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回 保护

小说: 红楼之黛玉 作者: 古井捞月 更新时间:2016-08-30 20:48:45 字数:3510 阅读进度:285/438

特此感谢彝魈淋的月票支持~(n_n)~感谢神棍,问天,麻苍叶,炮兵,天意,卡加利人,绝世霸者,kg,白菜加酒,丽水铺子,许也,完美魔使,等亲给古井推荐~(n_n)~

————————————————————

黄季云见皇帝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不由得背心感到一阵的冰凉,可想到自己与林如海多年相交,黛玉又拜自己为师,自己当年既收了这个弟子,且是唯一的弟子,便不愿就此退缩,遂深吸口气道:“玉儿她看似生性淡泊,实则……”

不等黄季云说完,皇帝第一次对黄季云动了怒气,伸手便将手中黄季云刚刚递给他的折子给砸了回去。(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差一点儿就砸在了黄季云的头上,还好黄季云反应快,伸手抱住了折子。

见皇帝动怒,黄季云很是忐忑地急忙跪下,正欲对皇帝说说黛玉的缺点什么的,却听皇帝冷着声儿厉声问道:“季云将朕当成什么人了!还是竟也与那后宅妇人一般听信谣传了?”皇帝如此一说,黄季云表面上有些茫然的抬头,心底却是大大的欢喜。

皇帝自然瞧出了黄季云那茫然的神情后,偷着乐心思,却也不点破,只叹息道:“那谣传虽不是朕让人传的,却正好挡了不必要的麻烦。都当朕对那丫头有所意图,便没人敢打她主意。也是对她的保护,将来总少不了朕的赐婚,到时谁又能说什么?”

黄季云听皇帝难得的如此解释一番,更是为黛玉考虑如此周详,心中感动异常,遂也不起身,反而磕头道:“谢主隆恩!”

皇帝却是不卖黄季云的账,没好气地道:“还不给朕起来?谁稀罕你谢了?朕这是当初答应了如海,也算是完成了当年的承诺!须得着你来谢?便是要谢,朕也等着那丫头亲自来给朕磕头谢恩呢!”

皇帝说完竟忍不住笑了起来,像是想象着黛玉磕头谢恩的模样,心里就很乐似得。

黄季云看着这样的皇帝,心中也是有些叹息,却不愿继续纠缠这话题,省的闹出别的事儿来。遂问道:“不知圣上让微臣看那画册又是……?”

黄季云却不知,皇帝对于黛玉也不是从未有过想法,只是终究不敢将她放在宫中,怕宫中生出什么变故来罢了。<>dudu1();

听黄季云问起画册的事儿,皇帝才摇头苦笑道:“那丫头鬼点子太多,朕倒不是怀疑她什么,但万一她无意间给了小五什么了不起的东西,朕却不知道,岂不是白瞎了?当初她就给了轩哥儿那么一张雪橇图,若非此次在西北立功,怕是谁也没在意。”

皇帝见黄季云脸上还有迟疑,遂摇头笑道:“朕发现,只要谈论到那丫头的事儿,季云便乱了阵脚。令朕叹息摇头的时间都多了。”

黄季云一愣,却又听皇帝笑道:“要说那丫头有争那从龙之功的心思,朕是相信的,别以为朕不知道,当年的事儿,可没少了那丫头的影子在里边。”说到这儿皇帝顿了一下,皱眉问道:“季云说说,当年那丫头才多大?”

说起这个,皇帝也是心有余悸。见黄季云低头不语的模样,皇帝却也并不愿继续深究。

想了想皇帝便接着说道:“一则朕如今还年富力强,那丫头怕是还用不着这么早开始站位,再则以她与武郡王府,与皇后的关系,便是要站位,也会站在承德这边儿才是。”

说到这儿皇帝深深地看着黄季云道:“再说那丫头精得很!朕对承德的心思,朕不信那丫头瞧不出来。便是她瞧不出来,怕是季云也该看得明白的。岂会让那丫头做错事儿?”

听到这儿,黄季云不敢在继续沉默了,急忙躬身道:“臣不敢妄测圣意!臣……”不等黄季云说完,皇帝便打断道:“行了行了!别与朕来那套虚的!朕之所以看重那丫头,便是那丫头从不与朕虚与委蛇!”说完皇帝有些不耐烦的挥退了黄季云。

黄季云也知道皇帝有些动怒,可他心中一样是苦笑不已。黛玉不再朝中当差办事儿,不再朝堂上站位,而自己却不得不站立在这朝堂之上。皇帝登基之前,他们可以是知交,是好友,登基后,便只能是君臣。君就是君,臣就是臣!

