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回 贾府(2)

小说: 红楼之黛玉 作者: 古井捞月 更新时间:2016-07-10 13:49:12 字数:3184 阅读进度:92/438

太太又问道:“老太太看如今还遣人去林府帮着收拾吗?”

王熙凤原是不知道还有这话的,又见贾老太太想了想道:“方才凤丫头说玉儿身边儿人多,想来都是身边儿的精细人儿。既然有人我也就放心了,找几个小厮并粗使婆子过去便是。她只身上京怕是带不了太多人手,身边儿人多些,粗使的必然不足。”

王熙凤听了这话,不由得心中瘪嘴暗道:难不成你们还想派遣管事,去帮着林府管家不成?也不由得庆幸自己方才说了玉儿身边儿人手众多的话,仔细想来怕也与那宫里出来的杨嬷嬷有关。

王熙凤正在胡思乱想呢,贾老太太说话了:“凤丫头也辛苦些,回头收拾一下,便过去帮衬你林妹妹一把子。她一个小姑娘家,独自在京城,原是投奔我来的,我这个做外祖母的,还能不管不顾不成?你便替我去帮她瞧瞧。仔细被人诓骗了去。”

王熙凤一听这话,心中自是愿意的,面儿上去做出为难样道:“我这前脚跟儿刚回府,老祖宗便又要将我打发出去,可见是真的没人疼得了!”说着还做出抹泪的模样。

贾母见了板着脸道:“你林妹妹照顾你好几个月,如今儿刚刚上京你去帮帮她怎地了?”王熙凤听贾母这样说连忙道:“哪里就是我不愿意去帮衬林妹妹了?不过是哥儿还没见过老爷太太呢,好歹见过了再去也不迟啊。”

王熙凤说完还伸手抚了抚着贾母怀中的小家伙笑问道:“你说是不?咱还没见过老爷太太呢?”贾老太太见她如此不由嗤道:“那里就耽搁了?哥儿先放我这儿,回头你老爷回来了自然就见着了。”

贾老太太已经将话说到这份上,王熙凤自然要顺势应下,便故作无奈道:“既如此我便跑一趟,定是办的妥妥的不让老祖宗操心便是。”说完还叹息道:“唉~我就是个操心的命啊!”

贾老太太见王熙凤应下,才笑道:“这才是呢,谁让你是做嫂子的?将来你林妹妹忘不了好儿!”

宝玉之前提议让黛玉住在碧纱窗里间儿,被众人拒了。便一直不在开口,如今见贾老太太让王熙凤过去帮衬黛玉收拾行李,便开口道:“老祖宗,莫不如我也跟着去一遭吧?好歹帮忙看着些小厮,那些个小子都在外头,二嫂子到底多有不便。”

王熙凤一听这话,连忙说道:“哎哟我的宝兄弟,哪里就劳烦你了?你且与姐妹们耍去吧,很不必为此劳心。再者林妹妹到底是南边儿长大的闺阁女子,哪里就好你去帮衬?没得让人说咱们国公府没规矩,还坏了林妹妹的名头。林妹妹再有个什么想不开的。”

贾母听王熙凤如此说话,心中原是不喜的,心道:两个玉儿到底是要在一处的,早些见上也是好的,却不想王熙凤提到“南边儿长大”贾母心思又转了回来,江南文风重,对闺阁女子要求自然比这京城多得多。

如此贾母也点头道:“宝玉且在家歇歇,上一日学也累得慌,这事儿有你二嫂子在,你且安心在家呆着,你林妹妹不日就过来。可不许淘气恼了你林妹妹。”

王熙凤也连忙接口道:“老祖宗说得很是呢,再者爷如今还在码头上帮着看运那些个笨家伙。”

说到这里王熙凤故意叹口气道:“当初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就说很不必带着些笨家伙,京城里什么没有的?就是一时寻不到难不成咱们这些亲戚都是摆设?偏林妹妹不听,说什么也要带上,林姑父也不阻止。”

贾母听王熙凤这样说,看她的眼神便越发的慈和了起来,笑道:“说不得那都是些她母亲用过的旧物,你林妹妹念旧,你不知底细罢了。这性子就和老太爷在世时一样一样的。便是你姑母当年也是这般模样。”

王熙凤跟着贾老太太又说笑几句便带着平儿告辞离去。一面走一面吩咐道:“这回来还没见过太太,你且去太太屋里回个话儿,就说我去妹妹那边儿帮忙瞧瞧,晚间和爷一道回来,另外让红岫过来跟着我,你且在家收拾好箱笼。”

平儿自是无不应下,王熙凤也不换洗衣裳便带着红岫往林府而去。

这边儿邢夫人听说王熙凤家来了,一等二等总不见人来,正等着心急就看见费大娘满脸喜色的走了进来。

邢夫人忙向外看去,却不见人影,也不等费大娘行礼问安便问道:“凤儿呢?怎地没跟你一道过来?我小孙子带回来了?”费大娘知道邢夫人是等急了,忙笑道:“回来了,回来了,都回来了!”

