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回 造化(2)

小说: 红楼之黛玉 作者: 古井捞月 更新时间:2016-07-10 13:49:31 字数:3719 阅读进度:121/438

感谢,凤天舞剑之珍缡和fullmoon的月票支持~~~感谢,葬の无痕,山海之光,快乐┇小猪,樵歌牧咏,丑丫愁丫的打赏~O(∩_∩)O谢谢

———————————————————————————————————————————————————

当既贾母满脸笑容的向武郡王妃介绍道:“这便是我的孙女们,迎春,探春,惜春。我长孙女元春便是在四王爷府上。”

一听贾母这话,涵迤当即满脸不屑,又很快的收敛了去。却再不看向站在中间与武郡王妃行礼的几个女孩儿。武郡王妃也看不清神色,不知在想什么,只捧着茶盏在手中把玩,到底没有说什么。

贾母又继续介绍道:“这是我娘家兄弟的孙女史湘云,她父母去的早,便常接了我身边儿来。”王妃仍是不置可否,却轻轻地点了点头,史湘云顿时备受鼓舞,赶紧低下了头。

贾母眼露精芒的又指着肌骨莹润,举止娴雅的薛宝钗道:“这是我二儿媳妇娘家妹子的姑娘,紫薇舍人之后。薛家大姑娘。”

这话刚刚说完,武郡王妃还没说什么,便听到涵迤不满的道:“什么猫儿狗儿都往这里凑!商贾之女也敢与侯府千金同列,可真真是让人开了眼界!”

说着便站起了身,看着站在一旁好不尴尬的黛玉道:“玉儿妹妹还是请了我去花厅吃茶吧!”

这话说的,贾府众人皆是一惊,见她称呼黛玉为“玉儿妹妹”又见她坐在武郡王妃下手处,料定这便是婉瑜县主。武郡王妃和黄夫人都安坐不动。贾母便一脸尴尬的欲要解释。

薛宝钗纵是再好的修养再深的城府,此时也是羞得面色通红,怎地都掩不去。史湘云站在她身旁,心中却是暗暗得意。

‘县主’下手的一位贵女,却突然也站了起来。婉瑜此时不知如何作想,也是看向黛玉道:“玉儿怎可与商户往来,没得失了身份!你可要记住自己是大家闺秀,书香门第。可不要随便什么人都请了来。”

方才都以为涵迤便是县主,又见婉瑜坐在“县主”下手,想来身份也不过如此,王夫人并不看在眼中,‘县主’的话让王夫人敢怒却不敢言。

而此时,一个不被王夫人看在眼中的小女孩竟然也如此说道,王夫人便当即怒目而视,沉声呵斥道:“好没规矩的丫头!有王妃在此,何时有你说话的份了?”

别说婉瑜,便是王妃跟贾母,也没想到王夫人会在此时此刻开口,薛宝钗刚感激的看了王夫人一眼,便听王妃重重的将手中的茶盏往桌案上一搁,身后便走出一宫装老嬷嬷。

这老嬷嬷看向王夫人怒斥道:“贾王宜人好大的胆子!竟敢当着我们王妃的面儿,替王妃斥责县主没有规矩!这便是你的规矩?尊卑不分的东西!”

别说此时王夫人是如何神情,单说贾母便整个人都不好了!薛宝钗也是吓得花容失色,谁都没想到这坐在下手的才是县主,那前面站起来说话的是谁?

贾母吓得一脸冷汗的起身赔礼道:“王妃息怒,县主息怒!臣儿媳不认得县主!”王夫人也赶紧站在了贾母伸手,低头垂首不敢再有言语,见此邢夫人等人自然也是坐不住的,统统都站到了贾母身后。

黛玉见此也只好站到王妃跟前,蹲身一礼道:“王妃见谅,二舅母……”说着皱了下眉头,似乎找不到合适的词语,遂跪下道:“请王妃恕罪!”

婉瑜一见黛玉跪下,立时皱了眉头看向王夫人,此时却也没有再说什么,武郡王妃也知道黛玉为难,遂叹了口气道:“你这丫头!快起来。”说着看了一眼方才说话的老嬷嬷,那嬷嬷立时又走了出来,扶起了黛玉。

婉瑜看黛玉那为难的样子,走过来点了点她的额头道:“玉儿妹妹便在这里招呼众人吧,我带了郡主逛园子去,你让杨嬷嬷跟着我便是。”说着便向王妃一礼,转身欲要离去。

贾母一听“郡主”二字立马就慌了心神,想到自己坐在上位,郡主陪坐下手,只觉背心都出了冷汗,急忙跪伏在地上道:“不知郡主贵女在此,还望恕罪!”

这郡主,显然也是不同于东南西北四王府中的郡主的,这是真正的凤子龙孙,金枝玉叶啊!不仅贾母受惊,便是王夫人此时也在心中暗暗庆幸自己方才没有对着这位郡主斥责……

婉瑜欲要离去,但涵迤却突然不打算放过王夫人了,她隐约记得,王夫人便是那贾元春的母亲!再说,在涵迤看来,既然自己父王母妃已经内定了,黛玉乃是要配给自己兄长的,那便是自家人。

而王夫人等在涵迤眼中,是不配被她称作自家人的。当然,黛玉这个“自家人”她还是需要考校一下的。故而,涵迤并没有理会婉瑜,只高抬这下巴走到王夫人跟前道:“见了本郡主也不下跪?你好大的胆子!”

