建军回顾自己到五中短短时间内,学生食物中毒、周跃辉订制盗版,这都是负面情况。幸好周跃辉这事抹平了,甚至转成了正面报道,否则自己就真的被动了。领导会觉得自己没有能力,有时候领导对一个人的印象,一旦形成,就很难改变,而在当下的我国社会,领导的印象和意见,对下属的前途影响力真的太大!

订制教材、资料里边的油水不少,操作必须规范起来,三个年级组长和教务处张博负责,周跃辉审批,最后报自己签字才能订购,不能再让周跃辉一个人说了算。

于俊青慌慌张张的从家属院里跑出来,看见林建军,她连忙挥手,一边挥手一边大声哭喊:“林校长,林校长……”

林建军停下脚步,于俊青跑到林建军跟前:“林校长,你快去看看我家周跃辉,他都昏迷了,怎么叫都叫不醒呀!您快去看看吧……”于俊青一边说,一边哭。

林建军不敢怠慢,跟着她往家里走,走了一段说:“我去看周校长,你去喊人,把周校长送到诊所看一看。”

“哦。”于俊青慌乱的去了。

林建军推开周跃辉家的门,屋里散发着浓烈的酒臭味,走近了,林建军看到地上、床上都有呕吐物,周跃辉双眼紧闭,面色惨白。

“周校长?”

“周校长?”林建军推了推周跃辉,周跃辉毫无反应。

林建军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没看出啥来,便用力推了一下:“周跃辉?”

糟糕,可能酒精中毒了,林建军暗想。周跃辉中午喝了一斤半,喝了吐,吐了接着喝,林建军当时就觉得他喝多了,可是桌上全是领导,哪位领导敬酒,周跃辉敢不喝?而且还得是领导随意,自己干了……

侯永波、李洋洋、李志刚和李凤刚等几个老师冲进来。

“林校长。”

“周校长喝多了,先把他送到诊所让大夫处理一下。”林建军说。

“哦。”几个人七手八脚把周跃辉背起来,轮流背着送进诊所,大夫一看就说酒精中毒,建议去医院治疗。

林建军让医生给周跃辉先挂了个水,打发侯永波去找马志平,让他找车送周跃辉去医院。

侯永波回到学校,在办公室找到马志平,说周校长喝多了,林校长让你抓紧找辆车,送周校长去医院。

“操,喝酒的时候不带我,干活的时候想起我来了!”马志平小声嘟囔了一句,侯永波听见了,未予置评。

尽管心里不爽,马志平也不敢违拗,赶紧找了一辆出租车,林建军指挥几个老师,七手八脚把周跃辉抬上车,于俊青跟着上车,林建军不太放心,让李凤刚、李志刚跟着一起去医院帮忙。

傍晚时候,李志刚和李凤刚回来了,李凤刚找到林建军向他汇报情况:“周校长已经没事了,医生说幸亏送医及时,否则会很危险。医生让住院观察一晚,明天情况稳定才可以出院。”

“嗯,没事就好。”林建军点头。

“林校长还没吃饭,不如我请你出去吃饭?”李凤刚提议。

“还是算了,等忙过这一段再说。”林建军拒绝了李凤刚的提议。

这次的捐赠活动,在学生中间造成了很强烈的影响,如何借助这股东风,将影响转化成学生学习的驱动力?林建军想从两个方面入手:一个是树立远大目标,一个是物质奖励。二者相比,后者更实惠,更直接,但效果也更好。

可是钱从哪里来呢?林建军有点犯愁。五中经费紧张,教师绩效工资、奖金、福利,物品采购、破损公物维修,吃喝招待……四处要钱,想到钱,林建军就觉得头疼。

在教工餐厅吃了晚饭,林建军觉得钱云龙、黄在刚等人差不多酒醒了,便让一起吃饭的尚广军去喊几个副校长到他办公室,商量明天校友会的事儿。

一是如何接待,二是畅叙感情。校友会,其实就是通过学校这个平台,把毕业生联结起来,给他们一个交流的场合,如有需要,自己再想办法加深感情。

“学校有人负责重大活动的图文记录吗?”林建军问黄在刚。

“没有。”

