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回 造化(3)

小说: 红楼之黛玉 作者: 古井捞月 更新时间:2016-07-10 13:49:31 字数:3806 阅读进度:122/438

刚到午时,锦儿来问在何处摆饭,黛玉想了想看着婉瑜道:“不如就在凤语阁摆饭,我新购了两只孔雀养在那院儿里,瞧着还是很不错的。用过午膳也好让王妃在哪儿休息。”

涵迤不知何时来到黛玉身旁,听她如此说,便代为做主对锦儿道:“既如此那便在凤语阁摆饭吧,也瞧瞧玉儿养的孔雀去。”黛玉笑道:“不过是前几日收拾宅子,家人瞧见有人贩卖,便买了回来。哪里就是我养的了?”

有说笑一时,众人方起身往凤语阁去。涵迤婉瑜自然走在最前边儿,黛玉陪在一旁。

悦华与迎春还在边走边讨论方才的棋局,二人也算是棋逢对手,好不痛快。

玉莲与惜春也讨论着绘画技巧,惜春觉得受益匪浅。尤其是黛玉的一些画作,往往带有后世油画的技法在其中。前世的黛玉最擅长的便是印象派技法,如今用在国画之中,更显色彩生动。惜春与玉莲都是兴致勃勃。

湘云在一旁听着眼中也是异彩涟涟。感叹黛玉不似宝钗那般显摆,不由得暗道:书香门第,勋贵之家到底是与商贾之流不同,那郡主县主说话虽然难听,却也有几分道理。

只探春跟薛宝钗走在最后,有些失魂落魄。薛宝钗乃是因着被两位贵女训斥高攀,又被史湘云抢白一番,很是尴尬。

而探春则是因为迎春乃是记在邢夫人名下的嫡女,惜春原本就是宁府的嫡女,暗暗观察两位黄姑娘也是嫡女,史湘云乃是郡主点明的侯门千金,自己却是庶女出身,虽心有不服,却有薛宝钗的前车之鉴不敢轻易上前。

那凤语阁乃是院中一片原本种了不少梧桐树的小院儿,被黛玉拾掇后养上了孔雀鹦鹉八哥等鸟禽,此时众人沿着游廊而去,婉瑜感叹道:“玉儿可真不会黄先生一个慧字,瞧着这园子竟是比我先前来时生气了几分。”

涵迤不解问道:“此话怎讲?”婉瑜方解释道:“原本这游廊外,不过是些蜿蜒的水渠,如今竟是引来种上了彩莲。”说着伸手在游廊轩杆外边摘了一朵浅粉金边儿的莲花,笑道:“瞧瞧,比之行走在荷塘怎样?”

涵迤见了点头笑道:“这话很是,且别有一番风趣。”说着也伸手摘了一朵紫色半开的莲花,笑道:“这叫蓝美人,很是少见,不想玉儿这里竟是这般暴遣天物。”婉瑜笑道:“说到暴遣天物,姐姐怕是还没发现更过的呢。”

说着便将黛玉房中那竹雕的“废纸桶”的典故说了出来,涵迤也是惊讶道:“我也当那是做的画瓮呢!”说着用手中的‘蓝美人’敲了下黛玉的头道:“可没见过你这般败家的孩子!看将来谁敢娶你去。”

黛玉一听涵迤这话,瞪着眼道:“稀罕谁娶我去,我自家住着要多自在有多自在,何苦到别人家受苦去?”这话说的涵迤与婉瑜都是一愣,随之又笑了起来。

悦华与迎春原本跟在三人身后,正谈论棋谱棋局,不想被三人笑声打断,遂问道:“说什么好玩儿的了?竟笑得这般模样?”

