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埋庵夜谭连载中

活埋庵夜谭

作者:燕垒生
一八五七年八月二十日,一个名叫波德莱尔的年轻法国诗人被告上了法庭,罪名是他的名为《恶之花》的诗集中有"伤风败俗"的诗。结果罪名成立,诗人被迫删去六首禁诗,并遭罚款300法郎。许多年前第一次读到钱春绮氏译《恶之花》,在后记中看到这个掌故,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不是敢狂妄到比拟波德莱尔,却总是感到有某种相通之处。当读到波德莱尔那首著名的《腐尸》时,我也感到了如雨果所说的"新的战栗"。或许那谈不上是感动,可的确是在眼前打开了一扇窗子。从《恶之花》开始,又读了波德莱尔的《巴黎的忧郁》,再到波德莱尔很欣赏的爱伦坡,自己也拿起笔来在纸上涂抹着一些幼稚的文字。还记得一个噩梦的场景。站在一座废园外,天边是鲜红的月亮,而废园的铁门已被风雨侵蚀得锈损不堪,那些洛可可风的铁条都已失去了当初的流畅,沾满了红锈。而从缝隙间看进去,里面是一片茂盛得异样的荒草。淹没在草丛中的一座楼上,一扇没有关好的窗子不时被风吹动,发出噼啪的响声。当我想要走进去时,才惊愕地发现门上盘满了铁样的蛇。那些蛇吐着鲜红的信子,如同植物一般木然而阴险,而月色又是鲜红的,象冷笑。这个梦境纠缠了我许多,也曾经想写下来,只是每一次都失望地发现,已全然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坡公在游了孤山后急急写诗记行,是因为"作诗火急追亡逋,清景一失后难摹。"可是我从噩梦中醒来,留下的只是心悸。中华民族的祖先给我们所留下的文字是如此博大精深,美仑美奂,可是对于我来说,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里的几个故事中,《杀人之道》是刚进大学时写下的,《深井》也是两年前写的。写下这些故事的初衷,恐怕就是想用笔来描绘出那些噩梦的一角。仿佛用国画中的工笔画去绘出吴道子的《地狱变相》,套一句古人自为解嘲的话,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据说史蒂文森写《化身博士》也是得灵感于噩梦。恐惧是人类最简单直接的感觉,对灾难,对战争,都为本能地感到恐惧。以前读过瑞士作家迪伦马特的一个短篇《隧道》,描写一列行驶在隧道中的列车,车上的乘客茫然无知,最后发现列车驶向的是一个深渊,他们也只能跟随着向无尽的深处坠落,那种无助的恐惧是简单的,也是博大的。可惜对于我这样的庸手来说,实在写不出太多的深意,只能尽量用拙劣的笔调去描摹而已。早期佛经中有不少舍身饲虎之类的血腥故事,可是当我想模拟着写出来时,应该有的禅意却远了,反而是一些简单的画面更多一点而(心动小说网正在连载!)(最后更新:2015-05-23)

活埋庵夜谭最新章节:

活埋庵夜谭全文阅读

Ta正在阅读

皇上,让我好好疼你!(完结)
皇上,让我好好疼你!(完结)
原始战神
原始战神
薄情老公追妻成瘾
薄情老公追妻成瘾
超级娱乐王朝
超级娱乐王朝
鬼手神医:冥王的腹黑狂妃
鬼手神医:冥王的腹黑狂妃
贤者与少女
贤者与少女
黑道邪皇2新的纪元
黑道邪皇2新的纪元
赤刃
赤刃
钻石宠妻
钻石宠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