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回 学问(2)

小说: 红楼之黛玉 作者: 古井捞月 更新时间:2016-07-10 13:49:13 字数:3815 阅读进度:94/438

王熙凤伸手扶了扶头上松松挽住青丝的凤头钗笑道:“喜欢,当然喜欢。”只见凤嘴中衔着的三根纤细的金链子上各坠着一颗圆润饱满的珍珠,在王熙凤低头抬手间与她耳垂上的的珍珠耳环相映生辉。

一件大红的云锦衫子松散的套在身上,两排珍珠纽扣从月白滚边儿圆领的左右分别排列下去,两条丝线绣出来的祥云纹沿着珍珠纽扣和衣袂转了一圈,只在喇叭形袖口处堆满了白色的茉莉花。月白的裙裾上随意的洒落了许多的蔷薇花。

只稍一转身一抬头,便犹如花中仙子般炫目,尤其是王熙凤此时刚沐浴过的脸,在大红云锦的衬托下显得更为白里透红,一双眼也分外的水光潋滟。

杨嬷嬷见王熙凤已经过来,此时已经不便再多说什么,便告辞离去了。王熙凤与黛玉又在凉榻上坐着歇了会儿,吃了些果子,说笑几句,便拉着黛玉要去瞧她的花园子。

黛玉也不拒绝,毕竟她自己也还没看过,姑嫂二人沿着青石路漫步到园子里。此园子乃是黛玉祖父辈曾祖父辈修建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景色,却显得格外的雅致。

从东边儿进,园子大多以回廊连接,在长长的回廊间筑有轩亭楼阁,又有大小院子三四座。回廊外引了活水婉转流淌,水流穿梭于回廊亭阁之间。许是年生久远,水流两侧都长满了青苔,间或一些杂草甚至芦苇从石缝间钻了出来。

园中花草稀疏,偶尔能见到一簇低矮的映山红,或藏在山石后面,或躲在转角旮旯。不远处白皮松,桧柏,翠柏矗立一旁。几棵老柳旁更是种植桃桑,此时却也无花,只这满眼的绿,很是耀眼。风抚柳摆松涛时,有石桌石凳安置其间。

黛玉陪着王熙凤转悠了一圈,倒也满意,只遗憾少了荷塘莲池,却也不强求。走走停停,一时来到回廊外,再后边不远便是后门。

这里搭着一个好大的葡萄架,旁边儿一口老井显得悠然自得。井前立有一碑刻有《甘洌》二字。字体苍劲浑厚,却又多有磨损,想来是府中先人所书,并非什么名家所留。

一圈转悠下来已是晚间时分,码头的家什都已搬运回来,老管家正看着收拾,倒也不必黛玉费心什么,只这晚膳却成了难题。幸好贾琏听说王熙凤在此也跟了过来。

三人商议一番,最终决定贾琏去订了饭食送入府中。毕竟他比府中所有人都了解京城。

很快蓬莱居送来了所有人的饭食,贾琏与黛玉姑嫂一起说说笑笑吃完晚膳后才问道:“如今也算是安置下来了,妹妹可有什么打算?初七我再来接妹妹进府。若有什么事儿需要我去办的,这会子就可以告诉我,或是回头派人寻我也行。”

黛玉想了想道:“也没别的什么事儿需要劳烦哥哥。只一桩。”黛玉说道这里看着贾琏有些犹豫,贾琏便以为是她为难遂道:“妹妹有什么为难的尽管说出来便是。”黛玉一听忙摇头道:“哪里就是为难了?只不知如何办罢了。”

黛玉是很少这样吞吞吐吐的,这会子别说贾琏,便是王熙凤也来了兴趣,笑问道:“说出来我听听,说不得给你出个好主意呢。”黛玉听后噗嗤一笑道:“嫂嫂既如此说来,那便等你给我出个好主意。”

言罢黛玉似笑非笑的看着王熙凤道:“离开扬州时,老师给了我一封书信,让我去他府上交予他兄长,信中言及他有事滞留南边儿,将于八月初归来,在此之前请他兄长代为予我上课。”

说到这里,王熙凤脸上已经出现吃惊的神色,毕竟黄季云给黛玉上课,其一乃是黄季云本身并无官职,其二黛玉乃是正式拜师。如今请他兄长代为授课,且长达两月,这如何说的过去?

王熙凤刚想到这里,黛玉便接着说道:“而据我所知他兄长黄世伯乃是朝廷命官,每日都须得去官署办差,我如何寻得?再者我终归是闺阁女子,如何好出门子?便是师傅与我授课也是到我们府上,如今我马上要去外祖母处,世伯去哪里给我上课?”

一连串的问题出来,别说王熙凤,便是贾琏也变了脸色,可贾琏多了解黛玉啊!一见黛玉那捉狭的神情便知她定是早有算计,遂也不着急,只端了茶慢慢吃起来。

王熙凤一见贾琏悠然的样,心中便是生气,自己在这里着急作慌的,他却是一脸的淡然!也没说给个提示什么的。遂桌下的脚便狠狠的踩上了贾琏的脚背。贾琏一时吃痛却又不好表现出来。王熙凤见了心中很是得意。

贾琏见此哭笑不得的道:“你何苦作慌?瞧妹妹安然自若的模样,你难道还猜不到她不过是逗你?”王熙凤一听这话,转头就瞪上了黛玉,也顾不得其他,贾琏更是趁机抽出了脚,才得以松了口气。

黛玉见王熙凤真的恼了,遂解释道:“我为难是因着我不好跟外祖母禀明此事,且我也想看看世伯如何安排,毕竟师傅是如此安排下来的。故而想请了哥哥明个儿一早投了帖子去拜见世伯,问清了这两日何时在府中,我也好去拜见。”

黛玉还没说完王熙凤便笑道:“多大的事儿?只得你这般模样?”王熙凤是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的,认为这不过是件小事儿,而贾琏听到这里便已经皱起了眉头道:“先生的哥哥乃是父亲的上司,我去拜见合适吗?”

