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1动荡(五)

小说: 皇后在位手册 作者: 鹦鹉晒月 更新时间:2019-02-10 12:21:42 字数:4599 阅读进度:412/424

宗之毅在天边泛起橘黄时静静的醒来,身上没有一丝热意,反而身侧传来阵阵清凉。

宗之毅早已习惯,不用看身侧的人,他亦知道是谁。

他还知道她手上的那个镯子是摘不下来的,而应格儿生病的时候这个镯子会黯淡无光,极有可能,应格儿死了,这个镯子也很有可能会失去所有作用。

宗之毅手指一动,身侧的人已经惊醒。

宗之毅清明的眼睛此刻又变的毫无焦距。

“皇上你醒了……”美人声音暗哑,带着初醒的娇媚和慵懒,长发散在肩上,肌肤白皙,美丽更胜以往。

她将头靠在皇上肩上,静静的靠着,静静的听这个独属于她的男人的呼吸,皇上只有在睡醒吃饱后才会这样让她静静的抱着,静静的让她吻。每当这个时候,她才会觉得这个男人是独独属于她的,日子也便不觉得苦闷和难熬了。

她更相信,她的皇上会好起来的,到时候他就会带着她离开这片禁锢的地方,让所有的小瞧都变成诚惶诚恐。

“我爱你……”应格儿将人抱紧,静谧的午后,只要她想,她还可以占有……

……

同一时间。

徐知乎‘陪’着端木徳淑坐在清凉小筑的葡萄树下,凉风徐徐,风车阵阵。

徐知乎不喜欢这种近乎奢靡的安逸,总觉得喜欢这些东西多事是矫情的女子,用来追求无谓生活质量的手段,享受也好,区别于她们与其她女子的不同也罢,总之是看了让人心生厌烦的。

何况也未必是什么好事,夏日本就潮湿,尚且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和贪念,往往不会有好下场。

不过她从来如此,夏天贪凉,冬天恶雪,再没有一丝能拿得出手的爱好,说多了,她也未必领情,愿意住着就住着了:“你就不能把那个风车停了。”听了实在烦人。

端木徳淑闻言,没有一丝不情愿,闲闲的向明珠示意。

明珠立即恭身下去吩咐人。

端木徳淑无所谓,相爷不喜欢停了就是,还能让他老人家看了碍眼吗。

徐知乎又冷了脸。

周围气压短时冷了三分。

端木徳淑不用看他,也能想象他现在脸臭成了什么样子,他这人口是心非,道貌岸然不是说假的:“你这……又怎么不高兴了。”

“你会不知道!你是气不死我,不甘心吧!”

这话说的,端木徳淑嘴角漏出一抹笑意,她心情好,是真的好,微眯着眼看着不远处的烧云,整个人笼罩在朦胧的橘色中。

她是难得的心情不错,这样的天气,晚光柔景,就算一些不容易的,随着时日累积,剩下的再提起,痛的也就那么一回事。

端木徳淑想,自己真不算什么好人,她把他牵扯进来,又带累他提前出局,曾经想死想活的,最后也不过徒留一声叹息。

她曾经怨宗之毅为什么突然冷落,为什么不给她一个明白!其实现在想想哪有那么多明白,人心不过拳头大,能装多少天大地大的磊落,受伤了也会冲动,有了秘密也想藏起来,善意、恶念都在小天地里,稍微一丝风春草东,便觉的是天大的宇宙洪荒,其实谁知道谁是谁。

徐知乎不过是喜欢她,喜欢就喜欢了,捏到手里摆弄摆弄就摆弄摆弄,多大的事,给你三分脸,就不要开六分染坊。

情绪这种东西,端木徳淑这些年也不决定有什么了。这人啊随着年龄的增长,时间的累积,接踵而来的重重,若还看不透点什么,端木徳淑决定白费了自己人间几十年。

多年前她贪生怕死,多年后的她连贪生拍死也说不上了。

以前会想想孩子,现在看看孩子们,心思也淡了。

端木徳淑转头,含笑的看向生气的徐知乎:“怎么会,气死了你,谁劳心劳力的让我在这里伤秋悲春。”

徐知乎看向她的笑容,眉头顿时一皱,下意识的提高警惕,但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她嘴角的笑意三分,年华如斯,岁月加积,方能让气质升华,她从来厚待自己。

“过来啊……”端木徳淑对他招手,她今天心情好,真的好,所以我们玩个刺激的,想想刺激的内容浑身的懒散都精神起来了,就像憋屈的蔫花bao绽放出舒展的花瓣:“过来……”

徐知乎动也不动,他色令智昏了才会被她向唤畜生一声招过去!