“有句老话,叫好货不如好嘴,宣传工作看似普通,但是非常重要。”林建军说,“以后凡是重大活动,都要留存图文记录。像今天齐天书记、樊爱党部长来学校检查,我们就该留存照片。”

“学校根本没有相机,而且也……。”黄在刚辩解说。

“没有可以去买,这不是借口。”林建军挥手打断黄在刚的话,“你是常务副校长,不能什么事情都让我催着干,你得承担起常务的职责,积极主动把工作干好。”

黄在刚心里暗骂,我提前干了,你不满意;没提前干,要挨批评,这个常务副校长真**不是人干的。

钱云龙看看林建军,心想林校长对学校的控制进一步加强了。以前他不让黄在刚做事,是要消减他的话语权,如今强化了控制力以后,林校长就不怕黄在刚耍手段。

“抓紧时间买一部照相机,明天校友会要拍照留念,不能像今天一样,很多珍贵的场面都没有记录!”林建军说。

“这天都快黑了,哪里去买相机,就算打车去平津也来不及啦!”

“那就去街上照相馆租,多给点钱也行。”林建军说,“还要找一个会用照相机的老师,这次先对付过去,以后让得福学学照相,学校再买一部相机。”

“知道了。”

安排好了事情,黄在刚、钱云龙离开后,林建军独坐办公室,忍不住想起周秀莉,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林建军想起周秀莉离开前,两个人的疯狂缠绵,内心的**蠢蠢欲动。林建军为自己找借口辩护:谁让咱身体好呢。

老婆怀孕了,恐怕未来半年,都得憋着了,林建军内心哀叹。

老大发话,事情办起来就快。离开林建军办公室,黄在刚就找到李得福,说林校长让你以后负责照相。

“行。”李得福爽快答应。

“走吧,先去照相馆问问,能不能租到相机,你也跟着学学怎么用。”

“啊,不是傻瓜相机?”李得福问,所谓傻瓜相机,就是镜头框住人,按拍照就行了。

“你把领导们都当傻瓜呀,还傻瓜相机!”黄在刚笑了,李得福挠挠头,跟着黄在刚出门。

“黄校长,我听说今年想多招两个班?”去照相馆的路上,李得福问。

“有这事,只是局里还没文件。”

“真要多招了两个班,您能不能跟林建军提一提,让我也上课?”李得福祈盼的问。他和侯永波、尚广军等人是一批过来的,李得福爱玩,上课准备不充分,有时还把题目讲错,高一期中、期末,他所教科目成绩较差,连带着班级总分都被拉下来,同单**师不满意、班主任不满意,学生也不满意,一群学生找关振涛闹腾,第二学期开始以后,李得福就不再上课,被调到办公室当职员。

办公室的活虽然轻松,可李得福才二十出头,就要当一辈子职员,职员评级遥遥无期,他心里也挺不甘心。

“你是林校长跟前的红人,哪还用得着我去说,自己跟他提不就行了。”黄在刚说。

“黄校长,您是常务校长,您说一句话,林校长也要尊重您的意见,我自己说可不管事。”

李得福的话,让黄在刚心里还是挺愉快,便笑着说好吧,我帮你提一提,但是否管事就不知道了。

“谢谢黄校长。”

俩人到了照相馆,黄在刚说明情况,老板开始不肯把相机出租,说他可以到学校帮忙拍照留念,照相机挺贵,弄坏了不好处理,而且变焦相机,怕老师不会用。

黄在刚笑着说没事,不会用你可以教,损坏了我们买一个新的赔给你,只租一天,给你五十块。

老板有些犹豫,黄在刚说你要是嫌少,那就八十。

老板家里有两台相机,也就同意了。他拿了一部闲置的照相机,从调焦、聚焦、调节光圈大小、更换交卷等等环节,教李得福如何使用照相机。

李得福一边听,一边按照老板的指点进行调整,眼睛看着取景器,,调节焦距、手动对焦……

“调焦相机用起来比较麻烦,不但要调节焦距、手动聚焦,想达到最好的效果,还要测光,就是把照相机靠近拍摄主体,对拍摄主体进行测光,而不是背景。”老板指点着李得福,这位老板还是比较热情,也愿意卖弄自己的专业知识,“你握持相机的姿势不对,要这样右手拿机身,左手抓镜头,拇指和食指调节焦距、然后对焦……”