再加上皇帝登基几年,威仪日重,有哪里是当初那位冷面王能够比拟的?黛玉可以依仗这自己年幼,直言直语畅所欲言,自己又岂能如此?作为大学士的自己,是必须为百官表率的……

黄季云能想明白这些,皇帝能不知道?只是皇帝心中多少还是有些遗憾,都说高处不胜寒,如今真正的站在了最高点上,才能深深地体会到那高处的寒凉孤寂,故而越发的珍惜宠爱黛玉。<>dudu2();

黛玉在听了绮罗的种种描述后,沉思了片刻,方才不确定的说道:“要说在我看来,西北其实是块宝地。”

黛玉此言一出,别说赵秉绮罗夫妇,便是宋时与莫轩都是眼前一亮。朝廷年年赈济西北,除了天灾**,更多的却是因为西北太过荒凉,太过贫瘠,而如今黛玉口中却说西北乃是块宝地,不由得都满怀希翼地望向黛玉。

黛玉不知在这院子的角落里,正有一名皇帝派来“保护”她的暗卫,此时也是竖着耳朵在等着黛玉继续往下说。

黛玉向来不爱卖关子,遂也不等几人追问便笑着解释道:“西北虽说种粮食不行,可若是百姓手中有了银子,还怕买不来粮食吗?”

绮罗是个急性子,等不了黛玉慢慢解释,黛玉话音刚落便急忙说道:“姑娘就直说有什么好法子能让百姓都挣到银子,吃饱肚子吧!”

绮罗刚说完,宋时便摇头笑了起来,莫轩很是诧异的看了绮罗一眼,赶紧低头端起了桌上的茶盏。赵秉见此,很是尴尬的想要解释两句,黛玉却是噗嗤一笑道:“绮罗姐姐这些年,竟是越发的急性儿了。”

黛玉却是不知那偷听的,比绮罗还要着急,见黛玉有聊天的趋向,恨不能跳出来直接问黛玉了。要知道,这消息若是传回去,只要管用,他就立了大功,说不得圣上如何赏赐他呢!要知道,西北可一直是圣上的心头痛。也是朝廷不可割舍的包袱。

正当那人急得不得了的时候,绮罗毫不在意地笑道:“姑娘既知奴婢心急,便快些说了吧。”绮罗说完叹息道:“奴婢也不为自己个儿,单凭着姑娘给的那份嫁妆,以前得的各种赏赐加上奴婢这些年的积攒,便是奴婢这辈子什么也不做,也饿不着奴婢。”

绮罗说到这儿,很是恳切的望着黛玉,红着眼眶道:“姑娘不知,奴婢跟着爷刚到西北的时候,左右邻里,还有爷的那些个兄弟,好些都吃不饱肚子。”

听绮罗说起这些,赵秉怕黛玉误会,赶紧解释道:“到不完全是上面克扣,虽然也有,可说到底还是那地方太穷了。别说百姓,便是官员也不很富有。”赵秉说到这儿想起那逃跑的总镇,很是感慨地说道:“当时那情况,总镇也是没法子……”<>dudu3();

赵秉尚未说完,绮罗便不依了,直接打断道:“爷怎么不说说他当初打你板子呢?”绮罗的话将赵秉噎得不行,却见绮罗横了他一眼,拉着黛玉的手,红着眼眶将当初的情形又重复了一遍。

莫轩见此是笑得不行,捧着茶盏,低着头,双肩不住的抖动,便是宋时也是有些看不下去,从赵秉怀中包过兴哥儿,对绮罗吩咐道:“我瞧着兴哥儿也该困了,你带他去睡会儿。”

绮罗对这位宋二管家,还是挺怕的,再说现如今还是自己叔叔,自然更是不敢放肆,遂宋时一吩咐,绮罗便急忙接过兴哥儿,起身跟黛玉告辞道:“姑娘,奴婢先……”不待绮罗说完,黛玉便打断道:“去吧,一会儿咱们再聊。”

绮罗行礼告退后,赵秉原想解释几句,替绮罗描补描补,却听黛玉对他笑道:“看来这些年,你确实没有辜负当你我对你的托付,绮罗姐姐心直,性子急,但最是恩怨分明,你若待她不好,她也不会如此顾着你。”

黛玉说完也不看赵秉,自顾的端了茶抿了一口。黛玉一手轻轻地掀起一角面纱,一手执杯,那模样端是秀雅,莫轩不由看得愣了愣,才赶紧又底下了头。那神情自然是又落到了,一直在暗中观察他的宋时眼中。

黛玉却是不知的,吃了口茶,放下杯子才在那听墙根儿的暗卫焦急地等待中解释道:“西北地广人稀,土质也不适合耕种粮食,但是却是可以种别的。”

黛玉说到这儿又停了下来,墙角的暗卫都恨不得跳出来掐黛玉的脖子了!有这样说句话停三顿的吗!有吗?

黛玉却没等他跳出来便继续说道:“比如葡萄,比如凉瓜,比如……”说到这儿黛玉看了赵秉一眼,很是严肃地说道:“棉花跟木棉!”

赵秉一愣,急忙问道:“此言当真?”黛玉点头道:“西北是种棉花的宝地,好生耕种,收成比种粮食还高,且不愁销路。若是卖不出去,我倒是可以都收了。”

黛玉刚说完,莫轩便不解地向黛玉看来,宋时更是直接问道:“姑娘收棉花可是有什么打算?”

黛玉笑道:“此事不急,这棉花还没种出来呢。”说完黛玉再次看向赵秉说道:“除了这些,还能种草!”

方才黛玉说的那些,宋时,莫轩等人都还能明白,虽说一开始没想到,却也知道那些东西能卖银子。可此时却都一脸不解了,种草?卖给谁去?(未完待续。)>--看门事件,看性感车模,看校花美女,看明星写真请关注( 美女岛 搜索 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