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初到扬州城

小说: 红楼之黛玉 作者: 古井捞月 更新时间:2016-07-10 13:48:23 字数:5363 阅读进度:20/438

林如海到扬州的时候,已快出正月。前任巡盐御史早已搬出了官邸,等着他来交接。官邸只是一个三进的宅子,但到底比普通人家来的宽阔些。前院儿是林如海的外书房以及待客的正堂花厅偏房。左右两边儿各有两个侧院儿,留作客院正好一个安置了贾琏一个留待黄季云来时居住。垂花门内便是贾敏和林如海居住的正院,左右两边儿也有偏院儿,东边儿住着黛玉,西边儿是两个姨娘。后边儿还有一个小小的花园子。前一个巡盐御史看样子倒是个雅人,园子虽小花圃廊亭布置得却很是精巧,倒不必黛玉大动干戈的劳心劳力。便是原先种植的那些蔷薇垂柳黛玉也让人保持原样,只采买了几颗桂花,栀子,茉莉等香气怡人花卉种植在正院各处,这样一年到头院子便会弥漫在淡淡的幽香之中。在花园子里也种上橘子杏子梨等果树穿插在回廊四边。即便没结果子看上去也会葱翠繁茂更何况花也是很美的。还在园子西边儿搭起了葡萄架,如此这般便是夏天园子里没有荷塘莲池,也会显得清凉宜人。更是在园子中间的太湖石山上修筑了三间小小的茅屋,在茅屋旁还种了几株芭蕉。虽茅舍与园子并不相容,但不得不说上边儿风景却是独好的。园子往后门出去便是下人住的罩房车马房并甬道,过往都从甬道往两边儿走,可以直通前院正院并不从园子里经过。

几天下来,黛玉和贾敏基本已经把官邸归置妥当了。该换上的纱帘窗幔门帷都换上了,该摆放的花瓶古董摆件也都一一放置妥当。来扬州的时候并没有带家具,用的还是官邸里原有的,但是经过黛玉指点这里放靠垫,那里铺锦垫,这边儿放绣屏,那边儿搁盆景……黛玉是严格遵从前世轻装修重装饰的理念,官邸里看上去倒是既温馨敞亮又不失体面。

等贾敏和黛玉忙完后宅才得了空闲给前院儿送些汤汤水水滋补物品,贾敏却发现几天不见贾琏竟熬得双眼血红,脸颊凹陷。可是把贾敏唬了一跳。原来盐政的公务实在是繁杂,账目更是混乱不堪,不是这里对不上就是那里少几页,光对账林如海就已经忙的焦头烂额,尤其是衙门里用的都还是老的记账方法。林如海带着几个幕僚早已忙得脚不沾地,但衙门公务千头万绪,又岂是账目问题?于是便抓了贾琏的壮丁。

贾琏的任务很简单,把所有账簿用黛玉教的方法整理成新的借贷记账本。可是老账本不说原来缺东少西,就是进账出账也是乱成一气。贾琏要从新做成借贷收支,即便这方法已经用了一年多一时半会儿却也没有太大进展。可巧贾敏就看见埋在账簿堆里蓬头垢面的贾琏。见他如此狼狈又想到这是自己娘家现今唯一能有出息的,免不得便对林如海就是一顿的埋怨。

黛玉听见可就不干了,那表哥再近也没有亲爹亲。于是嘟着嘴满眼不忿的看着贾敏分辨道:“母亲这可是冤枉爹爹了,俗话说学以致用,琏表哥就是把书本子读得再好,也不如有些实际操作的心得体会。将来琏表哥要出仕为官,不管做到那个位置,管理清楚自己手里的账目,看懂收支,尤其是与人账目交接的时候,还是很重要的。现今既是帮了爹爹的忙,又是难得的一次机会,还能在爹爹的指导下,明白点这官场阴暗面,将来也更谨慎些不是?”