涵迤一听悦华的声音,倒是想起身后还有旁人,遂轻咳一声敛了笑容,对黛玉跟婉瑜道:“瞧你们什么样?越发的没有行止模样了!仔细让嬷嬷们罚你二人!”见黛玉与婉瑜在听了自己话后一愣,忽地大笑了起来。

一行人说说笑笑来到凤语阁,锦儿等人已经布置好了座椅,只见一栋二层小楼前一大片的空地,四围都是高大的梧桐树,西边儿有半间轩室,挂着鹦鹉,八哥等鸟禽,两只孔雀悠然自得在南边儿一副木架上梳理羽毛,长长的尾羽拖弋在地上。

空地上已经摆了三张小圆桌,王妃和黄夫人已经在首桌上坐下,黛玉请了涵迤和婉瑜在第二张桌子坐下,又请了黄家两位姑娘和湘云与之同席。

史湘云没有想到黛玉会将自己安排在郡主这一席,心中既是欢愉又是得意,更为之前在贾府时故意刁难黛玉感到略微不安。倒是涵迤见黛玉如此安排,心中暗暗点头,面儿上却是不显。便是王妃和黄夫人也很是满意。

一时贾母一行也在孙嬷嬷的陪同下到来。黛玉又请了贾母和邢王两位舅母在王妃那桌坐下。王夫人先是不肯,却见邢夫人已经随着贾母入座,方坐了下去。

黛玉看着王妃蹲身一礼笑着说道:“王妃见谅,玉儿只能请了师伯母与外祖母及两位舅母,与王妃作陪。”王妃自然清楚黛玉的情况,心中很是疼惜,也不为一顿饭食在意,遂笑道:“辛苦你了。”

众人只当黛玉该行礼客套几句时,黛玉偏着头笑道:“辛苦倒不至于,但王妃若是一会子吃了好,得给玉儿赏赐才是。”

也不管旁人愣不愣,王妃挑眉看着黛玉道:“你这鬼精灵的丫头!可是看中了我什么东西?罢了,吃了你好几年的茶,若这顿饭食让我满意,我便有赏赐给你。”黛玉一听便先笑着谢了赏。王妃拿着筷箸朝着黛玉点了点,却又说不出什么来。

黄夫人和贾母等人在一旁看着王妃与黛玉说笑,黄夫人与邢夫人自然是高兴的,贾母也是欢喜的。但王夫人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要说埋怨黛玉吧,之前还是她帮着求情的,再者她也确实没给宝钗下帖子。但若说不怨恨黛玉吧,自己心中那口恶气又实在咽不下去。

王夫人都是如此心思,可想宝钗此时是何等心情。黛玉却是管不了这些,安排这迎春,探春,惜春,薛宝钗与李纨王熙凤二人同席。如此薛宝钗面上也会好看些,到底李纨是她姨母的儿媳,王熙凤又是她表姐。迎探惜三人自然也不会在这儿说她什么。

见众人入席,黛玉才示意锦儿让人上菜。每桌都是先上了四道凉菜,两荤两素,但因着形状颜色已经被改变,便是贾母这一桌也没瞧出是什么。

王妃瞧着面前白玉碟子间被切成极细丝状的东西,尝了一丝,觉得味道甚好,笑着对站在一旁的黛玉问道:“你这丫头,快说说,这都是给我吃的些什么?”黛玉神秘一笑道:“这可不能说,王妃只道合不合口便行。”

王妃挑眉看了她一眼,也不回答,又挑了别的来尝,具是眼前一亮。但王妃却就是不说好吃,黛玉在一旁看了直跺脚道:“王妃耍赖!”可王妃就是不理睬她,黛玉也是无法。

看得旁边儿桌上的涵迤与婉瑜二人很是好笑,黄家两位姑娘也是满脸憋得通红,其余的人自然羡慕嫉妒的都有。

一时又给每桌上了一罐子汤,没有用什么瓷器,玉器,银器,乃是用了最原始的陶罐。浓郁的香气从中散发出来,很是诱人,尤其是陪着周围的景色。将热腾腾的的汤用竹勺舀出来,盛在青玉碗里,又撒上一些香菜叶,还没尝,醉了。

