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凭的是实力

小说: 狠心靳少别回头 作者: 靳澍言傅明嫣 更新时间:2022-01-12 字数:5347 阅读进度:66/404

傅明嫣在所有人已经在心里将她淘汰的情况下,才慢慢悠悠去了原石区,然后随手拨弄了下,很快拿了几个原石,回到了她的赛台上,开始进行讲解。

"傅明嫣这是已经认输了吧。"

"有什么好讲解的,你原石拿对了了吗就开始讲,早点下台,真是浪费时间。"

"傅明嫣跟个智障一样的,没实力参加什么比赛,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多蠢似的。"

"md害我输给兄弟一千块,你赔……"

傅明嫣的直播位上刷屏般的谩骂,看的坐在屏幕前的沈让一肚子火。

"这些人是不是吃屎长大的,说话这么臭。"

沈让气的不得了。

身边的靳澍冷冷的瞥他一眼,"你激动什么?"

毫无温度的语气,沈让听的不太高兴。

"我说靳澍,这怎么说也是你前女友,你就一点都不生气?"

"她自己不自量力。"靳澍声音冷漠。"被骂也是咎由自取。"

这冷血的,沈让吸了口气,本来在心里一直纠结着要不要告诉靳澍,顾以安在南城出现的事,现在也不用纠结了。

他不是表现的这么不在意明嫣妹妹吗?最好以后别后悔。

比赛现场,随着傅明嫣讲解完成,时间刚好卡到了180分钟。

有一位还没讲解完的设计师,被直接请了出去。

接下来就是由专业人士,对比着设计师的成品来鉴定原石的对错。

中间又有三人被请了出去,直到最后那位专业鉴定师来到了傅明嫣跟前。

他拿着原石甚至都没看,就直接否决。

有人立刻上前来要请傅明嫣立场,沈妍之在一旁轻笑出声,嘲弄着,"早就提醒你别来丢人现眼了。"

傅明嫣瞥了沈妍之一眼,没理会,而是对那位鉴定师道,"先生,您看都没看就直接否定我,会不会太失礼了,这毕竟是比赛现场。"

傅明嫣的提醒,让那位鉴定师有点尴尬,但很快他板着脸直接道,"你的根本不用细看,我一眼就分辨出来了。"

随手拿的东西,还需要看吗?

"是吗?"傅明嫣笑了笑,眉眼弯弯,"您最好还是仔细看一看。别不小心闹了笑话,砸了自己的饭碗。"

"我不会失误的。"那人笃定。

傅明嫣也不恼,只淡淡的道,"这可是现场直播,就算要判我死刑,您也得公平公正对待不是,像前面几位那样,说出不同也让我心服口服啊。"

话都说到这儿了,那位鉴定师再拒绝就真要被扣上个不公证的帽子了。

反正他笃定了傅明嫣的原石一定有问题。走个过场的事,于是拿起鉴定工具开始鉴定起来。

比色泽,对净度,测硬度……

一系列下来,鉴定师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

"全对了。"

并且十分精准,原石想要找到各种条件完全一致的是很难的,所以在评判标准里都是有存在误差的一定空间。

但傅明嫣的却是几乎没有误差,这明明就是她随手挑出来的。

鉴定师的话音落下,所有人都不相信,沈妍之第一个坐不住,"你确定是对的?你再看一遍。"

那位鉴定师也不敢相信,怀疑是否是自己真的出了错,于是仔仔细细的再看了一遍,得出的结论依旧是。

"全对。"

沈妍之的脸色霎时变得难看起来,对于设计领域的人来说,她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傅明嫣拥有对珠宝原石的百分百敏感度。

