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筑基追来

小说: 狐人传 作者: 穆可馨 更新时间:2022-05-13 字数:2249 阅读进度:7/114

第007章筑基追来

那道士突然被人围着,内心里本来就有气,一听到这话,更是火冒三丈!他指着红脸汉子的鼻子吼道:“你他妈的说什么屁话啊?”

红脸汉子看到围过来的有五六个家族的修士,胆子也大了起来,他大声地说道:“这贼道士身上有五哥的戒指!将他抓起来!”

五六个修士一起动手,都将灵气凝结在手掌中,朝着那道士一掌击来。

那道士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人竟敢对自己动手!自己可是玄道门的弟子啊!在这玄道门的统治区,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因而,他根本就没有防备!在猝不及防之下,他身中数掌!好在他修为比较高,在急切之中,他将灵气凝结在掌中,一掌打向红脸!

身边都是自己人,红脸无法躲闪,只得用手掌来硬接!

嘭!双掌相交,发出沉闷的声音!

红脸一脸的惊愕!他被道士的掌力震得倒退了七八步,小臂骨头寸断,手掌明显地耷拉了下来。

那道士一看打开了一条逃跑的通道,也不顾身后数掌击来,便急速地冲了出来,朝着一条巷子钻了进去。

在飞快地跑了一段路之后,那道士看到身后没有人追来,这才停下来稍稍喘口气!

李捷瞅准机会,在那道士身边施放毒气。

那道士不知情,还在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呢!几个呼吸之后,便吸入了大量的毒气。再加上身体受了伤,很快便感觉呼吸不畅,他一手撑着巷子的墙,一边低下头来拼命地想咳嗽出来。可是涨红了脸庞,也无法咳出来!他知道自己命在旦夕,他立刻祭出一支飞箭,稍稍注入神识,那飞箭便直入夜空之中。

李捷一看机会来了,便一下子扑了上去,咬住那道士的脖子,拼命地吸取道士的精元,然后在自己七经八脉中运转,最后形成自己的精元,再合成为灵气沉淀在丹田内!

道士是炼气八层的修为,那精元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般向李捷体内狂泄!他感觉像是要打饱嗝一般,体内容纳不了的精元要往外涌!他开始减慢吸取精元的速度,同时加快精元在体内运转的速度。这样要“饱嗝”的感觉才慢慢地消失。

半炷香时间过去了,李捷还在吸取那道士的精元!不过,这时,他感觉道士精元流入体内的速度开始下降!同时,他在运转精元时,他感觉到自己的修为晋级到五级!

又过了一会,李捷终于松开了那道士干瘪的身体!为了消灭被吸取精元的证据,他凝结一团火球,弹在了那道士身上!一团火光顿时罩住了那道士的遗体。

李捷朝前后左右看看,听到有脚步声过来时,他迅速窜上了一间房顶。然后在房顶上耐心地等着!

~

梁独正在修炼室修炼。啾!一支飞箭窜了过来。他伸手接住,用神识一扫:

师父,徒儿遭到铎淦城胡家五六个修士突然出手攻击,徒儿出手击伤了一个红脸青年修士。现突围出来,但身受重伤,生命垂危!

梁独是玄道门雷峰大殿执事,筑基后期的修为。手下有三个弟子,其中这个发飞箭给他的是最小的弟子,也是他最喜欢的徒儿。这个徒儿因为修为接近炼气九层了,便请求出去试炼。哪知道刚刚出门到铎淦城,就遇到了胡氏家族的围攻!这是为何啊?这胡氏家族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来围杀玄道门的弟子?

梁独立刻给峰主发了一条信息,便出了洞府腾空而起!

玄道门离铎淦城只有两千多里,梁独花了一个时辰便抵达了铎淦城。他掏出铎淦城护阵的玉牌,那护阵立刻裂开一条缝隙,他直接进入了城内。

刚刚飞行了一会,梁独突然感受到了峰主留下的神识。

在玄道门,每个峰主、殿主都会在自己弟子身上留下一缕死亡神识。一旦该弟子被人杀了,这缕神识便会沾染在杀人凶手身上。这是保护宗门弟子的一个措施。

梁独当然熟悉这神识,他立刻朝神识方向扑了过去。

李捷仍然站在那栋房顶上,他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神识扫了过来。这神识比当初进入城内时的液化期修士的神识要大得多。他知道这是玄道门的筑基期修士来了,他要赌一把,否则自己身上有玄道门的神识,在这铎淦城哪里还能有活命的可能?

李捷心里压力十分巨大,不过他还是忍住没有逃跑。人家筑基期修士是可以凭空飞行的。自己四条腿怎么能跑得过呢!他看到呼啸而来的筑基期修士,他咬着牙安稳地站在房顶上。

那筑基期修士眼看就要落在了李捷的对面,他看到确实是玄道门的修士,这时,他两个前肢抱拳,说:“小狐在这里恭候前辈多时!”

梁独感到十分地奇怪!这小狐狸为何不逃走?反而说是恭迎自己呢?他停在李捷对面七八丈的距离,寒着脸问道:“你为何要杀死我的弟子?”

李捷连连作揖,说:“前辈误会了!小狐根本就没有杀死你的徒弟!小狐原先在跟踪一个意图谋反玄道门的修士,哪知道那修士见到那个炼气八层的道士,便招呼来五六个修士,将那道士围在中间,并且突然出手,将那道士打成重伤。在那道士突围之后,身体不支倒在地上挣扎着,他随即向宗门发出一支飞箭。小狐看到那道士生命垂危,便上前救治。后来救治无效,那道士陨落。小狐不忍心那道士抛尸在道,便发了一团火将道士烧了!”他随即指了指焚化那道士的地方。

梁独立刻便有七八分相信了李捷!因为李捷叙述的事情跟徒儿发飞箭回去说的基本一样。他知道宗门神识是在临死前会沾染到最后一个离死者最近的人身上。也许这小狐狸说的是真话。他缓和了一下口气。问道:“你是亲眼看见有人击杀小徒?”

李捷一直悬在嗓子眼上的心,在这一刻落了下去。他这时才敢仔细看一下这个筑基期道士;身高约一米八,年龄看起来大约三十五六岁,皮肤黝黑,浓眉大眼,一脸的络腮胡子像钢针一般四射。这让他想起了《水浒》中的李逵!他立刻说:“小狐确实是亲眼所见!”

梁独用手摸了一下下颌的胡子,问道:“你可敢跟我去胡家辨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