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公主伴读

小说: 红妆尽染 作者: 霁望 更新时间:2020-03-26 11:04:29 字数:2578 阅读进度:31/37

林清琬第二天起个大早,哈欠连天的同长公主一起到皇后娘娘宫里晨昏定省,顺便在皇后的寝宫里一同用膳。

皇后挽着衣袖给她们二人盛粥夹菜,举手投足间尽显端庄,“清琬,昨夜睡得还好吗?有没有什么不习惯的?”

“谢皇后娘娘关怀,清琬睡得很好,没有什么不习惯。”林清琬面露符合她这个年纪的乖巧。

皇后打趣地说道,“那就好,本宫还担心,等你回府时若是瘦了两圈,要怎么跟林夫人交代呢!”

林清琬低头用袖子掩住笑意,“娘娘风趣,臣女昨日就见娘娘容光焕发、肤质细白,不知那羊奶皂,娘娘用着感觉如何?”

说到美容保养,皇后脸上笑意浮现,拉着林清琬的手说道,“本宫用着甚好,往常这夏季炎热,这脸上都不敢涂脂粉,如今有这羊奶皂养着,都用不着脂粉了。”

“娘娘若是喜欢,臣女这段时间在宫中小住,再给您做一些其他的保养秘方。”

皇后听闻喜笑颜开,“那真是太好了,本宫等着。”

与女人说容颜永驻,与老人说健康长寿。保证两句话就能说到他们心坎里去,林清琬迎合着皇后娘娘的喜好,有她的照拂,未来的一段日子也能好过一些。

“母后,儿臣也想要。”

坐在林清琬对面一直默不作声的盈月,听到她们的对话,忍不住出声索要。林清琬都快把她给忘了!

皇后笑着看了林清琬一眼,林清琬意会,“公主若喜欢,臣女就多做一些。”

前庭西北角有一处十分僻静,水榭楼台景致极佳,池塘中满是娇艳荷花,荷叶也比寻常见到的要大上许多。

林清琬以为上课的地方会是在一个正儿八经的宫室里,没想到却选在这样风景别致又开放式的场所。这倒是不错,夏日炎炎水榭之上,还能凉快些,她最怕热了。

蜿蜒的木桥,直通湖中央的水榭。因在皇后娘娘处耽误了些时辰,她们到的最晚。林清琬作为伴读跟在盈月身后,随她一同给入场。

四皇子萧穆珏最先看到她们,“呦,盈月和清琬妹妹到了!”

“清琬见过太子殿下,诸位皇子、公主!”林清琬说完才发现,自己的身份在这个群体里是个异类,个个高傲的不得了!

切~皇子公主怎么了?出了这皇宫,还不都一样。

说起这老皇上的子嗣,还真不少,除了常见的这几个人之外,大部分林清琬都不认识。

太子萧穆琰起身,目光柔和的抬了抬手,“清琬郡主免礼,帝师快到了,你们赶快入座吧!”

萧穆宁坐在他身后,将一切看在眼里没说什么,只是林清琬经过他身边时,两人四目相对,微笑着颔首示意。

林清琬的位置是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桌案上笔墨纸砚一应俱全,离帝师的席位相距甚远,这倒是让她开心的不得了,她以前上课时最喜欢这个位置,无奈她个子在班级里属于中等偏上,也就是上中学的那会儿,坐过一段时间。

刚刚端坐好的林清琬,听到前面有人通报帝师驾到,又跟着众人一同站起来恭恭敬敬的迎接帝师。

听说这帝师,是当世的大家,却总是沉浸于著书立说这条道路上,皇上曾多次请他出山讲学,最后可能是被皇上的诚意感动,这才做了皇家的帝师。

可能是老皇帝觉得,人是他好不容易拉下脸面请来的,总不能吃亏,特意下令让所有皇子和公主,无论年纪大小,都得来上课才行。这不,才有如今的景象!

这帝师两鬓斑白,举手投足间确实有几分做学问人通有的姿态。

林清琬拄着下巴听他讲治国之策,这治国的道理,皇子们听听还有用,公主们也跟着凑热闹,难道这老皇帝是要培养女帝吗?

古代讲治国道理的文章,也就那么几篇,君子修其自身,德高望重方可治国,如何治国呢!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尊重百姓、体察民意。

林清琬不爱听这么枯燥死板的内容,转头看着这一池的荷花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帝师的一声,“清琬郡主!”把她从走神中拉了回来。

被突然点名,林清琬慌张地站了起来,看到前面所有人都回头看着她,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老夫见清琬郡主赏荷赏了半日,应该颇有心得,不妨说出来与大家分享。”

帝师摇着手中的竹扇,捋着胡须看着她,脸上倒是没有责怪之色,他见林清琬未答话,接着说道,“老夫前些日子听闻,郡主文采卓然,出口成诗便能如谪仙一般的意境。不知道老夫今日,可有幸听闻!”

林清琬谦虚道,“帝师谬赞,小女怎敢在您面前班门弄斧。”

“无妨,学问文章没有界限等级之分,本就应该多多交流,相互学习,不妨说来听听。”

帝师的态度还挺大度,看来是真想听她作诗。

林清琬望着那片荷花池,她刚刚本是在盘算这池中的莲蓬何时能长成,蜜汁莲藕何时能作为新品面市,哪是在赏莲花啊!

“那学生斗胆,在帝师面前献丑了!‘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帝师听完当即停下手中的摇扇,拍案道,“好诗!”

当然是好诗了,不然怎么会被搬上小学语文课本呢!

“老夫还想问问清琬郡主,为何喜欢莲花?”

为何?因为莲子好吃,荷叶可以做荷叶鸡和荷叶包饭。诶,接下来开家餐馆也不错。

等一下,爱莲说怎么背来着。

“因为,其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实乃花中君子!”

帝师闻言大喜,起身向林清琬鞠了一躬,林清琬赶忙回礼。

“老夫与清琬郡主同好,虽喜爱多年,也不曾写出这样的词句,今日郡主短短几句,尽显莲花高洁之姿。老夫佩服!”

“帝师客气,清琬愧不敢当!”

今日的课程结束,林清琬终于松了口气,虽然当众出了彩,日后可能会遭人妒忌,但却给帝师留下不错的印象,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若是以后上课,帝师因为欣赏她,总让她作诗可怎么办啊!她肚子里也就那么点墨水,还不得被舀干了!

林清琬正准备回寝宫,却听萧穆宁说道,“盈月妹妹,皇兄有事与清琬说,你且先回去吧!”

盈月有些不悦的看了一眼林清琬,行礼告退。

他们两个并排走在花园里的小路上,“清琬,我知你换了地方睡不着。今晨我将你的枕头和惯用的熏香带来,已经命人送到你的寝宫了。”

原来萧穆宁要跟她说的是这个,难得他还记着,林清琬浅笑,“多谢王爷,让王爷费心了!”

“你在宫里,自己注意点,我会常来看你。”

“嗯,王爷放心,臣女记下了!”

林清琬怕隔墙有耳,不敢在宫中乱说话。所以他们一路无言,只是默默的往前走。

其实她很想问,昨天晚上他慌张离开,到底是因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