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回 礼

小说: 红楼之黛玉 作者: 古井捞月 更新时间:2016-07-10 13:49:32 字数:3560 阅读进度:123/438

感谢:妈妈来了快跑和yzakrr,泪玲珑三位亲的月票!

感谢:我是牛,埃辛诺斯,等很多亲们的推荐票,

感谢:nonomagic和樵歌牧咏,火木瞳三位亲的打赏~古井在此谢过,O(∩_∩)O谢谢你们的厚爱与支持!

————————————————————————————————————————————

因着临行前一出原本并不太愉快的黄夫人,回到府中却惊讶的在黄老夫人屋里,见到了黛玉送来的甜品。很是惊讶的一问,才知道快用午膳时,林府遣人给黄老夫人送来了吃食。心中不由欢快起来,到底是个细心的丫头。

说起那些个东西,黄家姐妹也是不知是什么,唯有黄老夫人一笑道:“我料定慧儿那丫头定是不曾向你们言明,如今看来确实如此。”说完便呵呵的笑了起来。黄玉莲很是好奇的依偎在黄老夫人怀里问道:“老祖宗便告诉我吧,也算是长了见识啊。”

原本以为会是什么珍稀食材故而寻常难以得见,黄家姐妹具是满心好奇的等待揭晓答案,谁知黄老夫人瞧了她们一眼道:“那丫头坐的精巧,却都是用的寻常材料。”说着又吃了一勺子甜点才道:“最初的那四道凉菜,你们怕有两道猜不出。”

见俩丫头都望了过来,便是大儿媳丘氏也看了过来才笑道:“那切成细丝的和那切成菱片儿的,都是猪下水里面的。”三人一听这话,同时感觉胸口翻涌,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涌出喉头。

黄老夫人见了笑道:“我年轻的时候,跟着太老爷也是吃过苦的,哪里像你们现在这般锦衣玉食?那时候,猪下水也是好东西啊。可不容易吃上呢。”

听黄老夫人如此说,黄夫人丘氏连忙小心地问道:“老祖宗,下水也分好些东西吧?”说着便咽了咽唾沫,即便这动作极为不雅,黄夫人此时却是忍之不住。

见黄夫人这样,两位黄姑娘就更是好奇了。黄老夫人却很严肃认真地道:“慧儿那丫头实在,是个好孩子。”说完搁下手中的小盏,擦了手,漱了口,接着却突然揶揄一笑,道:“既然她不告诉你们,那我也不说了,总之是好东西。”

黄老夫人说完竟是斜依着凉枕睡了起来,黄夫人与两位姑娘相视一笑,都很勉强,也都无可奈何。

其实不仅仅是黄夫人好奇,便是武郡王妃也很是好奇,叫来了之前跟着她身边儿的老嬷嬷问道:“席嬷嬷可知玉儿那丫头做的那些吃食,究竟是些什么食材?端的是可口,那最初的一碟子细丝,我瞧着怕是什么鸟儿雀儿的舌头,软糯且入味。”

想了想又道:“就是怎地也没想出来就是是什么鸟儿,总归不是鸡鸭等常见之物,你说不会是孔雀吧?”武郡王妃见那院儿里养着孔雀,便做出如此猜想。

席嬷嬷却是笑道:“王妃这样吃遍天下美食的都不知道,老奴哪会明白。”见席嬷嬷也不知道,王妃又问道:“后来那丸子你瞧着是什么做的?”席嬷嬷心道:您尝了都不知道,我只看了两眼哪里晓得?这话却是不敢说。

武郡王妃见席嬷嬷什么都不知道,不由得叹息道:“看来下次想吃,还得去拿丫头府上。”说着突然眼睛一亮道:“去,派个人给婉瑜送衣饰,顺便打听一下。”席嬷嬷遂领命出去。

但并不是每个人,此时都有心思回味思索午膳吃了什么,此时的贾母与王夫人便没有这份心情。连邢夫人与王熙凤也是没有的。

涵迤身边儿的那些个老太监个个都是有眼色的,自然看出了涵迤对贾宝玉的厌恶,故而下手毫不留情,只几耳刮子下来,宝玉不但双耳轰鸣,且双颊肿得老高。

贾母不等回府,便让人拿着帖子去请了太医到府中候着。刚回府便又是冰熬又是抹药的伺候着,好在太医诊脉说是没大碍,仅伤了皮肉,贾母才放心不少。可到底这大半日也不见消肿,不禁又担忧了起来。

宝玉此时便是想哭想喊也是不能了,只仰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帐子顶。

没有人知道,宝玉此刻的心里,想的不是脸上的伤痛,而是那一抹金橘色宫装,那不停晃动的金流苏,和那冰冷不屑的眼神,还有那一声“废物”!

这是宝玉从出生以来第一次,被人如此鄙视,如此不屑,如此冷漠的对待。

宝玉不明白,贾母为什么没有如每次贾政责骂他,责打他时那般出面维护,更不明白林妹妹为何就是不见他。

宝玉只觉心中苦闷,较之脸上的伤,心中更痛。却又无人可述说,不觉淌下泪来。

袭人在一旁看见了,以为他是疼很了,赶紧凑至宝玉耳畔细声安抚道:“爷要是疼很了,我在给你抹遍药吧。兴许就好些了?”