这样的敏感度连思诺设计师都没有。

那些轻视傅明嫣的设计师们此时如临大敌一般。

如果说面对沈妍之,她们还抱着有几分胜算的可能,但如果面临一个拥有珠宝百分百敏感度,又设计极佳的设计师,她们的胜算几乎为零。

但好在,当傅明嫣的成品呈现后,她们稍稍的松了口气。

傅明嫣的设计虽然很优秀,但对比起她的天赋,没有那种让人震惊的惊艳感。

下面的评委在对比了几人的设计后,纷纷给出了自己的分数。

舞台后面的大屏幕上,计分之后,沈妍之拿到了全场最高分。第二名则是另一名设计师,而第三名的傅明嫣,以险胜第四名一分的情况下,危险晋级。

傅明嫣的晋级,直播评论区立刻又改变了风向。

"傅明嫣威武,谁说人家没有脑子的。"

"虽然离沈妍之还有一段距离,但第三名也很强了,期待总决赛。"

"傅明嫣加油,决赛吊打沈妍之。"

沈妍之的粉丝则依旧摆着高高在上的姿态,不屑一顾。

"强者的舞台,只有第一名,第三名算个什么鬼。"

"别碰瓷我家姐姐。"

"反正最后的冠军会是我家姐姐。"

……

网上闹

.

-->>

得不可开交,靳氏总裁办里,沈让故意对靳澍道,"这叫不自量力吗,这明明就是实力。"

靳澍没说话,眼底的颜色却深了几分。

这还是他所熟知的傅明嫣吗?竟然能进国内前三,看来之前小看她了。

比赛现场,直播和摄影关闭后,所有人都开始退场。

沈妍之冷着脸来到了傅明嫣跟前。

"傅明嫣,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

她不信,傅明嫣真的能那么精准的辨认原石,即使她心里明白,这样的赛场根本做不了假。

可她就是不信,或者说她不承认,傅明嫣拥有这样的天赋。

沈妍之的质问在傅明嫣看来真是可笑至极,她偏头睇了她一眼,声音凉凉的,"这么激动,怎么,你怕了?"

"我怎么可能会怕你。"

沈妍之犹如被戳中了心事一般,脸色骤变拔高了声音。

傅明嫣根本懒得理沈妍之,她轻哼了一声就要走,却被沈妍之拦住了去路。

"傅明嫣,冠军一定是我的,你最好别妄想。"

沈妍之放着狠话。

傅明嫣停下脚步,忍不住笑,"沈妍之,面对我,你是不是特没有自信?"

否则为什么三番两次的跑到她面前叫嚣。

沈妍之脸色难看的要命,咬着牙否认,"我只是想提醒你,别到时候输的太难看。"

傅明嫣低低的笑,半晌她抬眸盯着沈妍之,"不劳沈小姐费心。我还等着一雪前耻呢,说起来,我也应该礼尚往来的提醒一下你,千万别让我赢了,否则你当年陷害我的事,我可是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的。"

"你休想,没人会相信你。"

沈妍之紧着手指,冷冷的道。

傅明嫣扬着眉凑近沈妍之,脸上表情带着挑衅。"信不信由不得你说,实力才是最有力的证明。"

"就凭你,想赢我?"沈妍之笑的轻蔑,带着狠意,"你永远都不可能比的过我,你永远都只能被我狠狠的踩在脚下。"

傅明嫣直起身子,嘴边噙着极淡的笑意,"那我拭目以待。"

说罢,再次转身就走。

"傅明嫣。"

这一次沈妍之在身后叫她,她没有回头。

而沈妍之根本不管她回不回头,在她背后故意的得意洋洋的大声道。

"傅明嫣,我和澍后天就要订婚了。"

脚步微微一滞,傅明嫣脸上的笑容骤然收紧,但很快,恢复如旧。

红唇启开,声音淡的没有丝毫多余的情绪。

"恭喜你们了。"

……

从赛场离开,傅明嫣和落落各自回了家。

翌日,傅明嫣收到了一个快件,打开一看是秦桑寄给自己的明天靳澍订婚礼的请柬。

拿着请柬的那刻,傅明嫣不由再想,秦桑防她防的这么紧,这么重要的日子邀请自己,都不怕自己去了会砸场子吗?

