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回 泳池还是浴池?

小说: 红楼之黛玉 作者: 古井捞月 更新时间:2016-07-10 13:49:01 字数:3573 阅读进度:73/438

天气渐渐暖和了起来,那次玄墓山之行后黛玉果然不再出府。每日里不是跟着杨嬷嬷学规矩便是跟着罗姑姑学针线刺绣。手艺倒是越发的娴熟也越发有了大家闺秀的模样。

杨嬷嬷瞧着黛玉是越来越满意,而罗姑姑近月却是焦躁不已。那黄季云也不知是不是与自己有仇,眼瞧着黛玉的绣品越发细腻,那针法运用越发纯熟,那黄季云偏就给黛玉加了课业,使得黛玉又分出去不少心思。

原本黄季云对黛玉是有些失望的,联对,作诗,填曲,黛玉竟然都没什么进展。之前觉得很有灵性的棋艺,如今看来也是平平。

但偶然黄季云发现,黛玉对画作很有天赋,悉心教导一年多下来,黛玉的进步很是惊人。黛玉笔下的花花草草或开、或败、或绽、或枯、竟都有了灵性,很是传神。

人常说书画不分家,但黛玉那手字,几年下来虽也有模有样,却少了风骨,平白为画作添了败笔。如今黛玉好些个画作要么是黄季云代笔,但大多都是空白着没有题字。黄季云便下了狠心要练练黛玉的字。

黛玉倒也很感兴趣,当然主要是黄季云题字的那几幅画作,确实瞧着更有韵味,黛玉也想自己题字来着。去岁年节时黛玉便将一副黄季云给帮着题字的《寒梅傲雪图》夹在年节礼中送给了婉瑜。

婉瑜回信表示非常喜欢,黛玉也很是高兴。但多少黛玉心中是有遗憾的,若那字是自己提的,想来会更好些,不至于说是借了黄季云的光。遂也下定决心好好练字。

这一来,之前想着要将画作都做成绣品的打算便只能暂时搁下了。罗姑姑自然是有些不满的,想着找黄季云协调一下黛玉的学习时间。

罗姑姑却不想找了黄季云两次,不仅毫无结果,那黄季云还满脸不屑的看着罗姑姑道:“那不过旁枝小技,终难登大雅之堂。便是不学也罢了!”在黄季云想来黛玉如此天赋,怎能浪费在针黹女红之上?却是将罗姑姑气了个倒仰。

如此二人拉扯不断争论不休,这种争论持续到端午罗姑姑也没占到过一次上风。杨嬷嬷在一旁看得是直摇头,黛玉的生活却不曾改变丝毫。

每日黛玉仍然是早起练字半个时辰,然后跟着杨嬷嬷学上半日规矩,用过午膳小憩一会儿,下午便到园子里练画两个时辰,完了才去罗姑姑处动针线。

只如今这“规矩”也不仅仅只是规矩,还有好些个原本该母亲教导的内容,比如:合香。林府百年传家各种合香配方自然是积攒了不少。可贾敏却没来得及教导黛玉便去了。

杨嬷嬷自己会的可不多,教了黛玉两种,黛玉觉得很有兴趣,于是便将府中的各种配方翻找了出来。黛玉也不是小气的性子,遂将这些个配方与杨嬷嬷一起分享,杨嬷嬷便更是用心的教导黛玉。

可这样的日子久了,黛玉灵魂中那好动的因子便开始越发的活跃起来,之前还有黄季云偶尔带她出游玩耍,如今却是每日按部就班的呆在府中。

眼瞧着便是端午节,黛玉穿着素白的细棉深衣,里面却是只系了一个小肚兜,也觉得热的慌。这还是她不顾锦儿的反对悄悄脱了里面的中衣。

也不知是身体越发的好了,还是怎样,往年也没觉得这般热的慌。这日黛玉站在滴露轩中画着满池娇艳的荷花,便有了下水游泳的念头,可黛玉却知道若说出来怕是会吓死一府上下的,便也只能自己琢磨着。

即便滴露轩已经放置了兵盆,黛玉还是热的慌,忍不住便对锦儿道:“这哪里是什么滴露轩,很该改名叫滴汗轩才是!”一句话将锦儿等人都逗乐了。可黛玉却是笑不出来,她实在觉得太热了,尤其看着锦儿等人还穿着两层三层的。

这事儿终是没有困扰黛玉很久,晚间沐浴之时黛玉便想到了法子。第二日一早黛玉便唤来了老管家林义。林义不知黛玉寻他何事,往常若有事儿交代也是让他媳妇儿转告,只上次整理产业寻了他一次。

林义担心又出了什么大事儿,也不敢耽搁,便急急跑来见了黛玉。黛玉坐在花厅的凉榻上,见老管家到来,若不是这些年的贵族教育,依着她原本的性子,她怕是要过去拉着老管家一脸傻笑了。

而此时,黛玉仅仅只是温和的笑道:“锦儿请林伯坐下说话。”那份娴雅从容,若不是锦儿****跟在她身旁,怕是也猜不出她那些焦躁与淘气的。

见林义坐下后,黛玉才轻声开口道:“我瞧着芳卉院一直空着,不知原先是做什么的,又是有什么安排?”林义仔细想了想才道:“那院子空了怕是有二三十年了,原是有位表姑娘住在哪里的,后来便一直空着。”说完便不解的望着黛玉。