说完才向邢夫人行礼道:“大爷还在码头帮着林姑娘看着搬运行礼,奶奶带着哥儿去拜见老太太,想是一会儿便过来。”听费大娘如此说,邢夫人也知道是自己心急了,便稳了稳心神才问道:“跟我说说那孩子咋样?”

贾琏虽说也写信回来说了一声,却没细说什么,如今费大娘回来了,邢夫人自然是要问清楚的,尤其是王熙凤这是头胎,可不能出错。费大娘原就是邢夫人身边儿贴心的,自是不会瞒着她,遂细细将当日之事学了一遍,听得邢夫人也是心惊胆颤。

末了也不由得叹息道:“若不是有林家在南边儿,当初我也是不放心让凤儿这般过去的。如今可不就是托林姑娘的福才能母子平安的吗?回头可得好好谢谢人家。”

邢夫人又细细问了小家伙的事儿,没一会儿便听到门外有响动,忙问道:“可是凤儿过来了?”谁想王保善家的掀开门帘道:“是奶奶跟前儿的平姑娘过来了。”刚说完,平儿便走了进来。

平儿规规矩矩的给邢夫人行完礼才道:“奶奶让我来回了太太,老太太遣了奶奶去林姑娘哪儿帮着收拾行李,她晚间和大爷一道回来。让奶奶莫要担心。”

邢夫人听她如此说,也是一时反应不过来,有些不悦地问道:“这是几时的事儿?竟是连回来见个面的时间也没有了?我那小孙孙也带去了?”

平儿自然看出了邢夫人不是不喜王熙凤去帮衬黛玉,而是想念着她的小孙孙,不由笑道:“哥儿被老太太留下了,说是晚间老爷回来再去接也不迟。”

听了平儿这话,邢夫人就像是被人抢了宝贝似得,心里难受的跟什么似得。想了想道:“不行,我得去老太太屋里瞧瞧。”说完打发了平儿,梳洗一番就往老太太屋里去了。

王熙凤带着红岫,领着十几个小厮健妇来到林府,见大门前已经有俩小厮站立着,往里走也都在热火朝天的收拾,老管家林义正与赵秉张鑫商议着什么。王熙凤便顺手将带来的小厮健妇交给了他们,自己带着红岫去了内院。

内院儿这边儿就比外边儿安静多了,瞧着是早已收拾妥当的,便是带回来的那些个箱笼也没见堆在院儿里。黛玉没有想到王熙凤此时会过来,见到她也很是惊讶,又见她还是之前分别时的衣裳就更感诧异了。

黛玉此时却是早已经拆散了发髻,换了松快的衣裳。一身浅蓝色直身长衫,露出半截月白裙角。只在裙裾袖边儿上用粉色丝线锁了边儿,并无任何花式,却瞧着很是清爽,一头云发半干,许是刚沐浴过,如今不过在脑后散挽了个纂儿。

王熙凤见黛玉正用银簪子叉了西瓜来吃,不由得打趣道:“我巴巴的赶过来帮衬妹妹收拾,妹妹倒好已经吃上了。可怜我如今连口茶还没来得及吃呢。”

黛玉见她这样,连忙让她坐下,又取了只盘枝梅花盅,亲自给她蓄了半盅水道:“嫂嫂可别装可怜儿,装了我也不心疼!”说完见王熙凤正瞪着眼看着她,又忙笑道:“哥哥还在码头呢,回头让哥哥心疼去。”

说完王熙凤也不喝水了便要去撕她的嘴,道:“姑娘家可不许说这些混话!没得让人听见了笑话。”说完才看到杨嬷嬷又坐了回去。

原黛玉刚说,杨嬷嬷便已经站了起来,若不是王熙凤反应快,这会子黛玉该又要被说教了,黛玉自然也瞧见了坐回去的杨嬷嬷,遂对王熙凤吐了吐舌头笑道:“嫂嫂且喝点子水,一会儿让人烧了水洗洗,换身衣裳才舒适呢。”

说完也不等王熙凤应答便吩咐锦儿道:“还不快去将给嫂嫂新作的那套家常衣拿来,一会子给嫂嫂换上也清爽。”王熙凤没有想到黛玉回到京城了还给她准备了家常换洗衣裳,心中更觉温暖。忙笑道:“你快坐下,没得刚洗过一会子又是一身汗。”

黛玉依言坐下才问道:“嫂嫂怎地这时候想起过来了?我那小侄子呢?”王熙凤故作夸张的叹口气道:“谁叫我就是个劳碌命呢?老太太怕你初到京城被人诓了去,非得命我立马赶过来帮你瞧着,如今我倒是瞧见了,你比我还手脚还麻利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