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8章:没有生意的会所

小说: HELLO,我的甜心小初恋 作者: 家有三只猪 更新时间:2019-07-09 22:15:21 字数:2296 阅读进度:2466/2571

苏忆瑾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甚至在找回了自己所有的记忆后,她不惜放弃自己所有爱的人。https://

可是现在,老爷子的病让她想了很多,是不是值得这么做,自己到底这么做是不是对的?

“圣女,我们不是逼你,我们也知道夜老爷子的身体最重要,只是我们每天这样呆坐着什么事情也不做,只会让我们觉得自己是个废物。

所以,你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我们就算是做不到的,也会尽力的。”

原来苏忆瑾想错了,大家不是要指责她,而是觉得他们过来之后就一直靠楼家养着,什么事情也不用做。

他们已经是习惯了忙碌的人,这么一停下来,只觉得身心都不舒服的。

“这件事我来给你们安排吧!”

楼焱冥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站在了大厅外面,刚才说的话他应该是都听到了。

看到走进来的楼焱冥,苏忆瑾整个人都松散了下来,人也不自觉的朝着楼焱冥靠了过去。

楼焱冥是苏忆瑾丈夫这件事,大家已经算是默认了,毕竟这件事发生在苏忆瑾找回记忆之前。

好在两人也是分房睡,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所以大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是对于楼焱冥的实力,他们还是很认可的。

“又要麻烦你了!”

苏忆瑾的声音有些慵懒,最近一直夜家楼家两地跑,而且每天都是折腾到很晚才回来,她的眼底都是疲色的。

“累了就去休息,有我在,什么事情都能解决的。”

楼焱冥最近一直外出,苏忆瑾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但是她也清楚,如果能告诉自己的,不用自己问,楼焱冥都会说的。

看着这对夫妻互动的样子,大家都感觉辣眼睛,既然楼焱冥已经开口了,他们知道这件事肯定就定下了,所以也就悄悄的退了出去。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你明知道我……”

苏忆瑾的话还没有说完,嘴巴就被楼焱冥伸出来的手掌给捂住了,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瑾儿,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还是那句话,我是你老公,什么事情我都能由着你,唯独攸关性命的事情,只能我挡在你的前面。”

楼焱冥的情话总是这般的动听,苏忆瑾感觉自己又要感动得落泪了,而楼焱冥的掌心还靠在她的嘴巴上。

苏忆瑾无意识的舔了下嘴唇,舌头划过楼焱冥的手掌,她感觉身边的人身体突然紧绷,眼底爬上了一丝的情欲。

“瑾儿,我先送你回去休息,以后要是这么晚的话就让我过去接你,或者直接睡在夜家就好了。”

楼焱冥收回自己的手,就在苏忆瑾以为两人会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时,他却率先转身走了出去。

苏忆瑾心里不禁有些失落,看着楼焱冥的背影,想着自己现在是不是没魅力了,还是自己对楼焱冥已经没有吸引力了?

走在前面的楼焱冥哪里知道苏忆瑾心里的剖白,他现在连回头都不敢,就是担心自己控制不住,会把苏忆瑾给摁倒的。

……

自从饶雪芹的会所关了两天整顿后,再次开业生意就滑了了一大半,追其原因,就是因为那天会所还有不少的会员。

虽说是以利益跟钱来堵住了她们的嘴巴,但是架不住她们要退会的决心,毕竟她们来会所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好,而不是毁了自己。

会所的生意都是老会员带动新会员,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这退出去的会员总会带走一些自己之前的朋友亲戚,所以会所的生意直接落下了一大截。

“老板,这是今天的营业额,你看看!”

自从生意滑落后,饶雪芹就差搬到会所住下来,看着每天营业额不断的下降,她的头发都掉了不少。

“你没跟那些女人说,之前的事情都是误会,咱们已经调查清楚了,是被陷害的吗?”

饶雪芹皱着眉头,看着店员记下的营业额,今天没有一个新会员不说,还退了三个,照这个速度下去,不出一个月,会所就真的要关门了。

“解释了,按照老板你所说的,我们给每个人都解释了,但是大家都说现在经济上有些紧张,等过段时间再重新办。”

“果然是一群白眼狼,之前有好处的时候个个求着我们来,现在好了,真是一落难见人心。

你找个人张贴单子出去,就说咱们会所重新开业大酬宾,只要是办理会员的,全都赠送七天的免费保养。”

饶雪芹不管是做人还是做生意,都比较会算计,这次她也是没办法,才会下这样的血本,之前李老板拿过来的钱,有一半她都投进去了。

那批货已经送过来了,要是会员都退完了,她的损失可就大了。

……

“没想到这个女人连亏本的生意都做了,看来上次的教训她吃了个大亏。”

毛妮看着下人手里的宣传单,抢过来看了一眼,才发现是饶雪芹会所的,不禁喃喃自语着。

不过这件事才过去几天,毛妮肯定是不敢再过去找麻烦的,毕竟这惹急的兔子还会咬人呢。

而且这几天苏忆瑾天天过来陪老爷子的,毛妮也每天过去作陪,不时说点笑话逗老爷子开心的。

“少夫人,你过来了,老爷子跟小姐已经在里面了。”

管家依旧站在门口站岗,一看到毛妮过来,就打开房门让她进去的。

“爷爷,你今天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毛妮进去的时候没看到老爷子的身影,四处扫了一下才发现今天老爷子竟然还躺在床上,可见是不舒服了。

“爷爷这身体好着呢,你也跟瑾丫头说说,你说这大白天的我就躺床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了?”

老爷子听到声音,寻着方向看过去,他现在的眼睛基本已经看不清什么了,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像。

“爷爷,你可是夜家最大的,谁敢说你闲话,我第一个就饶不了他。”

毛妮挥了挥自己的拳头,而后才想起老爷子看不到,才讪讪的放了下来。