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给黑爸爸准备宵夜

小说: 黑少,你老婆又在装傻 作者: 今歌 更新时间:2019-08-16 00:39:28 字数:2316 阅读进度:331/567

这一霎那,秦炫都的心七上八下的,慌到恨不得原地死去。

因为他刚才那番话里,真假参半。

“不,我真没骗您。刚才小区门口真有两个人,拜托保安让他们进来,要给小脑斧送邀请函。您要不信的话,可以现在打电话去问下保安处。”

这一半,是真的。

今天他一直联系不上小脑斧,就直接开车到天琴港,想过来把小脑斧直接带走。

谁想到,刚到小区门口,就撞见有两个人,将威胁、恐吓、贿赂等一系列手段通通对着保安上演了一遍,就为了给小脑斧送这张邀请函。

秦炫都出于好奇,才上前询问了一番。

只是没想到,这两人并不陌生……

“是谁?”黑凌修那如同刀子的视线倒是收回了,但声音还是和之前一样的冷厉。

“好像都姓景,一个叫景语嫣,另一个好像叫景洺,都说他们是小脑斧的亲戚。但保安说,舅您特意交代过,这两人不准进入天琴港。”

景语嫣和景洺两人,之前调查小脑斧的时候,秦炫都就顺带调查了一番。

所以就算没有他们刚才在小区门口的那段即兴介绍,秦炫都还是认得他们。

尤其是景语嫣,前段时间他还和小脑斧伪装着接触了一番,打探沈安的下落。

后来她还给秦炫都打过好几个电话,说是想签下伪装的秦炫都,将他打造成一线巨星这一类的。

但因为前段时间,她官司缠身,才没怎么继续纠缠秦炫都。

而至于秦炫都撒谎的部分,就是他帮助景洺他们转送这邀请函,压根就不是什么于心不忍,而是想以送这邀请函为借口,进天琴港看看小脑斧是否安好。

真假参半的谎言下,被黑凌修这么盯着,秦炫都有些紧张又心虚。

“舅,我能不能和小脑斧……”

可秦炫都仍旧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准备在生死边缘线上为小脑斧疯狂乱舞一番!

只是这话还没有说完,就黑凌修出声打断了:“东西已经送到了,还有什么事情?”

“我……”

“准备留下来谈谈明天继承家业的事情?”

秦炫都:“……”

他还是希望解救小脑斧于苦海,奈何敌人过分凶残!

抬头发现黑凌修还盯着他,秦炫都连忙说道:“舅,东西送到了,我就不打扰您用餐,先回去了。”

一转眼的功夫,秦炫都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炫都一走,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劲,刘嫂也赶忙进了厨房。

此刻,餐桌前就只剩下景语晗和黑凌修两人。

黑凌修一直盯着景语晗,眸光深邃不见底,似乎等着景语晗说点什么。

但景语晗还在继续喝她的粥。

巴掌大的脸蛋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来自黑爸爸的注视,也没受那张邀请函的影响……

凌晨一点,黑凌修将几个加急文件处理完,从书房里走出,准备上楼休息。

却在经过厨房时,发现里头传来了动静。这个时间,刘嫂应该睡着了。

黑凌修觉得奇怪,停下了步伐。

视线往厨房方向打量,却意外发现一道身影。

傻狍子!

这家伙站在炉子前,用大调羹不知道在搅拌着什么。

这个发现,让黑凌修的步伐忽而转向厨房。

景语晗听到他的步伐声,回头见他,笑着打了招呼:“黑凌修,你要睡了?”

但她搅拌东西的手,可没有停歇过。

“这么晚不睡,煮什么?”

黑凌修蹙着剑眉,冷盯着她。

“面条!”某人笑眯眯的说着。

“晚上吃了那么多,还饿?”

不知为何,傻狍子脸上那灿烂笑容看似和寻常无异,却让黑凌修觉得和狡猾的狐狸差不多。

“不……”

景语晗尴尬的挠了下后脑勺,又说道:“我给你准备宵夜。你快去那边坐着,熟了我给你端过去。”

给他准备宵夜?

黑凌修听了,视线往锅里一瞟。

只见,锅里他那所谓的宵夜,黑乎乎的。

黑凌修仅看一眼,脸色就和里面的东西差不多。

不仅如此,他还一动不动,表达着他对这份黑色料理的抗拒。

可景语晗又搅动了几下锅内的面条,回头见黑凌修还站在原地,连忙将大调羹放下,推着黑凌修往餐桌方向走去。

“快坐下,很快就好了。”

在傻狍子难得一见的热情招呼下,黑凌修被推到了餐桌前。

很快,景语晗也将那锅黑色面条给他端来。

“快点尝尝看,味道应该还可以。”

景语晗给黑凌修盛了一碗,又主动将筷子往他的手中塞。

可接过了筷子,黑凌修还是迟迟没有下一步举动,视线也一直落在景语晗那张带着笑容的脸蛋上。

“怎么不吃,看着我干嘛?”

景语晗被盯得有些背脊凉飕飕的,索性问道。

“到底有什么事情?”

黑凌修依旧盯着她,目光如炬。

他没有吃宵夜的习惯,也不想尝这黑乎乎的宵夜。

没有拒绝她的热情邀请,无非是想看看这只傻狍子到底想干什么。

这段时间接触下来,黑凌修对她也是有一定的了解,也清楚她可不是会无事献殷勤的人。

可某只傻狍子却矢口否认:“你的意思是说我煮宵夜给你吃,就是为了从你这里得到好处?你可真过分,我景语晗是这种的人么?”

说着,她还摆出一副失望透顶,非常冤枉的样子!

“你不是么?”

黑凌修并没有被她这狐假虎威的样子唬住,只冷声反问着。

“我……”

吼!

这话说得,好像她就是那种会为了得到好处谄媚的人!

景语晗下意识的想反驳。

只是话还没有说出口,黑凌修那冷厉的声音就传来。

“既然不想说,那以后都别说了。”

撂下这话,黑凌修起身就准备离开。

眼看黑凌修就要远离餐桌,景语晗连忙伸手拽住了他的手腕。

黑凌修低头,只见傻狍子抬着头,正眼巴巴的瞅着他,纠结又懊恼的样子。

可能是觉得她的眼神,和初遇那天一样的干净纯粹,她就算迟迟没有说话,黑凌修也没有挣脱。

直到某人纠结了好半响后,嘀咕道:“黑凌修……我想去参加那个生日晚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