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百二十六回 惊变 一

小说: 红楼之黛玉 作者: 古井捞月 更新时间:2016-08-01 01:08:52 字数:3449 阅读进度:228/438

特此感谢hjh19aggiexie,mizhoumm的月票支持,floodjiang的好评鼓励,淡雨思涵的大赏厚爱!谢谢!

———————————————

王夫人慢慢悠悠地抿了口茶,才接着道:“要我说,就很不必跑那么远,咱们京城里什么没有呢?若我没记错,林丫头府上,便有好大几片松柏,长得都是极щww{][lā}”

王夫人不说这话,王熙凤便已经怒了,没有那个做母亲的,被人阻了去见孩子路,还能有好脸色的。可如今王夫人不仅要阻拦她去看孩子,还把主意打到黛玉府上了。

王熙凤不由得被气笑了,冷笑着上前两步道:“婶婶好大的口气,既如此,婶婶便亲自去永定侯府讨要松柏吧,咱们将军府的将军,可不在府中,不知道您这位娘娘的亲娘是否够面子!”

王熙凤的话,让王夫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指着王熙凤却又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而此时的王熙凤早已大怒,遂冷笑一声道:“或许贤德妃的亲娘该去城外庄子里找县主讨要才是,毕竟那永定侯府如今可没人等着您这位娘娘的亲娘,去耀武扬威!”

王熙凤刚说完,没想到王夫人,忽然像是受了天大的侮辱似得,一巴掌扇在王熙凤的脸上,力道大的王熙凤一下子便倒在了地上。

若是以往的王熙凤到不止于此,可如今的王熙凤跟风一吹就倒似得,便是贾琏也没来得及扶住她。见此贾老太太也大怒,一拍罗汉床的扶手,怒斥道:“你们当这是什么地方?”说着便示意鸳鸯前去扶起还在地上的王熙凤。

贾琏见王夫人当着自己面儿,动手打了王熙凤,顿时大怒,眯缝着眼睛便上前两步。鸳鸯见此也来不及去扶起王熙凤,急忙拉住贾琏道:“爷冷静些!”

贾老太太也是怒喝道:“琏儿你要做什么?!眼中可还有尊长?”在贾老太太的呵斥下,贾琏不由得顿了顿脚步。

王夫人见此心中暗暗得意,谁知王熙凤却在此时痛苦的呻吟了一声。贾琏也顾不得王夫人返身回到王熙凤身边,欲要将她扶起。谁知,王熙凤脸色苍白的望着贾琏,眼中是满满的惊恐。

只见王熙凤的襦裙已经暗红一片,就连地上,也留下一大摊子血迹,一股子血腥味儿扑面而来!别说贾老太太及鸳鸯等人,王夫人更是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

贾琏更是赤红了双眼,若不是此刻王熙凤痛的抓紧了他的胳膊,甚至连指甲都掐进了他肉了,怕是贾琏现在杀人的心都有了。狠狠地瞪了王夫人一眼,那眼中的阴晦,让旁边儿看着的鸳鸯,也是心惊不已。

待鸳鸯回过神,贾琏已经打横抱起王熙凤,跨出了屋子。贾老太太这才回过神来,也没功夫理会王夫人,一面吩咐鸳鸯赶紧跟去瞧瞧,一面命琥珀去通知赖大亲自去太医院接王太医过府。

贾琏抱着王熙凤走出贾老太太的上房,不仅仅平儿看见满身是血的王熙凤惊呼起来。彩云彩霞二人也看见了,不由得也跟着惊呼起来。贾琏一面命平儿跟上,一面大步跨出门榄,抱着王熙凤朝东大院儿去。

平儿紧紧跟在贾琏身后,一路小跑。鸳鸯更是追在平儿身后,直到到了东大院儿,鸳鸯才总算是追上了平儿。

贾琏将王熙凤轻轻地放在榻上,红着眼眶道:“记得咱们当初可是说好了,携子之手与子偕老。凤儿可要坚持住!”王熙凤咬着嘴唇,艰难的点了点头,目光一错不错的望着贾琏。

平儿见王熙凤额际的,不住的往下滑落,正准备去打了热水来,谁知贾琏在深深地看了王熙凤一眼后,转身便抓住了她。

贾琏看着平儿道:“照顾好你奶奶,直到爷回来。办好了爷重重有赏!”说完,贾琏再次看了眼榻上望着自己的王熙凤,转身出了屋子。

贾琏一面吩咐昭儿前去黄府,一面吩咐兴儿前去国子监,他自己则是翻身上马往宫门而去。隆儿一见贾琏往宫门而去便立时慌了神,也顾不得其他,急忙往内院儿跑。

好在这东大院儿的人大都跟着贾赦去了登州任上,一路上也没遇上什么阻拦,便是有两个看门的婆子,也被隆儿一把推开道:“我有要事禀报奶奶,耽搁了要你们命!”