端木徳淑疑惑的看着他:“不来吗?本来以为你想的……”端木徳淑伸展身体,薄纱轻落,悠然妖媚、端庄妖娆,没兴致算了。

徐知乎顿时有一脚把他踹到水里的冲动,这个人——

端木徳淑又有些不甘心,回头,单纯疑问:“真的不来,怪可……”

徐知乎扑了上去。

端木徳淑笑了,笑的十分开心,仿佛灵魂都被韵平,再无一丝积年的不适……

徐知乎抱着她从水里出来,单手接过明珠手里的薄毯裹在她身上,抱她回房。

但还是因为着了凉,端木徳淑一病便是半个月。

徐知乎最近很烦,不是朝中出了什么大事,而是小仙最近太过闹腾,那天缠着他胡天海地之后,高烧了三天,好不容易烧退了,零零散散的咳嗽十多天还没有痊愈。

本以为今晚他可以安安分分处理这些天挤压下来的公务,才忙了一个时辰,凤梧宫来报,皇后娘娘今晚就心血来潮在清凉小筑吹冷风。

徐知乎一身早朝未退的朝服,冷着脸走过来,两旁海水盈盈,不远处的风车伴着水声,发出哗哗的声响,小筑上的灯笼着凉了凉亭旁的小路,徐知乎沉着脸,比水色更阴沉三分。

端木徳淑浑然未觉一般,悠然的对着月亮发呆。

徐知乎站定,看她一眼,想出声训斥几声,但看着她望着月色出神的样子,想到她身体刚好又收了声音,命人在四周搭了夜帐,大夏天的点了暖炉,又给她盖了一床毯子,确定她不会着凉后,才转身回了凤梧宫。

夜色中,戏珠低声开口:“相爷脾气越来越好了……”

明珠点点头,是啊,相爷脾气是不错,反而是皇后娘娘最近反而任性不少?是吧?前天,因为相爷递的药太烫,娘娘直接转手把药砸相爷身上了,事后一句解释都没有。亦不在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皇后娘娘这是哪根筋又换了地方,甜乐师说什么来着,更年期?

明珠皱眉,说不上来哪里不对,但最近确实很不对,品易就像没看见一样,相爷也是,往日皇后敢这样违逆他,定少不了严惩,最近却当没这些事一样。

怪怪的,好像要出事一样!

……

秋花便地,野菊开着小小的一簇在不起眼的角落里迎风而绽。

秋高气爽的时节,端木徳淑已经用上了暖炉,太医院这些年没少想办法,但收效不大,不过皇后也没有什么大碍,多年的养生方子用着,雁国最好的补药吃着,就是真不争气了吊命也能再吊二十年,何况只是体虚。

“大公主又出去了?”端木徳淑穿了棉服,拨弄着香炉里的香块。

品易还穿着单衫,金色的超品双镰服,依旧如他的身份般工整显眼,垂下肩上的坠珠,趁着他脸颊更秀气三分。

品易年少,说不起来比皇后娘娘小几岁,又是男子,身居高位,保养有道,看着比如今神采不错的皇后娘娘要年轻的多。

品易恭手:“回娘娘的话,出去了,睿侯府的嫡长女相邀。”

端木徳淑叹口气:“也到了该说亲的年龄了。”

品易扶着娘娘坐下:“大公主还是一个孩子,娘娘就别操心了。就是小姑娘们踏踏青、看看草的。”

端木徳淑笑笑:“尚一算安静的了,本宫像她这么大的时候还满盛都跑呢。”

“娘娘现在想跑也行,不必忆当年。”

端木徳淑笑笑,是不用忆,就是最近觉得做什么都挺没意思的:“九殿下和小十二呢,可有进步?”

