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回 贾琏命定王熙凤(1)

小说: 红楼之黛玉 作者: 古井捞月 更新时间:2016-07-10 13:48:50 字数:3769 阅读进度:60/438

话说薛姨妈一家在梨香园住下之后,倒是发生了一件趣事儿,若黛玉知晓定是要感慨有些事儿真没法避开。

一日周瑞家的寻王夫人去了梨香园,出来时薛姨妈便给了她一匣子宫花,十二支。按照原著剧情这里便是凤姐,平儿,三春并黛玉,共计每人两支。

可惜此时林瑶来到的这个红楼,不知为何贾琏竟是小了好几岁,就连熙凤也跟着小了……如此便没有凤姐平儿什么事儿了,黛玉也还在姑苏守孝。故而便只有三春姐妹,没人四支。

周瑞家的捧着匣子出来便进了王夫人的正院儿,恰巧见探春与惜春在一处玩耍,便让她俩先拿了。又巴巴的转去东边儿院子,给迎春送去,迎春本不是多事儿多话的人,遂也没说什么便接下了。

谁知这周瑞家的还没出院门便遇见了从外面进来的邢夫人,邢夫人那是对二太太屋里所有人,都充满了讨厌憎恨的!遂冷着脸问道:“这是做什么来了?”

周瑞家的自讨并无过失之处,遂笑道:“薛姨太太送姑娘们几朵宫花,样子都是今年时新的。这不我给迎姑娘送过来,刚给了姑娘,正准备回呢。”

邢夫人脸上也不见喜色,只点了点头便进了屋子,又问了迎春,迎春又学了一遍,邢夫人便恨恨地道:“这二房长幼不分,现如今竟是连嫡庶都不分了?!”言辞中甚是愤恨,却又压低了声儿怕传了出去。

邢夫人说完又扭头对迎春道:“也不见就是什么好的!若是好的,也轮不到你!”说着伸手拿过装宫花的匣子,随手便丢在了司琪身上:“赏你了!拿去与绣橘二人分了”迎春见此也只轻轻一笑,并无多言。

邢夫人此时虽忿忿不平,日子却也还算安稳的过了下去,没有再生什么波折,至于那刘姥姥,究竟到没到过此时的将军府,邢夫人却是不知的。当然她也不知道有这号人物。

转眼暑热已消,秋风乍凉,贾敏去世快一年了。贾母想着贾敏去世快一年了,贾琏身上的孝也过了。这贾琏的亲事。虽说自己早已拿定主意,却也还须得通知他老子娘。

毕竟贾琏的成亲,许多事儿还得贾赦两口子亲自出面方可。再加上与亲家商量小定大定之事,都的需要他老子出面。贾琏读书用功,也不能因着这事儿耽搁。将所有事儿般妥当了。只最后叫贾琏回来完礼即可。

贾老太太心中拿定主意,便使了琥珀去通知贾赦两口子,晚间到自己屋里商议。谁知琥珀刚出院儿门便遇见了鸳鸯。鸳鸯一听这事儿,遂笑着道:“我正好要去园子替老太太折些花枝插瓶,顺道过去说一嘴便是。何苦你再跑这一趟?”

琥珀见此自是高兴,她原就不太愿意去大太太屋里。遂鸳鸯接了过去,琥珀不仅高兴还连连感谢。鸳鸯便亲自去了一趟东边儿院子。

鸳鸯到时,大太太邢夫人正与迎春商量着给贾琏送秋衣的事儿,虽说林家定不会亏了贾琏,贾琏身边儿也跟着红岫。但邢夫人想来。自己到底也还需要关心着,这将来才好依靠。贾赦却是还没下衙,不在府里。

见鸳鸯进来邢夫人笑道:“今儿是什么风将你给吹我屋里来了?”原来这鸳鸯见贾琏越发出息,便渐渐与大房邢夫人等人交好,邢夫人又见她是贾老太身边儿第一等的红人儿,遂也对她客气。

鸳鸯听邢夫人问话,方笑道:“太太这话说的奴婢可受不起,若不是确实走不开,巴不得天天来烦扰太太。”说完话题一转道:“今儿老太太不知想起什么,让琥珀来知会太太。晚间与老爷一道过去。”

这鸳鸯会做人啊,在贾老太太跟前,这邢夫人就是大太太,到了邢夫人院儿里。一切都随着这边儿的称呼,叫上了太太。这声太太听得邢夫人心中高兴,对鸳鸯也就更客气了几分。

鸳鸯说完话也不等邢夫人回答,便接着说道:“瞧太太正忙着,我也不打搅,晚间老爷家来了与老爷一道去一遭就是。”想了想又道:“许不是什么坏事儿。今儿瞧着老太太心情很好。”邢夫人见她目中含笑,也知道定是错不了。

邢夫人遂笑着点头道:“这点子事儿倒是劳烦你跑一遭,快坐下喝杯茶再走不迟。”鸳鸯笑道:“太太这正忙着,我那里好打扰?”话虽如此,人却已经坐了下来。

见迎春还在摆弄炕上的料子,便问道:“姑娘这是忙什么呢?”迎春笑道:“那里就忙了?我可不似你这大忙人儿,不过是母亲要给哥哥选两块衣料,拿不定主意非要我给个说法罢了。”

说完便将料子推了过来,鸳鸯也不拒,拿起来仔细瞧了两眼笑道:“太太对大爷可真真儿是上心,这都是今年进贡的好料子呢。老太太那里也只得了几匹,分了太太与二太太各两匹,太太不说拿来自己做两件儿,倒是拿来给大爷做衣衫了。”