请柬当然不是秦桑愿意寄的,但靳老太太发了话,她不寄也不行。

对于傅明嫣,她的确存了防备之心。

靳澍和沈妍之订婚那天,傅明嫣特意早起了。并在一早收到了安奈寄来的礼盒。

打开礼盒,里面安奈还特意放了一张小卡片,傅明嫣拿起来看着。

ぴ亲爱的明嫣宝贝,什么时候回美国,我们可都想死你了。ふ

那个'我们',自然是她在美国同为设计师的好友们,大家都是各自领域的顶尖人物,有着不错的友谊。

回南城前,未免暴露身份。傅明嫣和他们暂时都断了联系。

而他们也很理解的,在她回美国前,不主动联系。

这一次为了靳澍和沈妍之的订婚礼,傅明嫣才联系了安奈。

其实说起来,她也挺想念他们的。

拿着安奈为她准备的礼服,傅明嫣去了一家风评极好的私人造型工作室。

从工作室走出来时,沈醉已经等在外面了,今晚他们将携手去参加订婚礼。

沈醉穿一身宝蓝色西装,沈醉同傅明嫣一样,拥有者让人羡慕的冷白皮肤色,穿上这种饱和度极高的颜色,十分的乍眼和惊艳,此时他闲适的靠在跑车上,整个人气质矜贵又稍显不羁。

听到傅明嫣出来的动静,镜片下的眸微微抬起,继而眼睛一亮,毫不吝啬的吹了声口哨。

"果然是傅大小姐,从不叫人失望。"

一身火红色礼裙的傅明嫣在他的赞美声中弯了弯唇角,"你也不错,沈先生。"

她走过来,挽上沈醉的手臂,像是已经步入了订婚宴的礼堂一般,对着沈醉勾唇一笑,"我们这样像不像是要去砸场子的?"

沈醉挑了挑眉,打开车门,一手搭在车门上,一手对傅明嫣做了个请的手势,"请吧,靳澍的前女友。"

"谢了,沈家长公子。"

傅明嫣弯腰坐了进去。

.

-->>

上了车,沈醉踩下油门,很快到了订婚典礼的现场。

沈醉携着傅明嫣出现在众人视线里的时候,成功引起了一群人惊艳的赞叹。

这样俊男美女的组合,足够闪瞎在场所有人的眼睛。

当然惊艳之后伴随着的是一阵脸色各异的窃窃私语。

毕竟前女友携身份尴尬的沈家长子一起出现,两人还精心打扮的格外的亮眼,很难不让人怀疑,这是来祝福还是砸场子的。

不说沈醉如何,毕竟站在南城金字塔最顶端的男人,靳澍的风头无人能压。

但傅明嫣和沈妍之就不一定了,虽然订婚仪式的女主角还未登场,但傅明嫣今日来势汹汹的装扮,已然让众人心里有了定论。

看来今晚,影后沈妍之要被艳压了。

"她身上的那件裙子真好看,我怎么没在南城没看到过。"

"那件裙子可是安奈设计师的,你当然没见过。不过真奇怪,那件裙子安奈设计师曾当着媒体的面说过,全球只此一件,不售卖,说是送给自己好友的,怎么会穿在傅明嫣身上?"

"难道傅明嫣就是安奈设计师的朋友?"

"怎么可能,八成是赝品吧,傅明嫣一个落魄千金怎么可能认识安奈设计师。"

"你们没觉得,她的项链和耳环也很熟悉?"

"这不是那个思诺设计师唯一的弟子。美国最神秘的珠宝设计师,an春季发布的新款吗?"

"搞什么,傅明嫣竟然在情敌的订婚宴上搞一身a货,真扫兴,亏我想看她艳压沈妍之呢。"

"怎么,沈妍之抢了你梦中情人你不乐意了?"

"别说,傅明嫣就算这一身a货,也能艳压沈妍之,你说今天的女主角被穿一身a货的情敌给比下去了,是不是更有意思。"

"哈哈哈……"

……

耳边的声音变成了嘲笑声,秦桑从那几位名媛千金身边走过,脸上的表情冰冷中带着怒意。

她就知道,这个傅明嫣不会放过做妖的机会?

艳压妍之?可笑,她这样的低贱货色也配?

