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回 待嫁女儿心(七)

小说: 红楼之黛玉 作者: 古井捞月 更新时间:2016-11-02 20:27:33 字数:2671 阅读进度:419/438

感谢风莅,凤舞丶九天,yzakrr,懒懒的丫头,ぶ七夜蝴蝶ぶ,臣煜的月票支持。 Www.【鳳\/凰\/ 更新快请搜索//ia/u///】看到有亲留言关心古井身体,很感谢也很感动。另外古井想说,大家都千万注意身体,尤其是感冒。古井之前也以为是感冒,自己在家吃了好几天的药,不见效也没去正规医院,就在社区挂了两天液,结果不仅没有退烧止咳,还在咳嗽的时候喷了一身的血,吓死了以为得了肺癌……到医院后一检查,医生就让住院,却结果说是心肌炎耽搁太久了,然后还引起肺部出了问题……结果输液输到现在,手背脚背都肿了……

————————————————————

不管武郡王妃如何拦着,莫轩念着黛玉说是要用来拆信的,最终仍旧是将那把匕首送给了黛玉。

武郡王妃因着去了姑苏扬州等地,一路为黛玉采买嫁妆,回来得就比较晚,眼看着就要春闱了,蔡荣也是要下场的。回来当日便接了黛玉,见了莫轩。虽说因着婉瑜怕伤了黛玉的胳膊,定要黛玉摘了那镯子,反而闹出些事儿来,但终究还是一团喜气。

第二日武郡王妃又见了京中交好的几位王妃,还递了帖子进宫去坐了会儿,接着便开始准备蔡荣下场的东西。

笔墨纸砚,考帘,等东西那是早已准备好的,就连穿的衣裳,黛玉也早命容云霓裳阁,准备了羊毛长衫,这可比那些个单衣暖和多了。黛玉自然是不好亲自给婉瑜送过去的,遣了人将婉瑜请了过来。

婉瑜见黛玉拿出两件丹红色,镶靛蓝边儿的羊毛长衫,还笑道:“哪里用的了这么些?”说完又觉得自己失了言,正想说,平日里穿也是极好的。谁知黛玉却是笑道:“一件是给姐夫的,一件给我哥哥,今年哥哥跟姐夫都要下场,我瞧着这红色吉利。”

黛玉这般一说,倒是令婉瑜有些讶然,随即笑了起来,点着黛玉的额头笑道:“没想到,我们玉儿还是个管家婆!”

黛玉也不以为许,抿了抿嘴道:“姐夫好了,姐姐自然也就好了,姐姐好了,自然能帮衬玉儿的地方就多了,玉儿可不敢不上心。”说完亲手给婉瑜斟了杯茶,接着道:“再说姐姐也知道,哥哥可不仅仅是我哥哥。”<>dudu1();

说到这儿黛玉的神色多少有了两分黯然,婉瑜见此拍了拍黛玉的手,黛玉才笑道:“姐姐也知道,哥哥打小在我们家长大,我父亲没有儿子,把哥哥可是当亲生的看待,就是哥哥这个下场的机会,也是父亲临终时争取来的……”

黛玉的声音,越说越小,最后更像是陷入了往事一般,婉瑜见此,心痛不已,忙站起身将黛玉揽在怀中,轻声道:“妹妹也别想那么多,不说别的,就说当年你哥哥能为了你父亲去闯宫门,就不枉林伯父教养他一场。”

黛玉点了点头,擦了擦眼角笑道:“这大过年的,说这些做什么?姐姐还是快拿了衣裳回去给姐夫试试,若是有哪里不合身的,再让小丫鬟送回来,我也好让人修改。”婉瑜点了点头,这才仔细打量起那羊毛长衫。

斜襟交领,针脚平滑密实,两颗包金蓝宝石纽扣,简洁而雅致,握在手中,便能感觉到温暖舒适。

婉瑜打量了半晌,才似笑非笑地看向黛玉道:“我记得,那日轩哥儿进府,皮袍里面穿的好像就是一件和这差不多的,月白色的羊毛长衫吧?”说完婉瑜还学着黛玉的样子,歪着头眨了眨眼睛。

