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回 净身出户

小说: 红楼之黛玉 作者: 古井捞月 更新时间:2016-07-19 00:39:36 字数:3253 阅读进度:202/438

感谢剑气凌天,浅忆伊人颜的打赏~感谢星π,maozi123的月票支持!谢谢

贾赦的话如阵阵惊雷在贾宝玉脑中炸响,不由得一脸退了几步,差点就坐到了地上。贾老太太见此到底是有些心疼,对着贾赦斥责道:“他小孩子家家,你同他讲这些作甚?有什么不满只管冲着我老婆子来!”

贾赦连忙忍住怒气,对着贾老太太躬身一礼道:“老太太息怒,儿子不敢!”

贾老太太却是不卖他的账,冷笑道:“你不敢?你如今翅膀硬了!有什么不敢的?不过是嫌我老太婆在这儿碍事儿罢了!”说着冲着贾宝玉招手道:“宝玉到我这儿来。”

贾宝玉看了看王夫人,又看了看低着头的贾赦,从侧面正好看到贾赦那阴沉的脸色,不由得紧走了两步站到了贾老太太身旁。

贾老太太一把拉了他过来挨着自己坐下,又见贾宝玉脸色煞白,满头冷汗,不由得心疼的替他擦了擦汗,才转头冷冷地看向贾赦道:“你莫要再吓唬他,要是吓出个好歹我唯你是问!”

贾赦心中有气,可到底在贾老太太跟前也发不出来,只得小声分辩道:“儿子不过是跟他讲道理罢了,哪里就吓唬他了?”

贾老太太见贾赦还敢顶嘴!立刻沉着脸怒斥道:“我老婆子还没死呢!这府上何时轮到你做主了?”

一旁王熙凤跟邢夫人都吓得不敢说话,但贾琏作为贾赦的儿子,此时却是不得不站出来说道:“老祖宗息怒,父亲绝无此意,不过是希望宝玉知道些世事常情罢了。”

贾老太太看了看贾琏冷声道:“这儿哪里有你说话儿的地儿?这便是你读的圣贤书?这便是你的世事常情?!眼里可还有我这个老婆子了?”

贾老太太这两顶大帽子扣下来,贾琏的脸色也不好了,躬着身子不知道说什么好,王熙凤见贾琏被训斥,忍不住开口道:“老祖宗快消消气儿,多大的事儿啊,不过是眼瞧着别家的院子庄子都快拾掇好了,老爷跟爷心里着急怕被人抢了先罢了。”

王熙凤这话儿倒是让王夫人心中一急,也没顾得上别的,开口道:“让你们拿点银子出来,就弄出这许多事端,哪里就看出着急了?”

邢夫人见王夫人开口,倒不似对贾老太太那般畏惧,也淡淡地道:“我们老爷的奉银可都是交到了府里的,弟妹倒是说得轻巧,咱们哪里就有别的银子拿出来了?”

贾老太太皱着眉头正准备打断话头儿,谁知王夫人却是立马接了过去道:“没银子那迎春出嫁你能又是庄子又是铺子的陪嫁给她?不过是个出嫁的记名姑娘你都舍得,怎么就舍不得拿出来给娘娘建省亲园子了?娘娘可还是咱们府里的大姑娘!”

说着王夫人甚至抹起了眼泪道:“这么些年,娘娘一人儿在宫里,她容易吗?如今得了份位不也是给府上争光吗?”

邢夫人看着低头擦泪的王夫人笑道:“这话儿怎么说的?难不成还合该我把嫁妆拿出来贴补府里,不该给我女儿做嫁妆了?我可就这么一个女儿!不给她我给谁?”

邢夫人这话,别说王夫人,便是贾老太太也是一愣,之前贾老太太也以为是贾赦出的银子,没曾想竟是邢夫人自己的嫁妆出的,这话倒是不好再提。

可她们不提邢夫人却是不答应了,邢夫人继续笑道:“那林丫头要送她姐姐一件儿添妆,是林丫头跟迎春的情分,至于别的人家儿,那也是看在琏儿的份上来替他妹妹送嫁,你们王家可没来人!”

邢夫人这话,完全是针对着王夫人而去,倒是忽略了身旁站着的王熙凤,弄得王熙凤也是好不尴尬,毕竟王家还真就没来人,倒不是通知了没来,而是都随着王子腾去了任上,不在京城呢!”

王夫人一听这话儿,却是立马得意起来了,冷笑道:“怎地就没来人了?薛姨妈可是送了一整套的点翠头面,值好几百两吧?怎地刚得了东西,就不认人了?”

邢夫人仿佛是忽然找到了唇枪舌剑的节奏和感觉,也冷笑道:“我记得那薛姨妈姓薛!代表的是薛家,而不是王家!”