瞧这话说的,贾敏成不是好人心了。贾琏怕火势蔓延赶紧站起来躬身对贾敏道:“表妹说得很是,这是姑父对侄儿的一番栽培。侄儿愚钝劳姑母担忧了。”贾琏很会说话啊,姑父是栽培我的,姑母是关心我的,只是我自己愚钝所以才如此狼狈的。这话一出黛玉满意了。林如海也是眼含笑意的。只有贾敏为之气结好像里外不讨好成了多管闲事似的。

黛玉见贾琏很上道,于是主动让人把账簿都搬到偏厅隔间里面去,含笑芷萱在里头伺候着,黛玉一边翻着账簿嘴里一边念着数据,贾琏只要在外间“听写”就好。芷萱含笑深怕累坏了黛玉,茶水点心水果不停的往里边儿送,弄得黛玉很想翻白眼,若不是考虑到形象问题,又岂止是白眼?有了黛玉的帮忙,贾琏的速度那是飕飕的往上涨啊。但黛玉也不能一直在这里帮贾琏整理账簿啊!于是耐心的教会贾琏如何分类,如何记录等等,贾琏倒也是极聪明的反正他只要整理记录就好,并不需要对账什么的,那些有林如海带着幕僚在做呢。

于是第二天贾琏就开始轻松了,一身湖蓝织锦棉袍,罩着滚白狐皮毛月色长衫,坐在圆椅上翘着二郎腿一副翩翩浊公子的样子。再加上他原本就眉目清秀,嘴角天生带笑,那里还有半点昨日的狼狈?端碗茶水不时的翻动账簿,对面坐着他贴身小厮昭儿头也不抬的记录着贾琏报出的数字。便是如此,每天每日里贾琏也是念得口干舌燥,晚上还得先将名录抄好。如此又忙碌了十来日才算是理清楚了所有账目。

然而这二十几天贾敏也并不太轻松,刚到扬州城时就有大小官员送来了拜帖,大小盐商更是送来各色价值不菲的礼物,从书画古籍到珍玩摆件,从珠宝首饰到美姬艳娘可谓是无所不有,更有甚者直接送来了银票,铺子等物。均是以恭贺之名行巴结贿赂之事。之前官邸没有收拾妥当,倒没什么人不请自来登门拜访。贾敏也很会做人的到扬州稍作休整便带着黛玉拜访了总督巡抚按察使等众夫人太太。又一一回帖给其余官员太太盐商夫人定下三月三设宴款待众人,众人倒是谅解林家刚到此地,表现出了足够的包容度并不多做打扰。

但贾敏与林如海却由此知道了扬州官场的混乱,比想象中更甚!对于这些“礼物”一时间竟不知如何是好。黛玉得知后问林如海道:“爹爹心里喜欢这些礼物吗?”林如海当时就瞪了黛玉一眼,呲之以鼻道:“我林家传承百年,积攒的财富何等之巨?为父又岂会贪图这点子东西,没得让人瞧不起。”黛玉想了想又问:“那爹爹为何不退了回去呢?”林如海像瞬间老了几岁似的叹口气道:“如何能退回去啊,那不是打人的脸吗?为父刚到此处根基不稳,怎可将全扬州官场都得罪了呢?”说完又是叹息不止。不想黛玉却是笑了,开门看看书房外的林平林安两兄弟,然后才悄悄对林如海道:“爹爹如今位置原本微妙,玉儿觉得爹爹不宜自行处理。这批所谓的礼物数量如此巨大,上面怎么可能一点不知?若是低于一千两的,咱心安理得的收着,回礼时按着差不多价值回礼即可。这一类人想来也是并无攀附之意的,或可结交一二也说不得。毕竟水至清则无鱼那些个人也是需要再扬州城站住脚的,就如现今的爹爹不是吗?只是爹爹的位置更微妙更关键罢了。那些个价值高于一千两的,爹爹就千万别自行处理了,弄不好就是贪污受贿,这样的名声咱可背不起!再说拿人的手短爹爹纵是并无此心,若将来人家求上门来又该如何?且不言咱家原不缺这些。”林如海听到这里苦笑道:“玉儿所言爹爹如何不知?可这些个东西财物已经送到了咱们府上,爹爹又能如何?”黛玉笑道:“爹爹何须如此为难?将所有送来的财务包括那些个美姬艳娘均做成名录上达天听即可。书画古籍,珍玩摆件遇到好的直接算作银两咱自家收藏了,将来摆出来那些个人见了也不会多想。折算的银子与原物一一对应好,单独登记造册一本,再有黄白之物珠钗玉翠并银票铺子等也登记造册单独收录。一并写了折子送至御前。就是那些咱瞧不上眼的,也列一张清单给圣上,是折卖了,还是怎么安排,都等圣上的旨意。反正圣上怎么安排咱们怎么做,无所隐瞒就是了。这也同时向各路牛鬼蛇神表明了咱就是明明白白的保皇党,只听圣人的。如此与咱一心的自然会向咱靠拢,玉儿不信偌大的扬州城竟没有忠心于圣上之人了。再者咱做到明处也可求圣上多多眷顾一二不是?就是那些送来美姬侍妾的也一并做了册子交上去,人在扬州另购置一所宅子安置,派人看守好了。财物之类想来圣上定会有所安排,若这些美姬侍妾没有旨意,回头咱家在自行安排也是可行的。”林如海听了不住的点头,眼中满满的是满意和松快,现今面对近乎妖孽的黛玉他除了满意欣慰便是麻木了,很是容易的就接受了黛玉的建议。

