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回 算计

小说: 红楼之黛玉 作者: 古井捞月 更新时间:2016-11-07 04:19:28 字数:2842 阅读进度:424/438

特此感谢梦蔚的月票支持!O(∩_∩)O~谢谢!快完结了,写得比较慢,主?2??是现在心思都在出院上面……很想回家……对不住了!

————————————————————

敏王妃与世子妃并没有留下来用午膳,便告辞离去,贾老太太等人却是留了下来。甚至午膳后,黄季云的夫人罗素娟也递了帖子过来。

武郡王妃颇为高兴地,与贾老太太及罗素娟商议着,黛玉与莫轩婚事的安排,喜宴的种种……婉瑜却是发现,黛玉不知为何情绪有些低落,甚是常常走神。然而,没等婉瑜找着机会询问黛玉,皇后便遣人来唤了武郡王妃入宫议事。

众人猜测皇后召见,为的怕是黛玉与莫轩的婚事。贾老太太等人见此,急忙起身告辞,武郡王妃没挽留,王熙凤则忧心忡忡地看了黛玉一眼,随着贾老太太等人离去。而后武郡王妃也赶紧更衣入宫。

送走武郡王妃,黛玉一路沉默着回到梅香苑,婉瑜发现黛玉神情不对,也赶紧跟了过来。

婉瑜进了院子便见黛玉,坐在院中如今枝繁叶茂,正结着青涩果子的桃树下,不知想着什么出神。很是忧心的挥退身边儿伺候的人,上前在黛玉对面坐下。黛玉竟然也没发现,婉瑜不由轻声道:“玉儿这是怎么了?”

听到婉瑜的声音,黛玉方回过神,见婉瑜满目担忧,不由笑道:“姐姐什么时候来的,这儿凉快,坐着坐着竟是出了神。”

婉瑜却是笑不出来,拉了黛玉的手,微微颦眉道:“玉儿可是有什么心事?咱们姐妹可没什么不能说的!”黛玉依旧沉默了半晌才道:“婚期定下来了,是圣上定的,也不能改动……”

黛玉尚未说完,婉瑜便着急了起来,急忙小心地问道:“玉儿,不想嫁给轩哥儿?”婉瑜一错不错地盯着黛玉的神情,不容错过一丝。<>dudu1();

黛玉见婉瑜如此紧张,反而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道:“姐姐想哪里去了?这婚事是皇上赐的,岂是我想与不想就成的?”婉瑜见黛玉这样说,松了口气,却也觉得心里堵得慌。黛玉说的是不想不成,而不是愿意……

黛玉却是敛了笑容沉默了片刻,才抬起头目光灼灼的望着婉瑜道:“姐姐可有法子,让我见见莫轩?”

二人原本相识多年,可算得上青梅竹马,可一则如今婚期已定,二则黛玉方才神色有异,婉瑜不由有些迟疑。黛玉见婉瑜望着自己并不说话,在心底叹了口气,才微笑道:“有些事儿想与他商议……”

婉瑜见此颇有些踌躇,却仍旧点头道:“你想好了什么时候见,我让你姐夫把他约过来。”

听说要劳烦蔡荣,黛玉有些不自在,却也明白虽说是表姐弟,到底都是成年人,要避着些,婉瑜要约了莫轩过来,也不是那么方便,遂感激地拉了婉瑜的手,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谢谢姐姐。”

婉瑜见此如同过去般点了点黛玉的额头笑道:“跟我还客气?”说完叹了口气道:“你们好好谈,有什么事儿拿不定主意,又不愿跟母妃说的,玉儿大可告诉我。”说完顿了顿才笑道:“怎么样我也不会让你受委屈不是?”

黛玉笑着点了点头,这事儿便算是揭了过去。见婉瑜神色还有些不愉,黛玉便笑着起身,拉了婉瑜的手,看了看左右没人,才轻声道:“姐姐陪我去瞧瞧章子吧,前儿才画的花样子,还没动手作。”

婉瑜到底是被这事儿吸引了注意力,跟着黛玉进了暖云阁。上了二楼,黛玉拿出她画的婚房帐子,帷子,甚至包括引枕,靠垫儿等物品的花样子。婉瑜看后斜睨着黛玉笑道:“就没画嫁衣,喜帕什么的?偏拿了这些东西来糊弄我。”

黛玉面颊涩红的又从多宝阁上取出一只樟木匣子,拿了里面的图样给婉瑜看。<>dudu2();

婉瑜见黛玉那模样,暗道:是不是自己疑心?玉儿既然能样样俱到的想得周全,又那里是不满意轩哥儿的模样?可方才那样又是为何?

