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回 亲外祖母VS义母

小说: 红楼之黛玉 作者: 古井捞月 更新时间:2016-07-10 13:50:08 字数:3566 阅读进度:164/438

新卷第一回!感谢yzakrr的月票支持!O(∩_∩)O谢谢!

王夫人换好衣服又叫上了王熙凤,才一起往林府赶去。王熙凤是满心的焦急,而王夫人却是估算着林府的价值……等王夫人与王熙凤赶到时,却不想武郡王妃竟然也到了,刚好又是一个前后脚。

王夫人的马车再次被拦在了街道外,但这次王夫人却没心思去计较别的,满心只有焦急!这武郡王妃不知是来凭吊的,还是来做别的!若是武郡王府也对这林府的产业有了兴趣,怕是不好办。

想到这里,王夫人一边儿赶紧让周瑞家的回府禀报贾老太太,一边儿想着说什么我也得给我宝玉留下点儿。等武郡王妃进府之后,这边儿侍卫放行,王夫人和王熙凤才得以前行。

武郡王妃被引入灵堂时,黛玉已经跪在了那里。武郡王妃瞧着她神色不是很好,有些担心,却又见她只是安静的烧着纸钱,并无其他。

武郡王妃站在哪里想了很久,看着黛玉道:“府上没有主事儿的,你父王派来的管家一会儿便到,又有你表哥在支应着,府上也有这么些老人帮衬,想来是没事儿。这几****也住在这里,里面的事儿你也别担心,安心守好灵便是。”

说到这里,武郡王妃叹了口气道:“你也别太难过,想来你父亲也是心里明白的,若不然又岂能答应让你认我做母亲?你既认了我做母亲,便是我的女儿,什么都别担心。一切有我呢!”

听武郡王妃如此说,黛玉才抬起头来看着武郡王妃,之前还礼时,黛玉也不曾抬眼看人。此时见武郡王妃一身月白对襟立领袍,滚着五彩的窄边儿。头上的发钗也是换了东珠孔雀簪。低头再看,宝蓝的襦裙上一块白玉压着裙裾。

见武郡王妃如此一身素服,虽说袍子用了五彩的滚边儿,可到底人家是王妃,又岂能真的为林如海着素呢?黛玉不由得红了眼眶,深深的对着武郡王妃一礼,轻声道:“玉儿谢过母妃。”

见黛玉如此,武郡王妃才叹了口气上前两步盯着黛玉道:“你既叫我母妃,又何必与我客气?有我与你父王在,宫里还有皇后娘娘看着,你且放心,没人敢把你怎么样!”

黛玉轻轻地点了点头,便让锦儿将武郡王妃迎到后堂去,那里如今,也只有罗姑姑坐在堂上在支应着,一直都提醒吊胆的。还好武郡王妃是来的最早的,若是换了别人,罗姑姑还不知道怎么应答呢!

罗姑姑一见武郡王妃,简直就跟见了救星似得。心中松了好大口气。可还没等罗姑姑走出堂屋,便见王夫人带着王熙凤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由陈嬷嬷引着走了进来。

武郡王妃一身素服,王夫人自然也没有注意到她,只往主位上一座,端起手边儿刚上的新茶,看了罗姑姑一眼道:“虽说你是林丫头的刺绣师傅,可说好听了是师傅,说难听了也不过是个下人,这林府的事儿,还有我们这些个长辈在呢,哪儿就轮到你来做主了?”

王夫人说这话时,背脊挺得笔直,眼睛却只看着手中的茶盏。武郡王妃身边儿的嬷嬷,之前便被武郡王妃打发出去帮衬,此时并不在身边儿,可嬷嬷们不在,并不代表武郡王妃身边儿会没人啊!

就在罗姑姑好不尴尬的时候,一个梳着双丫髻,插着素银碧玺簪的小丫鬟上前了两步。直直的走到了王夫人跟前,王夫人本以为这是林府的丫鬟,正欲说什么,谁知那丫鬟毫不留情的就是一巴掌扇在了王夫人的脸上。

正好此时刚刚与贾琏碰过头的王熙凤走了进来,不由得也停住了脚步,愣了一下,随后还不及反应,王夫人已经摔了手中的茶盏,拍案而起。

方才王夫人进门的时候,罗姑姑正欲出去,故而正好站在靠门一边儿挡了武郡王妃半个身子,而此时,经王夫人一说,罗姑姑不自觉的就退后了半步,故而王熙凤进来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武郡王妃。

王熙凤见王夫人就要发作,赶紧上前两步对着武郡王妃行礼道:“民妇贾王氏见过王妃,王妃万福金安!”

王夫人那已经举起的手,在听到王熙凤的话时,突然的就顿住了。不由得转头看向正冷冷盯着自己的武郡王妃。

王夫人心下一个激灵,赶紧上前行礼道:“方才没有注意。冲撞之处,还请王妃恕罪!”武郡王妃也不理会,直直的往里走,坐在了方才王夫人做的位置。

只见武郡王妃坐的位置,王夫人便是心头一跳!那可不仅仅是上座,而是主家的首座!

武郡王妃看了一眼地上的茶盏碎片,便有黛玉贴身的丫鬟铃兰上前收拾打扫了。

直到收拾干净,武郡王妃也没有叫起,此刻别说王夫人,便是王熙凤心中都在打鼓,甚至暗骂这个不省事儿的姑妈!