清点各类物资分别登记造册后林如海只从中选出字画折算成银子,其余诸物却是一件不留的封箱存入了库房。林如海也是老狐狸,只选择字画再没别的东西,既表明自己不同流合污又不显得孤高假意,将自己明明白白的表明在圣上面前既不虚伪掩饰也不刻意隐瞒。一切整理就绪,随着新账册注解折子并清单账册一道让人快马送至御前,就连那些美姬艳娘也清楚明白的记录了下来,谁家送了年方多少那里人士的美姬艳娘多少名等等事无巨细。至于圣上将如何处理,林如海管不着,反正东西已经全部封了起来,那些送来的人也已经让下人偷偷凭了座二进宅子让人看管起来了。你或许会问不是让买宅子吗?那你是没有买过房,哪有想买就能买到的呢?尤其还是想掩人耳目的二手房。圣上对林如海的表现是如何的满意此时暂且不提。

只是别人家都好处理,那甄家来人却不是如此简单的。不说他们送来的珍珠玛瑙,钗环玉佩,也不说绫罗贡缎,上用织锦。只来人带甄应嘉口信,要求见姑奶奶庄姨娘这一条,就让林如海并贾敏头痛无比。此事林如海自是不能与黛玉商量,就是知道都不愿黛玉知道,觉得污了自己宝贝女儿的耳朵。可到底黛玉还是有所风闻,但却亦是无计可施。又想既林如海有意隐瞒自己便只装作不知又有何妨?后宅阴司黛玉在前世听多了这个词,可是具体的她真没经历过,就是那些宅斗宫斗的肥皂剧黛玉前世也是极鄙视的,工作学习都忙不完哪有心思看哪个?此时面对此事黛玉竟是觉得很是无能为力。

到底还是宫里出来的罗姑姑给贾敏出了个注意,只说贾敏不知庄姨娘身份,乘林如海不在之际借打发下人之机撵了出去,事后知晓其身份再派人去寻,却是了无音讯。料想以贾家与甄家的关系,断不会因着贾敏的不知之过而撕破脸皮在这甄家老太太还在,这庄姨娘毕竟是老太爷外室的女儿,老太太也不会多待见,说不得人不见了心里还畅快些。贾敏复说与林如海听,林如海叹道:“毕竟是宫里出来的!这人心都被算计透了。”次日依言而行,甄家来人虽有不满却果不曾翻脸,算是险险的化解了这场不算危机的危机。

送走甄家来人刚想歇口气,没想到武郡王上京拜年后带王妃返回驻地途径扬州。当扬州巡抚带着一地之官员浩浩荡荡到码头迎接武郡王夫妇时,武郡王妃听闻林如海携妻小于此地任职后,便对武郡王说起了当年寒山寺之事。世子得知此事跑去莫轩处询问,那是莫轩一听林如海并贾敏母女在此便要去拜访,原来莫轩在京中待了两年,这次便跟着到武郡王妃处去。当年离去时黛玉并未痊愈,莫轩一直耿耿于怀原想着下次去姑苏城再去拜见,那想会在此遇上贾敏并黛玉?武郡王妃见莫轩执意如此,只得求了武郡王陪同带一子一女并莫轩一同前去。