王夫人正欲再说什么,贾老太太却是再也听不下去了,抬手就将手中的茶盏摔在了地上,“啪”的一声,粉身碎骨。别说邢王两位夫人,便是依在贾老太太怀里的贾宝玉,也是吓得一抖。

贾老太太气得脸都黑了,看了看邢夫人,又看了看王夫人,怒斥道:“你们当这儿是什么地方?你们又当自己是什么身份?一个娘娘的亲娘,一个一品诰命。竟然跟个市井泼妇似得!这是要做什么呢?眼里当真没我老婆子了?”

贾老太太这一发怒,邢夫人与王夫人都赶紧起身赔罪,可还没等贾老太太说什么呢,赖大家的便跌跌撞撞的闯了进来,也不看别人,只扫了眼王夫人便跪在了贾老太太跟前。

贾老太太一见赖大家的,不知为何就有一种心悸的感觉。果然,赖大家的刚跪下,便哭丧着脸道:“老太太,不好了。”说到这里,赖大家的转头看了看贾赦等人又看了看王夫人,深吸了口气,到底忍了下去,低着头不再说话。

贾老太太却是皱着眉头呵斥道:“有话就说,到底什么不好了?”赖大家的,想了想,又转头看了看门外的方向,在抬头看了看贾老太太身边儿一直默不作声的鸳鸯,才低声道:“好多印子钱票据。”

赖大家的这话儿说的小声,贾老太太还没听清,王夫人也不当回事儿,但贾赦与贾琏父子却是突然变了脸色,尤其是贾琏,两步上前,也顾不得贾老太太在这儿了,一把抓起赖大家的低吼道:“你方才说什么?!”

赖大家的显然被贾琏的模样吓着了,别说赖大家的,便是这屋里所有人,也没谁见过贾琏这般模样。若是有人曾见过贾琏闯宫门的样子,或许会明白,贾琏此时已经是处在在极度的愤怒与恐惧之中!

赖大家的被吓得说不出话儿来,贾老太太也是怒斥道:“你这个畜生!你这是要作甚?”

可贾琏哪里还能听到旁的声儿?满心满耳如今也只有那印子钱!因为这三个字实在是太如雷贯耳了,当年黛玉为了预防王熙凤放印子钱,可没跟贾琏灌输印子钱的危害!

便是王熙凤此时也是呆愣着的,因为她也听黛玉说过不少因着放印子钱家破人亡的,抄家灭族的事儿。尤其是邸报上也发布了不少。

贾老太太见贾琏竟然不理会她,不由得气得脸色已经不是发黑而是发白了,可贾琏此时却仍旧是拉着赖大家的一阵摇晃道:“你给我说清楚了!究竟是什么?!哪儿来的印子钱票据?”

贾赦见此上前拉了贾琏想让他冷静点,谁知贾琏此时谁也顾不得了,一挥胳膊把贾赦甩了踉跄。贾老太太见此倒是冷静了两分,贾琏与旁的人不同,他是跟在林如海和黄季云身边儿多年的,又曾经在如今的圣上手下办过差。

王熙凤见赖大家的被贾琏摇晃的也说不出话儿来,也上前去劝说贾琏,她可不敢在此时去拉贾琏,没看到方才贾赦都被甩了出去么?

王熙凤尽可能的靠近贾琏喊道:“爷!冷静点,你这样她没法说话儿啊!”说完见贾琏仍旧一双赤红的眼睛盯着赖大家的,王熙凤不由得鼓着胆子一把抓住贾琏的耳朵吼道:“老娘说话儿你倒是听到没有啊!”

这下子,一屋子人都安静了下来,贾琏是被王熙凤这一嗓子喊回了神儿,贾赦跟邢夫人看王熙凤的眼神便有些不善了,贾老太太和贾宝玉也是看呆了,只有王夫人幸灾乐祸的看着贾琏,阴阳怪气地道:“这可是涨了见识了!”

贾琏懵愣间松开了手,赖大家的此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不由得鼓着勇气大声道:“方才奴婢们在二太太屋里发现了好些放印子钱的票据。”

这回,不仅仅贾琏听清楚了,便是贾老太太和王夫人等人也听清楚了。当然王夫人是没当回事儿的,赖大家的刚说完,王夫人便满不在乎地道:“不就是放了点印子钱吗?值当着这般大惊小怪?要我说……”

不待王夫人说完,贾赦已经冲上去“啪”的一耳光扇在了王夫人脸上,满眼都是嗜血的凶光!

王夫人下意识的捂着脸半天没回过神来,刚一回过神就“噌”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叫嚣道:“我可是娘娘的亲娘!你竟然敢打我!”不等贾赦说完,贾琏低吼道:“若你不是娘娘的亲娘,我就杀了你!”

贾琏的话儿让贾老太太一愣,她万没想到贾琏会说出此话,便是方才正在叫嚣的王夫人也不由被贾琏的气势震慑住了。

贾琏此时却是看也不看她,直直的走到贾老太太跟前儿,“嘭”地一声跪下,王熙凤都替他膝盖疼,却不想贾琏冲着贾老太太磕两个头道:“求老祖宗给贾府留下一条血脉,让孙儿带着父母妻小净身出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