“九殿下还是老样子,十二殿下天资聪颖,相爷是看好。”

端木徳淑谈谈他脑袋:“徐子智除了看好元宵,其他的你都当客气话听听就行了。”

品易捂着头,不依不饶的让娘娘揉揉才能好。

“就你皮。”

时光流水,端木徳淑觉得秋天只是刚刚经过,再一转身,外面已是鹅毛大雪,这个冬天,父亲告老在家,二哥高升一级,隐隐有超越慕国公的意思。

端木徳淑对二哥十分满意,这近一年的时间,二哥在公事上可圈可点,已经是新一代权利圈里的实权人物。

荀故风临冬天前,亲自送了些家乡的特长过来,端木徳淑看过,真的就是一些土场,没什么值钱的物件。

是的,没什么值钱的物件,他却亲自从来的。

端木徳淑这些天对着风雪发呆的时候,什么都没想,有什么好想的,爱怎么样怎样!什么结果都无所谓!

她一把年纪了,真不怕再有什么恶劣的事情发生,就算保不住她身后的几个孩子,也之能是沧海一粟,经不起什么风浪。

“娘娘,娘娘……娘娘……”

“嗯。”端木徳淑回头,觉得自己该吃药了,她大概是病了,病的还不轻,但身体明明没有问题,可往日想想孩子们收到丁点伤害便伤心欲绝的心,最近却微丝不动了。

有时候站在安君殿的授业堂外,看他们竟与看一旁的花草没有什么区别,看自己更是如此。

明珠松口气,不去问娘娘想什么,笑着举起手里的窗花:“奴婢刚刚剪的,好看吗?”

“好看。”

……

兵变发生在明帝十年尾的冬天,明帝十一年的交接时,不同于四年前悄无声息的兵变,这一次,清君侧的旗号打的震天动地,也让全雁国猝不及防,这场对战在京城之地毫无征兆的开始!打的所有人不明所以。

突然归来的镇西王与皇家禁卫军,皇家御林军对阵徐府兵营。

……

凤梧宫内。

端木徳淑知道要出事,倒不是说宗尚一的行动泄露了什么,尚一的交友没有任何问题,宗之毅更不用让小姑娘传递如此重要的信息。若是尚一有问题,徐知乎不会毫无所觉。

直到雷冥九被爆出来,端木徳淑的精神滞了一瞬,本该死了的人……

品易垂着头跪在地上,以为娘娘会惊讶,等着娘娘冲出凤梧宫去质问!或者哭出激动的的眼泪,哪怕叹一声世事无常。

但诡异的,品易等了很久,却什么都没有,皇后娘娘依旧拿着手里的剪刀,认认真真的修剪着窗台上的盆栽。

品易注意看了很久,娘娘没有装模作样,她甚至没有修错一根枝杈。

端木徳淑心里最初的错愕之后,什么都没有了,这份错愕也只是来自于她一直想不通的为什么这件事能成功的纠结?原来是他没有死……

端木徳淑咔嚓剪下分析的枝丫,完成了最后的盆景造型,这就说的过去了,也只有他,不用与皇上通信,不用互相沟通,不用传递消息,两人便默契的知道该怎么做。

这一切的前提,不过是让皇上知道镇西王还活着就够了,剩下的凭空就可水到渠成。

端木徳淑放下剪刀,叹口气,国事变迁与她这个弱女子有什么关系。

“娘亲,娘亲——”元宵头顶的流苏碎换车了血玉灯笼,小拇指盖大小,一串串的垂在他耳际十分漂亮:“娘,看孩儿做的风车。”

端木徳淑揉揉儿子的头发,柔柔软软的,就像他被保护的很好的性子,软糯的可爱:“真好看。”

元宵闻言毫不吝惜的递过来,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送给母后。”

端木徳淑见状笑笑,接了过来了,孩子一份心意:“娘将这个盆栽送你。”

“好啊,好啊。”

梅姑姑急忙接过娘娘递来的盆栽,忧心忡忡,已经一天了,全宫戒严,人心惶惶,可唯独到了这凤梧宫这里,却安静的像什么都没有发生。皇后那性子,怎么不直接升天!

“娘,为什么今天不能出去玩了?”元宵清脆的声音响起,顺便手脚并用的顺着娘的腿网上爬,不一会就窜到了母亲手臂的位置。

端木徳淑顺势揽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