八道热菜,四荤四素,最后又一人上了一碗甜汤。具是朴实不见半点奢华的东西,王妃尝了个遍,也没尝出几道菜来。却是吃的极其满意。

待收了桌面,上了花茶,王妃笑着问道:“林丫头说吧,想要什么赏赐。本王妃今天用得很好。”说完自己也是掩口笑了起来。

黛玉眼珠子一转道:“那便求了王妃让婉瑜姐姐在这儿陪我几日吧?”王妃一愣,没想到是这样的要求,随即释然,点头应下。婉瑜见王妃应下,自然很是高兴,也是满脸的笑容。

涵迤见此笑道:“既如此我也在这儿多叨扰两日。”谁知她刚说完,王妃便板着脸横了她一眼道:“一时你便与我回去!难道你不是来陪我的?”倒不是王妃不愿意让黛玉与涵迤交往,而是她身份特殊,最近时局也很特殊。

用过午膳,又笑坐了一会儿,王妃便起身离去,婉瑜被黛玉留了下来,涵迤却是要跟着王妃走的。

一时贾母想着自己在这里终归不便,遂笑着对三春道:“你们也留在这里陪陪林丫头。”又对黛玉道:“过两日让你琏二哥哥来接你回去。”然后再对邢王两位夫人道:“我们也回吧。”见众人都要走,黄夫人也是跟着告辞。

一时浩浩荡荡丫鬟婆子一块儿几十人往正门处涌去。却不知宝玉在贾母等人进去后,便一直守在正门处,张鑫等人也劝不动他,又不能放他进去,很是为难。

当里边儿传来消息王妃回府,兵甲将林府所在街道上,所有行人都驱到了一侧,宝玉却是说什么也不让开,反而因着正门大开,朝里面瞧见有人影出来,高声大喊道:“林妹妹,林妹妹!”

这下让贾母等人都是变了脸色,尤其是王夫人。看着前面的王妃突然停住了脚步,脸色更是吓得煞白。但她却是不知,此时最生气愤怒的却不是王妃,乃是涵迤。

在涵迤看来,黛玉乃是要配给他长兄的!怎能容得这不知哪儿钻出来的男子乱喊乱叫?遂冷声对旁边儿的太监道:“去瞧瞧!什么人大呼小叫?给我掌嘴!”

王夫人和贾母一听好悬没吓晕过去,王夫人更是急忙开口道:“那是孽子,回头家去便教训他,求郡主饶恕!”说着第一次当众跪了下来。黛玉心叹:到底是慈母情怀。

谁知涵迤只是斜眼瞧了王夫人一眼道:“你也想掌嘴不成?”王夫人没想到涵迤竟是一点情面不留,贾母也欲要上前求情,却被涵迤狠狠的一瞪!一时反应不过来。

黛玉瞧不过去,开口道:“那是我二舅舅家的表兄,打小娇宠惯了,今日得罪郡主,原不该求情,但请郡主看在玉儿的面上饶了他吧。外祖母年事已高,怕是经不住刺激。”

涵迤却是冷笑道:“又不是掌的老太君的嘴,有什么好刺激的?大庭广众之下,大呼小叫不说,还直呼妹妹!这要传了出去,妹妹竟是成了什么了?!”涵迤这话说的极重,便是贾母也说不出话来,并且那边儿宝玉还在喊着:“林妹妹!林妹妹!”

黛玉一时也觉得很受委屈,遂红了眼眶不再说话,婉瑜轻轻的拉了她的手,安抚着。却听涵迤对着贾母及王夫人等人说道:“本郡主愿意替你们管教这等孽子!乃是他的造化!”说完扶着王妃朝外走了去。

贾母等人再见宝玉时,宝玉已经双颊红肿,高高的隆起。

——————————————————————————————————————————————

喜欢古井家黛玉的,喜欢古井家琏儿的,喜欢古井亲亲小媳妇熙凤的,可以加古井Q:386950371╭(╯3╰)╮(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