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三百五十七回 人品问题

小说: 红楼之黛玉 作者: 古井捞月 更新时间:2016-10-03 12:33:47 字数:3526 阅读进度:360/438

万更第二天,这是今天第一章哦~~o(n_n)o~下午五点,晚上十一点,还有两章,古井说话从来作数滴~

————————————————————

皇帝听黄季云开口就是让自己收回成命,要取消那丫头与轩哥儿的婚约,不由一愣,皱着眉头想了想,知道黄季云定是出宫后,听到了关于天煞孤星的谣言,遂笑问道:“可是因着谣言?”

黄季云看了看皇帝,沉声道:“从十年前玉儿拜我为师,微臣便一直拿玉儿做亲生女儿般对待,如海去世之前,更是对玉儿放心不下,对微臣那是千叮万嘱。”黄季云说到这儿,便不再往下说。皇帝听黄季云这般说来,皱了皱眉头,沉默了片刻。

不知皇帝想到什么,召了王公公来耳语几句,王公公便躬身退出了御书房,而后皇帝便跟黄季云说起了南海沿子的事儿。

这些时日黄季云一直忙碌着大皇子的事儿,倒是对朝政疏忽不少,此时听皇帝详细说来,倒是来了兴致。遂也暂时搁下了为黛玉退婚之事,黄季云心中打定主意,倒也不急在一时。

皇帝说完南海沿子的事儿,又问起大皇子的情况。黄季云张了张嘴,一时却是不知该如何作答,不由皱眉望着皇帝。

皇帝与黄季云相识相交多年,看黄季云那神情,心便凉了一半儿,可仍旧不死心的问道:“一点儿法子也没有了吗?”

皇帝也知道,黄季云不似太医院那些个太医,遇事儿喜欢说一半儿,可这些日子,针灸,熏蒸,汤药,各种法子黄季云都试过了,大皇子的命虽说如今是吊着了,可到底能拖多久,何时能够醒来,却没人能够知道。

想到这儿皇帝也不由露出黯然之色,黄季云想了想终是劝慰道:“圣上九五之尊,自有真龙庇佑,说不定就有奇迹发生呢。”

听黄季云提起“真龙”二字,皇帝不由想到那日黛玉给小五承历讲过的故事,摇头苦笑道:“季云相信这世上当真有龙吗?”

听皇帝说出这样的话来,黄季云当即一愣,有些不敢作答,皇帝却也没指望他回答,喃喃自语道:“都说朕是真龙天子,可朕却从未见过真龙……”说到这儿,皇帝摇头笑了笑道:“这世上怕也只有玉林那丫头敢说此话了。”<>dudu1();

皇帝说完,看向黄季云苦笑道:“还记得那日玉林劝朕不立皇长孙为太孙的事儿么?她竟然敢说这世上没有千岁也没有万岁,便是百岁也是罕见!”

黄季云当即大汗,起身跪在地上紧声道:“玉儿年幼丧母,如海也去得早,是微臣没有教导好。”

皇帝摆了摆手,叹息道:“起来吧!朕也没怪罪她的意思。再说,她说的也是实话,这世上哪有千岁万岁啊?七十已是古来稀……”

听皇帝如此说,黄季云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一时也不知皇帝究竟何意,不敢轻易开口,正踌躇间,王公公轻手轻脚地进来道:“启禀圣上,巴尔喀什城总镇在御书房外求见。”

猛地一听巴尔喀什城,黄季云还没反应过来,再一想可不就是西北边城吗?遂脸色也难看了起来,将嘴唇抿得紧紧地,也不说话。皇帝见此,不由对黄季云笑了笑,方宣了莫轩进来。

莫轩刚进入御书房,便见黄季云坐在皇帝御案下,想到黄季云与黛玉的关系,又想到这些日子的流言蜚语,莫轩不由得很是脸红,又见黄季云看向自己时,可谓目光深冷,便想要与黄季云解释几句。

可莫轩不知皇帝召自己前来所谓何事,遂只得压下心中冲动,不去看黄季云的神情,先与皇帝行了礼。

待莫轩行过礼起身后,皇帝却是挑着眉打量着莫轩笑道:“黄大学士,你也认识,乃是玉林的师傅。”听皇帝这般说,莫轩赶紧向黄季云行礼,却不称“黄大人”或“黄大学士”而是恭敬地道:“弟子见过师傅。”

莫轩话音刚落,黄季云便勃然大怒地起身道:“谁是你师傅!休得胡搅蛮缠,乱拉关系。”说完黄季云方才想起,此处乃是御书房,遂急忙向皇帝行礼告罪道:“微臣失态了,望圣上见谅!”