贾府众人心中具是一惊,黛玉也赶忙看了婉瑜一眼,又对涵迤施礼道:“禀郡主,外祖一家并不知晓郡主前来,更不认得郡主尊贵的身份,所谓不知者不罪,还望郡主恕罪。”

婉瑜见黛玉眼中很是焦急,也走过来拉了啦涵迤的胳膊道:“好姐姐,看在玉儿妹妹的份上就饶了她们吧,咱们是来寻玉儿妹妹玩耍开心的,没得弄得不愉快是不?”

听了婉瑜这话,涵迤才转头看了眼正半蹲着身子,眼中满是焦急的黛玉,叹了口气亲手将她拉了起来道:“都说了咱们姐妹论交,你又姓如此大礼,可是叫我往后别来你府上了?”

黛玉赶紧笑道:“哪能呢?涵迤姐姐愿意来看我,是我的福气。”王夫人等人听了涵迤二字还没什么反应,但贾母和王熙凤却已经知道这是哪一位了。王妃却是笑道:“你这丫头好巧的心思。”

一听王妃这话,黛玉便知自己的小心思被王妃看破了,遂觉得耳根子有些发烧,低着头不敢去看王妃。王妃也不与她计较,只看向贾老太太笑道:“原是我们娘俩今日不请自来,贾老太君不必多礼,都各自玩耍去吧。”

黛玉脑子里转了两转道:“莫不如请了王妃去揽胜阁吃茶赏景,哪儿可纵观整府全景,且还凉爽。”说着又对黄夫人笑道:“还请了师伯母代为作陪才是。”黄夫人拍着她的手笑道:“只要王妃愿意去,我跟着沾光的,有什么不愿意的?”

说完黛玉又请了邢夫人一同作陪,王熙凤自然是要跟着邢夫人的,有王熙凤在,黛玉也放心不少。由杨嬷嬷领着过去。

又让孙嬷嬷前来领了贾母去荣寿居梳洗歇息。王夫人自然是跟着去了。李纨不敢单独留下来,看了黛玉一眼后,也匆匆跟在了王夫人身后。

被黛玉这么一分,如今厅中便只留下了两位黄姑娘,三春姐妹,和史湘云,薛宝钗,以及婉瑜县主跟文慧郡主。见黛玉安排得还算妥当,并无太大偏差,涵迤眼中有了赞赏。却仍是不说话,想看看接下来黛玉会如何安排自己这些人。

黛玉看了看一屋子的姑娘贵女,心中也是叹息不已,如今却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对众人笑道:“既然文慧郡主说了,咱们只以姐妹相交,”说到这里黛玉皱了皱眉头很是头疼的继续说道:“咱们今日且不论身份,只一处玩耍。”

涵迤不知可否的挑了挑眉稍,也斜看了薛宝钗一眼。薛宝钗自然也明白,黛玉这话怕是主要为着自己。纵是再淡定此时脸面也有些发烧。

黛玉说完领了众人去了她的院子,当婉瑜看到当初的《聆园》变成今日的《拢翠》时,眼前一亮的笑道:“倒是比之前那个更贴切些。”说完率先走了进去,众人也是鱼贯而入。

里面的布置自然也是让涵迤暗暗点头的,婉瑜却像是到了自己家似得,随意的坐了下来,并不理会四处打量的众人。

迎春和惜春是见过黛玉在贾府的院子的,倒也不怎么惊奇,只往书房而去,寻了自己爱看的书来翻看,这些可是贾府那边儿比不得的真迹孤本。

探春和史湘云却是没有见过黛玉在贾府的屋子,故而很是好奇的四处观望,只薛宝钗一时不知是坐还是站的好,见探春湘云四处游走打量,也跟在了二人身旁。

涵迤在转了一圈后也挨着婉瑜坐下,正好此时丫鬟们送来了果冰给众人消暑,涵迤看着很是新巧,遂问道:“这是什么?”婉瑜自然也是不知,向黛玉问道:“你这丫头,这又是弄的什么新玩意儿出来?”

黛玉笑道:“哪里就是什么新玩意儿了?不过是将冰块碾碎了,在融化前浇上果肉糜。如此吃起来味道好,且消暑,只不能多吃,仔细坏了肚子。”说着黛玉又向锦儿问道:“可是给王妃送去了?”

锦儿笑道:“送去了,按照姑娘的吩咐浇了荔枝番瓜糜。”黛玉点了点头又问道:“外祖母那里呢?”锦儿又道:“浇了杏仁羊乳和棉雪糖。”见黛玉在此点头才悄无声息的退到了一旁。

涵迤将一切都看在眼中,一边儿吃着果冰,一边儿心中暗道:别的都还好,就是年龄小了点,看来兄长是有的等了。想到自己比兄长先见着黛玉,暗中得意不已。

不时涵迤见迎春与黄悦华摆了棋盘,也上去凑了热闹,显然也好此道。

而史湘云却是不愿再和薛宝钗走得太近,故而去和正在与玉莲论画的惜春凑趣。薛宝钗心思恍惚,也没察觉史湘云的有意疏远,见史湘云与惜春论画,也上去插了一言。

谁知史湘云却道:“宝姐姐什么都会,样样比人强。但只绘画你却是不如林姐姐的。何苦到这儿来说教我们?有本事你和林姐姐说去。”

黛玉刚好从旁边儿经过,听了个正着,只觉得这话很是耳熟,却又一时想不起哪里听过,见薛宝钗脸色涨得通红,本想上去劝解,谁知却被身旁的婉瑜一拉,婉瑜轻声道:“你且莫要参合。”说着很是认真的看着黛玉。

黛玉明白这是婉瑜在提点她,虽觉得不太合适,却也从善如流,与婉瑜一道退开了。

探春原本很是自负自己的书法,却在黛玉书房中见到好些黛玉平时练习所写,心中震惊不已,暗道:竟是小瞧了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