黛玉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却嘟囔道:“容云霓裳阁里就有卖的!他穿了一件,也不能说是我送的。”说完才懊悔自己不打自招……跺着脚追着婉瑜闹起来。偏生黛玉左手还吊在胸前,行动不太方便,最终竟是被婉瑜追着不得不求饶。

姊妹俩闹腾了一回,才唤了丫鬟进来重新梳洗,眼看着时辰不早,想着黛玉还要遣人去宁荣街送东西,岁也不多留,拿着给蔡荣的羊毛长衫去了蔡荣暂住的院子。

这边儿黛玉派了石楠,亲自将羊毛长衫给王熙凤送了过去,谁知回来时,不仅得了王熙凤的打赏,还得了一张方子,说是有人送给贾琏的。<>dudu2();

黛玉打开一看,竟是肉干饼子的配方,这还是去年冬日,黛玉令人琢磨出来,给莫轩送去的方子,知道定是莫轩怕贾琏因吃不好,影响了考试,命人给贾琏送去的。王熙凤知道婉瑜的夫婿也要下场,遂又送过来给自己做人情,黛玉不由抿了嘴笑。

石楠见黛玉笑得开心,心中也很是高兴,便试探着问道:“姑娘可要这会儿给郡主送去?”

黛玉想了想摇头笑道:“眼见着就要用晚膳了,还是等用晚膳的时候,拿给母妃瞧过再说。”石楠一时没明白黛玉的意思,不由有些茫然地望着黛玉,正在收拾黛玉首饰匣子的唐嬷嬷却是点头笑道:“可见县主如今越发的通透了。”

说完还将方才武郡王妃,给黛玉送来的一套南珠头面中的簪子,拿在手中晃了晃。

石楠顿时恍然大悟道:“是奴婢没想清楚,多亏了没误导姑娘。”说着也眯缝着眼笑了起来。黛玉走过去,瞧了瞧这两日猛地涨了两倍还多的首饰,挑出一对丁香花耳坠,打赏石楠道:“拿去玩。”

黛玉经常打赏她们这些近身服侍的,石楠倒没觉得怎样,唐嬷嬷便摇头道:“好好儿的小五件儿,偏县主要给拆散了。”

石楠一听,竟是这样,赶紧将那对丁香耳坠还给黛玉,谁知黛玉一挑眉笑道:“既是小五件儿,那便成套的赏她了。”说着看了石楠一眼,对唐嬷嬷笑道:“她也跟了我十几年了,眼见着也是大姑娘了,给她留着做嫁妆。”

黛玉原是随口这么一说,唐嬷嬷竟是欢喜不已地将剩下几件儿挑了出来,石楠却是吓得脸色煞白煞白的,望着黛玉,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想要跪下求黛玉开恩,又不知从何说起。<>dudu3();

唐嬷嬷将剩下的两只簪子,一枚分心,一枚戒指找了出来,用大红绒锦包了,装在锦盒中,递给石楠时笑道:“还不快谢县主恩典?”

石楠颤颤巍巍地接过锦盒,将那对丁香花耳坠也放了进去,才低着头跪在地上给黛玉磕了两个头,起身时也不抬头,唐嬷嬷才觉察出了不对。但黛玉此时却是来了兴致,想要给身边儿的大丫鬟一人赏一套,正忙着在妆奁里挑拣,倒也没注意到。

唐嬷嬷便也不想让黛玉察觉什么,遂对石楠笑道:“我灶上给县主顿了锅雪梨汤,你去瞧瞧可好了。”石楠低着头蹲身行礼后,退了出去。唐嬷嬷便也找了借口跟了出去。

黛玉此时挑中了另一套小五件儿,又是正巧铃兰花型的,开心地想让唐嬷嬷帮着找了锦盒出来,才发现不知何时唐嬷嬷与石楠竟是都不在屋里,不由皱了眉头。

唐嬷嬷出了门便往黛玉院儿里的小厨房而去,正好将有些茫然的石楠堵在了灶房里。

石楠先时还没多想,此时见唐嬷嬷跟了过来,明白定是姑娘或是唐嬷嬷有什么话,要交代自己,不由抿了抿嘴,脸色再苍白了两分。

唐嬷嬷见此,看向石楠的眼神更加的锐利,冷声低呵道:“怎么?是嫌弃县主的赏赐轻了?还是想留在屋里将来好伺候姑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