皇帝见此摆手笑道:“无妨无妨,季云坐下,咱们今日不论君臣,只谈交情。”

莫轩猛地听皇帝如此说,不由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便向皇帝看去,却听皇帝继续说道:“轩哥儿是我看着长大的,按理他该叫我一声姑父,可我却是当儿子一般教养他长大的。”<>dudu2();

说到这儿,皇帝很是悠闲的抿了口茶,接着笑道:“玉儿是如海唯一的骨血,当初如海上了折子,托我照顾,这么些年,我也算对她照顾有加,我也很喜欢那丫头。他俩的婚事,我也是经过千思万想的。”

莫轩先时听皇帝自称“我”而非“朕”就已经张大了嘴,可接下来皇帝的话,却是令莫轩顿时红了脸颊,有些羞涩的低下头。

然而,黄季云听皇帝说完,却是冷冷地看了莫轩一眼,方回头看向皇帝道:“圣上既然说,今日咱们之论交情,不论君臣。为了玉儿的幸福,微臣也只得无礼了。还望圣上恕罪。”

见皇帝摆了摆手,黄季云才接着说道:“微臣至今年近半百,无儿无女,唯有玉儿这么一个弟子,微臣是不会让她受委屈的。当初圣上既然言明,玉儿的亲事会与微臣商议,那么如今微臣也不绕弯子,这桩婚事,微臣不赞同。”

别说莫轩,便是皇帝也没想到,黄季云在之前提出取消婚约之后,过了这么久,居然当着莫轩的面儿,仍然明言不赞同这桩婚事!

皇帝甚至以为,至少黄季云会听听莫轩怎么说,或者是自己怎么说,至少隔了这么久,也该冷静下来了。可事实显然并非如此,皇帝不由也皱了眉头。

莫轩先时听皇帝的话,还有红了脸颊,此时却是猛地抬头,一张脸煞白煞白的,很是不敢置信的望着黄季云,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好,且明白,皇帝虽然叫了自己过来,可这里无论是以什么身份,都没有自己说话的立场,不由呆立当场。

看着莫轩煞白的脸,皇帝有些不忍,毕竟是在自己跟前儿与承德一块儿长大的孩子,承德如今那副模样,莫轩这里,皇帝便想要照顾一二。

沉吟片刻,皇帝皱着眉头说道:“要说玉林跟轩哥儿俩也是打小就认识的,不说青梅竹马……”皇帝刚说完这句,黄季云就立时打断道:“圣上可莫要这样说,咱们玉儿大家闺秀,林府也是百年书香门第,怎么会和什么人青梅竹马。”

黄季云说完,也不看皇帝,只顾着低头吃茶,皇帝见黄季云那护犊子的模样,不由得好笑,点头笑道:“好好好,玉林大家闺秀,没有和谁青梅竹马。”皇帝说完话锋一转道:“可他俩打小就认识,季云不能否认了吧?”

莫轩一听,赶紧小心地朝黄季云看去,黄季云也不否认点了点头,却并不说话,皇帝见此摇了摇头道:“轩哥儿人品,样貌,学识,季云也该知道,要说配玉林那也是郎才女貌,佳偶天成不是?”<>dudu3();

黄季云却嗤笑道:“样貌学识却是不差,可这人品,圣上恕微臣无状,微臣实在没看出来。”

黄季云的话让皇帝深吸了口气,这莫轩可是在他眼皮子底下长大的,这不是说自己教导无方,令莫轩人品不好吗?刚与说话,却听黄季云冷笑道:“这人品要好,如今外面能有这许多风言风语?当我玉儿是什么了?”

黄季云说完还冷冷地觑了莫轩一眼,接着说道:“再说了,男子汉大丈夫,连自己未婚妻的名誉都护不住,还算什么男子汉?不说人品,至少我瞧着就是个没本事的。我看不如就此算了吧!”

黄季云言辞间对莫轩,那是要多轻视就有多轻视。而莫轩却很是羞愧的低下了头。

黄季云说完,也不等皇帝接话,继续说道:“再说了,圣上说他人品好,人品好会将人家好心送的礼物,拿出来显摆?”

皇帝一听这话儿,也是沉下了脸,冷声问道:“按季云这话儿,是在怪轩哥儿当初拿出那图纸来?”

不想黄季云却很是理直气壮地回道:“该不该拿出来,咱先不论,他可经过原主人的同意了?再说,当时若非圣上深明大义,玉儿如今怕是也不会落得好吧?”

黄季云的话,不仅仅让皇帝一愣,甚至莫轩也出了一身冷汗,心中对于黛玉的愧疚,也就更深了些。

皇帝皱眉想了想叹了口气道:“季云是说什么也不同意这门亲事咯?”说完皇帝一挑眉,又问道:“是季云的意思,还是玉林的意思?”接着皇帝又抬了手道:“虽说今日咱们只论交情,可季云也莫要糊弄我才是,别拿什么三从四德来说事儿。”

黄季云顿了顿,挑眉道:“玉儿既是我与夫人唯一的徒弟,也是我们唯一的孩子,这事儿,自然是我说了算!”

皇帝跟莫轩听黄季云如此一说,双双都松了口气,皇帝笑道:“既如此,莫不如咱们将玉林宣进宫来,就说皇后想她了,咱们也问问她自己的意思可好?”

黄季云却是直接拒绝道:“上次进宫莫名其妙挨了巴掌,这会儿脸上还没好呢,怎么好出门子?”

皇帝一听这话,神色有些不自然,莫轩却是第一次听到黛玉挨了巴掌,此时也顾不得别的,急声问道:“玉儿妹妹怎么了?伤的可重?我哪儿还有些上好的金创药,回头便给她送去。”(未完待续。){重庆大学巨.乳校花自拍,真正的童颜巨.乳照片 请关注在线看美女(美女岛 搜索 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