邢夫人听了这话心里高兴,嘴里说道:“那里就上心不上心的?不过是他日常在外,总要穿个体面的。”脸上笑得都见眉不见眼的。可见鸳鸯说到她心里了。

好不容易自己没儿没女的,如今贾琏亲着她,还给拉拢了迎春记在名下,也算是儿女双全了,心中很是畅快。自然对贾琏便更上心一些,也希望谁都知道自己对贾琏的好。

晚间贾赦回来已是有些晚了,且不知在那里与人喝了些小酒,虽不见醉,却也是脸颊微酡。邢夫人将鸳鸯来传的话原原本本的给贾赦学了一遍,记不清的迎春也在边儿上补上。

贾赦想了想便点头道:“那成,迎丫头就不必去了,回你屋里自己用膳,或是等晚些时辰一起用也是行的。”原来黛玉在林家兴的一家人一起吃饭的规矩,被贾琏带了回来,如今贾琏走了,贾赦等人却是延了下来。

迎春等贾赦倒了杯茶,小声道:“老爷还是喝口茶再去,省的一时老祖宗又骂你。”贾赦一听便横了眉毛道:“你有说老爷的份儿了?如今可是越发张狂了?”

邢夫人一听不干了,过去她处处依着贾赦。那是自己没儿没女没什么可争的,如今这迎春虽说不是亲生的,却****在一处,再没有比这女儿更贴心的。

遂也垮了脸道:“老爷好没道理。姑娘劝着你,不也是为你好?你倒骂起姑娘的不是来了。也没见你自己个儿闻闻一身的酒气儿,难不成是怕老太太不说你么?”贾赦一见这阵仗,若往些年,估计得摔杯子了。可如今心里不知怎地就是觉得烫贴。

贾赦遂缓了缓语气道:“老爷我今儿喝了酒,说混话呢!”说完那脸就更红了,幸而天黑屋里虽点了灯也不甚亮,邢夫人看着迎春,迎春却仍低着头,故而谁也没注意到。

三人又说了一阵,又将要送去给贾琏的东西合计了一番,方让家人赶了车道贾老太太屋里去。迎春自是回了自己屋子,如今迎春的屋子便就在邢夫人边儿上,出门都不出院儿便到了。

贾赦两口子到贾老太太房中的时。贾老太太刚用完晚膳,王夫人也刚离开。其实邢夫人早就打听清楚了,两口子这是算准了时间过来的,正好避开王夫人。

贾老太太见两个到了,也不转弯抹角,直接便开口道:“我与琏儿瞧了门亲事,是甚好的。如今知会你们一声,你们也好心中有数,免得日后说你儿子的婚事也做不得主。”

贾赦倒还好,面上没露出什么表情。只是眼中的算计怎地也掩饰不去。邢夫人却是一听事关贾琏的婚事,整个人都绷紧了,瞪大了一双眼望着贾老太太。嘴动了几次竟是没法出声儿来。

贾老太太一见她这幅神情便垮下了脸,也不再看她。只盯着贾赦道:“琏儿如今也不小了,也该找个人帮他管着屋里,好安心读书。”说完便端了茶送到嘴边,也不喝只端着。

贾赦听后想了想问道:“老太太说的很是,不知是哪家姑娘入了老太太的眼?”贾老太也不隐瞒说道:“九省统制王子腾家的闺女王熙凤,老二媳妇儿娘家侄女儿。”

贾老太太刚说完。邢夫人的脸色便不再是惊讶,而是很不满意了,却也不敢再此时说出什么来,只趁着贾老太搁茶盏的功夫踢了贾赦一下。

贾赦也做不知,并不理会。心中却是思绪急转,这二太太虽是王子腾的妹子,可到底这王熙凤是他亲闺女,到底将来王子腾向着谁还是两说,再者琏儿有了这样的岳家也是一份助力。到底已在官场历练了两年,贾赦这两年可与贾政那十几年不一样!

贾老太太是何等人物?自是讲贾赦两口子的神色看在眼中,再看邢夫人那一脸的不答应,却又敢怒不敢言的模样,更是心中鄙夷。

贾赦很快便想清楚明白,遂笑道:“还是老太太心疼琏儿,给选了门好亲。”此话一出,邢夫人没恨得咬碎了牙。却也知道自己与贾琏再亲近,却也越不过贾赦和贾老太去,这事儿原就没有自己说话的余地。

明白是一回儿事儿,不在意那是另一说,邢夫人到底心中恼恨,尤其是这贾赦竟是都不与自己商议一下便下了决定,不得不低下头掩饰脸上控制不住的神色。

刚回到东边儿院子邢夫人便与贾赦哭道:“纵然我不是琏儿的亲娘,他也叫我一声母亲。到底这么大的事儿,老爷竟是都不与我商量一下的。”说完更是趴桌上哭了起来。

贾赦虽说如今心性比以往开阔很多,也温和许多,可到底原本就是个脾性不好的主。这会子被邢夫人一哭就烦了,摔了手中刚端起来的均瑶白瓷盏,吼道:“嚎什么嚎?老爷我活得好好的呢!”

邢夫人久不听他如此吼,猛然一听还是吓了一跳,故止了泪,也不敢再说话,只低着头看桌面儿。贾赦见此倒是冷静了一下,向着屋外又喊道:“都死人吗?这么烫的茶想烫死老爷我?!”

秋桐一听赶紧进了屋子,大气儿也不敢出,只麻利的收拾了一地的碎片转出去。这一进一出,尤其是蹲着身子收拾碎片的模样,倒是看的贾赦两眼放光。(未完待续。)

PS:贾琏真就要娶亲了哦~古井好生舍不得啊!养大的儿子成别人的了!(~o~)~zZ贾琏是否迎娶王熙凤,其实古井犹豫了很久,最终仍觉得他俩……其实还不错吧,或许可以过得很好。熙凤其实心肠并不坏。至少古井是这般认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