武郡王携家小亲临巡盐御史林如海官邸,一时间整个扬州官场都传的沸沸扬扬,无不猜测林如海与武郡王是如何扯上的关系。不管别人心中如何猜想,这日卯时初林府就大门洞开,大管家林忠亲自看着小厮冲刷门栏,阶梯。贾敏更是早早的起来给林如海准备了崭新的银白色绣福字暗纹袍子和墨绿色广袖外罩衫子,以便待客,又想起黛玉曾说过的一家子的话,也换了与林如海同色的银白色绣福字暗纹的长衫配墨绿色散绣金菊襦裙,想到这些衣衫都是黛玉今年给自己夫妇新作的,更是好心情的在妆奁中挑了镶翡翠掐丝赤金额链,并一对翡翠滴露耳坠子,看上去很是清雅怡人,绮罗还帮着挑了一根金镶翡翠坠珠步摇斜插在长云髻上,后面已华胜固定。看上去更显端庄高贵。贾敏还特特让人去通知了黛玉并贾琏穿银白色绣福字暗纹的那套衣衫。别奇怪当然要通知贾琏,毕竟住在一个府上,既接了贾琏来就没有再推出去的道理,所以黛玉做什么衣衫也都不会少了贾琏那一份,这也是让贾琏对林家亲切依恋的原因之一。黛玉贾琏如何准备自是不提。这边儿林如海辰时末便领着贾琏并大管家林忠亲至门前等候武郡王的到来。虽说帖子上说已初到访,可林如海万不敢怠慢。

果然辰时刚过远远的便看到武郡王身边儿跟着两个小子骑着高头大马而至。后边儿还跟着一辆王府标记的马车,想来便是王妃座驾。林如海带着贾琏快速上前躬身问安。武郡王下马将缰绳随手丢给了身边的随从,连忙叫起。贾琏在京中虽也曾见过王公贵族,然与宗亲却是少有接触,如今亦是有些拘谨只低着头跟在林如海身边儿不敢多说乱看。武郡王见贾琏身穿银白色绣水云纹长衫,腰间系着墨绿色腰封,头戴墨绿色攒珠抹额竟与林如海身穿一系不觉心中暗暗一动,又见贾琏生得面白唇红身姿挺拔很是俊朗,便对他温和的点头笑了笑,林如海见此赶紧上前介绍道:“此乃下官大舅兄家长子,名唤贾琏。现今居住在下官家中读书,等待下场。”贾琏亦再次躬身道:“草民贾琏见过王爷。”听闻此话,武郡王很是爽朗的笑了起来,指着莫轩道:“这亦是我大舅兄家孩子,名唤莫轩,想来你们是见过的。轩哥儿还不快给林大人见礼。”刚说完便见莫轩已站了出来,躬身对林如海深深一礼道:“一别两年林大人风采更胜往昔。不知府上可好?”林如海知他所指乃当年之事,笑道:“一切都好,有劳轩哥儿费心很不必如此介怀。”说完又听武郡王指着身穿天青色长衫身披宝蓝缂丝滚灰鼠毛边儿披风十四五岁少年道:“这便是我那不成器的长子鸿锦。”林如海知道武郡王年前请封的事儿,知道这便是世子,笑道:“世子丰神俊朗端的是一表人才。”说完便世子笑道:“林大人莫不是不打算请我们进去了?”林如海一听连忙往边儿上一让摆手道:“下官已被茶点,王爷里面请。”说着便引了武郡王三人往正堂而去。

几人分宾主坐下,闲聊了几句便听武郡王对贾琏道:“贤侄且领了他们自去玩耍,本王在这与林大人手谈两局。”原来武郡王也是好棋之人,林如海见此亦对贾琏道:“去吧,好生向世子请教些学问。莫要怠慢了贵客。”说完又引着武郡王往花厅而去。两人在花厅是下棋还是别的,余者众人自是不知,此处亦不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