王熙凤听了不以为然的道:“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不行拿了老爷的拜帖去也是可以的。”王熙凤此时不提拜帖,黛玉都差点忘记了,此时倒是正是个机会,遂连忙接口道:“嫂嫂既说到拜帖之事,我且问问,大舅舅的名帖谁拿着?谁在用?”

见贾琏和王熙凤都没反应过来,王熙凤更是随意的答道:“不过是府中的人有事儿才用罢了。”黛玉便皱眉看着贾琏道:“这府中的事儿,可都是哥哥或者大舅舅做主?或者大舅舅都知道?”话说到这个份上,贾琏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贾琏噌的一下便站了起来,,一张原本白皙的脸,此时已经苍白失了血色。更有汗珠沿着发际往下掉。王熙凤见贾琏如此神情也是慌了神,忙问道:“这是怎么了?难道出了什么岔子不成?”

黛玉也不隐瞒遂细细将其间厉害关系讲了一遍,初始王熙凤是不信的,直摇头道:“我姑姑出嫁时可是极风光的,便是我也是比不得的,哪里就至于那样了?”

可黛玉却叹了口气道:“如今是不用,可万一将来有一天二舅母,或者别的什么人需要了,又或者是府中有些体面的仆从需要了,又当如何?这些罪名可都得大舅舅大舅母以及哥哥嫂嫂背上!若只是你们,我也不说这得罪人的话儿,可还有小侄子呢!”

王熙凤一听事关自己,还会牵扯到自己儿子,立马转了风向问道:“那可如何是好?如今可有啥法子?”黛玉却是摇了摇头道:“此时终究还得大舅舅和哥哥拿主意才是,我们说了哪里做的准?”

贾琏在屋中走了几圈,终于稳定了心神,又将方才黛玉之言听了个清楚明白,遂对王熙凤和黛玉道:“此时你们且不必再管,我自会与父亲商议。现在只说黄先生的信怎么办吧。”

黛玉见此想了想道:“若哥哥能替我去拜见,求个世伯在府中的时辰,再接了我去,便是最好,只不知哥哥方不方便?”这回贾琏没有迟疑的点了点头道:“既如此我们今日便先回去,我也得早些与父亲商议,有了消息再来接你。”

黛玉点了点头亲自起身相送,走到院门口,黛玉一把抓住王熙凤的手道:“不管怎样,嫂嫂还是明日一早遣人来接我才好。”王熙凤不解的看着黛玉问道:“这是为何?不是说好了……”

送了贾琏夫妇离去后,转身去了杨嬷嬷房间。如今杨嬷嬷跟黛玉还住在一个院儿里,好些房舍并没有安置妥当,毕竟家什都是晚间才送回来,不过倒也不急于一时。

杨嬷嬷一见黛玉进来便知贾琏夫妇已经离去,也不多问只道:“玉儿可安排好了?”黛玉点点头道:“安排好了,明儿一早我先过去见见外祖母才是。”杨嬷嬷听她如此说,方笑道:“这才是规矩!也不枉我教你这些年。”

说完杨嬷嬷又问道:“带谁去可也想好了?”黛玉点点头道:“也想好了,明儿不过去认个门,午时便回,也不耽搁了什么。余下的事儿,回来再说吧。”杨嬷嬷却是点了点她额头道:“明日午时若不能回呢?”

显然黛玉并没有想过这一遭,不由得问道:“嬷嬷的意思是要将人带齐了,只东西不必带?也算是以防万一,毕竟若住下,东西好添,人却是不好添的。”杨嬷嬷见黛玉思路清楚,便也是满意的点头笑了。

杨嬷嬷又问道:“既知道人手回头是不好添加的,那你可想好了都带谁去?”黛玉等着双水漉漉的眼睛,嘟着小嘴,摇了摇头道:“还请嬷嬷为玉儿解惑。”

杨嬷嬷见黛玉没想明白也不再为难她,便说道:“此去你外祖母家,我或可去一二月,往后却是不能常住在你外祖母家的,否则你外祖母定会与你生分。”

说到这里杨嬷嬷停了下来,看黛玉是懂非懂的模样便道:“毕竟今日你们是拿我去压着贾府众人,谁家喜欢被客人压着的?”如此黛玉才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所以后面我应该带着从外祖家出来的孙嬷嬷和陈嬷嬷过去,如此便会少了隔阂?”

杨嬷嬷听后笑着点了点头道:“这是其一!这二人你择一人带去即可,不必都带去,毕竟他们与外院儿都少了联系,便是有联系,也不是你能掌握的。故而最好再带上织儿或者绮罗中一人,如此外边儿也可安排一人,便是传递消息也是便宜的。”

黛玉此时方恍然大悟,笑道:“如此嬷嬷只最初跟着我去,往后有什么事儿,便只传递消息,也不得罪了他们。”随后黛玉又道:“至于织儿和绮罗二人其实与含笑芷萱是同理,绮罗性子刚烈并不适合寄人篱下。”

说到这里杨嬷嬷方笑着点了点头道:“真是个聪慧的孩子,那你想清楚要带孙嬷嬷和陈嬷嬷二人中谁去你外祖家了么?”

黛玉笑道:“谢嬷嬷教导,玉儿明白了,只能带陈嬷嬷去,而不能带孙嬷嬷去,孙嬷嬷毕竟当初便能做到母亲奶嬷嬷在那府中自然体面许多。如此外祖母给的大丫鬟便会拿她毫无办法,而她则会处处提防外祖母新给的人,故而不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