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回 贾政归来(一)

小说: 红楼之黛玉 作者: 古井捞月 更新时间:2016-07-20 12:55:36 字数:3352 阅读进度:205/438

谢谢菠萝的打赏~O(∩_∩)O~

————————————————————

贾琏扶着喝高了的贾赦,贾宝玉抱着睡着的春哥儿,贾环满脸不高兴的拉着沉默的贾琮,晃晃荡荡地坐上了回府的马车。

原以为回到府中便可好好睡上一觉,甚至可以在睡觉前再烫个脚。谁知刚进入宁荣街就被隆儿给拦了下来,见贾赦靠在车围子上睡得正酣,贾宝玉和春哥儿搂成一团,贾环也与贾琮靠在一起睡得香甜。

贾琏不得不庆幸,之前见贾赦喝的高兴便没敢多喝,此时也唯有他还算清醒。

贾琏下车后放好车帘子,以免进了风。才走到隆儿跟前儿问道:“你奶奶让你来等着的?”隆儿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政老爷回来了,现如今还在老太太屋里,奶奶怕爷在外不知,命小的候在这儿等爷回来。”

贾琏一听便眯缝起了眼,要不怎么说是父子呢?贾琏这动作、这神情,是越发的像贾赦了。

贾琏皱眉想了想问道:“可知因何突然归来?是请假探亲?还是调任回京?”隆儿看了看贾琏身后不远处的马车,压低了声音道:“说了爷可能不信,政老爷被罢了官。说是在任上出了大乱子。”

说着隆儿还忍不住笑道:“不过政老爷此次回来,可不光他自个儿,还带了位年轻的姨娘回来,说是已经有了五六月的身孕了。”

贾琏听得也不免眼角直跳,忙问道:“此言当真?”问完不等隆儿回答,又接着细问道:“你从哪儿打听到的?可是你亲眼所见?那姑娘,不,那姨娘是哪儿的人?可是咱们府里出去的?是哪家哪户的?都打听清楚了?”

隆儿没想到贾琏一口气能问出这许多,想了好一会儿才摇头道:“我也没亲眼看见,是奶奶让我来禀了爷的,只知道那姨娘是政老爷从任上带回来的,别的小的不知,回头小的去打听打听。”

贾琏听后点了点头道:“那行,这事儿你去打听。”说完回头看了看马车,对车夫说道:“把车赶到东大院去。”说着对隆儿挥了挥手,重新回到车内,一车人并没有因为马车停下或是再次出发而醒来。

回到东大院,王熙凤出来接走了春哥儿,琮哥儿也被娟姨娘接走。只剩下贾宝玉与贾环两兄弟,贾琏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正好此时贾赦醒来,迷迷糊糊地问道:“怎么还不家去?”贾琏只好回道:“父亲,已经到了。”贾赦一听到了,勉强睁开了眼,便往车外爬来,差点就直接从车上摔下来,幸好贾琏眼疾手快,再加上这些年练了些拳脚功夫,才接住了他。

等将贾赦送内院,由邢夫人接手后,贾琏才返回外院,看着车上的两个发愁。可不管发愁还是不发愁,贾琏都必须送他们回去,想了想终是亲自上车,将车子再次赶到西角门出,进了贾府正院。

先将贾宝玉送到外院贾政书房旁的小院儿里,丫鬟们七手八脚的将他抬了进去,贾琏看着贾环却是皱起了眉头,对于那个赵姨娘,贾琏也是有所耳闻,心中极为不愿与他交道,遂叫来俩婆子,将他送了回去,自己回了东边儿院子。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膳时,贾琏见贾赦已然完全清醒,才说起了贾政之事,贾赦听得也是一愣,忙问道:“怎地就回来了?”贾琏看向王熙凤,王熙凤便简单解释了几句。

只几句话,虽王熙凤也并不清楚始末,然贾赦心中已大抵数,遂吩咐道:“若叫了你们过去,你们便去,若没叫,只管呆在院子里。”说完贾赦便自顾吃了起来。

待贾赦走后不久,王熙凤本想着借故去城外探望黛玉,躲过去,但想了想终是不放心,遂拉了贾琏一块儿去了贾老太太院子。

此时贾老太太屋里已经闹翻了天,王夫人再不似过往那般雍容华贵的模样,不仅脸色煞白,便是连发髻也是钗环尽褪,额间系着一条玄色宽抹额,一袭湖蓝色半旧袍子。

这样的王夫人,是贾琏与王熙凤都不曾见过的,哪里还有半点“娘娘亲娘”的喜意与得色?此时正怨毒的盯着地面儿,也不知在想什么。

贾宝玉这一个多月来,也是首次见到王夫人,之前虽然心中有气有怨。可这会儿,也只剩下满满地心疼。挨着王夫人下手坐着,也不再依偎在贾老太太怀里。

贾政端坐在贾老太太右手边,身旁坐着一个身穿秋香色长袍,外罩桃红缂丝长袍比甲的二八shao妇,凸起的腹部显示着她已经身怀六甲,赤金点翠钗,在她乌黑的发髻上,显得格外的晃眼。