“双腿略分开站立,双臂贴住身体,手臂与身体之间形成三角形,这样会比较稳定。”

“差不多就是这样,到底是老师,学东西挺快。”

学会了使用调焦照相机,李得福挺兴奋,尽管用起来有点慢,但基本原理还是掌握了。

又买了几卷交卷,老板重新更换了薄片镍镉电池,离开照相馆,黄在刚叮嘱李得福,一定要尽快熟练拍摄技巧,明天坚决不能掉链子。

王政回来时,林建军正在看书。熊乃亮送他的《现代教师的角色和职能》已经看了几遍,很多地方做了标记,加上了林建军的注解,以及在教育管理活动中,具体的应用方式。

“建军哥,我得到助学金了。”王政开心的说。

“我知道。”林建军点头微笑。

“周校长真是大气,一下子捐了一万块,同学们都很敬佩他呢。”

“王政,你说学校要是设立奖学金,能激发你们的学习热情吗?”

“嗯,怎么说呢,努力学习的,没有奖学金也会很努力,不学习的,有奖学金也不会努力,不过有奖学金还是能起到一定作用,有些学生会更加努力。”王政说。

“建军哥,我得了奖学金,请你吃东西。”王政说,从书包里拿出火腿肠、豆腐干等小食品,“等你回家时去我家吃饭,我让我爸多弄点好吃的。”

林建军笑了:“你能得到奖学金,靠的是你自己的努力。你明年要是考上名校,我还得谢你呢。”

王政掏出两包方便面,在小饭盆里泡上,他晚上学到很晚,放学回来有吃东西的习惯。

林建军还真是有点饿了,和王政一块吃了点火腿泡方便面,居然觉得蛮美味。

二十二号,林建军早早起床,朝阳照射的校园,充满了生机与活力。林建军围着操场转了两圈,觉得晨起锻炼挺舒服。

吃过早饭,回到办公室刚刚坐下,周跃辉就进来了。

“林校长。”

“周校长,你不是住院了么,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今天不是校友聚会吗,我回来尽自己的一份力。”周跃辉笑着说,“谢谢林校长了,医生说要是再晚送半小时,我就可能脑损伤了。”

“哈哈,经过这次的事儿,我也算活明白了,以后好好工作、诚实做人。”周跃辉说,林建军看看周跃辉,一夜没见,样子还是以前的模样,但周跃辉神情气质以及说话时的神态,相比以前似乎有些改变,用一个词表达,就是更豁达了。

“难得周校长生病还记挂着工作,今天校友会是小范围聚会,咱们的任务就是陪好回来检查指导的校友们。”林建军说。

过九点,陆续有轿车驶进五中校园。被邀请并且愿意回来的,多是政坛商界的成功人士,混得不好的没被邀请,或者被邀请也不好意思过来。

李得福昨天捅咕了半宿,已经能熟练使用调焦照相机,他紧跟在林建军后边,每来一位领导,林建军与对方握手时,李得福赶紧抓拍。

黄在刚组织了一批老教师,在会议室内和过来的校友们畅叙当年师生情谊。说实话,师生情谊有点变味儿,以前是老师主导,学生服从;如今学生大多是成功人士,在老师面前信心十足,老师们陪着笑,失去了主导的地位。

不同级的校友彼此交换着信息,如今处于什么部门,哪个岗位,这些人很快就根据职务高低、部门优劣、关系亲疏分成了几个圈子。

钱云龙负责整理校友登记的信息,姓名、电话、工作单位、职务、通讯地址等等。

回来的校友,以张红雨、朱童、马庆友、耿天宝等人能量比较大。:##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