林义是怎么想也没想到黛玉特特找了他来,竟是问一座空院子。谁知他话音刚落,黛玉便接口道:“如此便好,回头林伯找人将那院子里的房舍都拆了,挖一个大池子。”

黛玉说完也不看林义那惊讶的神情,端起茶轻抿了一口。又扭头对锦儿道:“这茶不错,给林伯也上一盅。回头你们也都尝尝。”

可林义此时哪有心思喝茶?满心满眼都是姑娘为何要拆房子!黛玉倒也不让他久等,只抿了一口便放下了茶盅。仿佛才看见林义脸上的惊讶于不解。

黛玉笑道:“到时候林伯要给大池子建排水口,否则那池子活水也变死水了。再在池子上面建个大通间屋子。”黛玉心中想着,如此便是一个室内游泳池了,那院子她去瞧过,虽说位置偏了些,靠近西边儿外甬道。面积却是不小。

林义几十年见过的事儿也是不少,听黛玉一说便笑道:“原来姑娘是想建个浴池,这浴池须得引了山上的温泉水来才好。将那院子从中间儿隔断,左右两边儿各建个池子,一样的水源便是。”黛玉一听就愣了可不是吗?这年代哪有什么泳池啊?

黛玉想着若真能引来温泉,浴池我也认了!又想着往后若林如海回来了,有温泉水泡泡也是挺好的,遂开口笑道:“还是林伯想得周到,那便左右两边儿隔断,右边儿单独多挖一个池子,尽可能的大些,引了山泉水来才好。”

林义不明白黛玉为何执着于大小,这澡池子再大又能有多大?再者哪里有引山泉洗澡的?煮茶还差不多,可也没见谁家煮茶用池子蓄了山泉水的。

黛玉见林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遂问道:“林伯可是有什么好的建议?”林义遂将方才心中所想细细道与了黛玉,黛玉一听便知道林义误会了,赶紧说道:“我看这样吧,回头让林婶将图样带给林伯,然后照着突然来修建。”

黛玉心中那是一阵后怕,若自己的泳池按照林伯的理解去修建,那怕是也只能做澡池子了!遂说了这么一句。可林义不理解了啊,这澡池子还要什么图样啊?

于是林义笑着说道:“澡池子哪儿需要什么图样啊,姑娘交给我,一准儿给你建好了,你等着瞧吧。”说着便已经起身,准备告辞。黛玉立马就急了,真要让他走了,我的泳池不就真变澡池子了吗?

黛玉面上却是不急不躁的笑道:“林伯拿去瞧过在建也不迟,不过是我的一点子念头罢了。”林义听了这话,也没多想,便答道:“那行!那老奴就等着姑娘的图样子,一准儿给姑娘建的是一模一样的。”说完才笑嘻嘻的走了。

黛玉却是一时陷入了沉思,这姑苏附近有什么山泉温泉吗?前世还真没注意过啊!想了好一会子也没想出来,不由得砖头向锦儿问道:“咱们这附近有什么温泉吗?怎地没听说过?”

锦儿听后想了想也是摇了摇头道:“莫不如姑娘去问问黄先生,先生游历广阔,或许知道。我们不过是关在这宅子里,哪里就知道外面的事儿了?”黛玉听后也点了点头,便揭过不再提起。

回到屋子,黛玉好好的回忆了一下前世去过的各大游泳馆游泳池,感觉都是差不多的。若说温泉池子,那华清池倒是有些味道。尤其是那秦始皇洗过的江山池。可自己哪里去寻那许多玉石铺池子?想了想黛玉才开始设计自己的泳池。

既然林义认为是澡池子,那便不能按照前世标准泳池的模样来建,否则不知会引出多少问题。经过一下午的努力,两座由三间大小不一的石屋组成的院落便跃然纸上了。

原来芳卉院东边儿的院墙也拆了,在旁边儿延伸出一个单独的院落来,里面种满了香樟树,在高大的香樟树林间一座石屋矗立在中间。石屋前一条鹅卵石路连接着院门,另一条鹅卵石路连接着一扇小小的木门。而温泉水则绕着石屋流向了原来的芳卉院。

芳卉院里面的花卉植物统统都移植了出去,重新种上红枫银杏玉兰等乔木。在林间建大小不一的两间石屋子,石屋各留前后两个大窗户。与另一边儿的石屋呈品字排列,温泉水环屋而过引入莲池里面,再排出去。

两座石屋之间任然以鹅卵石铺路相连,外面是个稍小的温泉池。里面则是一个比两个温泉池加起来还大的山泉水池。三个池子都以太湖石堆砌四周,以圆润光滑的鹅卵石铺底。在四周的太湖石上还种了些耐阴喜水的花卉植物。

当林义拿到那一摞图样的时候,有些傻眼了,不是说建个澡池子吗?怎地就变成了这模样了?端的是好看,尤其是那枫红银杏飘的季节,便是春天的玉兰也是极美的。还有那香樟林在温泉水的热气中,更是显得静逸悠远犹如仙境。遂林义也是满怀激动与新奇的开始依样画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c)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c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