此时这shao妇正含羞露怯的看着贾政,甚至时而抬眼偷偷打量坐在上面的闭目不语的贾老太太,神色里却又说不出的得意。又时而打量坐在对面枯槁不已的王夫人,眼里是满满的不屑。

贾琏与王熙凤到来时,看见的便是这样一幅泾渭分明的场景。贾老太太仍旧坐在那张紫檀罗汉床上,此时鸳鸯正不住的给她揉着两鬓太阳穴。

见贾琏夫妇二人进来,除了王夫人外,屋里众人都转过了头来,那shao妇坐在椅子上,一手托着腹部,一手扶在肚子上不住的打圈儿,还对着王熙凤与贾琏“矜持而善意”地一笑。便是贾老太太也在此时睁开了眼。

王熙凤深深地皱起眉头,看了眼王夫人与宝玉,便跟在贾琏身后与贾老太太行了礼,又与贾政行礼。贾政点了点头,正欲介绍身边儿那位shao妇,贾琏已经转身向王夫人行礼道:“见过婶婶。”王夫人却似没有听见似得理也不理。

贾老太太见此看向王夫人的神情更冷了两分,贾宝玉赶紧起身与贾琏和王熙凤行礼,才算是将这一节岔了过去。

贾琏回头看看两边儿的椅子,正好看到那shao妇眼中一闪而逝的冷芒,贾琏不由得心中冷笑。也不忙着坐下,只回过头看向贾宝玉。见贾宝玉行礼后并未落座,仍旧站在一旁。

贾琏见此,方点了点头对贾宝玉道:“你挨着婶婶坐下。”随后才与王熙凤一道坐在贾宝玉身旁的空位上。

贾琏的选择,别说其他人不理解,便是王熙凤也不明白。但心中却是忍不住的高兴!毕竟王夫人是她亲姑妈,平日里再怎样,那也是自家人之间的事儿。如今贾琏选择和她一起,她心中又怎能不感激感动呢?

贾老太太可还没忘了一个多月前的事儿,见此心中很是不解,却见贾宝玉也是红着眼眶望了过去,贾琏却只是对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贾老太太不由得心中有多顿悟,却又说不出是什么。

王夫人此时终于有了反应,只见她满眼不可置信的望向贾琏,又看了看王熙凤。王熙凤与贾琏二人皆回以与她微笑,却不知王夫人心中此时正在暗骂:装腔作势的小人!

此时贾老太太端了茶盏抿了一小口,轻咳一声后对着贾政说道:“这原是你的家务事儿,我老太婆也不想管,可如今既然已经闹到我这儿来了,总得有个章程才是。老二也说说究竟是个什么想法吧。”

一时间贾琏夫妇与贾宝玉都忍不住看向贾政,唯独王夫人再次低下头看着中间儿的地板,不言不语的。

贾政皱眉看了看贾琏夫妇与贾宝玉后,起身对着贾老太太一礼道:“这毒妇不仅敢于偷盗公中财务,甚至还敢背着我私放印子钱,赚了黑心烂肝儿的银钱!我是万万不能再要她了!求老太太做主,休了她!”

贾政的话,让那shao妇脸上的笑容更盛,而王熙凤与贾琏却是皱起了眉头。贾宝玉满是惶恐不安的看看不言不语的王夫人,又看看面无表情的贾老太太,不由得回头看向贾琏。眼中满是祈求与无助。

贾琏见此,叹了口气站起身,也对着贾老太太一礼,还未说话,贾政便冷声道:“这里有你说话的地儿吗?”贾琏却是微微一笑道:“这原是叔叔的家事儿,侄儿没道理也没资格置喙什么。”

贾政刚想点头,不想贾琏却又对着贾老太太道:“但老太太别忘了,婶婶可是宫中贤德妃娘娘的亲娘,不说娘娘省亲在即,便是传出去对娘娘的名声也是不好。再者印子钱的事儿,已然处理,并无留下不妥之处。”

贾琏说完深深地吸了口气道:“人生自古谁无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何苦要一竿子打死呢?”

贾琏的话,不仅让那shao妇脸色变得难看,让贾老太太满眼的不可思议,贾宝玉满眼的感激,王夫人更是在贾琏说出前一句话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王熙凤赶紧来到王夫人身边儿,一把将王夫人搂在怀里任其哭泣。

王夫人哭了一会儿,放佛是发泄出了心中所有的委屈,稳了稳情绪,王夫人一把推开王熙凤,心中暗道:假慈悲假好心!若当真如此好心当初又是何必?面上王夫人却是泪眼婆娑的抬头看向贾政,而贾政此时不知出于何种原因,竟是不敢与之对视。

王熙凤想了想,站起身挑眉冷笑着对贾政道:“我姑姑跟了叔叔几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便是有再多的过错,不看在旁人的份儿上,难道连娘娘的面子也不看了吗?”王熙凤此时俨然一副娘家人的模样,倒是让贾政也不好说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