婉瑜满心的疑惑,却是不好问出口,低头看起了手中的花样,顿时被吸引了目光。

成套的设计图,婉瑜还从未见过,内衣裘裤,中衣,襕衫,外罩,拖地裙,一件件不仅有单张图样,有裁剪设计,就是选用的面料,绣线,也都一一注明,甚至都在那有些夸张的,没有画出面目的人像上,绘了出来,看得婉瑜是脸红心跳。

再仔细看,又发现花样,款式与自己往常所见,皆大为不同,不由也越发专注起来,眼中的惊讶,甚至是羡慕却是掩也掩不住。

待婉瑜看完所有图稿,便不由嗔道:“妹妹可真会藏拙,当初我出嫁时,也不见妹妹为我设计这样一套。”说完又想起什么似的,脸色有些讪讪地。

黛玉却是觉得目的达到,掩口笑道:“姐姐出嫁自然有母妃做主,哪里就轮到我说话儿了?”婉瑜虽然知道黛玉不曾生气,却仍是解释道:“是我说错话儿了,玉儿可别跟我生气。”

黛玉笑道:“哪里就生姐姐的气了?不过是想着,我若是从王府这边儿出嫁,怕是这些东西也是用不上的……”

黛玉说完有些意兴阑珊地将图纸一张张的收回了匣子里。婉瑜却是听出了音儿来,有些惊讶地看着黛玉道:“难道妹妹不想从府里出嫁不成?”

婉瑜的声音有些尖锐,话也说得很急,眼睛更是瞪得大大的,心里觉得很是委屈。这么些年来,自己拿了黛玉做亲妹妹看待,甚至比亲妹妹还好,就是母妃对黛玉也是与自己一般对待,比府中的庶弟庶妹不知好多少……<>dudu3();

黛玉也不想婉瑜误会,拉了婉瑜的手,将头靠在婉瑜的肩上,轻声道:“玉儿知道,母妃待玉儿如同亲生的一般,姐姐也拿玉儿当亲妹妹一样,可林府自从父亲去了,便一直冷冷清清的,除了母妃等至交世家,怕是也没人记得林府是哪一家了。”

黛玉这话,说得极为伤感,婉瑜也不由为黛玉难过起来,黛玉知道,要说服武郡王妃,怕是需要婉瑜出面才成,否则怕是会伤了武郡王妃的心,也伤了这些年的情分,不由声音更软了几分道:“玉儿想要趁着这次出嫁,让世人都想起父亲记得林府……”

自从黛玉开始说这事儿,婉瑜便一直低着头,此时不由抬起头来,却见黛玉正在悄悄地拭泪。

婉瑜心中一软,觉得黛玉这些年也不容易,不由叹了口气,心想黛玉要找了轩哥儿过来,怕也是商议这事儿,不由叹了口气道:“你先与轩哥儿商议一番,他那边儿也不知是个什么章程,承恩伯府……你也知道,那边儿也是……”

说完婉瑜不由感叹,俩人都极不容易,黛玉这边儿说是有母妃,可到底武郡王府不是林府,莫轩那边儿又……

婉瑜摇了摇头,见黛玉低着头也不作声,不由叹息道:“你们才是要过一辈子的人,能有商有量的过,也是极好的,至少将来的糟心事儿少了许多,又有我们这些亲戚朋友帮衬着,你也不必太过忧心。”

说完见黛玉虽然点了点头,知道她是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情绪却仍旧很是低落,婉瑜不由咬了咬唇道:“妹妹也别担心母妃这边儿。”说完顿了顿接着道:“伤心是肯定的,但你们若是商量好了,我去跟母妃说,总之不会让母妃埋怨你们就是了。”

听婉瑜这般说,黛玉知道婉瑜这是要将事儿揽在自己身上,心中不由又感动又羞愧,觉得自己算计了婉瑜对自己的好。可有的事儿,却是不得不做,有的话不能不说……

想到这儿,黛玉不由又将心中的不安压了下去,思量着将来要好好报答婉瑜,至少对武郡王妃要更加的恭敬孝顺才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