可宝玉仍是望着帐子顶,对袭人说的话是充耳不闻。

袭人一下子急了,又唤了宝玉两声,见宝玉仍是呆呆的淌泪,便跑了出去寻,让人请了贾母来。

贾母今儿个一天还真是折腾狠了,此时也有些精神不济,但听说是宝玉哪儿出了状况,也强打着精神赶了过来。

见宝玉呆愣着淌泪的模样,贾母也是心中一酸,在宝玉床边儿上哭了起来:“我的宝玉啊!我的心肝儿啊,你倒是怎么了?你瞧瞧老祖宗啊!”

这一哭,将宝玉唤回了神,转过头来看着泪眼婆娑的贾老太太,宝玉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眼泪淌得更凶了。

贾老太太见宝玉不再发呆,心中大安,忙问道:“宝玉啊,可是疼得厉害?”贾老太太一边儿问着,一边儿颤抖着双手想要去抚摸,却又害怕弄疼了他。

宝玉突然想起那日贾母跟他说的话,瞪大了双眼又忍着脸颊的疼痛,从嘴角溢出了三个含糊不清的音儿。

虽旁人具是不解,贾老太太却是立时明悟过来,挥了挥手道:“你们且退下,咱们祖孙说会子话儿。”

鸳鸯很是担忧,却依吩咐退了出去,袭人看了看宝玉,谁知宝玉此时却是定定的望着贾老太太,看也不看她,也只得无奈的退了出去。

待所有人退了出去,掩上了门帘子,宝玉一把抓住贾老太太的手,满眼委屈的看着贾老太太,嘴唇都颤抖了起来。

贾老太太叹了口气,拍着宝玉的手道:“打你一落草,我就知道你是有福气的,有大造化的。这些年看下来,你也却是聪慧过人,但凡你肯用一点子心思,定是比旁人强千百倍的。”

说着贾老太太擦了擦眼角的泪,才继续道:“可你却不知,这世上也有很多,便是咱们这样的人家也是得罪不起的。如今日你所见的,便是凤女龙孙,天家贵女。老祖宗我和你娘也都是被斥责,便是你林妹妹也曾出面为你求情。”

说到这儿,贾老太太,看着宝玉的双眼,握紧了他的双手道:“你不喜读书,不尊礼法,耻笑世人皆为蠢禄。将来可怎么得了?怕是多少人也会被牵连。你父亲还不知道,若知道你冲撞了贵女,怕也是要捶你的。”

贾老太太说了这许多,而宝玉却只记住了两点:林妹妹曾为自己求情。这事儿不能让父亲知道。

宝玉安奈不住心中的激动和忐忑,也顾不得脸上的伤痛,抓着贾母的手,满眼惊喜地张嘴道:“林妹妹”

只三个字,宝玉已经疼得满头大汗,贾老太太看了很是心疼的赶紧按住了他道:“你林妹妹为你求情了,只你不尊礼法,倒也是得罪了她,让她也被郡主斥责。”

一听这话,宝玉眼中的神采又黯淡了许多,躺回床上,将与黛玉相遇后的所有,在脑中过了一遍,最后却定格在了那抹金橘色的身影上,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贾老太太见宝玉如此神情,安慰道:“你好好的养伤,别胡思乱想啊。”宝玉转着眼珠子看了看贾母,点了点头。

待宝玉睡了,贾母才拖着满身的疲惫回去。贾母刚走,王夫人又来看宝玉了,见宝玉仍旧红肿的双颊,心里是恨极了!暗道:若不是贾敏生的那狐媚子!我宝玉怎会受这般苦楚?往后断不能让宝玉跟他来往了。

王夫人此时是大定了注意,要将宝玉与黛玉分开来,决不能让他俩再见面了。于是急急地在外院书房旁,给宝玉收拾了三间屋子。打算着等宝玉伤好了便搬出去。

这王夫人与贾老太太乃是忧心,可王熙凤此时在邢夫人屋里,婆媳俩却是欢喜得不知道这么着才好了!

原来黛玉在临走前,悄悄塞了一只信封给王熙凤,当时王熙凤也没在意,等宝玉挨了打,她自然也是不能无动于衷的,只得帮着忙前忙后的。

等宝玉安顿下来回到屋子后才想起那只信封,拆开来一看,竟是一份文书,可惜,王熙凤虽说已经识字,可到底这种正式文书,字迹寥寥,她也不甚明白。叫来红岫帮着一起看了好半天,只觉得是国子监的什么公文,但也不知具体。

王熙凤思来想去,黛玉不会无缘无故那般郑重的给自己个无用的东西,遂又找了邢岫烟过来。邢岫烟到底读了好些年的书,倒是一看便看明白了。笑着恭喜道:“恭喜凤嫂子,好事儿呢!”

王熙凤斜看了邢岫烟一眼,笑道:“我自然知道是好事儿,可到底是什么样的好事儿,你得给我说清楚。”说着还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端起了茶盏,刚喊了半口茶在嘴里,便听邢岫烟道:“这是让琏表哥去国子监进学的文书。”

王熙凤听后心中很是失望,暗道:妹妹倒是用心了,只这捐监还不如萌监呢。谁知邢岫烟却接着说道:“还是给的个贡生资格呢!”这话让王熙凤好半会子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那可真是欣喜若狂啊。赶紧的便又去了邢夫人屋里道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