到了王熙凤院子门口,隆儿到底不敢进去,只站在院门前大声喊道:“奶奶快想想法子啊!爷闯宫门去了!”隆儿这一声儿吓得王熙凤就要撑起身子起来,若不是平儿急忙拦住了她还不知会怎样呢。

从头到尾都没有流泪的王熙凤,这会子眼泪哗哗的往下淌,咬着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当年贾琏为林如海闯宫门,差点下天牢,王熙凤是知道的,心底里甚至暗暗羡慕过。可如今听隆儿的意思,贾琏竟是为了她再次闯宫门去了!一时间王熙凤竟不知是何感受。

隆儿见王熙凤没有传出话儿来,正准备再喊,却被鸳鸯从屋里出来拦住了。鸳鸯厉声道:“这儿是你能来的地儿?这些事儿是可以跟奶奶说的?若是奶奶有个好歹,你可担待得起?”

说着,鸳鸯皱眉想了想对隆儿吩咐道:“别人怕都没用,你赶紧出城找林姑娘去,一来这会子怕是只有林姑娘劝得了爷,再者林姑娘县主的身份说不定会有些用处。”隆儿一听,便是眼前一亮,赶紧点了点头便往外跑。

却说贾琏这边儿刚走不久,王太医便被赖大亲自接了来,贾老太太也来了王熙凤屋子,见贾琏不在,一问之下才知道贾琏去宫里找黄季云去了。

贾老太太便知道贾琏是要闯宫门!这可是死罪!不由得站起身厉声呵斥道:“胡闹!这简直是胡闹!他不知道那皇宫是什么地方吗?赶紧派人去将他给我找回来!”王夫人站在贾老太太身后,得知这一消息,心中兴奋,却不敢表现出来。

王太医刚给王熙凤扶完脉,刚好听到这几句,便接口安慰道:“老太君放心,今日黄大学士休沐呢,定是不在宫里的。”

果不其然,贾琏赶到宫门前一问,原来今日黄季云并未入宫,贾琏便翻身上马直往黄府而去,不想在半道上遇上昭儿,得知黄季云一大早便出了门,并不知去向。

贾琏顿时像是失了魂儿似得,不知如何是好。昭儿在一旁提醒道:“莫不如爷去城外接了林姑娘?林姑娘跟着黄先生学医多年……”昭儿还未说完,贾琏便是眼睛一亮道:“对!说不定黄先生去了城外庄子看妹妹呢。”说着便又打马往城外而去。

贾琏刚出城门不远,便遇上了随着隆儿一起打马进城的黄季云,一时间激动地不知说什么好,红着眼眶望着策马而来的黄季云。

黄季云走近后,见贾琏那样,不由得想起当年林如海去世前的情景,遂没好气的横了贾琏一眼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还愣着干嘛?走吧!”说着黄季云便一夹马腹,当先策马往城里而去,贾琏此时也回过神,急忙跟了上去。

贾琏一行赶回贾府的时候,王太医已经为王熙凤简单的诊治过,正在等待黄季云的到来。

贾老太太见黄季云当先走入,便挥手令王夫人退到屏风后躲避,贾老太太因年事已高,倒是没这些顾及,起身对黄季云笑道:“老身见过大学士。”

黄季云拱手还礼道:“季云见过老太君,不知可否让季云瞧瞧病人。”此时贾琏已经走了进来,看了一眼贾老太太,却并不曾言语。

贾琏挥退屋内众人,亲手掀起床帏,便对黄季云拱手低声道:“有劳先生。”,黄季云也不推诿便直接走了过去,在榻前鼓凳上坐下。贾老太太见此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这外男直接进了内帷,且是当着自己的面儿。可此时却是说不出别的。

王夫人在屏风后,心中亦是万分纠结。她有心挑错,可她更清楚,元春让她交好黛玉,为的便是外面这位。一时间屋内几人虽心思各异,却都静默下来。

黄季云隔着绢帕给王熙凤扶脉后,顿时皱起了眉头,在贾琏的帮助下换过一只手,再次扶脉,眉头却是越皱越紧。看了看王熙凤期翼的眼神,黄季云起身往外走去,对贾琏轻叹道:“琏儿随我出来说话。”

王熙凤只听这一句,便已经面如死灰,心中知道定是不妙,便是贾老太太也更加面沉如水。

黄季云与贾琏来到外间儿小客厅,皱眉看向贾琏道:“我也不问你怎会弄成这样,如今你心里要有数,这孩子是保不住了。便是大人也须得好生调理才行。”

贾琏一听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望着黄季云,好半晌后才低下头,轻轻地“嗯”了一声儿,没人知道他此刻在想着什么。

黄季云拍了拍贾琏的肩头,再次回到床榻边儿上。王熙凤是认识黄季云的,见黄季云对她温和的笑了笑,向来要强的王熙凤竟红着眼眶问道:“可是我不行了?”

黄季云一愣,倒没想到王熙凤会做如此猜想,不由温和笑道:“莫要多想,好好调养好身子才是,你们都还年轻呢。”说完,便打开随身针囊,取出银针,在火上消毒后,便再次看向王熙凤道:“静心凝神。”说完便几针扎下。

王熙凤顿觉,腹部一阵绞痛,心里知道这个孩子怕是保不住了,不由得惊恐的看了看黄季云,又看了看边儿上红着眼眶,咬紧了腮帮子的贾琏。最后王熙凤的目光转向了贾老太太身后的屏风。贾老太太与鸳鸯皆被王熙凤眼中的嗜血仇恨吓得心惊不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