待新茶送了上来,武郡王妃端起茶盏轻轻拂了拂茶沫,才悠悠开口道:“两位来者是客,都起来吧。”说着又对绿萼道:“还不快去给舅太太上茶?”绿萼见王妃看着自己,立时会意的蹲身一礼退了出去。

王熙凤见此,赶紧起身,也不言语,安静的坐在左边儿末座上。而王夫人听着武郡王妃的话,脸上是红了又青,青了又白,跟开了染坊似得。此刻却也不敢多说,蹲身谢了座才在武郡王妃下手边儿坐下。

武郡王妃也不理会她,只专心的吃着茶。王夫人想了又想,咬咬牙问道:“不知王妃……”武郡王妃一见她那样子,心中便是一阵冷笑!

武郡王妃面上却是不显,叹了口气才道:“我这女儿命苦,先是早早的就没了亲娘,如今连父亲也没了,我这做义母的,也只能过来帮她打理。总不能让她小小年纪自己打理这些,没得让人哄了骗了欺负了去!你说是吧?贾夫人。”

王夫人也知道武郡王妃话里有话,可自己此刻却是不能不答,遂勉强扯了扯嘴角道:“王妃说的是。老太太也是怕林丫头被人哄骗了去,才会一得了消息便打发了我过来。说是看有什么需要帮衬的,只管说,好歹是亲外祖母。”

王夫人想着自己都抬出老太太来了,武郡王府总不好意思独吞了林家的产业,再不济也得分出一点儿来,心中正暗暗得意。

谁知武郡王妃却是很淡定的说道:“贾夫人回去告诉贾老太太,咱们武郡王府的县主,有圣上和皇后看着呢,让她老人家放心。”

武郡王妃的话,再次让王夫人噎得不轻,却又说不出别的来,毕竟黛玉现在可是正儿八经的县主,圣上亲封的!想到这里,王夫人便想起了元春,心中暗道:哼!若不是我元春,又哪来的武郡王府的县主?

可这话,打死王夫人也是不敢当着武郡王妃说的。故而王夫人笑道:“这是自然的,不说林丫头是圣上亲封的县主,便是有王妃在这儿坐镇,也没人胆敢淘气的。

武郡王妃不置可否的笑笑,也不再打理王夫人。正当王夫人有些坐不住的时候,林德她娘跑了进来。不待武郡王妃开口,王夫人便怒斥道:“当这是什么地方!怎这般冒冒失失的,还有没有点规矩?”

林德她娘一听,愣了一下,见是舅老爷家的太太,遂笑道:“二舅太太见谅了,主要是前边儿传话来说,圣上身边儿的王公公来了。回了姑娘……不是!”林德她娘赶紧打了嘴改口道:“回了县主,县主让奴婢来问问王妃该是个什么章程。”

武郡王妃一听吓了一跳,王夫人与王熙凤更是吓得不轻。只见武郡王妃立马站起身问道:“王总管现在何处?”林德他娘答道:“方才我进来时说是去了灵堂。”说到这里林德他娘又小声的补充了一句道:“王公公说他是替圣上来的。”

这下王夫人与王熙凤也坐不住了!反而是武郡王妃冷静了下来道:“等他上完香,就说我在这儿,请他来一趟。”林德家的这才躬身行礼退了出去。

王夫人听了方才林德家的话,是心思百转,想来想去觉得圣上是绝不会,因为一个臣子便这般的,想来定是因着自己元春在圣上跟前儿的体面,这可是独一份儿的。心里不由得更是暗暗得意起来。

王熙凤此时却是心中暗暗松了口气,之前过来时,她就在琢磨着,若是老太太要对林府出手,怕是她夫妻二人也拦不住,毕竟老太太乃是黛玉的亲外祖母,而黛玉身旁并无其他林氏族人,便是有,怕是也没什么大用。

武郡王妃的插手,圣上的出面,让王熙凤相信,不管是谁怕是都再不敢打黛玉的主意,只不知这武郡王府与宫里那位又是打的什么主意?

不待王熙凤多想,王公公便在贾琏的陪伴下走了进来。见了武郡王妃,双双都是赶紧行礼,武郡王妃却只轻捂着嘴向贾琏问道:“你这脸是怎么了?”武郡王妃一直波澜不惊的眼睛,也在这一刻掩饰不住惊讶。

见武郡王妃动问,王熙凤其实心里也是在一抽一抽的痛,虽然之前见着贾琏时,他便是这般模样,但贾琏却并没有详加解释。果不其然贾琏仍旧答道:“劳王妃动问,一点小伤贾琏无碍。”

武郡王妃看着贾琏那一身,浓得化不开的哀伤之气,心中也是叹息不已。见贾琏说无碍,也只得揭过不提,转而看向了王公公,笑问道:“王总管不再圣上跟前儿忙着,怎地到这儿来了?”

王公公笑道:“圣上听闻林大人仙逝,心中很是哀痛。又知晓林大人府上人丁单薄,遂遣了杂家来帮衬着办理身后事,也好宽慰林慧县主丧父之痛。”

武郡王妃点了点头道:“那就有劳王公公了,我这女儿命苦,我也只得来帮她看着些,省的什么人都来打她的主意。既然圣上遣了王公公来,那前边儿就拜托了,后边儿自然有我亲自坐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