秦桑紧着眉,目光扫向大厅,不过几秒钟,便锁住了傅明嫣的身影。

这个女人的确有些耀眼,人群中一抬眸第一眼就能看到。

脸上的表情愈发难看。秦桑快速朝傅明嫣的方向走过去,但看到傅明嫣和沈醉身边的人时,脚步一滞。

此时傅明嫣拉着沈醉站在靳老太太跟前三人说着话。

靳老太太先是夸了傅明嫣珠宝大赛上的表现,后面又开始问起沈醉。

靳老太太问一句,沈醉答一句,每一句结尾都特意夸一句靳老太太。

逗得靳老太太开怀大笑,越看沈醉越喜欢,小伙子长的真俊,不比她那个孙子差。

三人聊的开心。秦桑站在不远的地方,皱着眉,老夫人在场,她不敢直接过去发难,但订婚仪式马上就要开始,妍之马上就要下来,她不能让妍之和傅明嫣同时都出现在宴会厅,这样就给了那些人评头论足的机会。

因为在秦桑心里,就算她厌恶傅明嫣到了极致。却也不得不承认,妍之和傅明嫣的美貌差距还是有些不可跨越的。

特别是傅明嫣今晚打扮的格外张扬。

时间不能再等,目光落在宴会厅的香槟台上,凝了凝眸,秦桑走了过去。

而此时宴会酒店楼上的一处房间里,由酒店单独提供的宴会全景视频正在播放。

房间的高档沙发上,靳澍眯着眼,檀黑的眸直勾勾的盯着夜景屏上那刺眼的一角。

傅明嫣带着沈醉和奶奶相见甚欢,那样子还真像孙女带着男朋友去见家长。奶奶笑的合不拢嘴的样子,看上去是对那个沈醉满意的不得了。

交叠在一起的腿放开,靳澍蓦的起身,浑身充斥着冷冽的气息。

而此时,宴会厅里,秦桑端着酒杯走过去。

"妈。"

她叫着靳老太太,似乎走的太急快要来到他们跟前时,突然不小心绊了一下,直直的向傅明嫣的方向扑过来。

"秦阿姨。"傅明嫣没有躲而是第一时间伸出手护住了将要跌倒的秦桑。强大的冲击下脚步向后退了好几步,稳住后,随着秦桑起身的动作,傅明嫣提醒道,"人多路滑,秦阿姨注意些。"

语气轻柔,听在秦桑耳朵里,倒真有些真心实意的关心。

但这样的感觉,也只在秦桑心里一滑而过。对于傅明嫣她极深的偏见里,认定了这只是虚情假意。

不过手中的香槟倒是一滴不少的悉数倒在了傅明嫣的身上,目的达成,秦桑摆出一副抱歉的姿态,看着傅明嫣裙子上的污渍,"不好意思傅小姐,我走的太急了,你的裙子……"

她指着傅明嫣脏了的裙子,提议,"不如我带你去换件衣服吧。"

傅明嫣低头看了看,这裙子的确不能穿了,火红色的裙子浸了酒,颜色一难尽的尴尬。

难道

.

-->>

这就是秦桑给自己的特别关照?

来订婚宴傅明嫣就做好了可能会被秦桑为难的准备,毕竟她今晚的穿着打扮一定会刺到这位瞧不上自己的豪门太太。

但她没想到秦桑的为难,竟然这么的俗套和低端。

换件衣服,大概率是为她准备又丑又俗的吧。

靳老太太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眉头微微蹙了蹙,问秦桑,"有适合明嫣的礼裙吗?"

今天的场合,各家的千金小姐们都穿的争奇斗艳,唯恐输了谁,明嫣本来一枝独秀,现在下去换裙子,自家儿媳不喜傅明嫣,她也是知道的,恐怕不会准备什么像样的,于是道,"要是没有,我让人将这裙子拿去烘一烘,说不定还能穿。"

"妈。"秦桑道,"哪有人把脏了的裙子弄干继续穿的,况且这面料,沾了水恐怕已经坏了。"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